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剧本 > 小品剧本 > 正文内容

【梁倔头】老倔头微电影剧本

4个月前小品剧本4574

  1、客车。日外。

  司机手握方向盘目视前方,机箱盖上坐着老大妈,膝盖前放着一筐鸡蛋,靠右侧坐着一位怀抱小孩的妇女,小孩吵闹着妈妈:(妈妈,我有尿。)

  妇女:(憋会儿,还没到地儿。)

  小孩:(我憋不住,妈妈。)

  妇女回头看看站满了人的车厢,回过头来冲小孩骂:(不让你喝水,你偏喝,告诉你多少遍了,就是记吃不记打。)

  小孩:(我错了,妈妈,我快憋不住了。)

  妇女冲司机喊了一声:(司机师傅,麻烦能不能停一下车,我娃有尿。)

  司机:(早干什么去了。)

  2、乡里马路上。日外。

  老倔头坐在驴车上拿鞭子抽毛驴,边抽边骂:(你这死驴头,拿鞭子抽也不走,死犟死犟。)

  3、客车。日外。

  (哗)的一声从妇女坐的位置传来,只见妇女怀抱小孩,在她的手上有一只塑料袋,这时妇女又骂小孩:(看我下车怎么收拾你,气死我了。)

  一个乘客提醒妇女:(大姐,袋儿漏了。)

  4、乡里马路上。日外。

  老倔头从驴车上下来,把鞭子放到驴车上,拿了一把草料送到驴嘴前,自言自语:(你这死驴头,一会儿不喂脑子,就不玩活地。)

  从老倔头身后开过一辆客车与他擦身而过,飞下来一个塑料袋,正砸在驴头上,毛驴受惊,朝前跑去,老倔头愣了一下,马上缓过来,开始追毛驴车。老倔头边追边骂:(哪个瘟灾地,把东西往我驴头上扔,给我下来。)

  塑料袋里的尿顺着驴头往下淌,老倔头在后面奋力追。

  老倔头:(你这死驴头,给我停下,吁、吁。)

  5、客车上。日外。

  坐在后排的乘客都回头看窗外,乘客甲:(看,那个老头追驴。)

  乘客乙:(这驴真犟,主人那么喊,它也不停。)

  抱小孩的妇女也好奇地把头伸出窗外看,看见驴头上的塑料袋,马上把车窗关上,小孩嚷着要看:(妈妈,我也要看毛驴。)

  妇女打了小孩一下:(看什么看,再看,毛驴就来踢你了。)

  小孩:(妈妈,它为什么踢我。)

  妇女:(为什么?因为你尿尿的塑料袋砸到它头上,所以毛驴来找你算帐了。)

  突然客车颤抖了几下,停下了,司机给油门,客车没有起动。

  小孩带着哭声:(妈妈,是不是毛驴真来找我算帐了。)

  6、乡里马路上。日外。

  毛驴停在路旁边的一块嫩草地上吃草,老倔头气喘吁吁地跑到毛驴跟前,(你这死驴头,你看我回去不饿你三天,我在让你跑的比我快。)说着,老倔头把塑料袋从驴头上拿下来,然后牵起缰绳把毛驴拴到树前。看见不远处停下的客车,(瘟灾地,让你往我驴头上扔塑料袋,而且还有水,想把我驴头砸傻啊。)

  老倔头手里拿着塑料袋走上车,乘客都看着老倔头,不知他想干什么。老倔头拿起塑料袋冲乘客质问:(这是谁往我驴头上扔的。)

  乘客一听都轰笑了。

  老倔头来气了,(瘟灾地,干缺德事还敢笑,说,这是谁扔的,在不承认,我骂他祖宗八辈。)

  乘客的眼睛都看抱小孩的妇女,妇女回头看见乘客的眼神,低下头,然后又抬头看老倔头,厉声道:(我扔的,咋地。)

  老倔头:(你扔的,你扔的,咋,还有理啦。)

  妇女:(我扔的,你想怎地。)

  老倔头:(亏你还是年轻人,你不知道车上不可以往外扔东西啊?)

  妇女:(知道又怎么了,活该你倒霉。)

  老倔头:(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什么叫我倒霉,你还有没有点责任。)

  妇女:(如果要负责任,那也得司机先负责任。)

  老倔头:(跟司机有什么关系?)

  妇女:(我娃有尿,司机不给停车,塑料袋接的尿已经漏了,不往外扔往哪扔,你说?)

  老倔头噎在那里,想了一下:(那、那你下回注意点,别砸着我那驴头。)

  7、乡里马路上。日外。

  老倔头摸了摸驴头自言自语:(你这死驴头,今天不怨你,要怨就怨那司机咋就不给停车,让娃尿个尿。)说到这,老倔头嘿嘿笑了一下,继续:(也算你有福啦,能喝着童子尿了。)

  8、院门口。日外。

  老倔头的老伴坐在门口摘菜,见老倔头回来,起身接过缰绳往院子里牵。

  老伴:(这驴身上怎么有股味。)

  老倔头:(驴身上就这味,你属狗的,驴哪天不是这味。)

  老伴:(有话就不能好好说,倔得跟头驴似的。)

  老倔头:(饭做好没?)

  老伴:(饭好了,菜还没做。)

  老倔头一听来了脾气,声音提了八倍:(在家闲着,就做点饭,也不能按时做好,你还能干点什么?)

  老伴:(那你不是今天早回来了吗?)

  老倔头:(你就不会提前做好,说你还有理,要不是今天追毛驴,这死驴头天天慢得跟牛似的。)

  老伴:(啥?你追毛驴了。)

  老倔头:(我说了吗?)

  老伴:(你不说你追毛驴。)

  老倔头气消下来:(啊,今天在路上,从车上扔下来一个塑料袋正好砸在我驴头上,它受惊了,我就追它。)

  老伴一听就笑,背过身去自言自语:(该,就该砸在你的驴头上,谁让你一天不讲理。)

  老倔头:(你还不快去做菜。)

  9、屋里。日内。

  老倔头戴着老花镜在翻抽屉,拿出一个小纸包,打开,看看,扔掉,又拿出一个纸包,打开,又看看,又扔掉。老伴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听到老倔头小声骂:(死婆娘,一天这菜仔也不能好好搁好。)

  老伴:(你一天到晚骂人,这个家没有好人。)

  老倔头:(我去年放这里的辣椒仔哪去了?)

  老伴:(是不是那个黑糊糊的那个。)

  老倔头:(是,你放哪了。)

  老伴:(我看那个辣椒仔也不好,扔了。)

  老倔头一听,立刻直起腰:(什么?扔了。谁让你扔的。)

  老伴:(我看黑糊糊的,我就扔了,要不,明天我给你买去。)

  老倔头:(我明天就种,明天买,还得耽误一天?你个死婆娘,在家不干好事,那辣椒仔碍你什么事了,用得着你扔。)

  老伴:(我不看那个辣椒仔不好,在说了,现在都扔了,我快点给你买去,两块钱一包,比你那个多,要不,我管老王大嫂要点?)

  老倔头:(我就要那个辣椒仔,你还管人家老王大嫂要点,怎么给钱?)

  老伴:(就几个辣椒仔,还用要钱啊?)

  老倔头:(人家不要钱,你不是踏人家一份情,真是气死我了,哎哟)老倔头气得捂住肝的部位坐在炕上。

  老伴:(你说你,你不值一个辣椒仔的钱,这点小事,气得肝疼,哎呀,辣椒仔比你值钱哪!)

  老倔头气得拿眼睛瞪老伴。

  10、田地。日外。

  老倔头拿着锄头刨地,老伴在一旁撒仔。

  老伴:(你看,辣椒今天我可让你种上了,这是我花一块钱买的,够用两年的。)

  老伴推了老倔头一下:(咋地,从昨晚到现在一句话也不说,你真当哑巴啊。)

  老倔头继续干活不理老伴。

  老伴:(老倔头,杀人不过头点地,我辣椒仔也给你买了,今天地也种上了,不没耽误你吗?至于一句话也不说吗,我告诉你,我可不怕你不说话,反正我不生气,我肝不疼。)

  老倔头:(你个死婆娘,一天喳喳喳的,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儿。)

  老伴笑了。

  11、院里。晨外。

  老倔头穿着水靴拎着一筐蘑菇走进院里,把筐往地上一扔喊在屋里做饭的老伴:(老伴,快来,你看我今天采了多少蘑菇。)

  老伴从屋里探出头出说:(今儿太阳打哪边出来的,一天到晚地骂我死婆娘。)

  老倔头:(一天不骂你死婆娘,你就皮痒痒,快点把蘑菇挑了,我要吃。)

  老伴出来蹲下拿起蘑菇看了又看说:(老倔,这蘑菇不能吃,你看这杆这么长,还这么白,别吃了。)

  老倔头:(我采了一辈子蘑菇,有毒没毒的就不如你啊,多少年没见过这么好的蘑菇了,今天真是拣了一个大便宜了。)

  老伴:(今儿,我去给你采樱桃蘑,说不定还能采着,这个蘑菇就别吃了。)

  老倔头:(你哆嗦什么,今年的天这么旱,要不是今天昨晚儿下了一场雨,哪来蘑菇吃,你还采樱桃蘑,早没了。)

  老伴:(那少吃点。)

  老倔头:(快点挑,我都饿了。)

  11、厨房。日内。

  老伴在涮碗,老倔头从屋里出来对老伴说:(你看,我都吃了,没事吧!女人真是头发长见识短。)

  老伴:(别高兴得早,有毒的蘑菇不一定马上发作。)

  老倔头眼睛一立:(咋,你咒我死,是不。)

  老伴:(你这人,就不能往好的地方想,要不是你气着我说话,我能这么说,在说了,我也没咒你死,是你自己硬往上按的。)

  老倔头:(还不咒我死,我说一句,你还十句,你个死婆娘。)

  老伴:(就兴你骂我死婆娘,不兴我说两句,有你这样的吗?)

  老倔头:(我就这样,爱受不受,不受滚蛋。)

  老伴:(你,我一天这么伺倏你,没捞着一句好,全是不是,你能不能留点口德。)

  老倔头:(娘的,吧吧吧,吧吧吧,有完没完,滚蛋。)

  老伴一摔碗,(我还不干了,你自个在家吧。)说完,进屋收拾衣服去了。

  老倔头走出屋来,自言自语:(走两天还不乖乖地回来。)

  12、老倔头女儿家。日内。

  老伴坐在炕上擦眼泪,女儿小兰在一旁安慰:(妈,我爸就那个倔脾气,你俩都过一辈子了,就别挑他了。)

  老伴嗓门提得老高:(不是我挑他,跟他一起过日子憋屈死了,你说,他为了一个辣椒仔气得肝疼,土埋半截的人了,不值一个辣椒仔的钱,咋就那么心眼小,比那厕所里的石头还臭还硬。)

  小兰朝外面看看说:(妈,小点声,邻居还以为咱家怎么了。)

  老伴声音稍微小了一点:(一天到晚骂我死婆娘,)说到这嗓门又提得老高:(到老了,还不定谁先死,骂我死,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小兰又紧张地看看外面:(妈,小声点。)

  老伴缓了一口气,继续道:(回家就得马上吃饭,饭都不盛,有一天我把饭菜都端上去了,问他怎么不吃,他居然说筷子没给他拿来,你说,他拿我当老妈子了。)

  小兰:(妈,小点声。)

  老伴不愿意了:(行了,我不说话了。)

  小兰:(不是,妈,你说你一来我这就吵吵。)

  老伴:(我不上你这来发泄,我跟谁说去。)

  小兰:(妈。)

  13、屋内。夜。

  老倔头坐在桌子前边吃边说:(死婆娘,还怪我骂她,怕蘑菇有毒,现在我不好好的活着,你走了,我就不能活了,哼,这蘑菇真好吃。)

  14、院内。日。

  老伴推开院门,见屋内的窗帘没拉开,打开屋门走进屋里,看见老倔头躺在炕上,被也没叠,说:(就走两天,都中午了,还赖在家里不起来。)

  老倔头轻轻哼了两声。

  老伴推了推他:(装死儿啊。)

  老倔头没力气地回答:(我拉肚子了。)

  老伴:(吃药没。)

  老倔头:(卫生所开的拉肚子药,不好使,准是药过期了。)

  老伴:(对了,你什么时候开始坏肚子的。)

  老倔头:(你走的那天晚上,一直到现在,别和我说话了。)

  老伴:(你准是蘑菇中毒了,你跟卫生所张大夫说没。)

  老倔头:(就滑肚子了,跟吃蘑菇没关系,告诉他干什么?)

  老伴气得一跺脚:(你这个死老倔,赶紧上医院去。)说完去掺老倔头,老倔头甩开老伴的手说:(我不去,丢人,搁家吃两天药就好了。)

  老伴:(还嫌丢人,想当初,管干嘛?你不要命啦。)

  15、医院传染科。日。

  大夫手拿笔抬头问老倔头:(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拉肚子?)

  老伴:(前天晚上?)

  大夫看了一眼老倔头的老伴,继续问:(都吃什么食物了。)

  老伴:(山上采的蘑菇。)

  大夫看着老倔头的老伴说:(让病人自己回答。)

  老倔头声音沙哑地说:(大夫,我觉得跟吃蘑菇没关系,我早上吃的,白天啥事都没有。)

  大夫:(那晚上都吃什么了。)

  老倔头:(我觉得白天吃都没事,所以晚上又吃了,半夜就不行了。)

  大夫:(去验血。)说完,大夫递给老倔头老伴化验单。

  16、输液室。日。

  护士看点滴瓶后对老倔头说:(老爷子,下回可别采蘑菇吃了,你可不轻啊,这几天有吃毒蘑菇死人的,花多少钱都救不回来。)

  老倔头声音沙哑地说:(你真能吓唬人,我采一辈子蘑菇,也没见毒死过人。)

  护士:(老爷子,你还不信,前几天,有个老太太吃蘑菇中毒了,换肝都没救过来命。)

  老伴接过话茬:(那咋还换肝,跟肝有什么关系?)

  护士:(毒素都留在肝里排不出去,就会危及生命。对了,挂完三瓶点滴,你们别走,下午三点化验出结果,然后确定住不住院。)

  老倔头:(用不着住院。)

  护士:(老爷子,这可不是你说了算的。)护士说完出去。

  老倔头:(这娃真能唬人。)

  17、医生室。日。

  老伴拿着化验单看不懂问大夫:(大夫,我没听明白。)

  大夫:(患者转胺酶值快到四千,正常值是五十以内,现在必须住院治疗,而且还要做血液透析。)

  老伴:(啥叫血液透析。)

  大夫:(有个机器把病人的血抽到机器里排毒,但并不能100%挽救生命,也有万一,你要考虑好。)

  老伴:(如果不做血液透析能治好不。)

  大夫:(保守治疗就是输液排毒,如果明天早上转胺酶值往下降,就有希望,但,蘑菇中毒就怕打反复。)

  老伴焦急地问:(就是一个病好后一个星期内,转胺酶又突然升高,那时就不好说了。)

  老伴手拿着化验单表情痛苦地走出医生室,靠在墙上流泪。

  18、医院走廊。夜。

  老倔头坐在病床上,看输液瓶,老伴给老倔头按摩腿部。

  老倔头看见走廊里走来走去的人,生气地说:(一辈子没住过院,住回院还住在走廊里,上哪说理去。)

  老伴边按摩边说:(里面到是有一个病床是刚死了人的,谁住那床,等明天有出院的,咱在进去。)

  老倔头:(医院哪个病床没死过人,就你事多,怕什么。)

  老伴:(你不怕我还怕,这些年咱俩一天乐呵日子也没过过,如今你住院了,如果你能熬过今天晚上,我就阿弥陀佛了,你还住那张床,你不怕晦气,我还怕你死。)说完老伴坐在床上流眼泪。

  老倔头:(你别哭,我这不还没死,你就不会顺着我说话。)

  老伴:(你这辈子就光会生气,你说你这辈子活得冤不冤。)

  老倔头:(你还替我冤,你平时说话就不能不高嗓门,你看前院老陈的婆娘,虽然长得不咋地,但人家说话柔声细语的,你就不能学学人家,那时我想吵也吵不起来。)

  老伴:(那我天生就这嗓门,当初你不就冲我这嗓门娶的我,咋结婚就嫌嗓门大了。)

  老倔头嘿嘿一笑:(年轻那会离老远就能听见你说话,那时我想我不爱说话,找个开朗爱说话的媳妇,日子能过起来。谁知道你一天老呛着我说话。)

  老伴也笑了:(那时我见你挺老实的,嫁给你你肯定事事都听我的,谁知道算错了一步,没想到你这个人太倔,倔得跟头驴似的,虽然你脾气不好,但,肯定一点的是,咱家现在的好日子跟你辛苦劳动分不开。)

  老倔头:(其实你就嗓门大这一个缺点,但脾气比我好,生过气不记仇,比我强。)

  老伴拉过老倔头的手:(老倔,今晚你一定要挺过去,让那个什么霉的降下去,然后咱们好好过日子,就像现在这样,你体谅我,我体谅你一样。)

  老倔头:(老伴,放心吧,只要过了这一关,我就把这脾气改一改。)

  老倔头和老伴对视,老伴泪在眼圈里打转。

  19、医院走廊。日。

  老伴端着饭盒来到床前,说:(老倔,吃点饭吧,昨儿个一天也没吃饭。)

  老倔头左手摸右手说:(不饿,从昨天上午到夜里扎了十一瓶药,这里有顶饿的药,你吃吧。)

  老伴:(咱们选择保守治疗,只能不停地输液,才能把毒素排出去,下回可别采蘑菇,你看这罪遭的。)

  老倔头:(把我的血从身体里都抽出去,让我成干尸啊,我才不干。唉,回去可跟村里人说我吃蘑菇中毒的事,也别告诉孩子,省得他们笑话我。)

  老伴:(人家是一边抽血一边在输回你身体里,那是保命,女儿一会来看你,你可别跟她发火啊。)

  老倔头:(你叫娃来干啥,我烦她。)

  老伴:(那孩子也没啥错,你说你病的时候就不能把恩怨放下,昨晚上你还说要改脾气呢。)

  老倔头:(我怎么不生气,让她考大学她不考,非要结婚。)

  老伴:(木以成舟,她的人生由她自己选择,再说了,现在她日子过得不挺好。)

  老倔头:(没出息的。)正说着,老倔头的女儿小兰焦急地走过来,护士来到老倔头面前给老倔头抽血,小兰看着鲜红的血抽进针管,心疼得当即泪流满面,等护士抽完血,小兰蹲在地上拉过老倔头的手说:(爸爸,我错了。)

  老倔头脸背过去,两滴泪划过脸颊。

  小兰:(爸爸,这几年我念了自考,跟上大学一样,爸爸,我不求你原谅我,我只希望爸爸,病好。)小兰抽泣。

  老倔头抽出手擦了擦眼睛说:(我还没死,用不着哭,起来,你妈也是的,小病也通知你。)

  老伴在一旁笑了。

  20、医院走廊。日。

  小兰:(妈,我爸的病医生说能痊愈不。)

  老伴忧伤地说:(不好说,即使那个什么霉降下来了,这蘑菇中毒还怕反复,如果打反复医生说就更严重,哎。)

  老伴继续:(你不知道,昨天半夜我陪你爸打针,我就看他脑门的皱纹都开了,就差一点了,你知道不,人要死时,皱纹都会开,把我吓坏了。)

  小兰:(妈,别乱说,那是输液输的,一天不到二十四小时输了十一瓶液,那人不跟气儿吹似呀。)

  老伴听这么一解释也松了一口气:(妈也没文化,就知道一些老令,这回你爸要是好了,我说话再也不呛着他了,要好好过下半生。)

  小兰:(妈,我爸原谅我了,刚才他都哭了。)

  老伴:(这回生病啊,你爸脾气改不少了,这要搁以前,打死都不会说软话,真是人将死,其人也善。)

  小兰:(妈,你说什么呢?)

  老伴一笑:(说真的,以前跟他生气时,恨不得他马上死,但真生病了,这心哪,比油煎的好不了多少。)

  小兰:(妈。)

  21、护士站。日。

  小兰和妈妈站在护士站外,医生看着化验单说:(转胺酶降了五百多,还要继续输液。)

  小兰:(医生,降下来,我爸爸的病是不是就好了。)

  医生:(这个不敢保证,蘑菇中毒就怕降下来后打反复。)

  小兰忧郁地拉着妈妈走。

  小兰:(医生就不能说点好话,这都降五百多了,只要降到正常值不就是好了吗?)

  老伴:(谁让你爸非得吃蘑菇,不能怨人家医生,人家也是负责任,提醒咱们注意。)

  小兰:(唉,本来挺高兴的,这么一来,心情更糟。)

  22、医院走廊。日。

  老倔头看见娘俩走来,笑着说:(刚才护士告诉我病房里有空床了,对了,医生跟你们怎么说的。)

  小兰笑了一下说:(转胺酶降了五百多,爸,你真行,还是身体素质好。)

  老倔头得意地说:(咱农村人没有一副好身板,怎么上山打柴,下田刨地呀!)

  这时,护士拿着一叠住院收费单走到老倔头床前递给老倔头:(看完签字。)说完,走了。

  老倔头查看收费单,看到一项“护理费”不解地问:(谁护理我了,也没人护理我啊,我老伴护理我,还收费啊。)

  小兰:(爸,这是护士给你扎针、量血压的费用。)

  老倔头:(这就是护理了,嗨。)

  23、医生办公室。日。

  医生:(老爷子,下回可别在采蘑菇吃了,多危险哪。)

  老倔头:(是是是,采了一辈子蘑菇,反让蘑菇给害了。)

  医生:(回家这个星期要是有什么不适要马上来医院,一个星期后在来复查一下。)

  老倔头:(那,谢谢医生了。)

  医生笑了。

  老倔头走出医生办公室,对等在外面的老伴说:(医生的胆这么小,还让一星期后来复查,复查不得多花钱哪!)

  老伴:(你就听医生的吧,人家也不害你。)

  老倔头:(他不害我,害我那俩钱儿。)

  24、医院门口。日。

  老倔头抬头看看天,长叹一口气:(今儿个天真好。)

  老伴:(老天看你今天出院,特意放晴了。)

  老倔头:(你就知道放晴,这地旱得这么厉害,还老天看在我的份上,你不会替庄稼想想,这么晴的天,秧都焉了,你个死婆娘。)

  老伴:(你病可刚好,又骂上了,我可是顺着你说话的。)

  老倔头:(我用得着你顺着说话,你当我是顺毛驴啊,你当我是牲口啊。)

  老伴气得一瞪眼:(你说你怎么这么歪,我什么时候说你毛驴,你老把自己和驴拴一起,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完)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搞笑小品剧本:《官场见面礼》

  时间:入秋时节  入物:唐白羊,轮岗新任的地税分局局长,简称唐。  丁厚林,小扬酒楼老板,圆滑世故,简称丁  丁小梅,丁厚林独女,唐白羊女朋友,是公务员,简称梅  [幕启,舞台设带门窗的...

飓风营救3死在连姆尼森手下的一百万种方式

虽然之前的第二部就已经乏善可陈,因而对这个系列不再抱有什么希望,但毕竟当年的第一部还是惊艳到不少人的,所以本片一出,像我这样爱看简单粗暴动作片的观众还是忍不住要来关...

高中心理剧剧本_剧本修改_高中作文

  剧本是灵魂,反映出一部戏的基本风格和艺术思想。剧作家是建筑师,掌控着剧本情节和角色命运。剧本和剧作家在一部戏中的作用,不言而喻。  不过,一部戏的最终成型,不仅依赖于剧作家,还需要导演、...

亲家第一次见面开场白 搞笑小品剧本《第一次见面》

  马大哈(下简称马):(出场,手中拿着电话)  电话:马大哈你给我记住哦,一定要接到我爸妈,争取拿个好印象,好让你有机会娶我。否则我非把你马大哈变成马小哈。记得要玫瑰花呀,要不我爸妈可不认...

明星真的有票房号召力吗?

明星真的有票房号召力吗?

来源丨BENIEAL数影绘【shuyinghui2015】前言每个人都知道电影商业的风险性,但风险到底有多大,真的有办法降低风险吗?票房收益动态是一个列维稳定(Lé...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