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剧本 > 小品剧本 > 正文内容

会议_家庭会议戏剧剧本

5个月前小品剧本3853

  背 景:早春时节,“保持党员先进性教育”的春风吹进全国的每一个城市和村庄,故事发生辽西山村一普通农家。

  人 物:洪大爷,一个有多年党龄的老党员,文化不高,是个朴实善良、为人热心的东北农民;

  洪大妈,洪大爷的老伴,为人豁达,乐于助人,纯朴的农家主妇;

  洪向阳,洪大爷之子,在村上有一家小加工厂是小有名气的农民企业家;(以下简称向阳)

  郝春荣,洪大爷儿媳,村小学教师。(以下简称春荣)

  剧情简介: 结合全国正在开展的“保持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东北某乡镇召开了一次各村优秀党员表彰大会。作为优秀党员,洪大爷参加了会议并深受鼓舞。会后,他回到家中利用家宴的机会开了一次家庭会议,鼓励全家成员都向优秀党员学习,为全村的经济发展做贡献。

  向 阳:(边喊边上台)妈!—爸!—妈!

  洪大妈:(端着一盘菜从屏蔽后走上前台)

  又爸又妈的,花插子喊啥玩意呀!挺大个人了。

  向 阳:妈。(和洪大妈套近乎)

  洪大妈:去,挺大孩子了贱啥呀,想妈了吗?成天瞎忙。

  向 阳:想,咋不想呢。

  洪大妈:想也不知道回来看看,不打电话叫你,你俩还不来吧?春荣呢?

  向 阳:她下了课马上就来。(在桌上的菜里抓一粒花生米吃)哎,妈我爸呢?

  洪大妈:买酒去了。

  向 阳:妈,(咱)家不有散酒吗?

  洪大妈:今儿你爸高兴,说喝点好酒。

  向 阳:高兴就该喝点小酒。

  洪大妈:啥高兴不高兴地,你爸是高兴也喝,愁也喝,没事儿还喝。我问他啥前儿不喝了,他说等闭了眼地。

  (向阳笑)

  春 荣:(上场)妈!

  洪大妈:哎!刚还唸叨你呢。下课了,累不荣?

  春 荣:不累妈!好几天没来了,你和我爸挺好的呗?

  洪大妈:好!贼好!天天晚上上村头扭秧歌,比小俩口还近面(亲近)呢,嘿,嘿。(走上前去,拉住春荣手,放低声音)荣呀?你俩还没要(孩子)呢?可该要了。

  春 荣:(不好意思地)妈,现在太忙,再等等吧。

  向 阳:是呀妈!

  洪大妈:(对着向阳)去,没跟你说。(拉住春荣手,放低声音)不是你俩有啥毛病呀?你姥家她堡子有个瞎子有偏方,那家伙贼管用,想啥前儿生啥前儿生,想生啥生啥。

  春 荣:(笑)妈!真是因为忙,没毛病!

  (向阳在一旁笑)

  洪大妈:(提高声音)总忙啥呀,都老大不小的了,忙还不生产接班人了呢?那打塔山(阻击战)时忙不?你姥是妇女主任,专管给解放军做军鞋,那没白没黑的忙,就那忙还怀上你老舅了呢?

  (春荣、向阳对笑)

  洪大妈:笑啥呀?就说咱后院三秃子媳妇,还不到23呢,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洪大爷:(手拿酒上台,打断洪大妈的话)矬老婆高声,大老远就听你吵吵,孩子们的事你总跟瞎搀和啥呀。

  春荣、向阳:(一同)爸回来了。

  洪大妈:那你不着急呀,我可着急。

  洪大爷:你妈怀他老舅纯属技术失误,不因为你妈猫月子下了火线,她还兴立功啥地呢。总跟三秃子家比啥玩扔呀,他啥成份呀,他跟咱比了吗?

  洪大妈:啥成份不成份的,不都(是)农民?

  洪大爷:农民也分先进和后进,那前两年三秃子他弟弟还进去了呢,你咋不跟他比呢?

  向 阳:爸,咱别讨论我姥和三秃子了行不?我都饿了。

  春 荣:(边帮助捡碗边说)爸、妈,我两的事,我们自己心里有谱,快吃饭吧。

  洪大爷:哎,还是小荣说的对,子孙自有子孙福,自己的梦自己缘,吃饭!

  洪大妈:(指着向阳)就知道吃,看再不抓紧我把给我孙子做的衣服都送人!

  (向阳笑)

  向 阳:爸,听妈说你今天特别高兴,有啥喜事?

  洪大妈:这回跟儿子、媳妇好好显呗(炫耀)显呗(炫耀)吧。

  洪大爷:(欲言先笑)也没啥喜事,就是上乡里开了个表彰会。

  春 荣:爸,真行呀,是不优秀党员表彰会?我们校长也去了。

  向 阳:行呀爸,跟刘校长开一个会去了?

  洪大爷:校长咋地,只有分工不同没有贵贱之分。别看咱是种地的,一样当优秀党员。

  向 阳:爸,那今儿可得好好喝点。

  洪大爷:喝点!

  (爷两倒酒,各位落座)

  洪大妈:老洪呀,你不给孩子们学(xiao)学(xiao)乡里都谁参加会儿了。

  洪大爷:(站起来,比比划划)那家伙,今天这场面,向阳我跟你说,你都没见过。咱乡里俱乐部坐老了人了,乡长、书记还有三大班子全去了。

  春 荣:爸,是五大班子吧?

  洪大爷:我也分不清几大班子,反正人是滥蝇了。咱大队书记,村长还有大队会计都去了。

  洪大妈:那咱乡长没整两局?

  洪大爷:一看你就没有政治敏锐性,这场合不整还中?

  向 阳:咋讲的

  洪大爷:那家伙咱乡长整地老好了,老带劲了。这个,我们那结合中央、省、市精神,这个呀,啊,开展党员先进性教育,今儿头晌(上午)呢开这么个表彰会,这个……

  洪大妈:(打断洪大爷的话)你可拉倒吧,人乡长讲话可没你那些琅铛,啥这个,那个,头晌,后晌的。

  洪大爷:这不学(xiao)呢吗,就那意思就得呗。我要像乡长似的说话咔咔地,我不也当乡长了吗。咋哪些事儿呢?

  春 荣:爸您继续说

  洪大爷:竟瞎讥讥,我学到哪儿了?

  向 阳:今儿头晌(上午)开个会。

  洪大爷:那什么,招呼咱们全乡的老少爷们儿来……

  洪大妈:(打断洪大爷)乡长这(么)说地?

  洪大爷: 不,是优秀党员来,刚才我说顺嘴儿了。(继续学)让大家向他们学习,今儿来的有干部,有教师,有派出所的,防保站地,呀,这个更多地来自基层,普通的村民优秀党员。(询问四周)说谁呢?说谁呢?

  春 荣:爸,说您呢呗!

  洪大爷:哎,还得说人有学(xiao)问的人,说我呢!

  洪大妈:看给你美的。

  洪大爷:(继续学习乡长)我们要向他们学习,学习他们的先进精神,奉献精神,(自言自语)还啥精神了地?反正好几个精神我忘了。(继续学习乡长)要保持朴实本色,视金钱如父母

  (三人一同惊讶,并齐声说):啥?

  洪大爷:不是,视金钱如粪土,视百姓如父母。

  洪大妈:妈呀,吓我这一跳!行了你可别瞎学了,给人家讲话都学遭尽了。

  洪大爷:反(正)大体就这么个意思吧,还号召大家伙向我学习。

  洪大妈:点名向你学习?我咋就不信呢。

  洪大爷:人乡长说向受表彰的同志们学习,那不也包括我吗?

  春 荣:就我爸这种一劳朴实,为人正直,愿为乡亲们办事儿的劲儿呀,还真值得好好学习。

  向 阳:对,就我爸这热心肠,真该好好学习。来!为庆祝咱爸今天受表彰咱干一杯!

  (大家带笑举杯)

  春 荣:爸你干了?

  向 阳:爸您喝太快了。

  洪大妈:看给你美的,这要让你上省里开表彰会去,你还得对瓶吹呢。

  洪大爷:不用让我上省里,让我上区上开去我就吹。

  (喝得太快,酒劲上来洪大爷显得有点兴奋)

  洪大爷:今儿,我寻思咱也借吃饭的机会开个小会,咱也受把教育,向优秀党员学习,看看咱们哪儿做得好,哪儿还做的不够。

  洪大妈:这家伙把会还开家来了。

  春 荣:爸说的对,咱们应该向优秀党员学习。

  洪大爷:向阳呀,要说你身上毛病最大。

  向 阳:咋了爸?

  洪大爷:咋了,你说你那个小破厂子,给谁开的?

  向 阳:那不咱村上的厂子我承包的吗?

  洪大爷:那你为啥不用咱村上的工人,上外村招啥去?

  向 阳:我那厂子技术性强,高级技工呀,真得从外边找。

  春 荣:爸,这你就不了解情况了,咱厂呀普通工人大部分还都是咱自己村上的。

  洪大爷:是咋地?

  洪大妈:可不,后街(gai)老于家二小子两口子不都在他哪儿干呢吗。

  洪大爷:怪不老于家老嫂子现在一见我就笑,以前都不勒我。

  那工资按月给开不?

  向 阳:开,不但开还从不拖欠。

  洪大爷:哎,这还差不多,别跟那些包工头子似的。告诉你小子,要是不开工资整《焦点访谈》上去,你可别说我是你爹!我可拒绝接受采访。

  春 荣:不会爸,有我把关呢!

  向 阳:爸来喝一口,其实呀我这一年呀也真是实实在在的为村上做了不少贡献。

  洪大爷:那是你应该的,别总要功。

  春 荣:听说呀,作为农民企业家咱们乡里还要推荐向阳入党呢。

  洪大妈:是吗?妈呀!我大儿子也要入党了?

  洪大爷:啥,他也能入党?一天夹个小包牛呼地!

  春 荣:爸其实呀,向阳还真没少给咱村做贡献,自从他接了这个厂,一年还清了债务,二年见了效益,现在呀可是咱的纳税大户呀!

  洪大妈:还解决了咱村上的剩余劳动力呢,要不那些闲人不都耍钱玩去呀!妈呀!那咱家就两党员了。

  洪大爷:越多才越好呢!

  向 阳:妈,不是两是仨,由于春荣的优异表现那,她呀已经是学校里的预备党员了,明年也该转正了。

  洪大妈:那意思就是已经换盅了呗,就差办事儿了呗?

  洪大爷:(笑)哼,啥玩意换盅,办事儿的。

  春 荣:意思差不多,反正已经进了党组织的大门了。

  洪大爷:哎呀,原来我还不(知)道呢,整半天都和我整一个战壕来了。

  洪大妈:就兴你好,不兴别人好。咱儿子媳妇本来就挺优秀地吗,是不荣?

  (春荣、向阳欣慰地笑)

  洪大爷:越是这样咱家就越得做出个样儿,尤其你老婆子,千万不要给我仨丢脸。

  洪大妈:你说那叫啥话呀,我啥时给你仨丢脸了?

  春 荣:爸,其实我妈她也是个远近闻名的热心人儿呀。

  向 阳:可不,这前门后院的谁不夸我妈好。

  洪大妈:那上回老李家儿媳妇生孩子,差点没给我累稀喽,(拉住春荣的手说)完事老李家儿媳妇做完剖腹产出院,人都能下地干活了,给我整地好几天没起来炕儿!

  洪大爷:(笑)就愿意搀和人家生孩子,别人生孩子比自己生孩子还欢势呢。

  洪大妈:竟整那没味的,我自己生孩子我还欢势了吗?

  春 荣:我妈就是心眼好。

  洪大妈:这不前街(gai)二嘎子他妈没的早,他爹又蔫吧饥地,二嘎子搞对象可把他爹给愁坏了,差点没给他爹愁成半身不遂。

  洪大爷:(笑)别给那儿瞎忽悠。(学半身不遂走路状)那街(gai)上这形走道儿地,都找不着儿媳妇愁出来的呗?

  洪大妈:妈呀,那我忽悠你们这事儿干啥呀。真事儿!这家伙这对象让我给介绍的,老鼻子了,组织个小秧歌队儿没问题。这我天天长在二嘎子他家。

  洪大爷:差点没跟二嘎子他爹处上。

  (洪大妈扒了洪大爷一把)

  洪大妈:到底给二嘎子介绍个对象,人高马大的,那家伙可能干了,看那架设式准保生个小子。

  向 阳:咱村呀,还真得有个这样的人,要不小伙不都剩家了。

  洪大爷:就你妈这到了趣(热心),还能剩家!

  春 荣:到趣儿,就是热心,好心眼才能热心,要是咱村都能向我妈这样热心不早好了!

  洪大妈:还是我们荣会说话,(笑)嘿嘿!

  洪大爷:(笑)其实我老伴呀,胖乎地,也挺好的。

  洪大妈:老头子,你也认可我唠?

  向 阳:其实我爸是不说,他心里呀,也以有你这么个老伴为荣,是不爸?

  (洪大爷笑而不语)

  (洪大妈高兴地上前,亲洪大爷腮邦子一口)

  洪大爷:哎呀妈呀!干啥玩扔,咋说给一口就给一口呢,当孩子面像个啥,要给也得下黑地呀。

  洪大妈:怕啥,亲两口子。

  (大家一起笑)

  洪大爷:这查找了半天不足,我觉着咱家在咱村还算挺优秀,那也不行骄傲,还的不断和优秀党员看齐,还得不断“保先”。

  洪大妈:啥保鲜,你说冰箱呀?

  洪大爷:啥冰箱呀!

  向 阳:妈,是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

  洪大妈:对,教学(xiao)的好好教学(xiao),办厂的好好办厂,你爹我两就为村民多做点事。

  洪大爷:我多帮百姓向上反应点困难,你多帮助伺候几个月子,多介绍几队对象。

  春 荣:还得把咱家的日子过起来,给全村人做个榜样。

  向 阳:对!带领大家伙儿一同奔小康。

  洪大爷:今天的小会儿也开得忒成功了,咱是不也照张像?

  洪大妈:照啥像呀?

  洪大爷:人乡上开会都咔咔地照几张像。

  向 阳:妈,上回咱春节剩的卷不还没使呢吗。

  洪大妈:妈呀!我真忘了,可不真剩几张咋地。

  洪大爷:快取(qiu)来!

  (洪大妈上屏风后取来像机)

  洪大妈:这谁给照呀?

  向 阳:妈这像机能自动拍照。

  (向阳把像机摆在桌上)

  洪大妈:咋站哪?

  春 荣:妈,当然是您二老站一块儿了。

  洪大妈:我还寻思你们党员站一块儿,我个人站一块儿呢,哈,哈!

  (大家站好,做准备照相状)

  洪大妈:咱是不应该喊“茄子”呀?

  向 阳:不喊“茄子”喊“田七”!

  洪大爷:喊啥“田七”,不给人家打广告呢吗?喊“保先!”

  大 家:对!

  春 荣:一、二、三!

  大 家:“保先!”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剧本怎么写 范文大全]剧本范文:超员家庭

  主要人物:赵琴:家庭主妇,  黄达:上班族  小明:五岁小男孩,调皮聪明。  小燕:3个月大的婴儿 爱哭闹  故事梗概:  小明把邻居寄放在他家的东西吃了嫁祸给家里的狗狗。赵琴惩罚了他,...

《九层妖塔》就像那影片最后忽然坍塌的九层妖塔

其实是满怀期待的看这部念了很久的电影的,因为霸唱笔下的那些玄幻的经历和场景,真的很吸引人。我没看过《盗墓笔记》,所以电视剧版出来的时候,我就当一部全新的电视剧看了,...

【小品借钱理亏】原创小品借钱的剧本

  时间: 现代  人物: 有全(简称全)男、50多岁  玉秀(简称秀)女、50多岁  [幕启,有全身系围裙在忙碌着  全: 我叫王有全,今年50零3。不大不小也是个官。嘿嘿——在俺村里当个...

【小品搞笑大全剧本】搞笑小品剧本《卖汤》

  (演员:A、B、C)  幕启:A、B上.A身着怪异肥大的白色T恤衫,胸前印有醒目的大字"抗击甲流"背后"多吃苦瓜".推着一辆装着小锅以及碗筷的手推...

常回家看看小品剧本 小品剧本《看看老乡去》

  小品作者:燕子 精彩小品  (看看老乡去)  场景 农村路边茶馆里  人物 小辣椒 媳妇   丈夫  大田叔叔 农村老乡  青年男子 茶馆活计  背着一编织袋旧衣服,媳妇小辣椒手里拎着一...

【特殊的英文】特殊的宴请_小品剧本

  特殊的宴请_小品剧本  时间:当代年夏季的一天。  地点:某山区一农家。  人物:颖子妈,45岁,衣着朴素,农家妇女  颖子,女,18岁,文静秀丽,清华大学新录取生。  王老师,男,40...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