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剧本 > 正文内容

《官梦》

5个月前影视剧本4079

《官梦》

微电影剧本

作者:莫 研(2013年3月18日完稿)

 

关键词:都市职场、官梦洋相、诙谐幽默、无情讽刺

 

剧情介绍:都说“好人有好梦,恶人有噩梦”。好梦见得多了,本剧别出心裁,几个主角全是反面人物,勾画出国企中一些巧妙钻营,投机取巧者的“官梦”,不管是白天做的“梦”,还是晚上做的梦。

 

剧中主要人物:

南下集团副总裁(省南下公司董事长)……………殷大利

殷大利夫人(集团驻内地办事处主任)……………戴雅丽

省南下公司新任总经理………………………………高飞云

省南下公司副总经理(后提总经理)………………胡家驹

 

 

“出去!”胡副总。

“你出去!”新任总经理高飞云。

“你出去!”胡副总

南下公司。楼下办公室听到楼上办公室有人在吵架,都到天井走廊上伸头往楼上看。

楼上老总办公室里,高飞云和胡副总吵得好不热闹。

高飞云:“你再推一下,你再推一下试试,……”

“推你怎么啦,就推你。叫你出去,怎么啦?”胡副总推高飞云出办公室。

高飞云抵抗着:“推什么堆,你还想打人啦!”

胡副总:“这叫打人呀,你给我出去,……这叫打人我就打你了,怎么啦?”

梁副总和办公室龙主任上来劝架,“冷静点,你们冷静点!”“你们这像什么,像什么?……”

办公室文员吴雨花、小王等只能站在一边看。

推搡中,高飞云的金边眼镜掉到了地上,啪的一声被踩碎。他赶紧摸着捡起眼镜,拿到近眼前半尺,痛心地看着,手直发抖:“你好……你打人!……我打110报警!”他拨通手机,“……喂,110吗?我们这儿有人打人!……嗯,地址,体育大道,天海大厦,13楼,南下公司。……”说完转过身来:“你敢打人!……你,你赔我眼镜!”

胡副总象要冲开梁副总和龙主任的阻拦,架在二人中间伸手骂道:“赔你个屁!”他并没有冲破阻拦,“你别血口喷人,谁打你了?我叫你从这个办公室滚出去!”

“这是总经理办公室。现在我是总经理,你给我滚出去!”

“你滚出去!”

“你滚出去!……”

“你滚出去!”

梁副总:“算啦!都少说一句!……像什么话!”

高飞云缓了下声调对梁副总:“这办公室是新总经理没任命之前,临时给他用的。跟他说了一个星期了,还不搬出来。”

胡副总:“你也不看看,这里不欢迎你,还看不出来呀?……没个自知之明!”

高飞云:“你以为欢迎你呀?”

胡副总:“欢不欢迎,这办公室就是不让给你!”

这时候两个民警制服的人来了。“谁报警?”

高飞云:“我。……”

“谁打人?”

高飞云:“他,……他打人。”

“打谁?”

“打我。……看,把我眼镜都打坏了!”高飞云举起断了架碎了镜片的眼镜。

“就你们两个?”

高飞云:“嗯。”

同时,胡副总不承认,大声嚷道:“谁打他了!”

民警扫视了一下周围的人,问:“就他们两个?”

梁副总:“就他们两个。”

民警:“别在这儿闹。你们两个,走,到派出所去说。”说完自己先往外走。

另一位民警催促道:“走!”

两人只好跟着民警走出围观的人群,像泄了气的皮球,灰溜溜的。

看着那狼狈样,吴雨花、小王和小孔雀三人对视一下,小孔雀蔑视地:“就这水平?来我们这儿当总经理?!……”

小王等捂住嘴“嗤嗤”地笑出声来。

 

“简直是胡闹!……”殷副总裁双手背在身后,生气地来回踱步。“你们两个都是我极力推荐才提拔的人。两个老总在公司狗咬狗,让全公司看笑话!连我的老脸都给你们丢尽了。”这是在殷大利的家里客厅。

高飞云和胡家驹耷拉着脑袋站着,听着训斥。高飞云低声:“对不起,总裁,我们知错了。”他低头斜着鼠眼给胡家驹使了个眼色。

胡家驹领会,马上凑合道:“我们知错,再不敢了。总裁息怒。”

殷大利缓了缓口气,“我把你们一个个调到澳门,到集团来,你们以为容易吗?那么多人想来,那么多关系要照顾,那些没来成集团的,哪个不比你们强?……嗯?!”他还是忍不住越说越激动,“到集团几年,现在你们个人,谁没有弄到几百万身家?嗯?!现在集团亏损上百亿,亏到了你们一分钱吗?你们哪个不照样是……是盆满钵满?嗯?!”

高飞云、胡家驹:“感谢总裁栽培!”“谢总裁之恩!”

殷大利气还没消,“现在集团情况不妙,看你们多年跟随我,对我还算够意思。我给你们找好退路,回内地都官升两级。你们倒好,一山不容二虎,自己人跟自己人干上了!……”

“电话!”这时侯殷大利的夫人戴雅丽拿着座机的遥控听筒从里屋出来,把电话递给殷大利。

“滚!”殷大利接过电话。

两个喽啰哆嗦了一下,没敢动。

“噢,对不起,董事长,不是对您,……哦,……哦,哦……”殷大利口气马上变成哈巴狗似的。

戴雅丽比殷大利年轻二十几岁,是殷大利二婚的老婆,现在是南上集团驻广州办事处主任,是个很不简单的女人。见殷大利听电话回了里屋,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站着干什么,坐,坐。”她招呼二人坐下后,“你们俩呀,和其他人不同。在商场官场上,有的人实打实,做梦都想凭自己的真本事干一番事业,象你们南下原来那个郑总和石主任那样的。结果呢?一个脑溢血成了植物人,一个下了岗。都没好下场。”

“对。你以前给我们分析过,咱们是避实就虚,巧妙钻营,……”殷大利一离开,高飞云松弛了下来。

戴雅丽:“咱们跟他们走的可不是一条道。没那么高尚,也不需要那么正派,狐朋狗友咱抱成团,只为求财。”

胡家驹:“戴主任高见。其实我们都明白自己是什么人。戴主任,总裁面前多帮我们美言几句!”

高飞云掏出一包高级香烟,递烟给二位,“戴主任一来,我们平时那副正经的架子都放下来了。其实,我们都是殷总裁的死党,真没必要相互内斗。这次是误会,是误会。”

戴雅丽:“明白就好。你们要多为总裁分忧,帮忙。”胡家驹打火机凑过来,戴主任点着烟,吸了一口,“我有个体会呵,帮领导做100件好事,不如帮领导干一件坏事。嗯?你们看,对不对!……”戴主任狡诈的眼神中含有得意的奸笑。

“对,对……太对了!”胡家驹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高飞云更是早有体会,“每帮领导做一件贴心的事儿,我们的私人关系就紧一层,友谊就更加牢不可破。”

“怎么样,珠海那个骚娘们,你们都很享受吧?”戴主任换了副嘴脸。

“……这,……主任,……”对突如其来的这一问,高飞云一时无言以对。

面对戴主任从高飞云身上移过来的咄咄逼人眼光,胡家驹也蒙了。“珠海?……我不,不明白……”

“我也不明白,你们怎么总喜欢呆在珠海!……都三年多了。”戴主任说的很慢,话中有话。

高飞云和胡家驹狡猾地快速交换了一下眼神。高飞云:“主任,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呵(何)!……我也希望是误会。……”戴雅丽从沙发上起身,叼着烟,背向着二位。“……那个骚货,胸大无脑,人倒是乖巧漂亮,白白净净,……男人就喜欢这种货色。哼,狐狸精!……”

殷大利听完电话刚想出来,见戴雅丽这一幕,即刻缩了回去。

戴雅丽忽然转身手扶沙发俯身逼视着高飞云,“你们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个小骚货原来是你们包养的,后来介绍给了殷大利。……哼,你们这些男人,哪个不偷腥!”

这时高飞云已是满头冒汗,不停地用纸巾擦额头。

“你们的殷总裁早就跟我承认了。收起你们道貌岸然的伪装吧!……”戴雅丽直起身,又换了副嘴脸。“不过,我不计较。我早就知道你们那些鬼名堂了,还不止这些,多啦。……你看,你们紧张什么呀?”

高飞云、胡家驹苦笑道:“不是,……有点儿热,……”“不紧张,不紧张。……”

戴雅丽坐回沙发上。轻浮一笑,略露淫荡:“我都说了,我并不在乎。人之常情,男人嘛,谁不愿往女人怀里钻。花就花点儿,只要你混得有头有脸,花得起,回来对得起老娘我!……这年头,我们那些不想正经的女人,坏得浑身痒痒,还巴不得沾上个高富贵呢!各取所需。……怎么样,我善解人意吧?”

高飞云、胡家驹哈巴狗似的:“善解人意,善解人意。……”“主任大度,是干大事的胸怀!”

殷大利在卧室门缝里心虚地往外看。是时候了,他开门出来,神气十足,拉起方步,摆着官架子。高、罗二人马上离座站起来,一副奴才相。戴雅丽却在沙发上昂着头不屑地吐着烟……

 

黑屋里,一台电脑在微弱的屏幕亮光下慢慢地一字一字地打出《关于高飞云生活作风问题的举报》(胡家驹很慌张的画外音,断断续续一字一句读出这一标题和下面最后落款,并同时配有敲击键盘的声响)“举报人:南下集团革命群众”。

    很显然,这是一封匿名信。

鼠标的箭头指向“打印”,点击。文件从打印机中慢慢被打印出来。同时,画外音是胡家驹冷冷的心语:“就算弄不死你,也起码把你先挂起来。哼,跟我争!”

 

还是黑屋里。复印机开动着。只见人影,不见是谁。随着鬼域的音乐,复印透光一道一闪,文件紧接着被一页一页复印出来。

 

黑夜里,有风。几片干枯落叶被风忽闪忽闪在地面拖动翻滚着。音乐还是那样阴森诡秘。街道上一个人长长的黑影盖过来,又移开去……。

一个邮筒,一叠信被塞进入信口。长长黑影渐渐远去。

 

白天的海天大厦。

南下公司的走廊上。“咯、咯、咯、咯、……”胡副总铮亮的皮鞋一步一响,显得格外神气。经过大堂接待台,他向台内的小王微微点头,昂首而过。清洁工刘桂英在走廊边擦玻璃,他似乎没看见。刘桂英停下手,不明白今天胡副总的皮鞋为什么这么亮,这么响,直勾勾看着他。

小孔雀与胡副总对面走过,见他趾高气扬的样子,诧异地回头望着他的背影,然后也学着他的模样,“咯、咯、咯”走到小王接待台内,跟小王对笑起来。

笑罢,小孔雀小声对小王道:“打鸡血了?那么神气!”

刘桂英这时也凑了过来。

小王神秘地反问:“心情好吧?”

小孔雀:“对呀,莫名其妙。”

小王:“知道为什么吗?”她面对刘桂英。

刘桂英:“为什么?”

小王:“高飞云不来公司了。”

小孔雀:“怎么,高飞云总经理不当了?”

小王:“他当然想当了。唉,据说上面接到举报信,高飞云有问题要查一查。”

小孔雀:“我说呢,集团干亏了,他回内地来摘桃子,原来怎么赶都赶不走,这几天真不见人影啦。”

小王:“他不也是来摘桃子的吗,只不过比高飞云早回来几天……”

大家都一起望向胡副总走去的方向……

 

殷大利家。

殷太太戴雅丽从卧室出来,讨好地问殷大利:“喂,我那事儿怎么样啦?”

“我这里不忙得紧吗!”殷大利。

“忙个屁!谁不知道你就忙在饭局上,天天吃请应酬,什么正经事都做不来!”戴主任的脸说变就变,脾气难以捉摸,转换节奏漂浮不定,脸上一会儿阴雨一会儿风暴一会儿晴,还野蛮固执,“……我不管呵,反正那个位置我要定了呵!”

“这次重组,连我都保不住了,你急什么急呀!”殷大利。

“当然急啦!你都老了,迟早该退了,保不住就保不住呗。我可还不老呵,趁你现在还有这么点权利,把我保住,以后也有你的好日子过不是?”

“我这不在慢慢安排吗!再说,你办事处撤不撤还没最后定呢!”

 

某高档宾馆外观,霓虹变幻。

宾馆内饭店包间。戴雅丽在大餐桌边的沙发上坐着抽烟,不时看表。

宾馆外黑色奔驰缓缓停下,殷大利提着公文包下车,走进宾馆。

戴雅丽在包房来回踱步,显得焦急。服务员礼貌地轻敲包间房门,引殷大利进来。放下公文包,殷大利在沙发上一屁股坐下。戴雅丽跟着坐下,急切地问:“怎么样,定了吗?办事处保不保留?”

殷大利:“定了,撤销。”

戴雅丽倒吸一口气,缓过来后:“你看,我早料到了。我不管呵,你快想办法,南下那个位置我一定要呵。”说完她又闭眼盘算:“……虽然省南下……公司是小了点,但与其它大的省公司平级,绝对是块肥缺。……”

殷大利自己点着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靠在沙发上,没吭声。

戴雅丽自言自语道:“办事处没了,迎来送往的那些油水就没了,我的配车也没了,……原来什么事都用不着自己动手,叫下面那几个跟屁虫办就行了……咳,下来可要过苦日子啰!……”

殷大利白了她一眼,继续吸着烟,……紧锁眉头算计着。

戴雅丽若有所思,靠近殷大利:“听说那个搞工会的石主任要回来了?……我可提醒你呵,那可是块大石头,难对付得很。你下手必须在他之前,晚了,后悔可就来不及啦!”

殷大利还是没动声色,吞云吐雾……

戴雅丽一下子又娇气蛮横起来:“你怎么也不急呀,反正你搞定呵,……我没好日子过,你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行啦行啦,”殷大利把烟头往烟灰缸里狠狠戳灭,“我心里有数。……就算现在我把南下总经理位置给你,你坐得住吗?他们工会能通得过吗?高飞云就是前车之鉴。你都知道姓石的是块大石头,他工会不轰你下台才怪呢!”

戴雅丽一时哑口。

殷大利继续:“还有,胡家驹现在坐在那个位置上,他愿意吗?他肯定也不愿意。高飞云不是跟他打起来了?”

“胡家驹算什么,我制得住他。倒是那个大石头和工会……”

“嗯,石头和工会,……怎么办?”

戴雅丽无言以对,耍横道:“……那你说怎么办?……反正我不管,你个老江湖了,不信你都没办法对付他?反正你搞定。”

“我,当然有办法啦。”

“你什么办法?”

“首先要把他工会搞掉。”

“怎么搞掉?”

“我要来个一箭双雕。”

“一箭双雕?”

“对,先撤掉他公司。一来公司没了,工会就得自然消失!二来公司没了,胡家驹也就从那个总经理位置上下来了。”

“没了公司我那个位置不也没了吗?”

“死脑筋!表面上关掉公司,实际上没有这个公司还真不行,实际上不撤。”

戴雅丽恍然大悟,“对呀,趁现在上面顾不了这么多,这么细,这里还由你说了算,就说公司要撤掉,让他们走人。等他们都滚蛋了,再擦亮南下公司这块牌子,然后我再入主坐上总经理宝座。”

“怎么样,高吧?”

“高,高,实在是高!”

“等会儿他们来了,看我怎么布置。”殷大利得意地。

说曹操曹操到,不早不晚,轻轻的敲门声后,服务员引领胡家驹和高飞云进来。“总裁新年好!戴主任新年好!”“新年好!再拜个晚年!”二人拱手作揖。

“新年好!”戴雅丽露出笑脸。

“来了,坐……”殷大利站起来,招呼二人上饭桌。自己先坐到主人席上。“上菜。”他小声对戴雅丽道。

“服务员,上菜!”戴雅丽到房门小喊道,“再来两瓶五粮液!”。

“行了,不要酒啦,都要开车。”殷大利。

戴雅丽没听他的,到餐桌坐下,“不喝不喝,不喝就打包带回去。老规矩啦!”

“对,再来条烟,要最好的。”胡家驹对刚到门口的服务员喊,然后对戴主任讨好道:“用不完就打包,拿回去。”

对眼前的一切,高飞云早已习惯为自然,可他有更需要关心的事。“总裁,今天开会有什么精神?”高飞云问。

“情况不妙哇!……集团宣布债务重组,并暂停向债权人支付债务本金。上百亿呵,这等于公然宣布欠钱不还啦。震惊了港澳金融界和企业界,也轰动了中国内地和世界的资本市场。

高飞云:“听说集团用上市公司的股权抵债权,人家都不要。”

“集团现在这个样子,股权谁还敢要呵!”胡家驹。

殷大利:“所以要重组。省里下了很大的决心,注入优良资产,剥离不良资产,优化股权结构。好让人家债权人接受我们集团的股权,以股抵债。”

“那这下集团要裁掉好些部门啦!”高飞云。

“剥离一切不良资产,凡毛亏损的,不赚钱的部门,统统裁掉”殷大利。

戴雅丽:“我那办事处也给裁了。省南下也得裁!”

“今天叫二位来,主要就是商量一下南下公司

标签: 微电影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Ⅱ时光

Ⅱ时光主要人物刘翠:学习很差的物质女却总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朱斌:漂亮高傲学习拔尖,看不惯刘翠。张鹏:喜欢着朱斌,成绩很好,帅气干净。刘金秋:放荡不羁,隐藏才能。...

未遂

微电影《未遂》主题思想:这是一部反映当今社会生活的黑色幽默电影, 它含盖了人们对金钱、爱情的贪婪,以及人们在矛盾的现实社会中的挣扎。人物分析:本剧人物构成...

《看病大乌龙》

百字梗概刘陌和他的同事都受其洁癖所害,便请求研究所帮忙。高将这个人物交给熊,让他竭尽所能帮助刘陌,同时也改改他邋遢的习惯。熊接待刘陌时,不断挑战刘陌“不可触摸”的原...

《江湖再见》

演员   男一号         女一号&n...

《血镜》

       《血镜》微电影剧本     &...

存钱罐

场景一卧室 日 内十岁的小军搬来一把大椅子,放在衣柜下。小军熟练地爬上衣柜,踮起脚尖,向柜顶伸手。从衣柜顶端取下来一只存钱罐,小军摇了摇,存钱发...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