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剧本 > 小品剧本 > 正文内容

【越剧何文秀全剧本】越剧剧本《清月》

4个月前小品剧本3222

  越剧剧本《清月》

  

  (冬日,夜。紫岑与缨儿赶路。天冷行动艰难。忽闻不远处有琴声传来。紫岑伫立,久听不止,后因天寒手脚麻木不能行动。)

  (众人寒喧声沸。罗四清上。一边揖首一边高喊:)

  不必远送,不必远送。

  (不防撞到紫岑,连连赔礼。)

  得罪了,得罪了。(见主仆二人狼狈,不免心生好奇,端详良久问其原因。)

  哎!如此月黑风高,冰天雪地,你们两个姑娘家在此做甚啊?

  (缨儿不屑与他多言语,警惕道)

  与你何干?

  罗四清::噢!必是席间吃多了酒,回不去吧。呶,呶,呶,教坊就在不远之处,我租上个轿儿送你们回去就是了(转身,欲亲往雇轿送其回府。)

  缨儿:哪个要你好心!谁又是教坊中的人儿,我们可都是清白人家的女孩儿。

  罗四清::哈哈哈,小丫头真个有趣,什么清白人家污浊人家。谁家的女儿不是整整齐齐,清清白白的!

  缨儿:啐!登徒子借酒装疯,小心儿的狗腿。

  罗四清::咦!嘿嘿,好个利害的丫头!(借势去敲鹦儿的头,被缨儿顺势一推坐在地上。)噢......(踉跄站起)我乃是个落迫的秀才,哪里敢当浪子的称呼。好了,好了,你们不要误会,只管候着。待我回转之时,你呀(一指缨儿)便知道(这)放浪青衫未必登徒!哈哈......(边退边下,自言自语)候着,候着......

  (尚通上):啊,大小姐,叫我找的好苦啊。快快快,下头都候着呢,快回府吧。

  (缨儿拉着紫岑欲急急而下,被紫岑拖住,低语):那个相公雇轿子去了,他一怎好心怜惜我们,好歹也要交待一声才是啊。

  缨儿:小姐不要上当,那个人酒气熏天,疯疯颠颠,谁知他是好是坏。不要理他,我们走吧。

  紫岑:这.....唉!

  (紫岑被缨儿拉下。)

  第一场

  (尚府,花厅。尚宏一人郁郁而坐)

  尚通(上):老爷,左大官人来了。

  尚宏:有请。

  尚通:请左大官人。

  (左忠善上)

  左:参见岳父大人。

  尚宏:罢了,今日请你来,是有事相商。这事么在我胸中也有些时候了,每每扰人真是不吐不快啊。

  左:岳父大人有何疑难,只要小婿用得上力的,自当全力以赴。

  尚宏:听说你有一同窗名唤罗四清的?

  左:是,我们少时便是相识。

  尚宏:此人一身的好技艺,又有一张好琴,按理说也是个风雅之士,可是那个脾气.....

  左:哈哈,老岳父何出此言啊?

  尚宏:你也知道,我平生别无嗜好,偏偏爱那琴与谱。派人去请了好几次,他都拒不相见。尚通也是个不会办事的,费了一肚子的心思,连根琴弦也没买回来。唉......

  左:老泰山莫急,待我豁出这同窗的面子,请得他过府来叙上一叙。

  尚宏:啊,这些都是皮毛,那琴......

  左:这就不好办了。那琴名唤清月,听说与他家史甚有渊源。他也是个书香出身,可惜家道中落。偏偏他又是个背运的犟牛脾气,三考三不中。不奈何抛弃了斯文,流落教坊。如此田地也不肯卖琴,足见那琴的精贵啊。

  尚宏:嗯......(不快,思虑不语)

  尚通:(察言观色)老爷,这也无妨。这种酸腐之人大多怪癖,明朝请了他来,投其所好。料他也是个肉眼凡胎,哪怕他不依。

  (灯暗,尚宏,尚通渐渐退。左忠善拜别,若有所思,转身欲下。迎面碰上带丫环来请安的尚紫岑)

  缨儿:见过左大官人。

  (左忠善回过神来。)

  左:啊,缨儿。(转头看见紫岑,走上前来施礼)尚小姐。

  紫岑:(还礼)好久不见,左世兄一向可好。

  左:卑人刚刚应考回来,故而久未拜见。

  紫岑:世兄辛苦了。

  丫:祝左大官人高中。

  左:哈哈,多谢缨儿。这也不是我夸口,莫说凭着十年寒窗攒足了腹中的诗文,就是靠左家世代的风度,也合该我拥富贵、步青云。有道是荣华天注定,半点不由人。这贵与不贵,俱是命数,流不得俗的......你们说,是与不是啊?

  (缨儿笑,紫岑眉头一皱。施礼,转身欲走。左得意一笑,还礼而退)

  缨儿:小姐,你因何蹙眉?

  紫岑:原本以为是个淡泊君子,孤傲的品性,骨子里却是个无知狂妄之人。

  缨儿:我看那左大官人相貌堂堂,俊秀非常,谈吐之间成竹在胸,分明是一个君子的影子圣人的胚子,为何......

  紫岑:难得他一肚子诗书,半辈子时运。盼得个中榜及第,到头来一不想修身为民,二不想立志为国。倒忘了不家传的富贵青云。真是可惜了。

  缨儿:小姐,你呀。敢莫是书读的多了?一时的得意之言,姑且听之,莫较真儿啊!

  紫岑:你哪里知道,得意时才吐肺腑之言。

  缨儿:好了,好了。清早起来,本是要来问安的倒添了一肚子心事。我们快走吧。

  (牵着紫岑袖子,二人下。)

  (尚府,内宅,紫宅一人临窗不语。)

  缨儿:(急勿勿,上气不接下气):小姐,小姐,那个疯子来了。疯子,疯子来了。

  紫岑:(从心事中回过神来,埋怨她):胡说什么。有什么事,你坐下来,喘匀了气再说。

  缨儿:(扶着桌角喘气)小姐,那个疯子来了。

  紫岑:(笑)混说是什么疯子,我看你才疯了呢。

  缨儿:真的,真的,就是正月十五看花灯那日在雪地里要为我们雇轿子的疯子。

  紫岑:啊!他来做甚?

  缨儿:听门上的人说,是老爷请他来的。

  紫岑:可说了原因?

  缨儿:没有。小姐要是想知道啊,我这就去问问。(又急急往外跑)

  紫岑:唉......(缨儿站住)可不要说是我要问的。

  缨儿:是。(答应一声,下)

  缨儿:(上)小姐,问来了。

  紫岑:怎么说?

  缨儿:听说是他有一张好琴,是老爷请来一起观雪论琴地。呶,现在就在“宿风阁”里坐着呢。

  紫岑:噢!(有些好奇,想一担究竟,走又停,彷徨)

  缨儿:小姐,小姐!

  紫岑:缨儿,你我偷偷前去,听上一曲,如何?

  缨儿:小姐,你这是何苦。老爷平日里也知道你是个爱琴爱曲的,我这就去回了他,咱们堂堂正正的点他几曲,又怎样呢?(做高傲状)

  紫岑:(笑)死丫头(指点着缨儿)堂上有客,说出去让人笑话。

  缨儿:那......我便守在“宿风阁”里见机行事,如何啊?

  紫岑:如此,莫要让旁人知道

  缨儿:小姐,你就不要牵挂了。(故意嘲笑紫岑,笑,急急下)

  (紫岑紧跟几步,追上去骂了一句)

  紫岑:不肖的蹄子。

  (灯暗,紫岑下)

  (光圈随着人走,缨儿身后跟着极不情愿的罗四清。灯亮,到了紫岑的楼口。)

  缨儿:在这里等着。

  (罗四清悄悄抽身要走。被缨儿一把捉住。)

  缨儿:哎、哎、哎!你这个人当真无趣,我们请你来不过是要看看你的琴,为的是女孩儿出不得厅堂。你看你倒是这样的小气。

  罗四清::请?你这哪里是请?分明是逼迫于我。这里乃是闺阁之地,我一个男人哪里进得去啊!

  缨儿:你以为要你做甚?你坐的是外堂,中间有帘子的。不过要你弹一曲,说一阵,你啊,真真辜负了丈夫的名头。

  罗四清::你……

  缨儿:好了,好了,休要罗嗦。在这里候着,要是敢跑啊,哼,我可要你好看。

  (急忙忙进房向紫岑报信。纱帘下垂。缨儿引罗四清入内。罗四清立于最向外处,不说话也不见礼。紫岑与罗四清二人尴尬良久。)

  缨儿:唉,说是要他们谈论谈论的,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罢了,先生,你还是先弹凑一曲吧。

  罗四清::果真是“大家”的风度。你们的老爷软硬兼施要买我祖传之琴。小丫头又是这样纠缠不清非要让我入楼献艺。哼,真真岂有此理!

  缨儿:啊!一个破烂琴师,落迫的秀才,这样大的架子,这样大的口气,你(指向罗四清)

  (罗四清挥手打开她的手)

  罗四清::哼,肤浅的丫头。有道“十年磨得青锋利,百折不挠英雄魂”。莫说我是三考三不中,即便是......

  缨儿:是什么?

  罗四清:是......

  缨儿:是什么?是什么?(追着罗四清问)是什么?

  罗四清:(避无可避)哎!(心一横)即便是一辈子不中啊,只要我抱定这琴,哪怕清贫度日,浪荡江湖,也乐得个乐声悠扬。

  缨儿:哼!嘴硬的东西。

  紫岑:果然是好人品!

  罗四清:(顺势抄起琴来,弹了一曲)

  紫岑:好空灵也!

  唱:清风抑扬传佳音

  一腔心事付瑶琴

  沉郁婉转多细腻

  峰回路转又有旷达情

  他本失意却不馁

  倔犟求生保斯文

  难得木讷存真意

  高风亮节君子情

  想那时雪夜初相遇

  他热心助我反受屈

  一顿抢白不生气

  反为无助寻靠依

  良善不用言语表感动实堪忆

  (灯暗,隐去罗四清)

  紫岑:(招呼缨儿)果然名不虚传。缨儿,随我去禀报爹爹,我要拜他为师。(拉丫环欲下,丫环不动。紫岑又拉,依然不动。)

  紫岑:小蹄子,反了不成?

  缨儿:小姐,我若随你前去,难免受苦,我,我不去。

  紫岑:(摆出主子的风度)你可要知道,小姐还是你的小姐。(偷偷一看缨儿,又换了表情)

  你若不助我,谁又能助我呢?(丫环依旧不动)

  紫岑:好哇,越发的不像样子了。好,看我今天不收拾了你。(举手欲打)

  缨儿:好了,进也是苦,退也是苦。我这是何苦来。小姐,我随你去就是。要是老爷发了

  火气......

  紫岑:(急忙高兴的说)我岂会让你吃亏的!(丫环点头,慢吞吞转身。极不情愿。欲下时

  又转过身来。)

  紫岑:记着你的好哇。(缨儿点头,二人下。)

  第二场

  (岁儿推着罗四清上)

  岁儿:罗先生你要快一些,左大官人都催了好几次了。你要是再不去啊,我非让他们剥了皮不可呢。

  罗四清:哈哈哈

  唱:岁儿相请急急忙忙

  罗四清欢欢喜喜会同窗

  难得它雪尽冰溶春晖暖

  定然是推杯换盏谈诗论赋酬霓裳

  (左忠善见到罗四清分外热情,与众人施礼入席。)

  左:罗兄,请!

  罗四清:左兄,听闻左兄高中,恭喜啊恭喜!

  左:唉,你我之间不必如此。论及文才学识我是远不及你的,不过一时运气罢了。

  (见罗四清神色略显黯然,转了话题。)

  噢,我这功名榜可不是白中的。呶,这不正请你们白白吃我一顿,共醉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生活越过越累的说说]《生活越过越开心》小品剧本

  人物:2男2女  众(白):出场 老李、老王、老徐、老张(相互打招呼)  (唱):改革开放三十年,国家旧貌换新颜,  四位老人喜相逢,畅谈家庭面貌变。  老张(白):老徐,二十没见,你越...

丁字说故事系列之我的文学爱好不是梦

  我的文学爱好说起来还是来自于美术老师--刘原,学习绘画与文学爱好结缘,这样说似乎有些牵强附会。  但是,与我,绝非如此。孩提时,老师与父亲相好,我便有机会常常去(刘原)老师家学画。从市里...

关于地铁里离奇的故事 关于地铁里的故事

关于地铁里离奇的故事 关于地铁里的故事

  关于地铁里的故事  1地铁日内  穿梭的地铁;停靠,驶走……  着冬装的上车下车,行色匆匆的人们,嘈杂,繁忙……  2车厢内日内  不甚拥挤的车厢内,一个穿着旧式大衣的老头令人注目;他精...

搞笑小品剧本的《员工相亲记》

  人物,婚介所老板,相亲女妈妈,相亲男,相亲女  道具,一张桌子,四张椅子,一部电话,一个包装好的优哈包,一副对联  婚介老板出场  婚介老板:大家晚上好 哎呦喂,今晚来的可都是美女帅哥呀...

中秋节相声剧本_情景剧剧本《中秋节的感动》

  时间:08年中秋节前。  地点:网通公司、用户家。  人物:母亲、儿子、网通维护经理、朗诵者。  道具:家的景,办公室门景,电话,轮椅,月亮。(建议翻版式背景道具)  (大幕拉开。音乐《...

天堂门外小品剧本视频 搞笑的小品剧本《天堂登记处》

  (W1dash;—  天使:对,你自己  W1:我自己?就是——  天使:对,维特  W1:这么说我也杀了人,我杀的人就是——  天使:对,你自己  W1:我自己?就是——  天使:对,...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