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视频文案 > 正文内容

忘记是一场铭记的开始

5个月前短视频文案3836

  【玫瑰】
  夜,无声地缠绵。我站在窗边,用窗帘包裹着我冰凉的身躯。房间里没有开灯,影影绰绰地看不清。
  玫瑰还没有回来,夜不归宿是她的家常便饭。每天穿梭在各种各样的男人之间,她宛若一只花蝴蝶一样释放自己的魅力。媚眼如丝,妖娆的她,四处招惹男人。
  阿迪,我们是同一种人。只是,你选择冷漠,我选择沉沦。曾经她如此对我说。那天她又一次喝醉,趴在我怀里大哭。
  我没有说话,抚着她丝丝缠绕的卷发,怜惜的指尖滑过她冰冷的脸颊。我们都是孤单的人,却都不习惯孤单。
  宸是玫瑰唯一深爱的男人。而宸,更是把玫瑰当做宝,恨不得将她藏到他的心里去。让玫瑰的风情万种,此后只有他一人能见。我曾经对玫瑰说宸的爱太自私,总有一天你会因他的离去而伤心欲绝。
  我就是喜欢他对我爱得自私。眨着清亮的大眼睛,玫瑰笑得得意。
  爱得越深,就越离不开对方。我宁愿宸可以少爱玫瑰一点,这样玫瑰才能少中一些他爱情的毒,才能逃得脱爱情的桎梏。
  我摇摇头,只能暗自为玫瑰祈祷。
  岂知,一语成戳。
  宸是为了救玫瑰,被车撞死的。在玫瑰被推开的那一刹那,她说她的心忘记了跳动。鲜血恣肆地在宸的身上开出摄人心魄的花,勾走了玫瑰的魂。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宁愿死去的是玫瑰,让宸来饮这一杯断肠的苦酒。痛彻心扉,根本不足以形容呆愣着抱着宸的尸体的玫瑰。她已经不知道何为痛了,她的世界坍塌了,只因宸不在了。
  现在的玫瑰是我从宸的墓碑前捡回来的。宛如纤细的蝴蝶一样,她静静躺在那儿,收拢着生命的翅膀。手中握着的,是安眠药的瓶子。在医院洗完胃后,我什么也没说就狠狠地扇了她一巴掌。
  你的命是宸的,你凭什么说结束?我盯着她的眼睛,丝毫不给她逃避的借口。
  是,我的命是宸的。她喃喃重复我的话语,脸上是纸一样的苍白。眼中的亮光黯淡到极致,萦绕在她身旁的忧伤遮住了我探寻的目光。很久以后,她抬头对我微笑,艳丽的玫瑰般妖娆。眸中是大片大片的雾气,而我再也看不透她心的颜色。
  悲凉,绝望,或是别的什么。我无法形容的清楚,只是深切的懂得。玫瑰说的对,我和她是同一种人。自己爱的人,爱不到,唯有将自己的心藏得密密实实,直到谁都找不到,迷失在荒芜的沙漠里。
  【沨】
  我爱沨,起码记忆里是深爱。
  环着沨的腰,坐在自行车后座上,我仰头看他冒着胡子的青涩下巴和温润的侧脸,角度好的正合适。我们曾和无数男女一样,初尝爱情果的甘甜,微笑着憧憬彼此牵手走过白头的日子。当然,也和曾所有山盟海誓,花前月下的一对对一样,我们没有走到最后。
  不是不爱了,而是再爱下去,就是一种伤害了。
  我真的认为,此生我不会再见到沨,一如不会再回到我记忆的最初。那张深深印刻在心门上的脸,拂去岁月的灰尘,被我狠心丢弃,装作不屑一视。
  被玫瑰拉着,在街上乱逛。活动在暗夜里的我,不习惯如此耀眼的阳光。拥挤的人群里,我似乎找不到漂浮的脚步。
  阿迪。怀疑带着惊异的轻唤,从我背后倏地传来。
  恍若是隔离了尘世,曾经无比熟悉的声音,听在耳边是那么的不真实。
  还是记忆里那张梦回千百次的容颜。此刻,正鲜活地站在我面前,我却没有了面对的勇气。一秒或是一辈子,我转身狂奔,不顾玫瑰不可思议的眼神和沨的呼喊。
  穿过一条条的街,闯过一个个红灯。身后的脚步声一直没有停歇。我在某个街角停住奔跑的姿态,等着身后的人来到我身边,从背后拥住我,一如过往每一次。
  沨。我低喃,回抱住他。
  缠绵的拥抱,彼此间没有任何的缝隙。似乎相隔的这几年,也消失了没有踪迹。
  回到我和玫瑰的家已是深夜,意料中的,她不在。
  茶几上横放着一张小纸条,不像是留言条,但我可以确定那是玫瑰特意留给我的。
  如果爱,请深爱……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我却懂得了玫瑰的所有心思。纸条上有着斑驳的痕迹,玫瑰一定是哭过了。我能想象得出,她一个人是如何抱着靠枕哭红了双眼。玫瑰还是放不下宸,那个连笑都带着宠溺的男子。
  不止玫瑰,我自己,又何尝谈得上放下?
  阿迪,回来我身边吧。沨静静地看着我,语气认真而执着。
  他没有问我当年为何会突然离开他,连招呼都没有打一个。我苦笑,沨还是那样不问缘由,只是一味固执地坚持。
  好。我握住他伸向我的手。
  我的心像初开的莲花,绽放着花瓣,片片飘落的都是沨的影子。我根本就离不开他,纠结了这么多年,我也不想再挣扎。玫瑰说过,女人何苦为难女人,那我更不会为难自己。
  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我拖着个箱子,简简单单地离开了这个我和玫瑰赖以取暖的小窝。
  对不起,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我轻声道歉。玫瑰,请原谅我的自私。我要去追求我的幸福。
  门,缓缓地合上。
  【向】
  这几天,你都没来。平缓的语调,向陈述着事实。他不会问我不来的理由,一如他不问任何我不想回答的东西。
  我笑笑,既然不是问题,那么我就没有回答地理由。
  靠在吧台上,我抿了一口冰水。这家酒吧是我和玫瑰合伙开的。在未重逢沨以前,每个夜晚,我都是在这里混过去的。我喜欢这样的生活,喧嚣,热闹,被人群包围着才有安全感。可是有又谁知道,酒吧里的喧闹下,包裹的只是灵魂的寂寞。
  向是这里的调酒师。我知道他喜欢我,玫瑰总是调笑我,说向含情脉脉的眼神似是黏到我身上一样,只要有我在,他的眼里就没有了别人存在的空间。
  我找到我爱的人了。瞟着舞池里扭动的人群,我状似无意地对向说。我不喜欢和向之间不清不楚的感觉,荡漾着暧昧,我接受不了。
  音乐太喧嚣,我的声音很轻。可是我知道,他听到了。
  抛在半空里的杯子,向伸出的手没有去接,任由它在万有引力的作用下,直直掉下来,啪地碎成无数片。
  他不由分说地夺过我手中的杯子,扔在了吧台上。眼睛里闪着莫名的怒火,手紧紧捏着我的手腕。
  向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虽然他一直很有耐心地对待我。
  盘桓在手腕处的力道大得惊人,我怀疑,那一瞬间,向有着掐死我的冲动。时间一分一秒地走过去,我不怕死地盯着他的眼睛。终于,他放开了我,却笑了。
  你是不是以为我一怒之下会离开?他双手撑着吧台,脸凑在我的面前。
  我无语,很懦弱地选择了沉默。
  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离开的,除了这里,我在别的地方发现不了你的痕迹。向敛下眼眸,然后抬起头时,又是往日的神色。
  继续沉默。心,却不安而愧疚地跳了跳。
  那个就是你口中所谓的爱人吧?他嘴挑着指向门口,含着淡淡的讽刺。
  沨站在酒吧门口,四处张望,看见我后,会心一笑,走了过来。
  我走上前,挽住他的手臂,拉着他坐在了向的面前。我想,我是被向的不屑气着了。
  阿迪,你以前不是爱静的吗?怎么现在……沨有些不适应,他皱着眉头问我。
  哎哎,这就是沨啊?!玫瑰突然间出现,神出鬼没一般。
  我见过你,你那天和阿迪在一起。沨转头望着玫瑰。
  呵呵,好记性!不介意我和阿迪单独聊聊吧?玫瑰斜着眼睛,说不出的妩媚。
  沨笑着摇摇头,表示随便。
  我跟着玫瑰走出酒吧。
  霓虹灯的扑朔,在整个城市蔓延开来,遮去了城市的原本面貌。
  阿迪,你太过分了。玫瑰抿着唇,隐去了笑容。
  玫瑰,我只是……我试图解释,最后叹了口气放弃。
  算了,随便你吧。玫瑰拍拍我的肩,苦笑了一声。
  我抬头看着天空,却望不穿夜幕。也许,我自己都不清楚我在做什么。
  【李姨】
  你真的要带我回家见你爸妈?
  我站在李家的门口,有些不敢置信,更多的是迟疑。
  沨说要给我一个惊喜,没想到竟然是带我来这里。望着熟悉的门,我却没有打开的勇气。此刻,我只有惊,没有喜。
  当然了。这么多年没见,爸妈一直都念叨着你呢。沨拍拍我的头,一脸的笑意。
  好。我回以他一笑。
  有些事情总是要面对的,躲着也没有用。我看着满心喜悦地沨,忍不住的想问他,如果他知道带我回家时我们要分开的前兆,他还会这么做吗?
  妈,你看谁来了?沨打开门,朝房间里的一位中年妇女高叫着。
  曾经的青丝已经染了雪花的颜色,泛着微微的白光。短短几年没见,她竟苍老到如斯地步。
  你……她望着我,神色复杂,掺杂着不加掩饰的震惊。
  李姨。我微笑着点头。
  别在这愣着了,进去坐吧。沨推着我进去,伏在我耳边轻轻说,爸不在家,出差去了。
  我轻轻舒了口气,彻底放松下来。
  客套着寒暄了几句,再也找不出话来。我摇着手中的水杯,心中滋味万千。如果不是看在沨的面子上,李姨早该把我赶出门了。能够容忍情敌的女儿在自己面前晃悠,真该说声可怜天下父母心了。
  我去做饭吧。李姨烦闷的望着客厅里的大钟一眼,站起了身。
  我去帮忙。起身跟着李姨去了厨房,我想,她有些话想单独跟我说,避开沨。
  阿迪,我是不会让你和沨在一起的。李姨没有再跟我绕弯弯,单刀直入说出她的意思。
  我知道,我离开那天我就知道了。我依旧笑着,只是满心苦涩在身体里流窜。
  你妈抢走了我的丈夫,我不能让你再抢走了我的儿子。恨意充斥着,她压低声音咬着牙齿。
  呵呵,抢走了你的丈夫?你的丈夫不是还在你的身边吗?我像是听见了天大的笑话般,笑得痴狂。
  阿迪,你跟你妈一样,是个祸害。李姨洗着菜的手颤抖着,水哗哗地响着。
  不许侮辱我妈。我红了眼睛,瞪视着李姨。
  她已经死了,自杀死的。我直直望进李姨的眼睛,里面的平静因为我的话而开始崩溃。
  怎么会?她后退一步,碰到了身后的一堆碟子。瓷器破碎的声响,那样刺耳。
  怎么了,你们?沨闻声过来,一脸的疑惑。
  问你妈去。我绕过他们,走了出去。
  阿迪。沨拉住我,不肯放手。
  沨,你为什么不问我当年离开你的原因?我一根根掰开他的手指,语气无奈而苦涩。
  你……我不敢问。沨垂下头,伟岸的身躯却让人感觉到单薄。
  呵呵,好一个不敢。我甩开他的手,离开了这个让我感到窒息的房间。
  不许去追她,除非我死了。李姨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歇斯底里。
  爱情本就不是一件单纯的事,一旦牵扯到了上一辈的是是非非,那就更加复杂多元了。我试图让我和沨能够单纯点相爱,现实面前,我们还是碰了壁。
  【钟丽】
  帅哥,给我调杯酒,酒精浓度越高越好。
  我打了个响指,示意向给我调酒。
  你不是从来只喝冰水,不喝酒的吗?向将头凑到我跟前,一脸的探究。难道你失恋了,想借酒消愁?
  我一窒,被向的话噎到了。自那天之后,向犹如变了一个人,说话再也不跟我有丝毫的客气。
  给。一杯加着冰的水盛在透明的玻璃杯子里,被向递了过来。
  撇撇嘴,我端起杯子喝水。心里空落落的,像是拉了东西,却莫名的感觉轻松。
  无聊地乱瞟着,看见玫瑰在人群里对着我扬起杯子,我也学着她给她打了个招呼。
  你就是阿迪?陌生的女人声音,透着股冰冷。
  是啊。没有回头,我随便敷衍了一声。
  手中的水杯被人拿走了,然后头上传来一阵清凉。我抹了抹脸上的水滴,终于转头看向我身后的女人。清丽的面容,傲气的下巴正扬起对着我。
  我惹到你了吗?我笑着问她,却没有接向递过来的毛巾。
  我叫钟丽,希望你能记住。钟丽眼神清凉,溢着嫉恨和不甘。
  我记住了,然后呢?仍是好脾气的笑着,我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她的出现和沨肯定有关系。
  钟丽是吧?我叫玫瑰,希望你也能记住。玫瑰妖娆的走过来,在钟丽疑惑的瞬间,将一杯红酒尽数倒在了她的头上。
  稀释的红映衬着脸色的润白,看起来很是滑稽。
  离开沨,不要再出现在他的面前。钟丽没有管脸上的液体,一字一顿地说完她的目的,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我见过她,在你和沨重逢的那天,她就在沨旁边。玫瑰语气复杂,拿过毛巾给我擦拭脸颊。
  呵呵。我保持着笑的姿态,连眼泪都流了出来。钟丽这个女人,很能沉得住气,和李姨一样。我早已知道沨有了未婚妻,却未料到她知道我的存在,从开始就知道。我输了,遇见沨的那一刻,就输的彻底。
  阿迪。玫瑰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跟我说什么。
  我没事。我吸吸鼻子,拍着向,让他给我拿杯水。
  阿迪,我还有机会吗?向再一次捏住我的手腕,询问一个答案。
  如果我说没有,你会离开吗?我用力挣开他的桎梏,很认真地问道。我受够了这样子的苦苦相逼。
  阿迪,你冷静点。玫瑰拉住欲发飙的我,给了向一个责怪的眼神。
  我拍拍玫瑰,示意我没事。没有再看向一眼,我走出了酒吧。身后,是一片玻璃杯破碎的声音。
  【……】
  收到结婚请柬时,我没有丝毫讶异。
  沨,钟丽,两个本不相干的名字,用金色的字写在一块,就有了不同寻常的意义。
  我猜,手中的这张请柬定是钟丽寄过来的。
  爱情的房子里,两个人正好,三个人就显得拥挤了。我安慰着自己,却怎么也压不下去心头的苦涩。
  我拖着简易的行礼箱,又回到了我和玫瑰的小窝。玫瑰什么也没说,拥抱了我一下,表示欢迎我回来。
  我到达沨的婚礼现场时,正赶上新娘新郎交换戒指。看见我的身影,沨丢下新娘,推开众人,站到了我的面前。
  既然已经做过决定了,何必现在反悔,你不觉得你很矫情吗,沨?我望着面前这个我曾深爱的男人,冷冷问道。
  你知道,我是被逼的。沨双手抓住我的肩膀,像是要掐进我的肉里。
  我不会祝福你的,我都没有得到幸福,又怎会假装坚强来祝福你?望着远远走来的李姨,我冷笑,我知道她肯定是以死相逼,一如多年前这样逼迫李叔一样。
  妈妈和李叔的爱情是不道德的,他们中间还隔着李姨和爸爸。同样的,还隔着我和沨。
  阿迪。沨沉痛的叫道。
  回去吧,继续你的婚礼,你的新娘还在等着呢。钟丽很镇定,这个女人让我很震惊。我不知该说她聪明,还是太傻,抑或是痴情。
  我离开,留下沨在原地。他不会追上来的,就像我不会去恳求他一样。
  就像我说的那样,我不会祝福沨,我来他们的婚礼,只是为了赌一口气,告诉钟丽,我有的是自尊。
  向离开了酒吧,因为酒吧关闭了。我和玫瑰重新寻觅了一个清雅美丽的地方,继续我们的生活。这一次,我们开了间咖啡馆。
  我曾想过,如果沨留给我一个孩子就好了,带着他,下半辈子就不会孤单了。玫瑰笑我傻,生活还在继续,何必痴迷于过去?
  我知道,我忘不了沨,一如玫瑰抛不下宸。我努力地表现出云淡风轻的样子,也只能麻痹自己而已。密密麻麻地痛,总是在午夜清醒时,涌动在四肢百骸里。
  不管怎样,我会努力去忘记沨,虽然我知道,忘记仅仅是一场铭记的开始……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结婚7年 老婆还是处女怎么办

 网友倾诉:  您好!真的很难开口来讲这个故事,但是我知道,我必须得讲出来。希望能听听您的良言。  我和老婆结婚至今已经七年,可是她还是一个处女。问题是我是一个正常...

相信“能”的人就会赢

  “日复一日,我会在各方面干得越来越好。”这是法国心理疗法专家埃米尔·库埃的名言。在本世纪二十年代的英国和美国,这句话被成千上万...

被梦想俘虏的人生励志文章

你肯定有这样一个朋友吧:在银行工作,长得一般,业务凑合,有老婆孩子,勤勤恳恳养家糊口,不爱说话,但如果开口说话,说的话也多半无趣无味——总之形象非常白...

“日记风波”(小故事)

     “日记风波”(小故事)金灿气冲冲地从家里出来,径直朝爷爷家奔去.她要找爷爷评评理,爸爸妈妈这样作对不对?...

人生有梦不觉寒!

【植梦】 多少个梦,多少次想,多少回在梦海里,种植一株叫梦想的树。多少个梦想,掺杂着多少汗水,揉合着多少泪水,终于邂逅今生最美丽的花开。 在一片百花争奇壮妍的梦海情园里,...

颜如玉,明月光

  每天傍晚,下班时间,他都会到四马路的“一品香”坐一会儿。那可是上海滩最知名的西餐厅。选个临窗的位子,看夕阳远远照过来,看马路上人来人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