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剧本 > 小品剧本 > 正文内容

重审秦香莲 - 搞笑的小品剧本

5个月前小品剧本1215

  重审秦香莲

  作者:何正华 李茜芝

  剧本正文

  4300字戏曲小品

  重审秦香莲

  何正华 李茜芝

  包公用现时法律重审秦香莲案,竟然对陈世美无可奈何,对秦香莲无法保护。以古装喜剧形式,尖锐地表现出现实中女性权利容易被侵犯,而维权却艰难等深层次社会问题,凸显出法律的滞后、空白和尴尬。

  人物 包 公(审判长)

  秦香莲(原告)

  陈世美(被告)

  王朝、马汉(人民陪审员)

  剧中人物均古装

  【案桌中有 “审判长”,左右有“陪审员” 及 “回避、肃静”小牌子和惊堂木,及纸笔墨砚和法律厚书;台侧一大鼓。

  【秦香莲内叫板“申冤哪”,随后气咻咻急匆匆上场,径直挥锤击鼓鸣冤,咚咚咚声震大堂。

  【包公一面慌张张上,一面手忙脚乱穿官服,王朝、马汉紧随其后。包屁股还没坐

  稳就一只手扶正官帽,一只

  手抓起惊堂木击案,一边开口叫板。

  包堂下何人喊冤?

  秦 (走台步上)秦香莲击鼓喊

  冤。(欲跪)

  包错了,现在不兴跪了,也不兴击鼓喊冤,叫起诉立案。

  你欲状告何人?

  秦小人状告陈世美。

  包错了,现在不叫小人叫原告。

  秦包大人哪包青天

  包 (打断)又错了—现在不叫青天叫法官。

  秦哦,法官,您可要为我弱女子(哭腔)做主哇!

  包本官自会以事实为根据,法律为准绳,秉公审案。(拿起惊堂木拍案叫板)升堂—

  王 (急纠正)错了、错了——现在不叫升堂叫开庭。

  【王朝马汉忍不住笑,包忙改拿法槌敲盘。

  包开庭!传被告陈世美上堂(急改口)——出庭!(自 笑)妈哟,差点又说拐了。

  【陈世美以财大气粗者常有之大模大样神态上场。

  包原告秦香莲,你起诉被告有何案由?

  秦哎呀包大—(本欲说大人,知又要错,急改)法官

  包 (看王、马,笑)又叫我大法官了—职称提了三级。

  秦 (唱)我告陈世美他婚外恋,

  喜新厌旧见异思迁。

  我告他第三者插足

  破坏我家庭。

  包 (唱)王朝马汉,快快查看,

  “第三者插足”可否立案?

  王马 (又拿起书翻看)没找到“第三者插足”这个条款?

  秦 (唱)我告他与我分居有两年

  抛妻弃子另结新欢。

  包这不叫案由。案由要用高度概括的词语来表述。

  秦高度概括?(苦苦思索,猛然想起)包了二奶!

  【王朝马汉笑。

  包 (喝斥)人民陪审员审案嬉笑,成何体统!(对秦唱)

  包了二奶何足怪?

  我家也有包了二奶。

  【刚收住笑的王、马又忍不住笑。

  秦 (惊讶)啊,您也有—?

  陈 (惊喜)包大人也包了二奶?真是与时俱进,与时俱进呐!(转而斥秦)你少见多怪、大惊小怪、见怪不怪!

  秦 (概叹)你们这些男人哪,有钱就变坏!

  陈你们女人还不是—变坏就有钱(窃笑)。

  包 (摊双手做无奈状唱)

  说什么变好又变坏?

  我端的是听不明白?

  陈 (挑动地)秦香莲她说你坏,

  你家不该包了二奶。

  包 (怒)岂有此理!(唱)

  我奶奶一家几姊妹都健在,

  人称包大奶包了二奶

  还有三四奶;

  那时计划生育政策没出来,

  你有何理由

  将我家包了二奶来责怪?

  陈 (背过身窃笑)原来是我搞错球了!

  秦 (也忍不住抿笑)我也差点把他错怪了。

  陈 (耸耸肩摊手,用粤语嘻皮笑脸)对不起,不好意希呀。

  包王朝马汉,快快查快快看,

  王马(不等包说出“有否包了二奶这一款”,直接抢答了)

  不用查不用看,绝对无有包了二奶这一款。

  包 (唱)秦香莲呀秦香莲,

  我想为你伸张正义也难办。

  陈(冷笑)哼哼!

  (唱)想维权,难上难!

  秦包法官,看我留守妇女留守儿童好可怜,你就做个好事,大起胆子来审判。

  包罢罢罢!老包我就果断审此案!被告!对原告起诉有无异议?

  陈有异议!诉讼时效为两年,本案已有九百四十年零一天。

  包 (叹息)超过一般诉讼时效,本不该立案。

  【陈喜秦忧。

  包 (话锋一转) 特殊时效,可 以放宽。

  【秦喜陈忧。

  王现在宣布法庭纪律:1、法庭之上,不得高声喧哗……

  包由原告陈述事实和理由。

  秦他——

  (唱)进了城市忘农村。

  花花世界花了心,

  小姐小蜜加情人。

  自古道糟糠之妻不下堂,

  他却是喜新厌旧忘了本。

  这种忘恩负义人,

  还望法律来严惩。

  包 被告进行答辩。

  陈 (唱)说什么喜新厌旧,

  我这是开拓创新;

  说什么忘恩负义,

  我这是与时俱进;

  说什么进了城市忘农村,

  我这是加快城市化进程。

  你跟不上形势发展,

  末位淘汰不必怪别人。

  秦 (气)你、你就是爱上了城市,嫌弃农村。

  陈城市就是美,我就叫陈世美;农村就是不行,连命都低人一等。

  包被告注意自己的措辞,不得贬损三农形象。

  陈贬损农民的正是你们法院——重庆法院就判决三个同时遭遇车祸的同班同学,两个城市户口学生每人获赔20万元,农村学生只获赔8万元。

  包 上面规定了分别按城市和农村人均收入计算赔偿标准,法官也只得这样判哪。

  秦同命不同价,这种规定不合理呀!

  下面由原告举证,证明被告侵犯了你的合法权利。

  秦 (不解)我说的都是事实呀?

  包 即使你说的是客观事实,但法庭上讲的是法律事实,就是要用人证物证来证明

  秦 (疑惑)虽然大家都看见,可是没人敢来作证?

  包 有否物证?

  秦 难道我要把他和第三者的照片拍下来不成?

  陈 (冷笑)那你怕还要倒遭官司。早就有案例,妻子拍到丈夫与第三者同居照片,法院认为证据系非法途径取得,不予采信,反倒判原告赔礼道歉,赔偿精神损失费。

  秦 (大惊)啊?法院真这样判?

  包 (点头)因为被告反诉原告未经许可,擅闯第三者家门,又擅自拍照,侵犯了隐私权和肖像权,照片就是证据,法院不得不判哪。

  秦 (差点晕过去)被告是猪八戒过河—倒打一钉耙;原告反成了猫儿抓糍粑—脱不到爪爪!

  包 秦香莲哪,你这案子也难判

  (唱)告他重婚罪?

  没办结婚证,

  把他弄不翻;

  告他婚外情,

  道德范畴

  法律不好插手管;

  秦那,我告他家庭暴力。你们看—(掀开衣服)

  (唱)伤痕累累、血迹斑斑!

  算不算铁证如山?

  包损害后果虽在眼前,

  但须证明与被告加害有关。

  陈 (唱)你说我打了你,

  何人证明谁又看见?

  家庭暴力是家务事,

  就是包公在世也难—

  包 (不满地)嗯—?

  陈 (急改口)清官也难断、清官也难断。

  秦 (唱)两口子躲在屋里打架,

  打死了也无人能看见;

  就是有人亲眼见,

  哪个又敢往这法庭

  上站!

  包(摇头)解决家庭暴力

  这个问题确实难,

  不仅法院和公安,

  还有单位、社区和妇联

  哪个部门都难管。

  秦 有的女性长期受尽打骂凌了辱,到最后为自保奋起反抗,却触犯刑法了!这真是,虐待狂随心所欲施暴力无人能管,受害人忍无可忍绝地反击却进监。(急了)不是不管就是难管,你们还讲不讲天地良心?

  王马 我们只讲法律,不讲良心。

  秦 (讽刺地)包大人,

  如今改名很流行,

  您是否已经改了名?

  包我改甚名?男子汉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秦以前你是拯救的拯,包拯救我们这些弱势群体,专惩处有钱有权,仗势欺人的人。

  包(得意地摸胡子)那是我应尽的职责,不必过奖、不必过奖。

  秦如今你是不是改成了整人的整—变成了包、整、人。

  包 (又气又恼,抓起惊堂木重重一拍,站起来大喝)大胆!

  秦 (立正)法庭纪律:不得高声喧哗!

  【王朝马汉笑,包向其撒气。

  包若再嬉笑法庭,定扣本月奖金!(二人忙收住笑。)

  秦 从前是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现在也还是有法官帮到有钱的人,包整没钱的人!

  包 那只是政法队伍的个别败类。

  秦 在老百姓眼里那就是法律不公。一颗耗子屎坏一锅汤,老百姓就认为这一锅汤都喝不得了,从此不敢再相信法院,不敢再相信法律了!

  包 (气恼)法律是实现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保障,法院是公民依靠的最后一道防线。这些害群之马,可恶可耻,可恼可恨也!

  秦 (唱)可怜弱势群体权利

  最易受到侵犯;

  唯一的依靠是

  法院和公安,

  可叹公安门槛高

  民事案件不管,

  可气法院程序繁,

  取证很艰难,

  立案难凑钱,

  开庭后又等宣判,

  一上诉就回到原点,

  然后再转一大圈。

  千等万等生效后,

  谁知执行还更难!

  包 (叹息)唉!

  秦我亲见一个工伤案,

  先在劳动部门两年半,

  又在法院转三年。

  伤残民工拖死了,

  终于判了钱。

  法院又说非法煤矿老板太困难,没得钱兑现。

  强制执行七年半,

  两个孤儿至今没有拿到

  一分钱。注

  陈看来我还不算,那个黑矿主比我还大胆,法律也没把他咋办。

  包(气)王朝马汉,快翻快看,有无制裁那个老赖的条款?

  王民法规定,可以拘留15天。

  马刑法规定,“拒不执行裁判罪”可以判几年。

  包 为何那执行法官不这么办?

  王马 不外乎两个字——钱或权。

  包 (怒抓令牌丢下)你二人还不快去将那黑心矿主给我捉将来!

  王马 (凑向包耳边)大人,那里不属我们管辖权。

  【包像泄气皮球颓然坐下。

  【后台传来嘈杂声音。好像在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包 外面何事乱纷纷,王朝马汉去看究竟。

  【王朝马汉离座下场。

  秦 国家总是叫我们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可是当我们拿起法律的利剑,刺伤的却是自己,又输官司又花钱。

  包(自叹)法律的尴尬、法律的滞后、法律的缺失呀!遗憾、遗憾。

  陈(背身唱)谁叫法律空子多,不钻白不钻。

  包 (唱)秦香莲哪秦香莲,

  请你理解望你包涵;

  老包我如今身为法官,

  不敢像从前那样扳蛮。

  审案必须根据某条某款,我只能比到箍箍买鸭蛋。

  陈 (背过身得意地,唱)

  且喜法律不健全,

  从此我再接再犯更大胆。

  秦 (唱)法律既然要人维权,

  却为何设这多门槛?

  只因维权代价大,

  才使人宁愿忍欺也不维权。

  陈 (唱)正因违法成本小,

  我才敢有恃无恐无法无天。

  包(唱)法律考虑问题需全面,

  立法要统筹兼顾不能偏;

  住宅权、肖像权、隐私权,

  合法权利都要保护不受

  侵犯。

  秦 (唱)强调保护隐私权,

  理解这点也不难。

  可是我要问青天,

  (白)谁来保护秦香莲—!

  包 (急得直搓手)这、这……

  【王朝马汉急匆匆慌张张上。

  包何事惊慌?

  王人言可畏,气愤又紧张!

  马谣言杀人,担心又恐慌!

  包老包海量,直说无妨。

  王有人说您是假积极充能干;

  马有人说您是图表现想升官;

  【包不屑一顾的表情。】

  王他们说,陈世美有钱有权,

  你早迟要翻船遭贬;

  【包毫不在乎的样子。】

  马他们说,秦香莲年轻貌美,

  你与她关系非同一般。

  【包气得呼地站起来。】

  王夫人说,你不说清楚,

  她跟你没完;

  马领导说,无风不起浪,

  要你注意点……

  包 (颓然坐下,仰天长叹)

  哎呀呀,想我老包

  审了一辈子案,

  如今谁来为我申冤?!

  【灯渐暗,幕落。】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高满堂- 炮轰影视审查制度

高满堂- 炮轰影视审查制度

[摘要]高满堂是原创编剧作家,他的多部影视作品曾获亚洲电视节金奖、中国电视政府奖“飞天奖”等。但是,将创作送审的过程,让他满腔不满。高满堂联合早报3月8日报道&nb...

搞笑小品剧本的《员工相亲记》

  人物,婚介所老板,相亲女妈妈,相亲男,相亲女  道具,一张桌子,四张椅子,一部电话,一个包装好的优哈包,一副对联  婚介老板出场  婚介老板:大家晚上好 哎呦喂,今晚来的可都是美女帅哥呀...

搞笑小品剧本《黑小丑妮》

  编剧:郭克柱  时间:现代  地点:黑小的家中  人物:黑小——二十五岁,  丑妮——二十三岁  [幕启:丑妮扮俊俏的上。  丑 妮 咦,电话咋不通哪,这个死黑小,二狗媳妇说他们都快到家...

[讲文明树新风]讲文明 奥运相声剧本文章

  甲乙:(鞠躬90度)  甲:(笑着问乙)喝汤了吗?  乙:喝汤?  甲:嗯,这是我们老家晚饭前的问候语。  乙:噢,是这样,我喝了。  甲:喝什么汤?  乙:米汤。  甲:你怎么能喝米汤...

2人搞笑的小品剧本《等你归来》

  场景:单身宿舍(一张客桌,两把凳子)  人物:赵卫国上尉参谋(以下简称男)  王蒙赵卫国之妻(以下简称女)  女:(拎食品袋)老公在家休假。接到战友的电话,说部队要去汶川抗震救灾,他呀在...

【小品相声大赛】乱梦(相声)小品剧本

  乱梦(相声)小品剧本  甲:我这个人睡觉好做梦。  乙:这不奇怪,我只要睡上觉,准得做梦,就是迷糊个三五分钟,也得做个小梦。  甲:我这人做梦乱,一会儿东一会儿西的,做完了梦记不住。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