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剧本 > 正文内容

有钱的情人

5个月前影视剧本4574

微电影剧本

有钱的情人

编剧:江雨

人物:

小荷:女,二十多岁。都市小白领。

陈星:男,二十多岁。某公司秘书。

小环:女,二十多岁。小荷的闺蜜。

配角若干。

 

日。咖啡馆。

迷离的灯光闪烁,一席白裙的女孩儿将绵软的曲子挥洒到了每一个角落。

小荷和梅姐并排坐在桌后,小荷不情愿的闷头喝着咖啡。

梅姐:小荷,干吗这样阴沉个脸啊?这相亲又不是上刑场,一会儿人家男方来了,你给我精神点啊!就是不愿意,也得把这个场给我圆了。

小荷:知道啦!梅姐!

梅姐:我可跟你说啊,我同学说了,这小伙子可知道心疼人了,又细心又温柔的,长的也挺帅气的。

小荷(嘟囔):也就是个小职员呗。

梅姐:你说啥?

小荷:没有啦,没说什么啊!

陈星走进咖啡馆,张望了一下,径自走到了两人的桌前。

陈星:是梅姐吧?

梅姐:啊,是我,你是陈星吧?

陈星笑着点了点头。

梅姐:来,快请坐。(介绍)这位就是小荷。

陈星(冲小荷点了点头):你好!

小荷:你好。

小荷瞄了陈星一眼,把头扭向一边,忽然,小荷想起什么似的突然盯着陈星细看。

梅姐:小荷,你干嘛啊?

小荷:哦,没什么。

小荷凝神思索着什么,忽然,小荷抬起头来,定定的望着陈星,脸上漾出一丝笑意。

闪回:

日。市郊别墅前。

郊游到此的小荷和闺蜜小环望着华丽的别墅在发着感慨。

小荷:什么时候我能住进这大别墅就好了。

小环:好办啊,你就在这儿等,等这别墅里出来个男人,管他年老年少的,你就嫁给他,就住进去了啊。

小荷:要死啊,出来个老头我也嫁啊?还是你嫁吧。

小环:我们一起嫁呗,我有谦让性,小的给你,我嫁个老的就行了。只是……

小荷:只是什么啊?

小环:只是到时候你就要喊我婆婆了。

小荷:你个死丫头不要脸。

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一辆豪车疾驶而来,一阵刺耳的刹车声,车停在了两人不到一米的位置上。两人吓的尖叫起来。

车门打开了,陈星慌忙下车向两人道歉。见两人没什么事儿,陈星重新上车,驶进了别墅。

小荷痴痴地望着远去的豪车。

小环(夸张地):钻石王老五耶!

闪回毕。

梅姐:小荷,小荷!

小荷(醒悟状):啊,梅姐。

梅姐:你想什么哪?人家陈星和你说话哪。

小荷:哦,对不起。(盯着陈星)你,你在哪儿工作啊?做什么的?

陈星:大鹏公司,我做秘书的。

梅姐:瞧你这记性,刚才不是和你说了吗?

小荷:呵呵,不好意思,我给忘了。

陈星:没关系。

小荷的画外音:是他啊,没错的,就是那个钻石王老五!可为什么要说他是什么秘书呢!哈哈,我明白了,原来这个王老五是想装成穷小子来找灰姑娘。呵呵,本姑娘时来运转了!好,本姑娘就将计就计,就当你是穷屌丝儿好了,到时候……哈哈……看你还能跑出本姑娘的手掌心儿!

小荷的眼前浮现出一幕幕画面,一会儿是在豪华的别墅里结婚的场面,一会儿坐在豪车里兜风的画面……

梅姐:小荷,你傻笑什么呢?

小荷(醒悟状,忙掩饰):啊,没,没有啊!

梅姐(附耳问小荷):你到底怎么想的啊?行不行啊?

小荷(急忙不住的点头):嗯。

 

日。街头。

小荷和小环两人。

小环(吃惊状):啊?真的啊?真的是那个钻石王老五?不会这么巧吧?

小荷:绝不会看错,就是他!

小环:小荷,你走狗屎运了哇!妒忌妒忌妒忌啊!不行,你得请我吃饭。

小荷:就知道吃!吃货!

小环:哎,你打算什么时候揭穿他啊?

小荷:不能揭穿,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才好哪!

小环:对,让他自己暴露才好。

小荷:可是怎么才能让他自己说出来呢?

小环:(忽然一指橱窗里的一款高档包)好漂亮啊!

小荷:看看去!

两人进了店门,左看右看的。

小荷:(用手到处指点着)这个,这个,这个,我都要了!

两人大笑起来。

 

黄昏。街头。

小荷款款走向等待的陈星,陈星急忙将手中的鲜花递过去。

陈星:生日快乐!

小荷:好漂亮啊!谢谢你!

小荷画外音:抠门,好容易过个生日,就送这么个东西!

陈星:不好意思,礼物简单了些,以后我一定要补偿给你!

小荷:我很喜欢啊,别花那些冤枉钱了。留下钱以后我们还得过日子呢!我不喜欢那些奢侈的浪费,真的!

小荷画外音:知道就好,忍,忍住了好日子就在后头呢!

陈星画外音:现在这样的女孩儿真的太少了!我一定要好好的珍惜!

陈星:要不,我们看电影去吧?

小荷:嗯,我听你的。

两人向电影院走去。

夜。

陈星和小荷走出电影院后,漫步街头。

陈星:喜欢吗?

小荷:挺好的,我喜欢这种唯美的爱情!

陈星:你是完美主义者吗?

小荷:我喜欢一切完美的东西。

陈星:每个人都喜欢完美。我送你回去吧。

小荷:嗯。

陈星招手拦车,被小荷挡住了。

陈星:怎么?

小荷:我们还是不要花这个钱了。我们就这样走回去不好吗?

陈星:我当然愿意就这样的陪着你,只是,你不怕远吗?我们这样走,怕要走上两个钟头。

小荷:我不怕,我喜欢走,你怕吗?

陈星:好,那我们就这样慢慢的走下去。

小荷:嗯。

小荷的画外音:我看你这么个公子哥,能不能坚持走下去,我把你累趴下,看你还装不装傻了!

陈星的画外音:多好的女孩儿啊!不怕苦,不怕累,一定是个勤俭持家的好老婆。

夜色深沉。

小荷的两条腿已经不听使唤了,而陈星却依然步履稳健。

小荷的画外音:这该死的家伙,怎么这么能走啊!天啊,我要崩溃了,我走不动了!救救我吧!

陈星:怎么样了?是不是走不动了?

小荷:嗯。

陈星:我们休息一会儿吧?

小荷低着头不言语。

陈星:是不是要我背你啊?

小荷画外音:对啊,我真笨,怎么没想起来让他背呢。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小荷:你也挺累的,还是不要了吧!

陈星:没关系,我不累。

陈星俯下身子,小荷冲陈星挥了挥拳头,一脸坏笑的趴到了陈星的背上。陈星背起小荷,慢慢走进夜色。

 

日。小环家。

小荷:小环,我受不了啦!他太能装了!

小环:呵呵,受不了也得受啊!吃得苦中苦,方能人上人啊!

小荷:不行,你得给我想个办法,我不想受苦,我想当阔太太!

小环:咱找个人来绑架你,看他怎么办?不信他还能装下去。

小荷:那他报案怎么办啊?

小环:也是啊,真露馅儿了就前功尽弃了。要不咱这么的吧,你装病,装那种特重的病,需要换零件的那种病,看他还不拿钱出来给你看病啊?

小荷:那能行吗?

小环:有什么不行的啊?大不了说是误诊了呗。我姐就是医生,多方便啊!

小荷:能行吗?

小环:你不想早点过幸福生活了啊?

小荷:那行,那我听你的。

 

日。医院。

病房内相邻两张病床,里面是一个中年妇女,小荷躺在靠近门口的病床上,小环守在一边。

陈星匆匆赶来,直扑到小荷的床前,攥着小荷的手,痛惜的望着小荷。

小荷:你别担心,我没事儿。

陈星:我知道,你一定会没事儿的。什么都不要想,静静的养病,啊!

小荷点了点头。

陈星把询问的目光投向小环,小环丢个眼色,走了出去。

陈星:好好休息一会儿,别太累了,我去一下就回来陪你。

小荷:你去吧。

陈星走出房间,小荷急忙探起身来,竖起耳朵倾听。

医院走廊。

陈星(焦急):小荷怎么样?告诉我!

小环(佯作沉痛):医生说,要换肾。

陈星:啊?!

小环:但是小荷不想治疗了。

陈星:为什么?她还那么年轻?

小环:唉!费用太大了,不是我们这种工薪阶层的人能够做到的。

陈星:不行,必须要治,哪怕是倾家荡产也要治。

小环:说的容易啊。

陈星:还差多少?我来想办法!

小环的画外音:呵呵,小样的,我看你还装!

小环:前期各种费用少说也得二十万。

陈星:我想办法。

小环(激动状):陈星,那小荷就全靠你了。

陈星的眼里隐隐涌出了泪水。

街头。

陈星木然的走在街头,一幕幕和小荷恩爱的镜头重现。陈星留下了眼泪。

 

医院。

护士:查房了,查房了。

主任走进病房。来到小荷的床前。

主任:做CT了吗?

小荷:做了。刚拿回来。

主任:我看看。

小环随手将床头的CT片取出来递给主任。

主任(认真的看着片子):情况很不好啊,得尽快寻找肾源了!

小荷:什么?怎么不好了?

主任:你也不用太但心,我们做过很多例这样的手术了。

小荷:你说什么啊?我——需要——换肾?

主任:怎么?医生没和你说?谁是你的主治医师?

小荷(懵了):我有病?我真的有病啊?

主任:你不要太紧张了,相信我们,我们一定会尽力的。

主任拍了拍小荷的手,走了。

小荷(呆呆的坐在床上,口中喃喃自语):我病了!我真的病了?小环,小环。

小环: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小荷:小环,我真的病了吗?

小环:我,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是这样啊?你别害怕,我去找我姐去,让我姐来看看。

一会儿功夫,小环的姐姐大环来了。大环拿起片子看着。

小环:姐,怎么样?是真的吗?

大环:怎么会是这样?

小荷嚎啕大哭起来。

大环:小荷,你先别哭,你等我们做个会诊,结果也许不那么糟糕的。

小荷(哭:)我完了,我完了。

陈星进来了,见状忙奔到小荷的身边,用力的搂住小荷。

小荷:陈星,我完了。

陈星:小荷,你放心,我一定要治好你,即便是用我的生命,也要换来你的健康。

小环(哭):陈星,医生说要尽快寻找肾源了。

陈星:我行吗?给我验血配型吧。

小荷:陈星,谢谢你!(大哭)

陈星:小荷,只要你能好,我做什么都愿意!

小环:陈星,谢谢你!你是个真爷们!

大环:这样吧,我先拿片子去做个会诊。

小环:嗯。

大环随手拿过片子袋儿,要把片子放进去,却愣住了,之间片子袋上写的名字是张春花。

大环:这是谁的片子?小环,你开什么玩笑哪?

小环:啊!

众人忙争相去看片子袋上的名字。

临床的那位患者张开惺忪的睡眼,望了望他们,道:你们拿我的片子干什么?

众人愣愣的望着张春花。

小荷脸上挂着泪珠,却噗地一声笑了,转而又哭了起来。

 

公园。

小荷依偎在陈星的怀里,静静的望着陈星。

陈星:看什么?是不是觉得我很帅啊?

小荷:经过这一次,我真的挺感动的。你真好!

陈星:傻丫头,换哪个男人都会这样做的。

小荷:但我还是很感动。经历过一次这样的生死选择,我忽然发现,其实什么都不重要,只要活着就好!

小荷将头埋进了陈星的怀里。

陈星的电话响了,陈星摸出电话。

陈星:你好,赵总,哦,好好,你在哪里?七星酒楼!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到。

小荷:怎么?有事儿了?

陈星:我们赵总又喝多了。

小荷:他喝多了要你去干什么啊?

陈星:呵呵,我们赵总养了一条小狗,到点就得吃食儿,一点也不能耽误,他如果在外面应酬回不去了,就得找我去给他喂狗,那个狗也是怪,别人喂食儿都不吃,就我和赵总两个人喂它才吃。呵呵,没办法。你跟我一起去吗?

小荷瞪大了眼睛,茫然的点了点头。

 

公路上,陈星开着豪车飞驰着驶向别墅,小荷坐在旁边,满脸的困惑和迷茫。

小荷的画外音:他原来真的就是个小职员啊!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啊?他是那么的好,那么的让我感动,我该怎么办啊?

陈星各种温柔不断的浮现在小荷的脑际,小荷转头定定的望着陈星……

 

剧终。

 

编剧:江雨

邮箱:307151075@qq.com

电话:15904140152


标签: 微电影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有形的翅膀

下一篇:未遂

相关文章

乡村十大悲剧

1、河边 日 外模模糊糊中,一个小女孩正在荡秋千。旁边有几个男孩。女孩爸爸:闺女,我去趟地里,你们别动!好好玩!河边一台机器呜呜的响着,在抽着水...

《沦落》

第三集 《沦落》由吸烟引起连锁犯罪,表明了学校、家庭、社会多方面管教学生的迫切性。(世界观、管教严峻)黄斌与周娟是学生里的吸烟老手。一天,黄周二人街边偶遇...

风筝飞

             风筝飞镜...

疯魔

诡异类微电影            &nbs...

生日的祝福

生日的祝福时间:九十年代某个夏天的一天地点:李处长的家中人物:李处长,李处长之妻田秋红,李处长母亲李大妈,李处长儿子李小伟;高局长,高局长之妻张姐;杨处长,杨处长之...

鬼门关

传说人死后,过鬼门关上了黄泉路,到一条桥叫奈何桥有个孟婆守候在那里,给经过的人递孟婆汤,喝过汤的人就会忘却今生今世所有事,可有不愿意喝孟婆汤的,孟婆没办法只好在这些...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