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剧本 > 正文内容

(儿童剧本)童年往事

5个月前影视剧本3463

第一节   烤百病

(编剧的话:烤百病是当地从旧社会,遗传下来的一种不良风俗,到七十年代,逐渐地淡出了历史舞台。

 

演员:(志鹏的爷爷)田成旺

      (志鹏的妈妈)齐桂英

      (铁柱的妈妈)张慧敏

      (百顺的邻居)李平山

       志鹏、铁柱、妮子、百顺、还有很多孩子

  

    志鹏家  早晨  

    爷爷吃完早饭,退到靠墙,拿过烟来,往烟袋里装烟。志鹏给爷爷划着火柴,点燃烟斗。

    齐桂英: 志鹏,今天哪里也不许去,好好跟爷爷玩,叫爷爷给你讲故事。

    志鹏:妈妈,今天是正月十六,是烤百病的日子,一会好多孩子都去烤百病,我也想去。

    齐桂英:谁爱去谁去,咱们不去,烤百病也没用,烤完了该生病照样生病,生了病也得吃药。

    田成旺:志鹏,听你妈妈的话,你妈不叫去你就别去。

    志鹏不吱声,志鹏的好朋友,也是志鹏的本家哥哥百顺,进屋来。

    百顺:志鹏,咱们出去玩一会。

    志鹏:哥哥,今天是烤百病的日子,妈妈不允许去,让我在家听爷爷讲故事。

    百顺:我出来时,妈妈也说不让我去烤百病,咱们不去,只是出去玩一会,开始烤百病咱就回来。

   志鹏看了一眼爷爷,

  爷爷:跟你哥玩一会就回来,

  志鹏:爷爷,我们一会就回来。

  百顺拉着志鹏去了院外。

   

    铁柱家门外  日外

    志鹏和百顺见铁柱在院里,偷偷的招手。铁柱进屋戴上帽子出来。

    张慧敏:铁柱,回来一下。

    铁柱跑回屋里。不知妈妈说了啥,也不知妈妈往铁柱兜里装了啥?铁柱跑出来。

    百顺:铁柱,你妈妈说啥了?

    铁柱:一会再告诉你们。

    志鹏:铁柱,明天还有一天,后天就上学了,你过年买的新衣服咋没穿?

铁柱:我过年没买新衣服,我现在穿的是哥哥的衣服。

百顺:别人都买了新衣服,你咋没买?

铁柱:哥哥的衣服哥哥穿着小了,妈妈改了改给我,这不是穿着很好嘛!我的衣服可多了,都是哥哥姐姐的衣服,他们穿着小了,就给我。

    画外音,有放爆竹的声音。

    有大人和孩子向树林里走动的身影,小女孩妮子来到几个小朋友跟前。

    妮子: 树林里都有人了,马上就捡柴生火了,咱们快去吧!

    志鹏:你们去吧!我妈妈不叫去,我回家了。

百顺:到那里看一会就回家,我妈妈也不叫去,回家咱们就说没去。

铁柱和百顺妮子,一同拉着志鹏向树林子走去。

   

     树林中  日外

烤百病的地方,集聚了很多人,成年人没几个,大部分是孩子。

百顺问邻里的老人李平山:老爷爷,烤百病是从什么年代开始的?

李平山:孩子们,这烤百病是从什么年代开始的,我也说不清楚,从打我记事,年年正月十六这天上午,也有大人,也有孩子,就来在这里,闹闹哄哄地烤。一边烤着,一边祈祷。现在烤的人,比我小的时候少多了。

百顺:老爷爷,烤了百病真就不生病了吗?

李平山:究竟管用不管用谁也不知道,但是,都有一个心愿,烤了后能管用。孩子们,快捡柴禾生火。

孩子们在各处捡来干树枝,柴草,堆在一起,好大好大一堆。还是刚才说话的李平山老爷爷,用火柴点燃柴堆。立时熊熊大火燃起,烤得孩子们脸上炽热发烫。

   风没有方向地乱刮,一会向东,一会向西,刮得火苗四处乱窜。 孩子们躲着火苗,高兴的打着、闹着、蹦着、跳着。

    过一会,火渐渐地不太旺了,人们开始烤了。 一边烤着,一边祈祷着,那些不知从什么年代传下来的语言,在不规则的声音里交织着,就好像僧人念经一般。

    孩子甲:烤烤脸,一辈子不长癣!

    孩子乙:烤烤腚,一辈子不生病!” 

    孩子丙:烤烤手,一辈子越过越有!

    孩子丁:烤烤脚,一辈子越过越好!

    志鹏站在火堆一边,只是笑,并没有祈祷,只因心理不顺,刚才来时,妈妈不叫来。回去晚了,妈妈一定会生气。

    百顺:志鹏,你也祈祷两句,人家别人都祈祷了。

    志鹏:妈妈早晨不叫我来,说是有病就吃药,祈祷没用。

    百顺:管他有用没用,咱们就当是玩玩,我妈妈也是那么说的。来!到前面来,一边烤着祈祷两句,反正咱们的妈妈没在这里,咱们祈祷完了就回家。

    百顺把志鹏拉到火堆旁,两人学着别人的样子,撅着屁股烤烤,开始祈祷。

    百顺:烤烤腚,一辈子不生病!烤烤脚,一辈子越过越好!

    志鹏也学着别人的样子,面向火堆烤手,撅着屁股烤腚,一边烤着,一边祈祷:烤烤手,越过越有!”“烤烤腚,一辈子不生病!

    孩子们尽情地祈祷,尽情地打闹,这里成了俱乐部,这里成了乐的海洋。

    杂草燃尽了,树枝不冒烟了,刚才的一大堆柴禾,现在变成了炭火。有的孩子从兜里拿出豆包、年糕,在火上烤。

    有一个孩子,一边烤着豆包,一边说:听大人们说,只有吃了在这里烤的豆包、年糕,祈祷的言语才灵。

    志鹏木然了,站在火堆旁一动不动,自己来时没有拿豆包。

志鹏正在发愣,百顺和妮子过来。

妮子说:志鹏,走!咱们回家拿。

    铁柱:志鹏,百顺,你们别回家,我这里有你们俩的那份,在家出来时,妈妈把我叫回去,给我拿了三个豆包,咱们一人一个烤着吃。

    志鹏、百顺、妮子、这几个孩子好像没听见,一溜烟似的向自己的家里跑去。

   

    志鹏家大门外   日外

    志鹏到了自家的大门外,站住了,站了足有十来分钟,几滴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这时,觉得有人拉自己一把。回头看看,原来是百顺。百顺的脸上也有泪痕,一定也是掉泪了。

    百顺:志鹏,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拉你去烤百病。婶子不叫你去,我在家走时,妈妈也说不去烤百病。我还不知咋回事,刚才我到家才想起来,我们家没有豆包了。志鹏,你们家准也没有了。妮子没过来,一准也是没有。

    志鹏:咱们去别的地方玩一会,要是现在进屋,妈妈会批评我。

    百顺:这事都怨我,不来你家就没有这事了。我刚才回家,妈妈沉着脸子说,去烤百病的孩子,凡是大人陪着孩子去的,都拿着豆包年糕,大人没去,孩子自己去的,都没拿豆包,是这回事吧?我想了想,还真是。

    志鹏:百顺哥,咱们去别处玩一会。

    百顺:没有豆包咱就不去了,在这里站一会,等妮子来,咱们一起进屋听你家爷爷讲故事。

   

    志鹏家  日内

    齐桂英:爸爸,志鹏的爸爸今天没在家,志鹏没回来,准是去烤百病了,咱家没有豆包年糕,孩子见别人烤豆包吃,一定不高兴,您出去看看,把志鹏叫回来。

    田成旺:你不说我也想出去看看。

    爷爷开门向院外走。

   

    志鹏家院外 日外

爷爷来到院外,见两个孩子在院外靠墙站着抹眼泪,咳了一声。

田成旺:挺冷地,不进屋在这里站着,想啥呢?烤百病的人都散了吗?

    志鹏:爷爷,那里的人还没散,我把百顺喊回来,是想听您讲故事。

    爷爷:志鹏,你就别骗你爷爷了,听故事咋不进屋,还抹眼泪?你们想啥,爷爷知道,那里有烤豆包和烤年糕的吧?你妈不叫你去,你偷着去。

    百顺:爷爷,您就别说了,都怨我,听婶子的,不去就对了。

    爷爷,两个兔崽子,别在这里抹眼泪了,进屋,听爷爷给你们讲故事

    两个孩子不高兴地跟着爷爷向屋里走去。

 

    志鹏家屋里   日内

    齐桂英:志鹏,不叫你去,你就是不听,要不是百顺在这,非打你一顿不可。

    志鹏听了妈妈的话,本来已经平静的心情,眼泪又止不住,竟然哭出声来。

    百顺:婶子,别说了,都是我不对,要打就打我吧!

    齐桂英:百顺,不是婶子今天有气,你来之前,我们都说好了,今年烤百病我们家谁也不去,都是你来招惹的。

    百顺:婶子,其实,我的妈妈也不许我去,我来你们家也是偷偷的出来的。婶子,您就别生气了,要打就打我两下。我比志鹏大一岁,打两下不疼。

    百顺做假象,把屁股厥过去,叫志鹏的妈妈打。

    志鹏又哭。

    妈妈:志鹏,都念二年级了,还哭,先前不叫你去,还觉得妈妈不对,正月十六烤百病,哪年都烤。念完祈祷语,烤豆包吃,烤年糕吃,这些事谁家的大人孩子都知道。咱家没蒸年糕,只蒸了三锅豆包,来了两回客人,早就没有了,因此不叫你去。

    志鹏:妈妈,别说了,我啥都懂了。

    百顺:婶子,志鹏我俩知道错了,您就别生气了。

    妮子从外边进来。

    爷爷:孩子们,看见别人家有豆包年糕吃,妮子、顺子、咱们几家没有,别觉的爸爸妈妈没好好过日子,其实,生产队分的粮食都一样,粮食充足一点的人家,是自留地多一点。不过,困难的日子很快就会过去,以后国家富强了,家家都不缺粮食,想吃啥就吃啥。但是,到了那时,不要忘了现在。

    百顺:爷爷,我们记住了。

    田成旺:孩子们,爷爷今天要告诉你们几个,无论何时,不管是吃的饭和穿的衣服,如果赶不上别人家,不要声张,也不要哭鼻子,胳膊有伤在袖子里装着,不让外人知道,就当没那回事。

    妮子:大爷爷,无缘无故地把胳膊弄点伤干啥?

    妮子的这句话把大家都逗乐了,就连生气的志鹏妈妈在堂屋都乐了。

    爷爷:妮子,爷爷那是打个比方,用简单的话说,就是有不顺心的事,要在心里装着,不表现出来。

    百顺:爷爷,我想问一个事。

    田成旺:孩子,有事你就问。

    百顺:先前,志鹏我俩在这里走后,去了铁柱家,想找铁柱玩一会就回来。结果被铁柱拉着去了烤百病的地方。一边走着,志鹏问铁柱咋不穿新衣服?铁柱说没买。穿的是哥哥的旧衣服,我就奇怪了,铁柱总是这样,全穿哥哥姐姐的旧衣服,可他又不和爸爸妈妈闹情绪,这到底是咋回事。

    田成旺:孩子们,这是张铁柱家的秘密,也是铁柱家的家风。不但如此,铁柱家从祖上就是这个习惯,他家的祖上还有一个有趣的故事。

这时,百顺的妈妈张慧敏进屋来。

张慧敏:百顺,这都晌午了,咋不回家吃饭?

百顺:不回家,在这里听爷爷讲故事。

张慧敏:快回家,下午再来。

百顺:爷爷,下午我再约几个小朋友过来,听您讲铁柱家的故事。

    田成旺:好吧!

   

 

第二节   铁柱家的家风

  

    (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家风,铁柱家的家风,是不显山不漏水的家风,这样的家风,值得提倡。)

   演员:(志鹏的爷爷)田成旺

         (铁柱的曾祖父)张明礼

         (车把式)李振东

          买张明礼羊的人

          放羊人、赌钱人

          百顺、志鹏和很多孩子

 

   志鹏家   日内

    田成旺吃完饭用烟袋抽烟,百顺领四五个孩子来。

    百顺:爷爷,这几个小朋友听说您要讲故事,都想听听。

    爷爷清了清嗓子:百顺,咱们两家离得不远,我也拿你当是我的亲孙子。上午志鹏你俩,都说铁柱不买新衣服,是呀! 这就是张家的家风,爷爷今天就讲一讲铁柱家的故事。

    志鹏给爷爷拿来热水。

    田成旺喝了一口水,看了看几个孩子。咳了两声,

    田成旺:说起来这话长了,从打爷爷记事以来,他们家就这样。有钱没钱外人不知道。这就是他们家祖传的生活习惯。别人家有了钱,大吃二喝,不该买的也花钱买,可这家人却不是。无论何时,你都看不出他们家有钱和没钱的情况来。首先是穿的,从大人到孩子,如果买了新衣服,非得洗几水,洗旧了再穿。吃饭更是有讲究,天还没亮,别人家刚起床,他们家已吃完了饭。晚上,别人家要睡下的时候,他们家刚生火。外人想知道他家吃的啥饭,都是办不到的。虽然平时省吃俭用,可来了客人却又不吝啬,尽量不让客人看到自己家过日子的底细。

    百顺:您说的这些,我们平常都知道,已经不太奇怪了。爷爷,说有意思的。

    田成旺:那就说一说你们不知道的。说起他家的事,真还有一段很有趣的故事,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还是解放前,有一年冬天,铁柱的曾祖父张明礼,去集市卖自家养的羊。张明礼走时身穿露了棉花的棉裤,棉袄没有扣子。只用一条用旧青布做的腰带一扎,头上戴一顶破了顶的毡帽。虽然只有四十七八,却酷似七十多的人。卖完了羊,买羊的屠宰户老板,把张明礼送出老远。

   

    闪回    日外

    买张明礼羊的人: 张哥,现在不太平,路上可要小心。

    张明礼:只要老板不往外说,没人知道我来卖羊,更没人知道我身上有钱。

    买羊人:张哥,做人办事要凭良心,你已经七八年来我这里卖羊,我可从来没走过嘴。

    张明礼:老板,这事我知道,要不 ,卖羊咋就不去别人家。

    买羊人:张哥,搭个脚力回家吧!总也轻便一些。

    张明礼: 老板,取笑了,离家不到四十里路,走着一会就到家。

 

    回家的路上  日外

    张明礼在市场出来,走在回家的路上。远处有套着一个马的车,快速的从后边走来。车到张明礼跟前,车把式下车。

    车把式:张大哥,从后边老远看着走路的背影,就知道是你,你空着手回去,来市场有啥事?

    张明礼:没啥事,闲逛!李振东,你赶车来市场卖啥东西了?

    李振东:快上车,一边走着再说话。

    李振东把车停下,两人上了车,李振东甩了一鞭,马拉着车快速的向前跑去。

    张明礼:咋就不知你赶车来,要知道你来,在市场就坐上了。你在家拉的啥东西来这里卖?

    李振东:冬天闲时候,我到各村子买点糠,来城里卖。城里的人家,大多养几只鸡,买糠来喂鸡。

    张明礼:你这一趟能挣多少钱?

    李振东:挣不了多少,但是,四角五角也是钱。

    李振东甩了两鞭:驾!驾!

    李振东:张大哥,你卖啥东西了?还是买啥东西了?空着手回来,在城里吃饭了吗?

    张明礼没言语。

    李振东回头一看,见张明礼依着车邦睡了。

    李振东没有再说话,车继续快速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由于车的颠簸,张明里的毡帽掉了,两个人谁也不知。

    走了一段路后,车轱辘碰到一块石头,猛烈地震动一下,张明礼被震醒。醒了的张明礼,首先摸摸头,觉得毡帽没有了。

    张明礼:李振东,快停车。

    李振东停下车:咋了?

    张明礼:我的毡帽不知啥功夫掉了,快回去找。

    李振东:我当啥事,就你那破毡帽,又破又满是污垢,一文钱也不值,找它做啥,买个新的算了,你没钱,到了前面的铺子,我拿钱给你买个新毡帽。

    李振东一边说着,抬起鞭子,打了一下辕马:驾!又往前行驶。

    张明礼跳下车来:李振东,你不愿回去,我也不强求,我自己步行回去找。那毡帽是我爷爷留下的,不能在我手里丢了。

    李振东见张明礼态度坚决,也就不和他执拗,下了车,带了一下辕马的缰绳,把车拧回来:好好好!听你的,啥破玩意,那破毡帽上面放几块大洋都没人要。

    两人重新上了车,马不情愿地慢慢的往回走着。两人仔细看着路,,不放过任何角落。

  

    李振东的车走过的地方   日外

    李振东的车,走过的地方,有一放羊的赶着羊从远处向这边走来,

    羊在路边悠闲地吃着草。放羊的人看见路上有一顶破毡帽,上前捡起来,看帽子满是污垢,扔在了道沟里。

    从远处的农舍里走出一人,迈着懒洋洋的步子向放羊人走来。

    放羊人:秦大哥,今天咋样,赢了多少?

    姓秦的人:今天点子不好,输光了!

    姓秦的人看到路边有毡帽,捡起来一看,又扔回原来的地方,觉得有点晦气,又踢了一脚。

    

 

    远处的路上   日外

    李振东赶着车往回走,张明礼远远地就看见有人踢自己的帽子,车还没到跟前,就跳下车来,紧走几步,捡起毡帽,弹了弹帽子上的土,打开帽子的护耳,拿出一张崭新的纸。

    张明礼看了看踢帽子得人: 你们俩人知道这是一张啥纸吗?

    放羊的人说:破帽子里还有好东西。卷烟纸白!

    赌钱的人:破帽子里有啥好东西,

    张明礼把纸举起来说:你们二人是穷神蒙眼呀!只知道帽子破,又满是污垢,却不知帽耳里有一张珍贵的纸,这张纸是二十块大洋的银票,我卖了七只羊,一共是二十一块,我说大洋没法拿,买主去钱庄开了一张二十元的银票,另外一元在兜里,想买点啥东西,没有买。你们哪里知道,这可是我们全家一年的生活开支呀。

    那两个踢帽子的人,听了张明礼的话,目瞪口呆。

    李振东本来想,张明礼拿起帽子,戴上就往回走,没想到张明礼的帽子里还有惊天的秘密,虽然是冬天的天气,两颊却滴下了汗珠。快速的下车,怀着疑惑的心情凑过来,仔细地看了看银票,果然是真的,对张明礼伸出来大拇指。

    张明礼重新把银票放在毡帽的护耳里,戴在头上。李振东和张明礼又上了车,马车飞快地向家的方向驶去。

    踢帽子的两人,看到张明礼和李振东坐车远去的背影渐渐消失了,两人还木然地站在那里。

    李振东一边驱赶着马车,一边说:张大哥,你坐我的车出来十多里路,卖羊的事咋就没和我说?

    张明礼:不但没和你说,在市场遇见几个熟人,我也没说。

    李振东:张哥,你说你见了熟人不说,那你赶着羊走四十里路,没人看见?

    张明礼:我怕走大路遇见熟人,昨晚吃完饭时间不大就赶着羊走,没走大路,爬山跃沟,走了不少弯路,今天早晨才到市场上买羊的人家。

    李振东:那你在市场没吃饭,不觉得饿?如果不碰见我,走着回家,行吗?

    张明礼:昨晚在家走时,拿了三个馍,饿了就吃一口,饿了就吃一口,到市场时,馍也吃尽了,现在不饿。

    李振东:张大哥,你咋不把银票放在衣服的兜里?

    张明礼:李振东,你说,要是遇见歹人,他最先翻的地方是哪里?

    李振东:哎呀呀!张大哥,咱们相隔一条河,我咋就没看透你?光知道你穿戴不整齐,四十多岁的人,就像七十岁的老头,现在看来,给你十万精兵,你也能带呀!

    张明礼:老弟,我没有你说的那样精明,只是按着爸爸过日子的习惯处事。

    李振东:张大哥,今天不回家吃饭了,去你家,叫嫂子包饺子。

    张明礼没再说话。

    过了一会,李振东回头看看,张明礼把毡帽放在屁股底下,歪着睡了。

    李振东自言自语地说:睡吧!一夜没睡了。

    闪回完

   

    爷爷端起水来喝了一口,往烟袋里装烟。志鹏拿来灶膛里的火,给爷爷把烟点燃

    百顺:爷爷,这故事完了吗?

    爷爷:讲完了。

    百顺:踢毡帽的两人后来咋样了?

    爷爷:后来有人说,那两人,一个是放羊的,捡起毡帽一看又脏又破,就扔到路边。另一个是赌钱鬼,那天赌钱把钱输光了,出来散心。看到路上有一顶毡帽,捡起来一看,满是污垢,扔回道沟里,觉得晦气,又踢了一脚。在以后的日子里,经常有人看到那两人在路上绕,总想遇到那样的机会。

    志鹏:这故事太精彩了,如果铁柱也在这里多好。

    爷爷:在铁柱家里,这故事已不是故事,这就是他们的家风。孩子们,要记住,穿戴的好赖,饭食的好赖,不是衡量心计强弱的尺子。

    志鹏:爷爷,记住了。

    百顺:爷爷,我比志鹏大一岁,志鹏是二年级,我是三年级。虽然现在还不知作文咋作,但我要把爷爷今天说的话,连同这个小故事,还有上午烤百病的事,都写下来,到啥都懂了时,拿出来看,准是别有一番味道。

    田成旺:百顺,你这孩子还怪有心计的。

    百顺:爷爷,我们回家了,以后像这样的故事,爷爷多给我们讲点。

 

   

       第三节  粪筐

    (六十年代到七十年代,学生的劳动是光荣的,农忙时,帮生产队干活,夏天间苗、秋天扒玉米 。上学时背粪筐捡粪,学校把学生们捡的粪,赠送给生产队。学生们把辛勤的劳动当做光荣。)

    演员:百顺、志鹏、还有很多同学

          班主任老师:冯玉琴

          校长:齐坤

          生产队队长:

          (志鹏的爷爷)田成旺

        很多背粪筐的学生

        六年级的劳动委员:许春

    志鹏家,日内

    午饭后,志鹏的爸爸去生产队干活去了,妈妈在堂屋洗衣服。志鹏端一碗热水递给爷爷,田成旺喝了一口水,把烟袋拿来,装上烟,志鹏拿来火柴,给爷爷把烟袋里的烟点燃。这时,百顺来。

    百顺:爷爷,我来想求您点事。

    田成旺:百顺,有啥事求爷爷,许不是叫爷爷给你做一道算术题。

    百顺:爷爷,你就别和孙儿开玩笑了,求您做算术题您也不会做。

    田成旺:那你求爷爷啥?

    百顺:我想求爷爷给我编一个粪筐。昨天放学之前,班主任老师说,再过一个星期,高年级的学生要背粪筐了。在这一星期里, 要同学们做准备工作,没有粪筐的要找人编,没有粪叉的要大人帮着做。我爸爸不会编粪筐,爸爸说叫我来求大爷爷。

    田成旺:志鹏回来咋没说?

    百顺:志鹏先不用,他是四年级,背粪筐是从五年级,咱们学校总计两个班,五年级和六年级。老师说,这是县里教育局统一安排的。说是这样有两种收益,一方面是培养下一代勤劳的生活习惯,再就是同学们捡来的粪送给产量低的生产队,增加产量,支援社会主义建设。

     田成旺:好!上边的这个政策好,能让孩子们从小就知道干活是光荣的。反正今天是星期天,你下午准备条子,爷爷给你编。

   

    学校办公室   日内

    校长把百顺叫到办公室,一同进办公室的还有六年级的一个班干部,许春。

    校长:今天把你们两个叫来,是想和你俩说点事,从下星期一开始,五年级和六年级的男同学,就背粪筐了,你们两人都是班级里的劳动委员,每天同学们粪筐里的粪,有你们二人估秤,你们二人的你们两人互相估,到放寒假时,粪的斤秤多的学校评奖,你们二人可要记住了,对自己的任务负起责任来,每到下午第三节课下课后,两个班的男同学去粪坑边,按顺序估粪筐里粪的斤秤,估秤时要一视同仁,不能这个估多了,那个估少了,无缘无故地让同学之间闹意见。你们能做到吗?

    二人又齐声说:我们一定能做到。

 

    学校操场边   日外

    学校的操场边上,有一个粪坑,里边有不少粪,这些粪是学生们用粪筐捡来的。粪坑边上有四十多个粪筐,

    下课的铃声响,学生们有顺序的由两个班里的劳动委员,按顺序地逐个的估粪筐里粪的多少。

    放学的铃声响,学生们站队,高年级的学生背着粪筐,带领低年级的学生回家。

 

    上学的路上,日外

    百顺背着粪筐,和志鹏、铁柱、一同上学。

    志鹏:百顺哥,这一路上,一个粪蛋也没有,你粪筐里的粪从家里走时就有吧?

    百顺:你们俩想想,学校操场上那四十多粪筐,咱们这条路就有七八个学生背粪筐,就这三四里路,能有多少粪让咱们捡。粪筐里没有粪,空着到学校,我这劳动委员又失去了身份,没办法,粪筐里的粪,只有靠起大早到四处转。吃完早饭,把捡来的粪,背着去学校。

    铁柱:百顺哥,学校里黑板报上,你捡的粪斤秤最多,原来是这回事。

    铁柱:怪不得有的同学背的是空粪筐。

    志鹏:百顺哥,你现在可是好人缘,那些背粪筐的学生,和你说话都是抬着脸。

    铁柱:百顺哥,那些和你讨好地同学,都是为了把自己粪筐里的粪多估几斤吧?

    百顺:去去!说的啥话!

   

    百顺家   夜内

    百顺家今天有客人,爸爸妈妈和客人说话,所以睡得晚,夜很深了才睡。

    百顺:妈妈,明早还是早早地叫我,我出去捡粪。

    张慧敏:百顺,你这样起早捡粪,现在捡了多少斤?

    百顺:反正两个班我占第一。

    张慧敏:再有十多天就放寒假了,儿子能得啥奖励给妈妈拿回来?

    百顺:妈妈,您说的啥?得不得奖无所谓,我是劳动委员,必须带头干。

    爸爸:我儿子这一冬起早捡粪,如果明年放在自留地里,能多收一百斤玉米。

    百顺:爸爸,这些事您都不懂,多收几斤玉米算个啥,拿到学校,那是支援社会主义建设。爸爸,我睡了,明早早早地喊我。

 

   清晨百顺家   日外

    百顺噘嘴,不高兴

    百顺:昨天晚上说的好好的,到时喊我,

    张慧敏:喊你两三次,你都不醒,快吃饭吧!今天别背粪筐了。

    百顺:那哪成?我是劳动委员,我要不背,就都不背了。

    张慧敏:我告诉你一个办法,一会走时去生产队饲养所,妮子的爷爷是饲养员,你在圈里装点不就行了。

    百顺高兴地吃饭。

 

   生产队饲养场  日外

    百顺在牛圈里装了一些牛粪,出了生产队的大门。这时,生产队队长,吹着召唤社员来干活的口溜子,与百顺走了个迎面。队长啥也没说,百顺也就没打招呼,径直的向学校走去。

 

    学校院子  日外

    百顺背着粪筐,走进学校的大门,但觉得后面有人,回头一看,生产队队长竟然在后面跟着自己。队长到办公室,不知和校长说了什么?

    校长:各班的班主任,带着自己班里的学生,到后面的操场召开现场会。

   

    学校操场   日外

    面对全校的同学,百顺把头低了又低。

    校长:今天的这个现场会,有的同学已经知道啥事了,今天田百顺粪筐里的粪,是从生产队的牛圈里拿来的。田百顺拿粪时,被队长看见,队长跟了来,同学们,咱们粪筐里的粪,春耕时要无偿地送给生产队,现在从生产队拿粪,让外人无法解释。今天为了给田百顺所在的生产队队长做一解释,所以开这个现场会,田百顺这两个月捡粪的斤数,全部作废。田百顺的劳动委员也取消了,五年级的劳动委员再任用别人。……”

    面对全校的师生,田百顺没敢抬头,校长说的话,别的没在意,劳动委员撤了,叫自己心痛。老师和同学们都回教室上课了,田百顺自己站在操场上,想哭,还没哭出声来,觉得有人按自己的肩膀,回头一看,是班主任冯老师。冯老师把百顺拉到宿舍。

    冯玉琴:田百顺,今天的事,你不要放在心上,再有几天就放寒假了,明年开学,从头开始。

    百顺不吱声。

    冯玉琴:我听同学们说了,你起大早出去捡粪,今天有特殊情况吧?

    百顺哭着说:昨天来了客人,很晚才睡,所以今天没起早。

   冯玉琴:我知道了,别想这些事了,回去上课吧!

   田百顺:老师,我错了!

   冯玉琴:知道错了就好!走!回教室。

   冯老师拉着百顺向教室走去。

 

   剧终

 

  

 


 

:

 

 


标签: 微电影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我爱你”琳琳

             &nbs...

爱情不停站

爱情不停站             ...

美好世界

美好世界-四幕剧 序 故事发生在1999年的冬季,那一年,臭狗翔10岁。 第一幕:顺眼地点:赣州大余的小学校门口室外天气:狂风暴雨出场...

平行线

1、地点:大街     日     人物:何军 &nb...

《虐宠的意外》

《虐宠的意外》 女主人抱着猫咪,将猫咪放在装婴儿的摇篮中。 女主人在房间内照着镜子涂口红,男主人同女主人讲话,女主人摆手不作理会。 男主人咬着牙齿生气,眼角余...

带着背影去旅行

带着背影去旅行数码器材摊位    日(上午)   内   &nb...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