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视频文案 > 正文内容

迎风流年,竹木萧萧断人肠

5个月前短视频文案4631
  “还有办法救她么?”

  “有是有,只是需要借助一物才行。”

  “何物?”

  “你的心?”

  “我的心?”

  “对,你的心,事上独一无二的仙灵心。”

  “如果真的是这样……好,我愿意。”

  壹。旧识,遇。

  迎风年间,十月。

  雪,满天轻飏,在一片迷雾之中不见了苏堤长长,柳堤长长。

  西湖河畔,熏依楼,异常热闹。此楼与青楼非同,其他青楼门口总有几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来拉拢客人,而熏依楼的门前并无一人揽客,来来往往出入的皆是些许带着书韵墨香的文人雅客,给人一种雅致、清淡的感觉。

  那日,竹萧着一身天青色渲染的锦缎衣衫,外罩纯白色披风,独立于熏依楼后廊中,寒风略过。撩起他披风的一角,在风中显的越发缥缈。

  蓦地,他巡视到长廊旁那一株开的正茂的梨花,不觉,心中闪过几丝诧异。寒冬十月,竟还会有梨花,不可思议。他向着那株梨花悠悠走去,双眸中飘过无人看得懂的惊疑。

  待到近观时,竹萧才晓,那不过是一颗枯树,落在树枝上的雪花似有人可以修整过一般,整齐的凋零成一朵朵盛开的“梨花”。树干上雕刻着一个奇怪的阴阳八卦图,图案中央开着一个小洞。

  他伸出食指轻轻的在小洞中扣了几下,仔细观察、沉思了一番。待到他回过神来,嘴角轻轻上扬,绽出一朵恍若罂粟花般诡异的浅笑,“原来是这样。”他自言自语的呢喃道。

  随即,竹萧从衣襟中取出一支翠绿色玉箫,握在手中挥舞了一翻,径直的插在了小洞的中,旋转了几下,又拔了出来。

  霎时,枝动地摇,满树的“梨花雪”纷纷飘落。原本完好无缺的地面此时竟呈现出一个一次仅容的下一人通过的暗道。竹萧想也不想,便一个纵身,跃进了暗道中。随后,那暗道的门又自动合了上。

  竹萧在一片漆黑的暗道中缓缓前走,行百步,忽遇一暗室,室内灯火通明,室中整齐的排列着五琉璃玉棺,棺中之人皆为貌美女子是也。

  正当竹萧诧异之时,身后却突然传来了如天籁般的女子的声音,“公子是谁?怎会闯入熏依楼墓室重地?”

  竹萧回头凝视,迎上的是一双似秋水般伊人、勾人摄魄的美眸。那女子用纱巾蒙住下半张脸,一袭淡紫色绣花裙在墓室的灯影衬托下,更添几分神秘。

  “在下纳兰竹萧,敢问姑娘芳名?”竹萧挑起眉宇,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说道。

  “你就是纳兰竹萧?原来是你!”女子的眼中闪出几丝浓重的愁意,数不尽,望不穿。

  倏尔,女子持上银剑,毫不犹豫的“飘”了过来,剑尖直冲竹萧。

  寒光四射,杀意浓浓。

  竹萧不慌不忙的拿出翠色玉箫,顺势一挡。霎时,剑与箫交锋之处,嘶嘶作响。剑气如霜,箫光似水。

  刹那间,翠绿色玉箫中顿时迸出一支支仅比绣花针大一截的小玉箫向女子袭去。那女子却如燕般的轻盈凌空“起舞”,挥剑打落一地的小玉箫。岂料,最后一支玉箫速度快的惊人,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时,那支小玉箫便在她的左侧脸划出一道浅绿色的弧,将她的面纱缭下后又优雅的落于地面上。

  “慧儿,是你!”竹萧有些激动。那张容颜不正是自己在梦中苦苦寻找了千百万次,为之深深眷恋的么?

  “纳兰竹萧,你怎么会认识我?”紫衣女子迷茫道。

  贰。蹊跷,案。

  “慧儿,你还记得我么?千百年了,你依旧用这个名字,一点都没有变过呵!”竹萧的神情似是有几分欣喜。

  眼前的人,他又怎么会不认识?慧儿,熏依楼的楼主,琴棋书画,样样皆精,文武双全。新信手一阕词足以羡煞千万的文人,她亦是江南最有名的才女。

  “纳兰竹萧,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慧儿不屑的冷冷斜视了竹萧一眼。

  瞬间,心冷成冰片。

  是呵!她怎么还会记得他?经历了几世的轮回,万里的迢梯,她终究还是忘记了自己。前昔,百年的光阴已逝,到哪里再去寻找曾经那一袭紫衣似羽,如花美眷?思及到此,竹萧不免有些伤感。

  “纳兰竹萧,天下英雄豪杰为你所杀,而今你又杀我熏依楼五姐妹,如此滥杀无辜,今日,我便要为那些被你所弑的江湖英雄和我那五位姐妹,讨回个公道来。”言罢,慧儿持剑刺向竹萧。

  竹萧没有再动手,而是绝望的闭上了双眼。能死在她手上,也是一种幸福吧?他想。

  银光闪过竹萧的眼帘边,他感觉到剑尖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近了,直到自己与剑仅有一纸之隔时,却停留了下来,并没有刺进去,似是有一缕幽怨的魂魄替他挡住了银剑。

  “你不怕?”慧儿如梦呓语般恍惚低语。

  “生又何欢?死又何惧、若你真想杀我,这条命给你便是!”竹萧茫然,换了语气解释道,“只是那些人并非我所杀,不想你误会。”

  闻之,慧儿俯身从地面上拾起一支小玉箫,优雅行至一玉棺前,从里边取出一支一模一样的小玉箫,她把两支玉箫拿给竹萧看,言,“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话可说的?他们都是被这小玉箫穿膛而亡,天下间也只有你纳兰竹萧一人用玉箫做武器吧?”

  玉箫?暗器?玉箫又岂能做暗器杀人。竹萧无奈的摇头,叹了一口气。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若真是我杀的人,便早就承认了,又何必推脱?那些人与我往日无缘今日无仇,我为何要杀他们?”竹萧的目光半是悲伤,半是绝望,他一把从慧儿的手中接过两支小玉箫,又在转瞬之间将其摔碎,四分五裂。

  他的瞳光怎会如此的澄澈、悲伤?是经历了阴阳相绝的隔世之恋?是无心眷顾红尘之嘈杂,对知己难求的绝望?上苍究竟可以生出多少奇人?见了今天的男子才知,原来他才是拥有尘世间一切惆怅的男子呵!这样的性情之人,会是凶手吗?一股酸涩涌上慧儿的心头。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自己不是发誓要手刃纳兰竹萧为天下之人报仇的么?而今,他就在眼前,可为何自己竟下不了手?

  那样凄婉的神情,是经历了怎样的轮回之苦,才可以让原本活泼可爱的女子变的如此忧郁?不见了往昔的的如花笑靥,稚幼容颜。竹萧心中升起一丝疼,揪心的疼。一种奇怪的想法油然而生。

  “这次的凶杀嫁祸案很是蹊跷,慧儿放心,纳兰竹萧定会侦破此案还那些逝者一个公道的!”

  “好!”慧儿舒了一口气,浅浅一笑。

  那一笑,便足以让花儿于寒冬中绽放,那一笑,殊不知倾倒了多少世人,那一笑,她甚至被膜拜为天人。

  竹萧心中,一股暖流涌起。待他转身即将离去时,却出乎意料的听到了慧儿的呼唤:

  “纳兰公子,我陪你一起去。”

  她怎么会愿意陪自己一起去呢?是想起了什么?是放心不下?她还是惦记着自己么?

  竹萧会意的,点头。

  心间,姹紫嫣红开遍。

  叁。迷离,乱。

  “又是一封!”竹萧愤怒的将信捏在手中,鼓足内力,将其碎成一片一片。满地“白花”凋零。

  仅一个月,他竟然被众多门派追杀。至今,屈指算来,自己已经收到了十二封追杀信了吧?几个月之隔,一个救世扶贫的大侠居然成了各大门派追杀的“玉箫”仇人。

  小玉箫又岂能做暗器杀人?仅凭信物断案,如此荒唐了事,真是可笑至极。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掌门只知无事生非,不知思考,也不过就是些莽夫罢了。

  “竹萧,怎么了?”慧儿依旧是一袭紫色衣衫缓缓走来。她望见地面上那碎成一片一片的纸屑又寻视到他眼中洋溢的愤怒之火,知是有事,惊觉询问。

  “追杀信,最近一连几起的命案都和我有关……”

  未等竹萧说完,慧儿便打断了他的话,“不,竹萧,我相信你没有杀人!”

  她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了。虽然只是一个月的相处,但是却已足够她了解竹萧的为人。

  他是重情重义的君子,他的眼神永远都是那么忧伤,那么单纯、澄澈,不带一丝肮脏,没有一缕欲望。

  还记得,半个月前她身患风寒,重病,竹萧便日夜守候在她的身边,悉心照料,她难受的夜不能眠时,他便衣带不解,不寐,倚在她床前,读她最爱的诗词给她听,亲自煎汤药为她一口一口的吃下去。

  一路颠沛流离,被众多江湖门派追杀,他宁可自己受伤,也未曾让她受到过半点伤害。纵然到了生死的边缘,他依然会宁舍弃自己的生命来换她的安全离开。

  行程中,他们遇到了因雪灾而逃荒的难民,竹萧总是倾尽身心,想尽一切办法帮助难民们,且不图回报。

  这样重情重义的君子,会是是凶手么?不,不会。

  是的,竹萧根本不需要解释什么了。

  只因,她相信他。

  “谢谢慧儿喽!”一时间,竹萧竟像个孩子一般,脸上洋溢出幸福的微笑。仿佛得到了奖励的糖果一般,神情竟是那么满足。

  “竹萧,案情有些进展了。”瞥见竹萧的神情又变得有些木然,慧儿转身,一笑,倾城。

  “你看,这支小玉箫是我捡来的,和你的小玉箫虽形似,可这上面并没有刻”竹萧”二字,所以说这个不是你的!”彼一时,慧儿变戏法似的又一转身,手里便多了一支小玉箫。

  “闲谈之时,你曾向我说过不管是什么,只要是你的东西,上面都刻着你的名字。可,我清楚的记得,那些做凶器的玉箫上并没有刻着“竹萧”二字,所以从那时起,我就开始怀疑了。”慧儿低吟。

  “这支玉箫你从哪里捡来的?”竹萧从慧儿手中拿两支过玉箫,仔细勘察了一番,似乎亦是感觉到哪里不对,眉头深锁了起来。

  “清幽林。”

  “走,我们到清幽林去,也许那里会有线索。”

  肆。中计,惊。

  清幽林。

  一片寂静,如死。

  往日纯洁而晶莹的雪花,此是已经失去了那奇幻的光泽,如同白纸般凄凉的铺满了林子。

  当竹萧与慧儿沿着林间的小道四处巡视这什么之时,不觉身后竟飘过一抹白影,一闪即逝。待竹萧无意中猛然一回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极为可爱的妙龄少女的脸。

  “怅颜,怎么是你?”慧儿亦是回头,不禁有些迷茫。

  “江湖上传闻熏依楼主私藏重犯纳兰竹萧,从而引起江湖各派豪杰的不满,诸多门派掌门今齐聚熏依楼前来闹事,楼主,你要赶快回去处理此事才行!”名唤怅颜的女子幽幽道,言语间竟是那么冷。

  “好,怅颜,我这就随你回去。”大敌当前,慧儿依旧淡定如初,没有丝毫的紧张,似有返回之意。

  “慧儿,我陪你一起去。”竹萧有些不放心。

  “竹萧,没事的,不用担心,我一个人可以应付,你留在这里找找看还有什么线索。”慧儿的言语中有着不容推辞的决绝。一阵寒风略过,吹起她脸颊前的发丝,她不禁伸出纤手缕了几下。

  “好吧,既然你意已绝;也罢,我留下便是,记得好好照顾自己。”竹萧黯然,有些神伤。

  目峰稍转间,已而,慧儿、怅颜二人已双双离去。

  在转身的那一瞬,竹萧看到的竟是怅颜冷若冰霜一般的目光。那样的目光没有一点温度,是那般的寒冷,不可一视,令竹萧有些惊惧。杀手才有的目光却用在了一个女子身上,那样寒冷的目光不带一点感情,几乎洋溢了无尽的怨恨,犀利可怖。

  隐约,竹萧感觉到了不安……

  天色微亮。

  竹萧依旧没有找到什么线索,天寒地冻,他的衣衫已被满天飞扬的飘雪打湿透底,凉凉欲结冰的液体与身体相互摩擦,冷到彻骨。

  “纳兰公子,我们家楼主呢?”正当竹萧将要离去时,耳际却又飘来了一女子的声音,他不满的低声呢喃了几句,抱怨道,“你们家楼主不是被怅颜接走了吗?现在怎么又来找我要人了?”

  女子无语,脸色却突然变得僵硬,嘴角狠狠的抽动了几下,欲语难言,身体微颤。

  “怎么会这样?”竹萧猛一抬头,不由的愣住了,眼前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刚才的怅颜,他定了定神,“怎么,你刚才没有接慧儿回去么?”

  “我?”怅颜错愕,不禁一把捏起裙摆的一角狠狠的攥在手中,“纳兰竹萧,我从熏依楼一路兼程刚赶到这里,怎么可能会见过楼主,都到这个时候了,你开什么玩笑!”怅颜的声音虽是柔和却也流露出几丝愤怒。

  竹萧抖了抖身上的落雪,想起刚才那个接走慧儿的“怅颜”冰一般的目光,身体又是一阵剧烈的颤抖,与湿透的衣衫相互融合,冰水几乎欲流进心里,冷彻心扉。

  “糟了,我中了调虎离山之计!”竹萧突然暗叫一声,从沉思中清醒了过来。他不顾冰凉寒衫,在凛冽的风中凌空跃起百米远,在暮色中划出几道闪光蝴蝶向慧儿离开的那个方向追赶去。

  伍。噬心,鬼。

  “慧儿。”刚出清幽林,竹萧便看到了正前方被人绑在树下的,昏倒的慧儿,一阵惊悚。寒冬腊月,一个女子就这样在雪中受冻,接受风雪无情的摧残,正值天寒地冻、寒风噬人,衣衫单薄的她怎么能受得了这样的折磨?为何,她的双眸紧闭?是因为冷而晕阙过去了么?……

  竹萧不忍心再往下想了,他怪自己的大意,如若不然她怎会落得个如此的下场?思及此,心却突然抽动起来,一股暗涌在胸间蔓延开来。这是什么?是心疼么?他怎么能忍受得了如此的疼?是什么感觉,是心突然被挖空了的殇心之痛么?他快步的向前走去,想要替她松绑。

  当他距离她仅有那么一步之隔时,一名如同鬼魅的素以女子突然从天而降,恰好挡在了他与慧儿之间。

  “怎么样?心疼了吧?现在你终于尝到了我当年那生不如死的滋味了吧?别急,等下就送你和你的小情人一起上黄泉路!”素衣女子十指在空中挥舞了一番后又轻轻的扣了上,口里嘟囔着不知什么咒语,她冷眼中充满了愤恨。继而,满天的落雪瞬间化成无数把锋利带着仇恨的“小匕首”狠狠的向竹萧刺去。

  “妖孽!”竹萧大吼一声,翠绿色玉箫从手中羽化而来,在手心旋转,有幽绿色的流苏舞成流萤,满天飘忽中带着些许淡雅的竹韵芬芳,将一把把“匕首”吞蚀,等到“匕首”全部消失后,地上已是一滩冰水。

  “原来纳兰公子竟是九天之人!”素衣女子望向那翠色绿幽萤光玉箫,有些吃惊。那玉箫本该是仙家之物。

  “妖孽,既知我的来历还不快速速放人,收手!”纳兰竹萧眉目低垂,望了一眼倚在树下的慧儿,忧意,一闪而过。手中的玉箫微敛,似有停战之意。

  “据我所知,凡是堕入尘世的九天之人,法力将大大耗损,仅凭你现今之力对付我,只怕还远远不行吧?”素衣女子高傲的扫了竹萧一眼,双眸中皆是讥讽。她略挥起衣袖,满天的雪就好似凝固了一般静止不动,万物皆寂,听不到任何声音,天已阴沉了下来,一片透彻的黑,看不到任何的云朵飘过,万里苍穹竟找不出半点亮光。时间仿佛停止在这一刻,一切皆已被定格,恍若一幅画卷。

  仅仅是只过了半盏茶的功夫,素衣女子的衣袖里突然迸出了众冤鬼,他们撕咬着、咆哮着向竹萧涌来,张牙舞爪,狰狞可怖。更有暗红色液体从他们身体上不断倾落,点点让人晕眩,滴滴腥味冲天。

  竹萧低叫一声不妙,玉箫握在手,想杀出条血路,殊不知,这些鬼魂竟是打不散,杀不死的,而且,他们竟以排山倒海般的速度迅速增长起来。越来越多的鬼魂袭来,让竹萧感觉到无奈。

  “竹萧,贫道来帮你!”不多时,便有一位身着月华色锦衫,大约六十左右,留有白色长须的老人凌空而落,飘逸如仙。

  “隐逸仙长,您怎么来了?”竹萧望了一眼月华色锦衫的老仙人,亦是惊,亦是喜。

  隐逸仙长来不及多语,撑起一把貂皮色油纸伞,向着那些鬼魂冲去。油纸伞中央本是一个八卦太极图,就在其飞向距离鬼魂几米远的地方却变成了一面明净的铜镜,不多时,貂皮色油纸伞又腾空升起,“秦镜高悬”,彩华四射,流光溢彩映的四下一片绚丽,“流萤”叱咤,瞬间竟将所有的鬼魂撕散。魂飞湮灭。

  “竹萧,这是妖魔鬼怪中最为狠毒的“万鬼噬心”,想不到你堕入凡尘不过才几世,就遇到了如此厉害的鬼怪,若不是贫道路过及时赶来救你,只怕你小命难保了!”隐逸仙长收敛起油纸伞望向竹萧,脸上不再是先前的凶神恶煞,而是换上了一副慈眉善目,和蔼的神情……

  陆。情世,劫。

  “孽障,休逃。”察觉到身旁有一丝风吹草动,隐逸仙长巡视四周,不禁怒骂了一声,手中挥舞着虹光,向那欲逃走的素衣女子挥去。

  地上顿时起了一团天火,紧紧的裹住素衣女子任由她难受的哭天喊地。声嘶力竭的叫喊声此刻化成了一道闪电,风声咆哮。雷声震耳,一切原本安详的景物在此时成了无边肆虐鸣响的海。

  火越烧越旺,红艳的让人触目惊心,似地狱的一团血火,正奋力的吞蚀这一缕冤魂,几百尺高的火焰映亮了大地,地上的积雪在血光的辉映下是那般的诡异。

  “纳兰竹萧,纵使我秦若兮魂飞魄散,下一世,下下一世还是会回来找你报仇的!”当闪电最后一道光消失在云端时,素衣女子的声音绝望而出,又伴随着火海一起逐渐消散。

  秦若兮?竹萧不免有些伤感。

  他记得,几年前的那个夜晚。秦若兮正孤身一人在静水湖畔游玩时,却被一蒙面采花大盗挟持。刚好路过的竹萧赶来杀了那采花大盗,当他正要救醒昏迷过去的秦若兮,他走离她仅有几米远的地方时,此刻秦若兮却突然惊醒过来,她跑了几步,就停了下来。此时,她的前面已是一片望不到边的湖水。她是把竹萧当成了采花大盗,因不甘受辱,面对眼前的浩瀚无边的静水湖,她亦然选择了坠入湖底。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纵然死亦要清白。那才是她的品格罢?

  因为这个原因,她终究含恨而终,怨气太过沉重,她宁愿魂飞魄散,亦不食孟婆之汤,无法再坠轮回,便逃出了冥界,化成厉鬼纵横阳间,只为了找竹萧讨回一个公道,为此她杀尽天下豪杰,嫁祸给竹萧,只为了逼他出手,与尔一搏。

  一切的一切究竟是谁对?谁错?心已成水月,梦终成镜花,又有何牵挂?

  “慧儿!”竹萧抱起脸色已苍白不堪的,体如寒冰的慧儿,怅然。

  “她已被那恶鬼噬尽了血,注定难逃一死。”隐逸仙长凝视过已无血丝,毫无气息的慧儿向竹萧解释道。

  竹萧顿时才感觉到全身都已冷了下去,没来由一点知觉,就连一项跳动的心脏也似静止了下来。是秦若兮恨透了自己,她要他也尝尝那种生不如死的痛,她知晓自己深爱着慧儿,所以才会化成怅颜的样子带走慧儿,从而杀死慧儿。她是要自己也尝尝为了一时疏忽,断送了自己心爱的女人的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吧?

  “还有办法救她么?”竹萧试探的问道。

  “有是有,只是需要借助一物才行。”隐逸仙长寻视过竹萧,又冷眼扫过慧儿,似有所悟。

  “何物?”

  “你的心”

  “我的心?”

  “对,你的心,这世上独一无二的仙灵心。”

  “如果真的是这样……好,我愿意。”竹萧将手中的翠绿色竹萧化成一把剑,毫无顾忌的朝着自己的胸膛狠狠的刺了下去……金光四散,不多久,一颗闪着金色光华的心脏便被硬生生的掏了出来。

  “仙长,请您一定要救活她。”竹萧恭敬的用颤抖的手捧这那颗仙灵心,恭敬的送到隐逸仙长的面前,语气虽是恳求,到也有种不拒绝的霸气。

  “竹萧,想不到经历了几世的轮回,你终究还是过不了“情”这一劫,她就值得你那么付出?几千年才修成的正果,如今却为了区区一凡人女子毁于一旦,难道不可惜?”隐逸仙长语重心长的讲道,眸中有诧异闪烁,一脸“现在反悔还来得及”的样子道。

  “凡世有一物,生者眷恋,死者流连,唯情是也。凡是经历过“情”字的人才会知这一字一笔一划写下来是如此的刻骨铭心,一点一横都会化成伤与痛。爱过方知情字重,千年的寂寞怎比的了半世情缘。”竹萧坚定的说道,言语间有款款深情流淌,他望见隐逸仙长一脸的失望,浅浅一笑,言,“竹萧有负众望,像仙长那般上仙的“太上忘情”我恐怕是永远也做不到了!”

  末了,竹萧垂下眼帘,步入了沉思中。

  柒。尾声,曲。

  百年前,竹萧到凡间执行公务时,却与凡女慧儿相恋。

  待返回九天,身为司法天神的竹萧因心不在焉,而屡屡办案出差错。王母知他是因为触动了情愫而紊乱,便给予他惩罚。为不使慧儿受到牵连,竹萧甘愿喝下瑶池水,销蚀法力,跃下诛仙台,坠入凡尘。

  半世浮沉,他颠沛流离,孤身一人出落凡间,只为了寻找那个他曾爱的,并为之深深眷恋的女子,呵!想不到,经历了几世轮回的洗礼,她依旧明媚如初,依然用慧儿这个名字。也许在她的记忆中是有一缕灵魂纵使是孟婆的汤药也依旧覆没不了她那一丝留有残忆魂魄。此情不相忘,恩爱两不疑。

  一阵蚀骨的冬风掠过,竹萧已消失不见,只是,路旁却多了一颗青竹独立于寒雪残风中,傲然挺立,万物皆零,唯青竹独翠。

  当隐逸仙长将仙灵心送入慧儿体内时,才觉,此时的慧儿在沉睡的梦中笑的竟是那样甜,他好奇的走进她的梦中:

  那里,有竹萧与她归隐世外桃源,悠然宁静,从此再也不会有人来打扰,他们花前月下,海誓山盟,眷侣似仙……

  是的,原来,她早就记起了竹萧呵!

  只是,当她醒来却已发现人去楼空,一切皆已成过往时,不知会如何?隐逸仙长纠结,无奈的想雪天深处隐去。

  “竹萧哥哥!”慧儿突然在梦中哭喊,或是是被梦掩住了,任凭她再怎么挣扎,却也无法走出梦魇,只得苦苦承受痛苦的摧残,无力、无奈。

  雪,越下越大。地上铺满了厚厚一层的积雪,唯独那颗青翠的竹下却无一处积雪,四下青草茸茸。风起,青竹轻轻摇曳,沙沙作响。仿佛在呼唤倚在竹下沉睡的慧儿。

  “竹萧哥哥,我再也不想离开你了。”慧儿又恢复了安详,继续微笑,只是那笑颜居然是那般的苍凉。有液体划过她的脸颊,雪落不融,风蚀不散,却被风拉的好长好长……

  迎风流年,风儿散,泪儿断,一生一梦半世缘。

  隐约,雪中有箫声响起,悠扬,绵长。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爬上40岁老男人的床后 被他狠心抛弃了

那晚,我心甘情愿把自己交给他。张伟也感动了,给了我那么多山盟海誓和甜言蜜语。他说要跟我结婚,要对我一辈子好,不会做任何对不起我的事。我感动得说不出话来,抱着他一直哭...

[情感故事]盘点:女人征服男人12绝招

[情感故事]盘点:女人征服男人12绝招

  你只有慢慢渗透他的生活里,令他身在其中,舒适而不自觉,既无压抑也无束缚,犹如水里的空气。早晚有一天,他会发现,如果没有了你,就像空气抽离,他活不下去。1、成为他...

人必须学会放弃不适合自己的道路

   放弃其实就是一种选择。走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你必须学会放弃不适合自己的道路;面对失败,你必须学会放弃懦弱;面对成功,你必须学会放弃...

人生有起落,苦乐自知

人生中总会有一段甚至好几段曲折起伏的道路,也许在旁人看来这样的波折只是小菜一碟,但是其中的快乐或辛酸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会明白。其实人生有起落,苦乐自知。 曾经,我以为我人...

“好朋友”(小故事)

“好朋友”(小故事) 乐华走到宿舍门口正听到几个同学在议论柳若水,她便停下了脚步。一个同学说柳若水为人小气,又说她爱占小便宜。又一个同学神秘地说,上周末看...

竞选声部长

竞选声部长演讲稿     各位杨老师,各位同学,你们好!我是来自长号声部14 级队员肖志勇,今天在这里我...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