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剧本 > 正文内容

断点

5个月前影视剧本3598

 

断点

一、开幕

大屏幕上西凉刁着烟卷,烟雾后朦胧的脸,有一些无所谓和病态。然后立刻切换到枪战。

二、雨夜枪战

一个人没有野心,是很难建功的。像三国中的刘备,念同宗之情,不忍取荆、益二州,以致他前世漂泊无定,而曹操,截然相反“宁教我负天下人,莫让天下人负我”,此乃霸气也。

基于这种野心的驱逐,段章天在四月二十七日捣毁了冷家别墅。那场枪战是西凉加入帮中最大规模的一次偷袭。当西凉站在白陌面前时,还是想起那个冰冷的雨夜。雨水顺着他的发梢淌下,划过脸颊,那支钝亮的手枪在雨水中闪着光,雨水从他的手上接连不断地流下,不断的有人痉糜的倒下,雨水的寒气让他更加清醒。雨水冲洗着笨重的血腥,混成一片黏稠,吊在半空中,不再流动。雨滴在腥红的水流中击起一个个漩涡,像被子弹穿过皮肤。凸现而醒目。

冷蓉在雨中喘息探望着,有子弹嗖嗖的声音传来,仿佛擦过她的衣服。她警惕地握着手枪,西凉站在不远处,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冷蓉的情形。

那是在飞机场。冷蓉的行李被偷,她追出侯机大厅。西凉去接父亲,在侯机大厅的门口遇到了她,冷蓉站在那儿,茫然四顾,十指交叉,眉头紧锁,有些不知所措的立在那里。对面马路的风扫过,头发和衣角撕扯着她,像凌空飞舞的一块缎带。

那一刻,西凉心里不知有什么在激荡。凌乱、朦胧却急促。仅仅只是一瞬,然后他若有所失却毫不留恋地冲向安检口。他的背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在侯机大厅里冲撞。

西凉用枪指着她,那一瞬间的感觉又飘浮地掠过心头,如蜻蜓点水般轻盈,他看到那个无止尽的黑洞,正在向他张开,里面仿佛有地心吸力,一块硕大的黑布即将将他缚住,那是冷蓉的枪膛。她的眼睛因张大而深陷,瞳孔由于呼吸而不断张缩,那里面有西凉坚定却无力的姿势——眼神咄咄逼人,闪着勃朗宁手枪一样的凶光,像雨中站在门前的石狮子。杀气腾腾。

西凉第一次清楚地看到自己手枪里的那颗子弹嵌进冷蓉的左胸膛。那后面是心脏。她眼睑丛落下来,那个咄咄逼人的姿势被掩埋,勃朗宁钝重的凶光也在那一瞬间落地。她倒在那儿,雨滴敲击着她,雨水顺着她单薄的面颊流下,头发浸在雨水中,血水将她包围,蜿蜓流淌着。那支枪在她身体的不远处。铮铮发亮。

“冷蓉”

凌乱的呼喊声中依旧能辨出声音的来源。西凉的右耳神经性跳跃一下,他翻身倒在雨水中,两只手枪的子弹将冷秋钉在那儿,额前的血浸过他的眼睛,被雨水冲散,布满那张被愤怒扭曲的脸。白色的衬衣胸口,有殷红的血液慢慢渗出,他跪倒,两眼因过多的愤怒而显得空洞,两只眼珠仿佛要被挤压出来,嘴唇愕然地淋在雨中。西凉的嘴角倏然抽动一下,一丝诡异的笑在他眼中铺开,颊骨的肌肉被轻扯一下,无所谓地迎着雨,他轻快地转动两支手枪,跨过冷秋的尸体后,又回头斜视了一眼,眼神有力地射到冷秋身上,脸上顿时,浮起一层轻蔑的笑。像一只无形的手罩在他的脸上。

三、狠是不需要理由的

世上只有一件事是不需要理由的。是爱吗?NO。爱的理由就是我需要你,因为太自私,所以被忽略。是狠,狠是不需要理由的。

房间的门一扇扇关上,阻断了澄清的光源,短促、崩裂的关门声,仿佛敲击在心上,但又觉得那声音很遥远,像无线电波一圈圈扩散而来的。脚步声在走廊尽头响起,钝重却又轻脆,像两块笨重的铁相击而发出的声音。脚步声杂乱无章,慢慢像和铁轨磨合的火车,呵成一气。

一扇门被洞然打开,强烈的灯光打在门口那张脸上,像散射着太阳光的双面镜。那光被他的脸反射回来,有点儿刺眼。他不耐烦的歪头斜视了一眼门旁的那个人,眼神有力。咄咄逼人,带着嘲弄和无所谓的腔调问道:

“老大在吗?”

“在。”

他眼睛向里探望着,嘴角突然又浮起那层轻蔑、得逞得笑,有轻微的“哼”声从鼻腔内快速射出,在僵硬的空气中打了一个旋后,被空气吸收得毫无

标签: 微电影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撒旦学校

下一篇:施舍

相关文章

两重天

             &nbs...

和自己恋爱

《和自己恋爱》剧本背景:2013贵州角色:圈圈(女,在校大学生,典型双鱼座)       &n...

四个毕业生

第一场 (地点;出租楼内   时间;早晨   人物; 温善清  ...

“我爱你”琳琳

             &nbs...

距离

故事大纲   开端:俞凡生活在一个普通的城市中,生活过的非常简单,每天朝九晚五上班。家中的沫颖非常的贤惠,总是在清晨为俞凡准备好整洁的...

那一夜到了老年

那一夜到了老年——微电影剧本(野风子雨原创) 夜渐渐深了,这座喧闹的城市终于有了一丝宁静,忙碌的人们算是有了喘息之间……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