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视频剧本 > 正文内容

失恋套餐

4个月前短视频剧本3993

场:1

景:街道十字路口

时:日

人:艾米、环境人物

背着巨大旅行背包的艾米(长发及腰,娃娃脸上水渍苍白,白球鞋,衣衫狼狈),神情焦急而晦暗。走到马路对面,手机话筒里再次传来无人接听的忙音,失魂落魄的挂掉电话,抬头,定睛看到前方失恋料理的店牌匾好一会,空洞的眼神慢慢汇聚成焦点。

场:2

景:失恋料理小店内

时:

人:艾米、法师(店老板)

艾米:(店内静悄悄,灯线暖黄偏昏暗,开门,虚浮脚步走到点餐台,声音轻颤无力):“请...请问?”;

法师(店老板):(镜头上移,正在双手穿花摆弄杯具的老板抬起头来,容颜清隽,全身笼着一层烟雾般的佛性,白色制服胸前别着一枚写有‘法师’字样的印章,神情淡漠,声音无喜无悲中带着一种包容力):“你想吃点什么?”;

艾米:“吃...吃什么?”;

法师(店老板):“对,你看起来很饿,应该吃饭了”;

艾米(怔忡着点头):“是的,我想吃饭”,(手下意识的抬起放到肚子上,却道捂上了胸口,委屈),“这里很饿,难受”;

法师(店老板):(眼神轻若无物的从艾米身上扫过,放下了手中的精致杯具,用擦巾优雅细致的擦试手指,侧身拿起一部菜单递给艾米,冷淡无波):“点菜”;

艾米:(踮着脚尖接过菜单,翻开,望着菜单上占满整个扉页上的‘酸甜苦辣’四个菜项目,表情错愕);“酸?甜苦...

法师:(行云流水的拿回菜单合上,声音轻却含着一种不能违逆的味道):“你可以试试甜”。

轻柔舒缓的音乐响起,法师(店老板)在切菜,刀具果蔬在他的手里如同有生命般在跳舞,艾米望着法师碟影翻飞的手发呆。(镜头外移)雨水渐大瓢泼而下,一个朦胧人影从雨雾里向着恋爱料理店门奔来,径直打开门,朝着法师(店老板)的方向打了个手势,很快身影没入一个昏暗的角落里。(镜头移回)在艾米看不见的角度,法师(店老板)色淡如水的唇角勾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

场:3

景:失恋料理小店内

时:夜

人:艾米、法师(店老板)、程絮

法师(店老板):(音乐声渐小,只手端着餐盘脚步无声的来到艾米坐位前,放下):“你的甜味套餐好了”

艾米(神情恍惚的拿起刀叉,瞥见餐盘上调色板状的百果沙拉,傻眼,慢吞吞的放下刀叉,改拿起筷子,觉得不合适,复又放下,拿起勺子,吃了一大口,呛住,涕泪横流):“呜呜....太苦了...

法师(回到点餐台,慢条斯理收拾杯具,闻言看了艾米一眼,神情认真而专注):“原本是甜的,你的泪水太苦,吃到嘴里便也成了苦的”;

艾米:“骗人,他骗了我,如今你也要骗我,呜呜...

法师(店老板):“他骗了你什么?”

艾米:“我喜欢了他十年,从八岁没头发时就开始喜欢,他读大学我打工赚钱供他去北京,后来他要留学,我买了飞机票漂洋过海追他到纽约,他曾说过今日此时定回到这里娶我为当老婆,而现在天快要黑了,我快要等不到他了...

(一声捏碎瓷器的碎裂声响起),法师若有深意的投去一撇又转头看向艾米的头发若有所思:“和尚没头发得戒色,如此看来,头发长短确实有碍于情感”;

艾米(扯着哭腔哼唱):“嘿...待我长发及腰;...归来娶我可好...

法师:“却原来,你没能找到他,也没能等到他”;

艾米:“不是喜欢,是爱,比大海还要深的爱”;

法师(半垂眼敛,声音淡漠,不染杂色):“为什么喜欢?”;

艾米暴躁的跺脚:“都说了不是喜欢,是比山高比海深的爱!”(平复激动心绪,陷入对往西回忆的缅怀里)“十岁那年,我和妈妈一起去游乐园过生辰,游人太多,车太多,我和妈妈被人流冲散,人贩子抓住我威胁我跟他们走,我不走,抱住大树不放手,他们便打我,危机之际,是旭哥哥在黑夜里找到我,握着我的手将我送回到妈妈面前的,从那时起,我便发誓这一辈子一定要嫁给他,做他的新娘子,照顾他一辈子”。

(一声咔擦碎响从传来,艾米和法师不约而同停止交谈看向角落所在的方向)

场:5

景:失恋料理小店外

时:第二日夜

人:艾米、夏飞旭、欧阳娜娜(背影)

在街上漫无目的游荡的艾米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加快脚步,越过马路追赶,追至一处地方顿住脚步,觉得似曾相似,抬头再次看到‘失恋料理’四个大字顿感缘分离奇。缓步走过去,推门,视线对上屋内夏飞旭热烈拥吻一性感火辣女子的场景,顿觉五雷轰顶,懵在原地。

场:6

景:失恋料理小店内

时:第二日夜

人:艾米、夏飞旭、欧阳娜娜、程絮、店老板

艾米(泪水满面的走到夏飞旭面前,声音哽咽:“旭哥哥,我找了你这么久,原来你在这里(视线移向火焰红唇波浪发的欧阳娜娜),和她在一起”;

夏飞旭(松开了搂住娜娜的肩,看向艾米,神情羞囧中有些不自然),“艾米...是你啊,你怎么有空也在这?”

欧阳娜娜(一致纤长白皙吐着大红蔻丹的手伸到两人之间,打断了艾米的回答,欧阳娜娜张扬霸道的将身子窝到夏飞旭怀里,傲慢转向艾米):“等等,你谁啊!”,(又偏头给了夏飞旭一个高冷的表情),“她谁呀!”

艾米(身子摇摇欲坠,眼泪还在强撑):“我...

欧阳娜娜(一声冷哼,再次打断艾米的回答,踩着高跟鞋女王般的从夏飞旭怀里走了出来):“我不管你是谁,曾经是夏飞旭的什么人,可现在夏飞旭是我的。人嘛,谁没有过过去曾经,却也只过去曾经,我欧阳娜娜表示十分的理解。现在给你们十分钟,了结旧情吧!”(说完,转身,踩着高跟鞋走出失恋料理小店);

艾米(泪水终于决堤,哽咽难言):“旭..旭哥哥,她说的...都是真的吗?你那天没有赴约,是因为爱上了别人?

夏飞旭(望着艾米的眼神里闪过愧疚、怜爱、不忍、温柔,最后定格在一抹坚决):“小米,对不起......

艾米:“别说对不起,别跟我说对不起,旭哥哥你曾经救过我,无论怎么做都不会对不起我,可是旭哥哥,为什么?我哪里不好?”

夏飞旭:“不...没有...是我不好,你是个好女孩,将来会遇到更好的...

艾米(孱弱的身子在风中颤抖,挥手打断了夏飞旭):“旭哥哥,别说了,告诉我一句真实的...理由,可以吗?”

夏飞旭(收起不羁的表情,变得严肃认真起来):“小米,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你像一颗屹立在风中的藤蔓,忍耐日晒雨淋,可以日复日年复年都在等待有一个爱人前来被你捆绑束缚,而我便是那风,风无法为一颗藤蔓永久驻留,而藤蔓也不可能捆绑住风,外面的世界很大很精彩,小米,我想再去看看,你明白吗?”

艾米:“不可能的,旭哥哥你连受伤小动物都会带回家,之前对我那样好,怎么可能不爱我了”;

夏飞旭(表情无奈,欲言又止):“是,我承认我曾经是爱你的,可小米你得明白,人是会变的,现在我已经不爱你了,爱上了别人了,哎,这些年你口口声声说我是你的旭哥哥,你冷静再想想,我真的是那个救你于困境的温柔哥哥吗?”

(艾米哭的无法出声,见夏飞旭毫无留恋的追着欧阳娜娜离去,挽留的话无法说出口,无助的抱头蹲在地上呜咽不止)

夏飞旭(走至门口,想到了什么,回头看向点餐台的方向):“对了,法师我点的辣味套餐请给我打包,谢谢”

法师(点头,递过去一份打包盒):“是一份麻辣鱼头,相信你会喜欢的”;

场:7

景:失恋料理小店

时:第二天夜

人:夏飞旭、程絮、艾米

(夏飞旭道谢,转身,推门,手中的打包盒好巧不巧被正要出门的程絮撞翻,又麻又辣的汤汁溅了满眼满脸)

夏飞旭(怒):“那谁,你不长眼啊,这么大的门这么宽的路,你还能往我身上走,真不容易”

程絮(一声嗤笑,声音阴阳怪调):“可不,承您理解,夜太黑,蒙了人眼...

夏飞旭(握拳欲发作,怎奈眼镜睁不开,只得作罢):“shirt!算我倒霉”;

程絮(身影陷在浓浓夜色里,透过玻璃门神情莫测的注视着门内的艾米直至离开)喃喃念了声:“傻瓜”;

场:8

景:失恋料理小店内

时:第三天日

人:艾米、法师(店老板)、程絮

艾米(一身清新,剪了短发,走进失恋小店):“法师,今天给我来一份辣味套餐”,(耳边一声轻笑传来,艾米转头,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点餐台一角沙发坐位上靠坐着一位精致漂亮的美少年,吃了一惊):“你,你什么时候坐在这里的?无声无息的,突然冒出来,会吓死人的”;

程絮:“呵...我,一直都在这里啊”;

艾米(翻了翻白眼,在心里腹诽大白日遇到了神经病,偏过头继续点餐):“法师,别理他,继续咱们的,就点...

程絮(从沙发上懒懒的撑起身子,也来到了点餐台,加大音量吆喝):“给她来份酸味套餐,菜色嘛,就平日里我常吃的酸白菜好了”;

艾米(瞪眼,扬拳):“你!你...你这人.

程絮(好整以暇低头睨着艾米,笑的像个得逞):“我这人怎么?”

艾米(气哼哼):“你这人长得真想让人往你脸上凑几拳头”;

程絮(耸肩):“乐意之至”,(对着艾米的耳垂吹了一口热气):“你高兴就好);

艾米(气的跳到了点餐台另一头,冲着法师喊):“法师,给我辣味的,别理他”

程絮:“法师,酸味的,嗯?”

法师(无限飘渺的望天):“艾米,也许酸味的比辣味的更适合你,你不妨一试”;

艾米:“凭什么?旭哥哥爱上了辣味套餐,我只是想知道那究竟是个什么味道?”

程絮(黑了脸)::“你不必知道,因为这辈子你只能陪我一起吃酸的”

艾米:“凭什么?你是我什么人,凭什么...?

程絮(用突然而至的吻堵住了艾米喋喋不休的质问):“凭我是十年前被你阴差阳错能丢的絮哥哥,凭这么些年我默默的喜欢着你,守护着你,凭直到昨天夜晚,我才把你找到。失恋了这么些年,以为无望的,却原来,至始至终,你一直都在我身边,也和我喜欢你一般同样喜欢着我。这世界上,最让人欢喜的事,莫过于此,小米,你这么笨,连喜欢的人都能认错,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

艾米(不可置信的瞪大眼,忘记了反驳,楞在原地,许久,泪水滴滴落下,一把抱住程絮):“絮哥哥,我若是藤蔓,你是什么?”

程絮:“那我便作大树,一生任你攀爬”;

法师(敲击一下手中的铁勺):“请问,是要点酸的,还是辣的?”

艾米和程絮异口同声:“甜的”;

法师(淡定点头,拿起勺子舀了满勺的糖精到人两份酸味半成品套餐里):“好了”;

艾米:“法师,你怎么可以这样偷工减料?”

法师(一脸诚挚解释):“艾米你有所不知,这份酸白菜,多放一勺醋就是酸的,多放一勺糖便是甜的,在菜艺里,酸铁苦辣其实并不是那么绝对,相信这些时日,两位深有体会”;

程絮:“这个解释似乎好有道理,我快要被你说服了”;

(字幕):有时候,更适合你的口味就在你的身边....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揭秘真实历史上的陈真:哥只是个传说

 精武门,一个振聋发聩的名字!  陈真,一个同样响彻云霄的名字!  自武学大师霍元甲创立精武门起,“精武”二字所倡导的自强不息的精神,以及精武门中一干英杰志士的传奇...

未来人类出现第三性别

人类到底是在退化,还是在继续不断完善自己?对于这个问题,科学家们一直莫衷一是。近日,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上发表了几位科学家对这个问题的看法。科学家认为,在现代人之...

西汉已有“飞碟”记载

 虽然天体间的距离极其遥远,虽然宇宙航行困难重重,但书报杂志、电视台、广播电台以及因特网上还是充斥着源源不断的飞碟和外星人的报道。其实,不明物体来到地球的事情,古代...

中国九头鸟未解之谜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是众所周知的常识,然而,当真有一件稀罕的事物或学说出现时,人们往往却又不知所措,疑团重重,不敢相信,直至亲眼所见为止,甚至亲眼所见,也还会画上...

无名岛65死亡聚会

(一)  今天就是聚会的日子了,我的心情既紧张又兴奋。虽然参加聚会的人都是早已熟识的朋友,但那也仅仅是在网上的熟络而已,现实里大家彼此还是第一次见面。    因为身...

“天火”太阳还能燃烧多久?

对于我们地球人来说,宇宙中没有哪个天体能像太阳那样与我们如此亲近。尽管太阳发出的光和热中只有22亿分之一到达地球,但也足以使地球成为现在这样一个生气勃勃的世界了。...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