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视频文案 > 正文内容

生活

4个月前短视频文案4839

剧情梗概

江帆一直在苦苦寻找和自己分居的妻子,正当他刚刚得知妻子的新电话号码的时候,一场车祸突如其来。这场车祸因一个犯罪组织追杀一位持有他们犯罪证据的女子——冷晴而引起。在江帆被撞翻在地的时候,犯罪团伙将江帆的手机误认为是冷晴保存有他们犯罪证据的那部手机抢走。而冷晴也因为犯罪团伙拿错了手机,一定会再找自己的麻烦,自己的生命安全随时受到威胁而不得不决心将保存有犯罪证据的手机交给警察,然后再到江帆的住所躲避一时。江帆也因为需要求助自己和妻子共同的好朋友——警官阿威帮助自己找到妻子而跟冷晴一同来到警局。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在江帆和冷晴来到警察局之前,警方就已经掌握了冷晴手机上所录制的犯罪集团的罪证。同时,江帆也相继在警局外发现阿威和小芬的踪影,正当他喜出望外,满怀希望终于可以见到妻子的时候,却发现阿威和小芬都假装不认识自己,匆匆坐上一辆车离开了。

 

沮丧的江帆和纳闷的冷晴一同来到江帆的住所,在这里,冷晴看到了江帆夫妇俩的合影,并安慰了江帆,江帆寻妻连连受挫,心乱如麻。

 

第二天早上,江帆从一场还没有结束的恶梦中惊醒,现实中发生的事情随即让他找到了恶梦的答案:原来,冷晴早已经在车祸中当场丧生,一直跟随江帆的不过是一个鬼魂。警察为什么在冷晴到来之前就已经掌握了犯罪集团的罪证也得到了合理的解释。冷晴看到江帆了解到自己是鬼魂以后恐惧的表情时,生气地离开了江帆的住所。

 

万般无奈的江帆企图用监视的手段能再次找到妻子的下落,未果,冷晴突然出现,她拿到了江帆当初丢失的那部手机。当江帆用手机联系妻子的时候,却发现妻子的号已经变成空号了。江帆更加坚信妻子一直在欺骗自己。

 

江帆再次沮丧地回到住所,却发现自己的个人物品已经被洗劫一空,正当他怀疑是不是犯罪团伙的余党找上来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江帆赶紧找了地方藏起来了。在神秘的不速之客离开之后,江帆却发现刚刚的来人取走了自己和妻子的合影照片,江帆追赶到楼下,却发现了阿威的汽车和在车旁边等人的小芬。江帆找了个机会在车后座藏起来,通过阿威和小芬的对话,江帆了解到了自己其实已经死了,随后,丢在后座上的医院开具的一份死亡证明证实了江帆因车祸抢救无效死亡的残酷事实,而当初小芬和阿威并不是假装不认识自己,而是他们根本就看不到自己;当初拨打妻子的电话是提示为空号的情形也得到合理的解释。

 

 

 

人物设置:

江帆:30岁左右,痴情男。

冷晴:24岁左右,青春可爱,爱憎分明,个性很强的小女生。

阿威:30岁左右,警官,小芬的大学同学,江帆夫妇的朋友,一个好警察,也是一个仗义的朋友。

小芬:28岁左右,江帆的妻子,成熟稳重。

阿胜:30岁左右,犯罪团伙头目,衣冠楚楚,却老奸巨滑。因有罪证落在冷晴手里而追杀她。

房东甲:30岁左右。

打手男

打手女

阿胜助手(无词)

警察助手(无词)

房东乙

房客甲

医院咨询处工作人员

上厕所女

 

序场 江帆家卧室   

DV机按快门咔擦声(两声)}

血迹勾勒:闪出两次红色的”X”

黑屏:女孩(Anita)奔跑喘息声、脚步重叠。

{猫凄惨的叫声}

梦境:(蓝色的雾气笼罩,画面缥缈)

一只长着阴阳脸﹙紫白相间﹚的猫慢慢逼近,眼神犀利。

叠至:

床上江帆惴惴不安的脸,猫逐渐爬到自己的脸上。

〈快闪〉(特写)猫的胡须、爪子、眼睛、阴阳脸

{喘息声越来越大}

江帆腾地坐起,身边是被吵醒的妻子(模糊)

闪白屏。静场。

依次出现片名,编剧,摄像(影),录音,制片,导演

 

 

 

段落1 寻妻

1 公园里

黑屏,画外响起电话拨号的声音,紧接着是嘟……嘟……的无人接听的声音,同时淡入画面(声音继续:电话被挂断的的声音,然后是“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秋风吹动地下的法国梧桐的落叶,发出沙沙的声音,镜头摇上去,我们看到江帆独自坐在长椅的一头,面无表情地把手机放在耳边,懒洋洋地听着电话里面传来的一次又一次的提示音,先是中文,然后是英文……。

音乐起

(画外重新响起电话拨号的声音,这次拨号之后随即响起了“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长长的椅子,江帆坐在一头,另一头空着,三五成群的人们结伴快速从江帆面前划过,江帆呆呆地望着前方,仍然面无表情,一动也不动。叠至:

另一角度,除了江帆,公园里面已经空无一人了,江帆慢吞吞地看看表,然后缓缓站起来。

江帆裹紧外套,正准备起步离开,画外传来短信铃声。

音乐止

一丝欣喜瞬间划破江帆灰色的面孔,他下意识地伸手摸出手机。重新坐回到椅子上。

一个xx型号的手机,江帆的手指快速按动键盘,从屏幕上可以看到他接收到了一条新短信,短信内容是:对不起,我搬家了,没有告诉你,不要问为什么,也不要来找我。

江帆拇指飞快地按动起键盘。

屏幕显示一行信息:可不可以不要再这样折磨我了?信息发送。

江帆握着手机的手指不停地做着小动作,能感觉到他是在焦急地等待短信。突然手机屏幕亮了,响起短信铃声

江帆读短信:

短信内容:对不起,明天我会给你电话,我号码明天要换了,你别关机。

 

段落2 追逐&逃跑

 

2 步行街

步行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人群中,冷晴穿着时髦的休闲装,腰上系着一个时尚的腰包,她嚼着口香糖,听着mp3,大摇大摆地在街上闲逛,下意识地左右张望。

冷晴在一架从另一个角度俯瞰的望远镜(望远镜是自然晃动的)的视野里出现。画外阿胜阴冷的声音:给她打电话。

冷晴的腰包里面传出手机来电铃声。

冷晴愣了一下。

冷晴从腰包里面掏出手机,我们看到是一个跟江帆的手机同一型号的手机。

望远镜视点:冷晴从包里面掏出手机,拿到耳边接听,望远镜把焦距对准到手机上。

冷晴:喂!(电话里面没有人说话)喂!(电话里面还是没有人说话),

望远镜视点:可以清楚地看到放在耳朵边的手机的外形,还有从电话听筒里面传来的冷晴说话的声音

冷晴:谁呀?说话?!喂……,你有病啊?

 

3 大楼内的窗前

阿胜把望远镜收起来,对着旁边的另一个拿着手机打电话的助手做了一个手势。

助手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地一声挂断了电话。

助手抓起办公桌上的对讲机。

 

4 步行街

冷晴悻悻地听着听筒里传来的嘟……嘟……嘟……的声音,骂了句:有病!

冷晴把手机装到包里面。

冷晴眼珠一转,仿佛若有所悟。

冷晴快速拉上包的拉链。

冷晴加快了脚步,人群中的一个带着耳塞的男人也跟着加快了脚步,冷晴回头。

冷晴的视点:这个男人的手放在口袋里。

冷晴回过头来,紧张地深吸一口气,起步开跑出画。

冷晴飞奔,男人紧追不舍,距离越来越近,男人伸手抓冷晴。

以下追逐动作由动作指导设计:

冷晴偷袭男人,趁机逃走。冷晴走到一个小巷口,遇到了一个女摩托车手的拦截,冷晴摆脱拦截。

 

段落3 撞人

5 大街(第二处)

冷晴在前边跑,后面是追赶她的一男一女。

冷晴回头张望。

追赶的两个人一前一后在奔跑。

驶来一辆飞驰的轿车。

阿胜坐在驾驶室。

在轿车里面可以看到冷晴在往这边跑。

阿胜露出恶狠狠的表情。

阿胜的脚猛踩油门。

汽车从镜头面前呼啸着闪过。

车子距离冷晴越来越近。一心往前跑的冷晴猛然停下来,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冷晴视点:隔着挡风玻璃的阿胜的脸上露出狰狞的冷笑。

从车内向外看,车马上就要撞倒冷晴了,突然,低头正在发短信的江帆出现在车前方。

江帆转过头来。

黑屏,猛烈的撞击声

一只手机在路上翻滚,最后停下来,追赶的一个男人的手把手机捡起来,拿着就跑。

追赶的两个人快速跑到前面减速行驶的阿胜的车上,开门上车,车子油门一轰,绝尘而去。

冷晴从路上慢慢爬起来,脸上带着轻微擦伤,头发也乱了,她已经被吓呆了。镜头顺着他的视线下移,面前,江帆躺在地上痛苦地挣扎。冷晴的腰包被撞散了,各种物品以及一些被汽车压碎的物品的碎屑散落一地。

冷晴慌慌张张地把自己的腰包捡起来。往里面看了一眼。

腰包里面只剩下手机了。

一组快速切换的冷晴慌慌张张地捡起地上物品装进腰包的镜头。

冷晴拉上腰包的拉链,站起身,左右看了几下,最后看看在地上挣扎的江帆,带着愧疚和惧怕的表情,犹豫了一下,转身就跑。

冷晴在慌张地逃离现场,江帆在后面痛苦挣扎,冷晴停下来,转身向江帆跑去。

冷晴扶起江帆大叫:救护车!

 

段落4 医院寻人&脱险

6 大街(第三处)

阿胜的汽车在飞快地行驶。

驾驶室里,副驾位子上的那个家伙把刚才抢到的手机递给面无表情的正在开车的阿胜。

阿胜面无表情地看了看手机。

副驾驶上的家伙,谨慎地看着阿胜的脸色。

阿胜不慌不忙地检查手机,然后皱了皱眉头:不是这个。

阿胜的汽车快速掉头,开走。

阿胜(恼怒、坚决,拳头用力砸了一下车门):一定不能落到警察手里。

7 大街(第二处)

阿胜的汽车从远处行驶而来。

阿胜在车子里向外张望。

阿胜视点:刚才出车祸的路口已经恢复正常,只有地下的一片碎屑。

阿胜(狠狠地拍打方向盘。牙缝里挤出三个字:)到医院。

 

8 医院手术室外

手术信号灯——“手术中”三个字在吱吱的电流声的伴随下不停地闪烁。

电光映照的冷晴紧张的脸,电流最后稳定下来。

手术室的门哐当一声打开,

冷晴侧头向手术室望去。

一片虚幻的景象:开始门内的视野里什么都没有,慢慢地,江帆渐渐地出现在门口的视野中,正一瘸一拐地走出来。在一个偶然抬头的瞬间,看见了冷晴。

冷晴闭上眼猛地摇摇头,然后睁开眼。

冷晴面前江帆的影像渐渐稳定下来。

冷晴上前扶住江帆(激动地):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

江帆:(浅笑)没关系。有惊无险。

冷晴扶着江帆向前走,冷晴边走边想着什么。

冷晴想了想:他们想撞的是我。

江帆头也不转:我知道。

冷晴疑惑地望着江帆。

江帆:我还知道他们把我的手机当成你的拿走了。说完望着冷晴的脸。

冷晴愧疚地点点头:要不,我把我的赔给你。

江帆(看了一眼手机,无奈地叹了口气):算了,呵呵。你的宝贝手机要是和我的一样,你不给,我也会像那帮人一样来抢呢。你叫什么?……你叫?

冷晴回过神来:哦,我叫冷晴,你叫我小晴就行了。

江帆望了望冷晴(觉察到她心里有事):我叫江帆。

9 门诊大厅

冷晴搀扶着江帆从远处望门诊大厅门口走来。阿胜戴着墨镜,从画面左侧入画,走向服务台,冷晴从远处看见了他。

冷晴拉着江帆到一个角落里面躲起来。

江帆诧异地望着冷晴:怎么回事?

冷晴一边望着外面的阿胜,一边回答:他们找到医院来了。

阿胜(服务台前,询问工作人员,声音阴冷生硬):小姐,麻烦你帮我查查,今天有没有一个出车祸的女孩儿入院。

服务台工作人员:请稍等。(然后开始翻看记录本)。

等待的间隙,阿胜左顾右盼。当阿胜的眼光移动到冷晴他们的位置的时候,便把目光停在那儿了,冷晴赶紧把头缩回去。

阿胜的脸。

服务台工作人员:先生,我帮你查了,今天因为交通事故住院的只有一位男士。

阿胜还没有等工作人员说完,说了声:谢谢 便起身朝冷晴他们藏身的地方走去。

阿胜的视点,镜头摇晃着向前移动。

冷晴和江帆寻找新的藏身地。

他们的目光落在一个厕所门上。

阿胜一边走一边把手慢慢伸进上衣口袋。

另一角度表现阿胜把手放在上衣口袋里走过了拐角。镜头移动,刚才冷晴和江帆藏身的地方已经没人了。

阿胜走到厕所门口。

阿胜左手推门。

阿胜右手慢慢地从衣兜里抽出来,还没有来得及看到手里面拿的东西,该镜头就结束了。

阿胜推门的手刚刚要发力,厕所门打开,走出来一个女人:干什么?没看见是女厕所啊?说完鄙夷地看了看阿胜,走开了。

阿胜抬头看。

厕所门上一个高跟鞋的标志。

阿胜的右手捏着一包卫生纸,镜头慢慢摇到阿胜的脸上。

阿胜转身把卫生纸装进上衣口袋,理了理西服,走开了。

10医院厕所内

一个门格打开,冷晴和江帆在躲在里面,冷晴小心翼翼地走出来,到门口张望了一眼,松了口气,回望江帆。

江帆也松了口气。

冷晴模仿刚才女人的声音:干什么?没看见是女厕所啊?(以审视的眼光看了看江帆)你这样子很像女人么?

江帆:我像么?

冷晴:你要不像,那刚才那个女人看见你进来怎么都不说话啊?

江帆:哎哎哎!赶快离开这儿吧。说完准备出门,冷晴却没有动(有心事),。

江帆回头:你干什么?

冷晴:他们要到我家里找我怎么办?

 

段落5 夫妻分离

11出租公寓——客厅

画面一片黑暗,钥匙转动锁芯的声音

吱呀吱呀打开。

门外站着江帆和冷晴。

 窗帘被拉开。

 另一处窗帘被拉开。江帆离开窗户:我就住这儿。

冷晴四处打量,目光停在某处。

桌子上夫妻俩的合影照。

冷晴:你老婆?

江帆点点头。

冷晴:挺漂亮的,她人呢?我在这不会不方便吧?

江帆的脸。

闪回:

 

12 江帆家

小芬的手伸向一个夫妻俩的合影像框。

小芬仔细端详照片。

小芬小心翼翼地把像框放回原位。

放回原位的像框。

小芬在卧室收拾东西,身旁放了一个旅行箱。

江帆走进卧室,伸手阻拦小芬。

小芬被江帆按坐在床沿上,江帆在旁边坐下来。

江帆看着墙,小芬也看着墙。

江帆:为什么?

小芬(泪下,冷冷地):对不起。

小芬猛然起身,拖着行李箱要走。

江帆追上去拦住。

江帆:别走。

13 出租公寓大楼

一栋具有明显标志的公寓楼。

14 出租公寓走道

一只被人拖着的行李箱在地上移动,轮子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在画面内看不见拖箱子的人身体的任何部分,房东甲画外音起:就这儿,到了。

镜头移动到门前,门框或者门上有个明显的标志(为了便于在以后识别)。

钥匙伸进锁孔,转动。

 

15 出租公寓——客厅

画面一片黑暗,钥匙转动锁芯的声音

吱呀吱呀打开。

门外站着两个男人,房东甲(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和江帆,江帆拎着行李箱。

 窗帘被拉开。

 另一处窗帘被拉开。

窗前,江帆凝视着远方。夕阳在他的脸上映出清晰的轮廓。

房东甲一边到处查看屋子一边说:这屋子很久都没有人住过了,很乱,我找人来打扫一下吧?

江帆蹲在桌子旁边,吹了吹桌面上的灰尘,把一个相框放在桌面上,像欣赏一件艺术品似的端详了好一阵,头也不回地说:谢谢,不用了,我自己来吧。

房东甲回头看江帆。

房东甲视点:相框里江帆跟妻子的合影。

房东甲笑笑:你老婆?

江帆仍旧端详着相框,自嘲地笑笑,摇了摇头。

闪至:

 

16出租公寓——客厅

江帆回忆的脸:我就搬到这儿来了。

冷晴:对不起哦!她为什么想要离开你啊?

江帆:不知道,本来明天就要知道了为什么了。

冷晴:但是?

江帆:我把手机弄丢了。

冷晴:还有没有别的办法能找到她?

江帆:不知道,也许阿威应该能找到她吧?

冷晴:阿威是?

江帆:一个警察,我们的大学同班同学,最要好的朋友。

江帆说完起身要走。

冷晴:你干吗?

江帆:找阿威去。

冷晴:我也去,我有东西要交给警察。

江帆:什么东西?

冷晴拿出手机。

手机的特写。

 

段落6 罪证展示

17 地下室

手机屏幕显示以下从隐蔽处偷拍的画面:

一盏吊灯的光线投射到一张桌子上,桌子两边坐着阿胜和毒贩。

下面切换至全屏幕播放

毒贩从地下拿出一个皮箱放在桌子上,西装革履的阿胜将另一个皮箱递给毒贩,阿胜开箱验货,镜头推近,可以看到里面装有毒品。

毒贩:这次的全是高纯度的面,我们又不是第一次合作,你就放心好了。

阿胜:哈哈,当然当然,只是,我最近资金周转不是很灵,这货款嘛!能不能缓缓?

阿胜话音未落,迅速从口袋里掏出手枪,对准毒贩砰砰就是两枪。镜头移向毒贩,他已经连同凳子被打翻在地。阿胜起身理了理西装不紧不慢地上前准备拿毒贩面前桌子上的皮箱,此时拍摄录相的人——冷晴因为紧张而发出喘息声,这微弱的声音迅速把阿胜的视线吸引过来,紧接着是混乱的画面。

画面播放到快结束的时候缩小,最后发现是在一台电脑上播放了。

 

18 警局阿威的办公室

录像在电脑上播放,警官阿威坐在电脑前面,镜头移动到电脑的USB接口,然后顺着USB接口上的一条数据线缓缓移动,最后停在数据线另一头的冷晴的手机上。

阿威(对旁边的助手):查查录像上这个凶手的资料。

阿威坐在椅子上,陷入了沉思。

电话铃声响起。

阿威(接听电话):你好,刑侦队……医院啊!什么?……你们怎么能让他走了呢?……。

 

段落7 猫腻&疑问

19 警局外

警局大楼。

江帆和和冷晴正从画面右侧快步走向警局大门,两人一边走,一边左顾右盼。

江帆的视线被什么吸引了。

阿威正从警局里面走出来,站在门口张望,好像在寻找什么。

江帆:阿威……

急推:阿威略微侧了侧脸,眼珠转了转,转身向画面左侧走去。

江帆:阿威。

急推:阿威愣了一下,停下来回头。

江帆:阿威,是我。

阿威没有看见的样子。一甩头继续往前走。

江帆加快脚步追赶阿威,突然停住了脚步(发现了什么)。

小芬出现在阿威面前,和阿威一起走向阿威的汽车。

江帆(喜出望外,一边招手一边大声喊):小芬,小芬……(回头对冷晴)我老婆。(说完往前跑去)。小芬……

冷晴鄙夷地努努嘴,径直跨进警局大门。

正在开车门的小芬(画外江帆在继续叫小芬的名字)(急推)愣了一下,回头看望了望。插入一个如下镜头:

正在开车门的手,松开。

江帆(兴高采烈地挥手):小芬,我在这儿。

阿威坐在驾驶室里,小芬在车门旁回望,阿威催促:快上车吧。

开车门的手拉开车门,小芬紧跟着上车,车门地关上。

汽车启动开走。

汽车在江帆面前开走,江帆一脸茫然。

20 阿威的汽车上

阿威在开车,小芬坐在旁边。两人各自望着前方,没有任何表情。

 

21 警局

  冷晴走进警局的办公室,办公室里,工作人员们忙碌地工作。

冷晴一边走,一边跟人打招呼。

所有的人都没有理她,仍然各自做自己的事情。

冷晴纳闷,走到一个办公室门前停下抬头看。

门牌:刑侦队长办公室(类似的领导办公室的标志也行)

冷晴轻轻推门。

冷晴视点:门被慢慢推开,里面有一个警察,正在电脑前面专心致志地看着什么东西。也没看见有人走进来。

冷晴蹑手蹑脚慢慢走到警察身后,看了看电脑屏幕,顿时觉得不对劲。

 

22 警局外

江帆望着刚刚汽车开走的方向。镜头拉远,冷晴出现在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江帆回过头去。

冷晴指了指江帆,再指了指旁边:人呢?

江帆苦笑一下。

冷晴:噢……,我知道了,被拐跑了?

江帆:别说那么难听。你的事情办得怎样了?

冷晴:很奇怪,警察已经在查这件案子了,而且我的录像他们已经有了,我没有给谁发过阿?

江帆:难道他们会摄魂术,把你手机的魂也给勾去了?

冷晴:你还贫!

 

段落8 午夜惊魂

23 出租公寓大楼

江帆所在的具有明显标志的公寓楼。

 

24 出租公寓——客厅

画面一片漆黑,钥匙转动锁芯的声音,门打开,江帆和冷晴出现在门口。

江帆拉开窗帘。

 

25 出租公寓——客厅

江帆和冷晴坐在沙发的两边,江帆在默默抽烟。

烟灰缸里面有很多烟头,江帆掐掉一只烟蒂。

冷晴(委屈地努努嘴):你都抽了一晚上了,我快被熏死了,你看现在都几点了?

江帆看看钟表

时间:12点整

江帆:哦,你去睡吧,我一个人呆会儿。

冷晴:那我睡那儿啊?

江帆回过神来:你睡我房间,我睡沙发吧。卫生间在那边。说着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

冷晴:切!没有装摄像头吧?

江帆瞪了一眼:你要不放心可以关着灯。

冷晴:开玩笑啦!还生气?

江帆不屑,冷晴努努嘴:真没劲,起身离开了。

江帆沉思的脸。画外传来冷晴从卫生间传来的画外音:喂!

江帆回过神来,走到卫生间门口。

江帆:什么事啊?

冷晴(画外音):怎么没有水啊?

江帆:你等等,我去看看。

冷晴(画外音):那你快点啊,都快冷死我了。

江帆拿着手电,来到水闸旁边。

手电光照亮了水闸和旁边的水表,江帆的手用力打开水闸。江帆大声(画外音):好了,放水吧。

冷晴的手打开莲蓬头的开关。

莲蓬头喷洒出水,发出哗哗的声音。

江帆离开,镜头推倒水闸上,水流指示器没有动。

江帆把手电关上,放在茶几上,坐下。画外响起敲门声(或门铃声)。

江帆自言自语:这么晚了,谁还会来?说完起身走向门口。把眼睛凑到猫眼上向外看。

通过猫眼可以看到外面站着一个女人。江帆画外音:谁呀?

外面的女人:小姐在吗?

江帆纳闷地自言自语:小姐?

江帆:请问你是?

外面的女人:我是这儿的房东,罗小姐这几天不知道上哪儿去了,房租都到期好几天了。你是她朋友吧?

江帆:你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外面的女人(以下称房东乙):我自己的房子,怎么会错呢?麻烦你见到她让她把费用结了。

江帆敷衍地:好好,我一定,我一定。

房东乙:你告诉她,这三个月一共是168万。

江帆:好好好。突然回过神来:怎么那么多啊?

江帆再往猫眼外看,门外空空如也,房东乙阴森的画外音响起:不多,她家人多烧点就够了。

江帆一阵哆嗦。

冷晴已经洗完澡出来了,身披男式睡衣,看到了江帆呆在门口。

冷晴:你怎么了?刚才跟谁说话?

江帆:房东收房租。

冷晴:这么晚还来,是鬼啊?说完作了一个鬼脸。

江帆被了一跳:别装神弄鬼的,我就从来不信这个,赶紧去睡吧。

冷晴:那好吧。晚安!说完向卧室走去。

江帆关掉灯,走到在沙发上坐下来,合衣把被子拉过来盖上,灯突然咔哒自己亮起来。

江帆吃了一惊,走到开关跟前。

江帆伸手关灯。

江帆关灯后往回走。

开关咔嗒一声自己打开了,房间灯亮。

江帆回到开关跟前,看着开关。

江帆的手伸向开关,关开关,开关随即被打开,江帆再关,开关又被打开,江帆关开关的频率渐渐增加,每次关掉都立即被打开。

快速切换的一组多角度表现江帆不停地按开关的情景,以及江帆额头上沁出汗珠的画面。最后江帆终于把灯关掉,没有再被打开了,江帆才慢慢离开。

江帆打开水龙头,准备洗把脸清醒一下,但是自水龙头没有出水。

被手电光照亮的水表,刚才打开的水闸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关上了(着重表现)。江帆伸手打开水闸。

江帆重新打开水龙头,水龙头出水。

江帆洗了把脸,重新缓缓回到沙发上。

江帆在沙发上坐下,轻轻拉上被子躺下,慢慢闭上眼睛。

另一角度表现江帆已经入睡的画面,有一个人影从镜头前面慢慢飘过。

江帆睁眼到处看。

什么也没有看到。

江帆又闭上眼睛。

另一角度,江帆在沙发上入睡了,镜头摇摇晃晃地一步一步逼近江帆。

一个身影慢慢地靠近沙发前面,在江帆身旁蹲下来。

江帆熟睡的脸,女人的手慢慢伸向熟睡中的江帆。

换几个角度表现:披头散发的女人的手伸向江帆。

那只手捏住了江帆的鼻子,江帆翻身起来,向镜头的方向看。

一张被手电光侧射的女人的脸,很是阴森恐怖。

江帆被眼前的景象吓得蜷缩在沙发一角,急促地呼吸。

手电光从那张女人的脸上移开,可以看清楚是冷晴,他看见江帆的表情,得意地哈哈大笑。

江帆松口气,生气地说:你干什么?都快吓死我了。

冷晴仍旧不停地笑:“跟你玩的。哈哈……我去照照镜子,看看究竟有多吓人。”说完又把手电筒斜射在脸上。

一面镜子被冷晴的手抓住,拿走。一口气功夫,画外传来冷晴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

黑幕瞬间变黑,尖叫声继续。

 

26 出租公寓——客厅

(天已经大亮了,阳光投射进房间)江帆从梦中惊醒,喘了几口气,擦拭了一下脸上的汗珠,缓缓地坐起身来。突然从卧室传来冷晴的和梦中一样的尖叫声,伴随着尖叫声的还有玻璃摔碎的声音。

江帆从沙发上弹下来,冲向卧室门,伸手开门把手。

门把手怎么也扭不动。

江帆拍门:怎么回事?开门啊。

江帆后退,准备踹门。

27 出租公寓——卧室

卧室门被踹开。

 

28 出租公寓——客厅

江帆冲进卧室。

 

29 出租公寓——卧室

江帆面前,冷晴披头散发,歇斯底里地撕扯着床单,地下有一个空的镜框和散碎的玻璃渣,江帆低头看地下。

地下的空镜框和散碎的玻璃渣。

江帆上前控制住发疯一样的冷晴,使劲摇晃冷晴:冷静,冷静!

冷晴趴在江帆的肩膀上放声大哭。

江帆没有说话,任由冷晴使劲摇晃自己,慢慢地用自己的手轻轻拍打冷晴的后背。叠至:

另一角度,江帆轻轻拍打冷晴的后背,冷晴已经平静下来了。

江帆:你在镜子里面看到了什么?

冷晴:什么都没有看到。

江帆瞪大了眼睛。

闪过一阵杂乱的画面(断断续续的电视信号,最后清晰起来)。

闪回:

 

30 大街上(第二处)

黑屏,猛烈的撞击声,骨折的声音。

冷晴直直地撞在电线杆上,骨头断裂的声音。

江帆躺在地上,惊恐地望着冷晴的惨状。

闪至:

31 门诊大厅

服务台工作人员对阿胜说:先生,我帮你查了,今天因为交通事故住院的只有一位男士。

32 大街上(第二处)

冷晴(画外音):很奇怪,警察已经在查这件案子了,而且我的录像他们已经有了,我没有给谁发过阿?

江帆(画外音):难道他们会摄魂术,把你手机的魂也给勾去了?

同时画面显示:

街上一片狼藉,冷晴腰包和腰包里的各种物品散落一地,冷晴倒在血泊中。镜头快推至冷晴的腰包,阿威的手拾起腰包。

阿威在检查腰包,发现了什么似的表情。

阿威拿出冷晴腰包里的手机,装进一个塑料袋。

33 警察局阿威办公室

录像在电脑上播放,警官阿威坐在电脑前面,镜头移动到电脑的USB接口,然后顺着USB接口上的一条数据线缓缓移动,最后停在数据线另一头的冷晴的手机上。

闪至:

34 出租公寓——卧室

冷晴伏在江帆肩膀上,江帆睁大了眼睛。

插入闪回昨晚有人不停地开灯的画面和有人在江帆熟睡后走动的画面。

冷晴慢慢从江帆的肩上离开,木木地向卧室外面走去。

江帆:你去哪?

冷晴停了一下,继续慢慢走出房间,剩下江帆一个人发呆。

 

段落9 蹲点守候

35 警局外

警局大楼。

远远地看见公安局的门牌,江帆带着墨镜鬼鬼祟祟地从近处入画,远远地注视着公安局门口。

机位和景别不变,江帆一边啃面包,一边注视公安局门口。

机位和景别不变,江帆一边喝矿泉水,一边注视公安局门口。

机位和景别不变,江帆一边点烟,一边注视公安局门口。

江帆在地上掐灭烟头,地下已经有了一大堆烟头了。

江帆一边焦急地踱步,一边注视公安局门口。

一只手从后面拍了一下江帆的肩膀,江帆转身。

冷晴站在江帆面前。

江帆没有当初那么害怕了:怎……怎么是你?

冷晴:不要怕,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江帆边听冷晴说话,一边轻轻地点头。

冷晴:我要给你一样东西。

江帆不解地注视着冷晴。

冷晴将一个手机拿到江帆面前,江帆愣了一下,脸上随即掠过一丝惊喜。

冷晴手里拿着的江帆当初丢失的手机。

江帆兴奋地说:你是怎么拿到的?

冷晴浅浅一笑:我是鬼,我怎么拿不到?

江帆收敛住兴奋的表情,想了半天,鼓起勇气:对不起。

冷晴:没关系,你赶快给嫂子打电话吧

江帆:没用的,她说今天要换号。

冷晴:天黑不是还早吗?试试看?

江帆点点头,拿过手机拨号,听了听,失望地挂掉手机:空号。

冷晴:到这儿来蹲点儿?

江帆不好意思地笑笑。

冷晴往地下看。

一堆烟头。

冷晴抬起头:真辛苦啊,没收获吧?冷晴突然发现了什么似的看着远处。

江帆顺着冷晴的目光看过去。

阿威的车开过来,冷晴从一个方向走出来,跳上阿威的汽车,汽车随即开走。

江帆追赶了几步,停下来。

 

段落10 不速之客

36 出租公寓大楼

江帆所租住的的具有明显标志的公寓楼。

37 出租公寓走道

叮当一声,电梯门打开,几双脚一直朝江帆的房间走去,镜头从前面退着跟踪他们一直到江帆的门口,几双脚相继停住。

门嘎嘎地从里面打开,几双脚走进屋子。

黑屏

38 出租公寓走道

叮当一声,电梯门打开,江帆从电梯里面走出来,一直朝自己的房间走去,镜头从前面退着跟踪他,直到他仿佛发现了什么似的,放满了脚步。

镜头摇摇晃晃地移向江帆房间的门,刚开始是看不到门的,直到最后我们才发现,江帆房间的门是大开着的。

江帆缓缓挪动的双脚来到门口,小心翼翼地跨进去。

 

38 出租公寓——客厅

江帆扫视房间。

镜头在客厅扫视,屋子里有明显的翻动痕迹,镜头最后在卧室门口停下来,卧室门也是开着的。

放置江帆和妻子合影像框的那个桌子上,像框已经倒在桌子上,江帆入画把像框拾起来起来。

江帆看像框的表情(从表情上看不出来江帆究竟看到了什么,玩一个小小的包袱)。镜头围绕江帆旋转,直到我们看清楚镜框的正面——照片还在。

江帆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一只手从背后拍了拍江帆的肩膀(伴随震撼的音乐声,足以把人吓一跳),江帆回头。

我们看到来人是冷晴。

江帆:你吓我一跳。

冷晴嫣然一笑,左右环视了一下:你这是干什么?要搬家?

江帆放下像框,走到沙发边上坐下,摊了摊手:我回来就已经是这样了。

冷晴:奇怪

 

41 出租公寓走道

电梯停下来,叮当一声。

 

42 出租公寓——客厅

电梯的叮当声的画外音还没有结束,江帆一阵紧张。

 

43 出租公寓走道

两个男人的脚在地上走。

来者的视点:走道。

 

44 出租公寓内

江帆走到门口,轻轻锁上门。到处找地方躲藏。

镜头对准门锁,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锁芯转动的声音,门被打开,走进来两个男人,只能看见脚。

另一个角度,一个男人的脚轻轻地来到沙发跟前,突然停下来,透过这个男人的脚,我们可以看到躲在沙发下面的冷晴和江帆。这双脚在这里停了一会,向过来的方向离开了,不一会儿,听到了人走出房间关门的声音。

冷晴和江帆从沙发下面爬出来,松了口气,在一个下意识到处环视的过程中,江帆忽然发现了什么似的,目光停在了像框上?

一个空空的像框,已经没有了合影照。

冷晴注意到江帆的反应。

江帆起身朝门外追赶而去。

 

45 出租公寓走道

江帆一边追赶一边大叫:你们站住。

电梯门已经缓缓关上,刚才的人很显然已经上了电梯,镜头所在的角度没法看清楚电梯里面都站了些什么人。

江帆奔向楼梯。三步并两步地下楼。

 

46 出租公寓大楼

江帆气喘吁吁地从公寓楼楼梯出口跑下来,转身向电梯间跑去,发现了什么似的,突然停住了脚步。

阿威穿着警服,手里拿着一张照片,在房东甲的陪同下从电梯间走出来,阿威的车停在电梯间门口,小芬在车旁边等候,远远地看到阿威出来,小芬赶紧迎上去。

江帆左右看了看,轻轻往前走了几步。

 

47 出租公寓——卧室

冷晴走进卧室,停住了(看见了屋子内的狼籍)

屋子里空空如也,除了家具,几乎看不到其他的东西,单人床只剩下一个空架子躺在那儿。

冷晴的手小心翼翼地拉开抽屉,抽屉里面什么也没有?

冷晴快步走向衣柜。

冷晴拉开衣柜。

衣柜里除了一堆空衣架,什么都没有了。

冷晴思索的脸,若有所悟。

冷晴转身离开,向外面走去。

48 街道 阿威的汽车上

车后座上杂乱地堆放着江帆的生活用品,镜头推至最近,闪至:

表现江帆藏在杂物堆里的画面。

开动的汽车上,小芬的手拿着夫妻俩的照片。

小芬拉开皮包,把照片塞进去。

小芬默默无语,阿威默默地开车。

 

段落11 墓碑揭秘

49 郊外的公路 阿威的汽车上

汽车在郊外的公路上行驶。

50 墓地  晨雾 

 

车在一个墓地外边停下(先看不清楚这里是墓地),阿威走了下来,随后是手捧鲜花的小芬,俩人并排慢慢地向坟场(从这里到坟场要怕一个小土坡)深处走去。

车子后座的行李翻开,江帆坐起身来,往车窗外看,透过结着水雾的车窗玻璃,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阿威和小芬远去的身影。

咔嚓,车门被小心翼翼地打开一条缝。

江帆轻轻推开车门,从车里钻出来,左右看了看,尾随小芬和阿威而上。过了几秒,背后冷晴的身影飘然入画。

(已经爬上小土坡了)

江帆面对镜头,小心前行,镜头跟随后退,江帆停住(看见了什么)

江帆视点:一片笼罩在晨雾中的公墓,已看不见小芬和阿威的身影。(画外发出恐怖的怪声)

江帆前行中紧张的脸,四处张望寻找阿威和小芬的踪影,沉重的呼吸声。

江帆举步前行,脚步踩在地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另一处,江帆脚步入画停下,镜头上摇到江帆面部。

镜头横移,远处的一座墓碑进入画面。墓碑前面香烟袅绕一束鲜花放在墓碑前面。

江帆的反应,思考。

一组多个角度表现江帆慢慢地走向墓碑的镜头。

江帆走到墓碑近处,惊呆了。

墓碑上的江帆的照片,摇下去,墓碑上江帆的名字:江帆之墓。

一组杂乱的画面闪过

(断断续续的电视信号,最后稳定下来)

闪回:

医院厕所内

冷晴模仿刚才女人的声音:干什么?没看见是女厕所啊?(以审视的眼光看了看江帆)你这样子很像女人么?

江帆:我像么?

冷晴:那刚才那个女人看见你进来怎么都不说话啊?

 

江帆在警局外遇见小芬和阿威的情景。

出租屋内发生的开关水闸的情景,

水表不转的情景。

房东乙深夜造访的情景。

开灯和关灯的情景。

江帆闭上眼睛的时候有人走来走去的情景。

房间一片狼藉的情景。以及:

51 出租公寓内

(断断续续的电视信号,最后稳定下来)

一个男人的脚轻轻地来到沙发跟前,突然停下来,透过这个男人的脚,我们可以看到躲在沙发下面的冷晴和江帆紧张的脸。镜头缓缓上升,我们可以看到这个男人是阿威,他正在从像框里面取走江帆跟小芬的照片。取完照片后把空镜框放在桌子上,转身出画,这时候镜头下移,沙发底下的江帆摒住呼吸,直到听见出门的声音和关门的声音。

闪至:

52 墓地  晨雾

江帆恍然大悟,瘫倒在地但是无可奈何,只能双手捂脸,冷晴在背后出现。

冷晴望了望江帆,走上前去把江帆扶起来。

两人相视。

 

段落12 尾声

 

53 出租公寓大楼

江帆所租住的的具有明显标志的公寓楼。

 

54 出租公寓走道

电梯门打开,江帆和冷晴走出来,向房门口走去。

门口一个年轻人(房客甲)和房东甲在一起谈话。

房客甲:无论怎么着,这地方我都不能住了,昨晚上那电灯开了被关掉,再开了又关掉,我差点给吓个半死。你说那水闸也挺玄乎,我明明关上了,一会儿又是打开了的。你说这地方我怎么敢住。你也不事先告诉我这儿的房客出车祸死在医院了,连东西都还没拿走,不行,你得退我定金。

房东甲没办法,掏出定金退还给房客甲,房客甲把定金揣在包里大摇大摆走了,和江帆冷晴擦肩而过。

房东甲无奈地摇摇头,把门锁上,离开,和江帆冷晴擦肩而过。剩下冷晴和江帆孤零零的站在那儿。好一会儿。

江帆:咱们走吧,这地方已经有一位姓罗的小姐住下了,人家比咱们先来。

冷晴和江帆回身进电梯,电梯门缓缓关上。

 

 

(剧终)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三年之痒

三年,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一生的时间。当然,人的一生也没有多少个三年可以给你去挥霍?在我们十六七岁的时候,正是人生最具有活力与青春的时间,我们去疯狂,去放纵,全然不顾以...

我对情敌的丈夫一见钟情

 我对情敌的丈夫一见钟情  阳阳当初是陈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追到手的,可结婚以后,陈东却有了外遇。令阳阳不解的是,陈东喜欢的那个女人既没自己漂亮,而且还有丈夫。阳阳...

感恩(小故事)

 感恩(小故事) 李晓枚激动地喊着跑进了家:“妈妈,我成功了,9级证书发下来了!”李晓枚把墨绿色考级证书交给妈妈,妈妈翻看着证书,笑了……今年7...

我们的爱情不萧条

  经济危机席卷了全世界,裁员这把尖刀终于在冬季来临了。  公司开会这天,我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临出门时,丈夫站在门口,一直目送着我,说:“无论结果如何,...

最美的风景在路上

   人生的长卷在向远方铺开,无论你是伤春悲秋,还是留恋不舍,都阻挡不了它前行的脚步。独自走在路上,看沿途的风景,经历让我们学会了欣...

好的心态,决定好的命运!

   心态表示一个人的精神状态,只要有良好的心态,你就能每天保持饱满的心情。精神打起来,好运自然来。记住做任何事情一定要有积极的心态,一旦失去他,就跳出去,要学会调整心态,...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