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剧本 > 小品剧本 > 正文内容

剧本范文_剧本《第二冬》

5个月前小品剧本1641

  第一场

  清晨,一棵大树下,秋风舒卷落叶,旁边树立着写着几个字的牌子,二个泥瓦匠做并排坐在一起,呆滞的望着天空

  贝沙:叶子的双亲是谁?

  鸿渐〈呆滞的目光,面无表情〉:红色挨着黄色

  贝沙:他们是和睦的邻居

  鸿渐:楼顶才有间隙

  贝沙:〈环顾四周,垂头,冷瑟的颤抖几下,然后掏出根烟衔在嘴里,一只溜狗的女人走过〉

  瞧,那个四条腿的畜生,穿着马褂过冬

  后面跟着个红高跟的女人,步伐真是踉踉跄跄

  用那蹋鼻子左闻右嗅,只为找个地方露出那棍儿

  这诗怎么样?

  鸿渐:散发着恶臭

  贝沙:他会来吗?

  鸿渐:楼顶有个窟窿,墙壁有条裂缝。没有你这老泥匠糊墙,他怎么挨过这个严冬。

  贝沙:你这个嘴巴上了发条的老货,一开口不逊于一个皮条客。

  一端时间的沉默不语,焦急的环顾四周

  贝沙:你怎么不说话了,鸿渐,你一向喜欢咿咿呀呀,像只饿不死的麻雀。

  鸿渐:〈拿着片叶子旋转〉你从那胎盘钻出来后,你老娘可曾给你洗澡?

  贝沙:她躺在床上喝着炖化的骨头

  鸿渐:离我远点,你这臭虫

  贝沙:拥我入怀,你这蟾蜍〈欲拥抱,被挣扎开〉

  鸿渐:猪狗不如的家伙

  贝沙:猪不如狗的混球

  鸿渐:满口脏话,积满淤泥的粪池才会发酵出这种恶臭的毒素

  贝沙:就让你这只臭虫把这绣球埋入泥土

  鸿渐:你惹我?我掐死你〈掐住其脖子〉

  贝沙:鹅才惹泥〈我掐死你>

  二人相互扭打,不可开交,突然释怀大笑,各自端坐

  鸿渐:冬天来临

  贝沙:天色已黑

  鸿渐:耗子伺机探脑出洞

  贝沙:猫儿早已洞口侍侯

  鸿渐:半个月亮已经挂在树梢,那位款爷不会来到

  贝沙:那么,老兄,忘记那该死的晦气。去剧院看一处戏,今天剧院有新戏上演。

  鸿渐:是那一处,可是《床底下的丈夫》

  贝沙:不是,是《贴在墙上的女人》

  贝沙:你有多少零钱?

  鸿渐:五快

  贝沙:好孩子,全拿来

  你五块,我五块

  凑齐钱,去看戏

  蹩伶人,真巧舌

  一语出,笑破皮

  小美人,够情痴

  为爱君,弑亲父

  俊俏男,好风流

  今宵誓,明朝食

  鸿渐:枝子头,花满楼

  繁华尽,空悼瘦

  君莫叹,难载愁

  人间事,终乌有

  勿赘言,已经开演。

  第二场室内

  黑夜,大雾,乌妮和鸿妮

  袭芹

  独白:白昼姑娘本已虚弱孱步

  善嫉的隆冬又施降白雾

  心生的瘴气不知又酿造

  多少惨绝人故

  漫长的黑夜趁着他光明的母亲已经入睡,踮着脚跟溜出家门,被孤独这个怪癖的寡妇引诱着,在那片众星睽目之下的竹林翻云覆雨孕育出“凄凉”的怪胎。这个倔强的私生子,轻哼出一千阕优美的旋律,也无法使它停止啜泣。随心撒手不管,它倒是安分少许。

  坐在镜子前面,化装

  袭芹:瞧那明镜中的一朵奇葩

  混浊的人世竟存这种尤物

  既然美丽注定是流言的靶子

  就难以避免那些嫉妒的眼睛

  对着完美的事物吹毛求疵

  用这修长的画笔左描右涂

  就像一个细心的园艺师

  修剪着园林的葳蕤花木

  鸿妮,看这装扮怎么样?〈站起身子面对鸿妮〉

  方鸿妮:红嘴巴,俏屁股的丰满女人走向镜子挤眉弄眼,她看见了什么,一只吐丝结网的蜘蛛。

  〈生气的表情〉:小妮,你乱在胡言语什么,难道我是提着风袋子的疯婆子,我的话是从窗户刮进的一阵阴风。

  方鸿妮:装风的婆子露出狰狞面孔,撕书摔罐,又蹦又跳。一条淫蛇破窗而入,嘴角的黏液流了满地。

  袭芹:这情书舍我岂谁

  小贝:这倒也是情有所理

  倔强的马驹总要饿上几天

  锐气的翅膀总是受尽非难

  上帝岂会厌弃人间的灵杰

  分明的棱角也需千锤百炼

  瞧那只温顺的母羊

  正将干枯的秸杆

  视同鲜嫩的青草般疯狂咀嚼

  妄图从枯涩的汁液中啜吸

  一滴琼浆玉液

  爱情的血液真是变幻多端

  此时还是绯红的朝霞波澜

  在铅华的面颐上簇挤蔓延

  须臾之间愁云涌现前额

  喜悦哀愁二位虔诚的仆人

  惟恐滞后争执地交替表现

  姑且让她这般痴迷的执拗

  罂栗的主儿切勿仓促离开

  我这就来。

  袭芹:这些跳动的精灵萦绕梦牵

  匆匆一瞥、便与魔鬼为伍

  大声唾骂这个神圣的殿堂

  只是桎梏性情的一座监狱

  炮制偶像只是奸徒的伎俩

  觉悟之人、都要投掷石子

  用力地咂乱这污浊的容器

  结构、意象、韵律都已毁灭

  这些裸露的精灵

  恰似释放的囚徒得到自由

  紧绕着你的影子、无形的变幻

  彻夜地、纵情、狂欢

  仿佛和你的生命融为一体

  心甘情愿地匍匐在你的门前

  尾随着你、受着你的调遣

  现在请允许我将这些

  叛逆者的名字一一陈列

  纯洁、至诚、朴质、开朗

  -西蒙

  西蒙,这个狠心的贼子

  原本以为这样别出心裁的诗章

  为这美丽的容颜而题

  谁知后面的落名却是方鸿妮

  乌鸦般粗俗的丫头

  既然置百宠于一身

  不禁质问你这爱情的伺神

  难道还没有逃出那阴影的藩篱

  看着你拥抱着她的躯体

  在那场舞会上翩跹起舞

  而我注定要悲哀地

  躲在阴暗的角落看着希望

  像这脆弱的眼泪一样滴落在地

  想到这种可怕的场景

  我骚动的内心就无法平定

  如果不将这名字涂改

  这颤抖的双手也会将我背叛

  改一字,叠好后放桌子上

  原谅我这自私的行经

  我何况不是如此地痛恨现在的自己

  黑暗的后裔带着毛茸面具

  正游弋在满是淤泥的池沼

  梦魇追逐的灵魂撕扯着肉体

  微弱的光趋赶着残存的余悸

  教堂的唱诗班正向上帝泣诉

  听着这安魂的圣诗静静睡去

  第三场课堂

  鸿妮上

  鸿妮:究竟是你的懦弱多了几分,还是虚伪更多一成。既然你挚爱着袭芹,为何迟迟不肯言表,倒是对我频传秋水,波及着笑容中的潋滟,难道这都是我的瞳眸抓住的影子?那么我真是只可怜的卵蛾,看见你一点零星的火光也会欣喜若狂的飞奔上去;你这个骗子,难道制造这样的幻觉就是为了将我的身体灼烧,看着我意志消沉,遍体鳞伤。可是只要闭目冥想你那双眼中流露出一种亲合的力量,那陌生而迷幻的声音就会在我的耳旁轻绕絮语:凭着你灵敏的直觉,这都是你的余虑。

  老师、学生上

  学生的接头交耳,老师的置之不理

  英语老师:

  方鸿妮,CHANSLATEtheseSENTENCES?

  鸿妮:紫罗兰是白洁的

  郁金香是橙黄的

  蝴蝶兰是幽蓝的

  在你眼中,这些柔暖的色彩

  难道只是一种错觉?

  西蒙:蔷薇为什么那样憔悴

  紫罗兰为什么那样忧伤

  麝香草为什么那样熏臭

  我的心,为什么这样凄凉

  难道是你将我抛弃?

  英语老师:什么乱七八糟,简直无可救药。上课絮叨不停,下课意犹未尽,瞧你们现在的水平已经滑落到什么地步。如果就是这种状况长此以往,你们迟早会病入膏肓。

  桑孜:瞧你那忧郁的脸

  西蒙:瞧你张鱿鱼的嘴

  桑孜:我的男人,又是什么触动了你敏感的神经?

  西蒙:桃仁里有什么?

  桑孜:一个念经的沙弥

  西蒙:为什么长禁于此?

  桑孜:被个娘们玩弃。

  西蒙:送你条花边围巾

  桑孜:你有如此好意,何乐不受。

  西蒙:去,穿过这条羊道,沿着那条污渠,河边花带“参差不齐”,任你挑选。

  桑孜:你—瞧这可怜的孩子,一定是受到什么打击,才会出此不逊言语。愚钝的人受此无礼,岂不暴跳如雷、怒叱不已;而理智的人会克制这种刺激旁敲右击,究出其理。

  那边为何如此喧闹?

  蒲奇、袭芹、乌妮、鸿妮、柳琴上

  蒲奇:那些肤浅的人总爱用肉眼的花锄

  撅刨诱蝶的花蕊

  而您这朵异特的绛株草

  却被遗忘于荒芜

  美丽的鸿妮小姐,下周的舞会可否邀请您做我的舞伴?

  袭芹:派生谎言的巧舌,用你“尺光”的眼睛瞧瞧本姑娘算是那种?

  蒲奇:外表的雕饰只是自然的模仿

  “丑”与“美”只是偏见的产儿

  你尚年轻

  赶快剥去这层劣质的灰皮

  袭芹:“美”和“丑”本是一体

  为何对着鸿妮句句不离

  柳琴:你这夫子,倘若想得到饶恕,就用你的慧眼把着形式的脉搏,仔细诊断我的病况。

  蒲奇:美丽是贞洁的表象

  原本形影不离的姐妹

  现在竟成为夙敌

  柳琴:那我究竟是不美,还是不贞?

  鸿妮:你们这些顽皮的姐妹,悃诚之见难免让你们听惯了甜言蜜语的人产生抵触。蒙受你这样风趣的绅士的款请,我有什么理由拒绝。

  蒲奇:美丽的姑娘,愿您的美丽和你善良的品德一样永远温存。我尚有要事在身,先行告辞。周六恭候您的大驾光临。

  鸿妮:一定,再见。

  桑孜:鸿妮—她?

  西蒙:去你的蠢材,不要在我面前提到这二个字,污泥也要比他纯净上几千倍。给你把笛子,一边吹去,从低音吹到最高音,追溯其中的奥秘。瞧那双灵巧的手怎样将一张险恶的脸乔扮上圣洁的光环。这沐浴万灵的精华之物亲手采集,他不仅不屑一顾亲手打翻,还要将我揶揄一番。你这狠毒的女人,别让我在多看你一眼。

  桑孜:爱情这玩意真是奇妙,做个快乐的流浪汉岂不更好。

  第四场人面舞会

  音乐响起,一群男女欢欣而舞

  西蒙:沉重的脚步

  为何带我到这浮华的舞池

  难道悲伤已经为我掘好沉沦的坟墓

  她既无情,我何必在此长吁短叹

  将这青春的美好光阴白白耗费

  这轻快的舞曲

  真是甘泉般沁人心脾

  那边的姑娘是谁?让忧愁爬满了脸庞

  莫非是受到了男士的冷遇

  鸿妮:他终于来了

  西蒙:可爱的小姐,可否能与您共舞一曲?

  鸿妮:十分乐意

  西蒙:美丽的主儿

  双手已经将你的圣洁亵渎

  允许借着你的芳纯

  向上帝传达虔诚的忏悔

  鸿妮:既知犯下重孽

  何不诚心祷告

  却凭着荒唐之名

  豪夺少女的初吻

  西蒙:惩戒已使我颤栗

  趁着尚未入狱之前

  赶快将这易逝的温柔

  攮入怀里

  鸿妮:你这耍怀的子弟

  摘下你的面具

  让我仔细地将你辨认

  是否是表里不一?

  西蒙摘下面具、

  鸿妮:你这个好色的奸徒

  第五场

  锤子敲响,木板,贝沙和鸿渐上

  贝沙:看这些零星的雪花,也知道欺负我们这些老骨头

  鸿渐:去糊住那堵漏风的墙

  贝沙:你这老混蛋,昨天的故事还没有结束,硬把我拖出,那可是五块的门票。

  红渐:老东西,瞧你的胡须已经花白,还看什么爱情剧。

  贝沙:老年人的爱火持续而稳定,不像那些孟浪的少年。

  鸿渐:先塞满你的肚皮,在说那些无聊的东西

  一段时间的沉默

  贝沙:他今天会来吗?

  鸿渐:一定会来的,今天已经大雪了。

  贝沙:但愿如此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陈秋平:不要害怕剧本小偷

    新编剧:陈秋平老师,我有些问题想请教一下你。    是这样的,我是一个入门不...

四人小品剧本 搞笑短一点_四人搞笑剧本

  在美术界,一幅简洁的、单纯的小作品称为小品。它本身没有复杂的内涵,只反映事物的一个侧面或现象,表现形式较单一。如国画小品,版画小品,油画小品。下面是小编为大家准备的四人搞笑剧本,希望大家...

2人英语小品剧本 搞笑_英语搞笑小品剧本范例

  Characters: Narrator(N), Salesman(S), Dad(D), Maggie(M), Alice(A), Candy(C), Policeman(P)  Pr...

4人搞笑小品剧本《中医也疯狂》

  小品剧本“中医也疯狂”  "中医也疯狂"剧本 按:此剧曾于2005年12月30日先后在南京师范大学研究生元旦晚会以及南京中医药大学研究生迎新晚会上成功演出。 导演:易...

滑稽搞笑小品剧本 搞笑小品剧本:《滑稽足球赛》

  人物:  1、裁判1人。称裁  2、神牛队5人。称:牛1,牛2,牛守,队员2人。  3、飞熊队5人。称:熊1,熊2,熊守,队员2人。  注:牛队人高马大,熊队五短身材。  道具:1、缩小...

【基督教相声剧本大全】基督教相声剧本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生活就是一个大舞台,我们每个人都在扮演不同的角色,喜怒哀乐,酸甜苦辣带给人生的是七滋八味,正是因为这样人生才更显得丰富和多彩,人生就像一场戏,每时每刻都在现场直播,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