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剧本 > 正文内容

寻己

5个月前影视剧本2052

题目:寻己

概述:面对跨不过去的坎坷,我们能做的,其实是缅怀过去,珍惜现在,展望未来!

主题曲、插曲 待定

影片主要角色:

           男一号:穆夕  26 某策划公司销售部主管

           男二号:埃里克  27 外籍精神科医生

      男三号:莫西  48 某国著名心理咨询师

      甲乙(情侣) 主人公前女友的同事

  

故事梗概:

   穆夕在一次失恋分手之后,情绪一度低落,幻想自己穿越到60岁那年。
  在与朋友埃里克多次思想搏击之后,还是不肯服输,坚持自己是34年之后穿越而来的。于是埃里克花便血本请来世界著名心理咨询师莫西教授来开导穆夕。
  在短暂的交谈过程中,穆夕终于明白了,原来自己并没有穿越,而是自己精神有问题,得了臆想症。
  然后结果果真是这样吗?穆夕到底是穿越了,回到过去,还是自己臆想的结果?
  颇有现代版庄周晓梦迷蝴蝶之感! 

 

正文:

 

开场字幕,画外音:那些如同我一般早已老去的身影,我将如何追寻那逝去的青春!

 

第一幕

 

场景:  房间

时间:  某天深夜
人物:  穆夕

 

一盏深蓝色的吊灯,散发着朦胧的灯光,整个房间昏暗。镜头中逐渐出现一名模糊身影的花甲老人(穆夕),着睡衣。对着衣柜的镜子。图像由模糊到清晰,老人的容貌逐渐明朗(给于脸部特写) 

  老人的左手抚摸额头,然后由额头沿着左脸颊渐渐滑下,直至下巴(苍白的短胡须特写)

镜头缓缓转向老人正面(一个深邃的眼眸特写)

画外音(即主人公旁白):紧沿苍白的线条,青丝成雪,长须落拓。对着,镜子里的我,一双充满悲戚的眼眸,却也望不穿那过往岁月烙在心底的曾经,记不起那时的容颜!

 

老人转身,叹气,缓步走向床边,坐上床沿,慢慢躺了下来。

 

灯光逐渐暗了下来,整个画面又回到模糊状态。

 

(画外音):然后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年轻时候认识的人,所有认识的人!但却始终找不回自己,我自己是怎样的人,做过什么事,我是怎么老的?却始终未知。这个奇怪的梦,我至今做过不知多少遍,但每一次都感觉是那么的美好而又悲伤。

 

 

第二幕:

 

场景:房间

 

时间:清晨

 

人物:穆夕

 

天晴朗。窗外人声吵杂,鸟鸣声,狗吠声传来。

阳光透过窗子,射进房间,一直打向一张床。

床上躺的一位年轻人(青年穆夕),刺眼的光线使他勉强睁开了眼睛,然后习惯性地双手搓了搓面庞。惊讶的发现,昨晚那只充满褶皱的双手此刻却光洁无比,下巴的短须消失得一干二净:“嗯?”

 

   穆夕兴奋地跳下了床,跑到镜子面前,一副显得有些呆滞的眼神:“我穿越了?”

   

   (画外音):“此刻镜子里的“我”却已不是我,那的一张俊朗的脸庞,怎么看都像年轻时候我的模样。

然而年轻时候的我是怎一副样貌?现今却已无法考证。听他们说,自从那次大灾难之后,很多人都失踪了,或是死了,极少剩余的有像我一样。至于那些仅剩能够辨认谁是谁的照片及资料也已随他们去了。

对于我来说是幸运的,但却也是不幸的。幸运的是,我能够看到这个全新的世界。不幸的却是,那个旧的世界我一点印象也没有,我不能够对这个全新的世界进行直接交流,我们没有共同语言,有的只是它让我每日维持生机,仅此而已。

那真是年轻时候的我吗?但是?我也不知道“但是”些什么,只觉得这周围一切都是那么的亲切。

眼前的镜子,不是那个年代的镜子,却是我时常在梦里梦到的镜子。”

  

   穆夕打了个趔趄,低头只见一只德国牧羊犬正在舔舐着他的鞋子。

  

   穆夕看着它,它抬头望着穆夕,眼神中充满了友好与忠诚。

   

穆夕仔细打量着房间里的一切,坚定地认为,已经回到了过去,自己的家:“我是穿越了!不对,我可能是在做梦,或是在梦中穿越了,而醒来时却发现,这只是一场镜花水月的虚梦罢了。”(主人公旁白)

   

第三幕:

 

阳光依旧绚烂,镜头由蓝蓝的天空往下,出现鳞次栉比的高楼。镜头随着城市中最高的楼一直往下,一条繁华的街道,来往人流不断。

 

汽车鸣笛声,商店促销声,小孩欢笑声一齐响起。

 

人流中出现一个人,镜头定格在这个人身上,他就是穆夕。

 

穆夕缓缓地随着人流漫无目的地走着。

 

忽然他后肩上出现一只手,紧接一声招呼:“嘿!”

 

穆夕回头,发现身前多了一对年轻男女。

 

 

一副奇怪的眼神望他俩,像似在哪里见过一般,却又想不起来了。

 

那男的一直咧着大嘴在笑。

 

那女的先开口:“怎么?装得这么陌生!”

 

穆夕:“哦?”

 

那女的:“怎么今天不用上班吗?”

 

穆夕:“上班?”

 

画外音:“这两个人我是认识的,我在梦里就清楚地记得,他们都是我的高中同学,现在是夫妇关系。看见他们我并不奇怪,奇怪的是那女竟然说出“上班”两个字。

我突然感觉到,之前我心里总有一些事要去做,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经她一提醒,我总算知道了——上班。”

 

 

穆夕:“哦,嗯。”

 

那女的:“噢?又休息?”似有不信。

 

“走吧,走吧,人家刚分手,别……”那男的拉了拉女的衣袖,头也不回地走了。

 

穆夕望着这俩人背影,心中疑惑:“分手?我跟谁分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我为什么突然来到这里?看来我得要去问问他了。”

 

 

第四幕:

地点:医诊所

人物:穆夕、埃里克

 

 

画面出现在一间医诊所当中。医诊所中只有两个人,一个翘着二郎腿,坐在靠椅上,他就是穆夕。

 

另外一个人黄黄的卷发发,蓝色的眼珠,苍白的皮肤,身着白大褂,在房间走来走去,面色显得有些凝重,陷入沉思。

(主人公旁白):“他叫埃里克,是一名外籍精神病分析师,通俗的讲也就是医生,是我在大学时代认识的一位好友,应该准确地说是挚友。

我第一个想到来找他,是因为他是我在梦里面遇到最多的一个熟人之一。”

 

埃里克突然很不屑地直视穆夕,弯下身:“听说你……”(停顿)“穿越了?”

 

穆夕望着埃里克奇异的目光,微微点头。

 

埃里克皱了皱眉头:“你说你不是现在的你,你是从三十多年之后未来穿越而来的?”

 

穆夕还是点头。

 

埃里克:“你还说你已经记不起过去的一切?你现在的记忆只停留在你六十岁那时?”(已经变成质问的口气)

 

穆夕还是依旧点头。

 

埃里克直起身,搭了下穆夕肩膀,叹了口气:“我觉得你先找心理咨询师比较靠谱,感情这事我医治不来!”

穆夕好奇地望着他,表示不解。

 

埃里克递了根雪茄给穆夕:“听我的,早点看开吧,有些事勉强不来,另外,我给你开个住院证明,你可以向你公司领导请几天假,好好调整调整……

穆夕没空听完他说的话,径自开门走了。“嘭”地一声,随着背影消失,门关上。临走前将那扭断的两截雪茄丢进了门口垃圾桶。

(主人公旁白):“之后我找了不下六、七位朋友,其中不乏几位梦中的挚友。但是他们都说我该看医生了。我说,我已经看过医生了,像这种情况他医治不了。他们说是的,这种情况医生确实也医治不了,你这是心病。我暗自苦笑。”

 

 

 

第五幕:

 

地点:穆夕的家中。

人物:穆夕

 

穆夕回到家中,他的狗迎了出来。

顿时感到无比失落: “现在只有你懂得我,所以你一直都在我身边,我说的话他们都不信,你是信的,对吗?”抱着狗,流泪。

 

(主人公旁白):这就是我日益都想回来的过去,然而回来后,却谁也不理解我,我该为自己愚蠢的想法而感到悲哀吗?

 

 

第六幕

 

地点:房间床上

 

人物:穆夕

 

 

穆夕躺在床上,玩弄着手机。

 

(主人公旁白):“之后的一个礼拜我都躺在床上发呆,尽管那只不知从哪里莫名冒出来的手机,里面的备忘一直在提醒我近期所要做的事,但这些已都与我无关,这些只是三十四年前的我所要做的事,现在对我—— 一个拥有二十六岁躯体六十岁心的我来说有什么意义呢?

翻开那些短信记录,我得知,那时的我是多么得意,多么了不起,所有人仿佛都绕着我转,像似只要我没动静,周围的人都休想运作,我是那么高高在上,目无他人。

 

我明白了,他们为什么不信我,他们凭什么信我?一个这么成功、心无他人的人万一掉落于万丈深渊,谁会来搭救你呢?”

 

穆夕停止玩弄手机,迷离的眼睛望着天花板,摇摇欲坠的吊灯就如天旋地转一般,在他上空不断徘徊。

 

穆夕似乎感到一阵晕眩。

 

画面模糊,迷蒙中出现一个红衣女子的背影,然后又渐渐消失了。

 

(主人公旁白):“依稀记得她来过,带着缅怀和一丝愧意,然而终究还是走了。这一切都是这么的眼熟,仿佛在梦里,或在现实里面亲眼目睹过一般。

我却不知道那人是谁?又在我过往的岁月中对我做过什么?我们曾有过什么?或许她就是朋友们口里的她。”

 

第七幕

 

地点:医诊所

 

人物:穆夕 埃里克

 

 

穆夕躺在一张病床上。

埃里克:“你醒了?”

穆夕好奇地望着那正也用一双炯目盯着他的埃里克医生,“埃里克?我怎么会在这里?”

埃里克:“是医院,若不是我去你家,此刻恐怕你早就饿死在床上了。”

穆夕满脸不屑:“我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埃里克:“你正常点行吗?我已经查过了资料,介于你这种情况,完全是因感情受挫而得的极度臆想症,需要在这里调养一些时间,在此期间你哪里都不准去,你若当我还是朋友!”

穆夕极想立马跳下床,却发现全身已被绳索绑在床上,不能动弹。

穆夕:“你这是做什么?我又不是囚犯!”

埃里克:“你放心,假我已经帮你请好了,你虽为公司策划部总监,却也不能少了手续,接下来你就在此静养一段时日吧!哈哈哈……”得意的出了门,回头又一句:“哦,对了,你那只缠人的狗我也叫人帮我带来了,你也不用担心它被饿死。”狡黠的目光地看了穆夕一眼。

穆夕:“松开我,你个混蛋……

 

 

第八幕:

 

地点:医诊所

 

人物:穆夕 埃里克

 

 

出现字幕:“第二天……

 

 

埃里克拿着碗,夹了一块肉,在穆夕面前晃动。

 

穆夕白了一眼,丝毫不为所动。

 

埃里克:“你难道还没想通吗?没关系,等想通了再放你出去。”

穆夕:“你这个是绑架!是犯罪!”

埃里克笑了一声:“你认识的人现在哪一个认为你说的话是正常的?但我知道你心里是清楚的,只是在故意掩饰自己,不敢面对现实。但你若执意还要继续下去,那么我就把你当作精神病患者来处理,把你送进精神病院,那里可比这里还要不好受,你说对不对?”

(主人公旁白):“严重同意他的话,但是我却从来都不怀疑我说的是错的,只是他们现在都不能接受罢了。”

 

第九幕

 

 

地点:医诊所

 

人物:穆夕 埃里克

 

出现字幕:“第三天……

 

穆夕开始很配合地吃饭了。

埃里克一边喂,一边满意地点点头:“有起色。”

 

穆夕:“埃里克。”

埃里克:“嗯?”

穆夕嚼了一口饭:“你真不认为我说的是真话?”

埃里克:“吃饭吧,少想点。”

   穆夕:“不是的,我这次的认真的。”

   埃里克一双深蓝色眼睛望了眼穆夕,终于收起了碗筷:“我看你今天还是别吃了!”

  穆夕立马制止:“嗳,别!你先别走,我还有话说……

  埃里克:“住嘴吧!”身影已在门外。

第十幕

地点:医诊所

 

人物:穆夕 埃里克

 

出现字幕:“第四天……

埃里克一如往常将饭菜端了进来。

穆夕问:“埃里克,今年是哪年几号礼拜几?”

埃里克:“2012……..

穆夕忽然叫出来:“什么?这就是他们说的2012?埃里克,大灾难来了!世界末日要来了!”

埃里克既不惊也不怒:“是你的世界末日吧?”

穆夕将头摇成了拨浪鼓:“不是的,是真的!到时我们都要灭亡…….

埃里克舀了一勺饭喂到我嘴边:“既然我们都要灭亡,你又急什么呢?急有什么用呢?”

(主人公旁白):“对了,我们都要灭亡,我又急什么呢?”

埃里克:“嗳,对了,既然你说你是穿越而来的,你怎么没在当年的大灾难中灭亡呢?”

穆夕:“噢,是这样的,是未来人在冰层中发掘的我…….

埃里克摇摇头,表示他对穆夕的故事毫无兴趣:“我觉得你该转行当小说家比较有前途。”

 

 

 

 

第十一幕

地点:医诊所

 

人物:穆夕 埃里克

 

出现字幕:“三个礼拜后”

 

 

(主人公旁白):这三个礼拜我每天都跟埃里克吵翻,每天我都没真正吃饱。这已经远远超出了埃里克的治疗期限的预期。我很奇怪为何他会有这么好的兴致来跟我纠缠。但我已隐隐约约感到,他毕竟还是有一丝妥协了,我想,只要再坚持下去,不久他就会投降。

穆夕调侃着:“埃里克,今晚吃什么?麻辣鸡丝吃厌了。”

埃里克:“这几天莫西教授来华做调研交流,明天我把他请来!”

(主人公旁白):听完没再说话,他也没再说,我深知这个叫莫西的教授看来有些来头,埃里克为了我这次真花血本了,我已经暗自佩服他了。

 

 

第十二幕

地点:医诊所

 

人物:穆夕 埃里克 莫西

 

画面出现一个中年美国人,莫西教授。

莫西好奇地看着穆夕:“未来人?”

穆夕尴尬地点点头:“嗯。”

(旁白):“现在不知为何,连我自己都有点不承认我是从2046年来的,甚至有点对自己说过的话感到可笑。

莫西表情严肃:“你不是在说慌!”

穆夕:“对。”,接着:“你是学心理学的?”

莫西笑了笑:“我要亲耳听你说你的故事。”转头向埃里克说:“你可以出去忙你自己的事。”

埃里克走出门。

穆夕:“有必要吗?刚才埃里克估计已经跟你说的一字不落了!”

莫西:“话从你口里出来情况还是不一样的。”

穆夕:“那么好,你听着…….

 

说完问了一句:“莫西教授你相信我吗?”

 

莫西没有直接回答:“你知道,这整个地球是圆的,所有星球都是圆,甚至整个宇宙都是圆的。”

“是的。”穆夕很耐心地听着,“但是这跟我说的有什么关系吗?”

莫西:“只有圆的东西还会循环,地球不断转动,周而复始,天分四季,花开花落都是一个循而往复的过程,你们中国人也不是经常说,做人要圆通、圆滑不是吗?”

穆夕很赞同地点点头,若有所思。

莫西接住道:“万物皆是这样,人亦如此。”

穆夕:“人怎么会如此呢?人死可不复生。”

莫西呵呵一笑: “你是不是经常遇到有些事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是不是感觉有些事会在不久地将来而发生?是不是在现实的一些事,在梦境中亦有遇到的情况?”

穆夕:“对,就像我曾经在哪里遇到过你一般,甚至这里的一切,在我身边发生的一切都仿佛曾经遇到过。”

莫西:“这就是人们口里常传说的第六感,亦称‘超感官知觉’。然,这第六感源头是从哪里来?意识?、潜意识抑或是直觉?据我多年的研究,这一切显然是四维空间中的你在作怪。”

穆夕:“四维空间?”

莫西:“对,你知道,我们人是生活在三维空间的生物,然而这世界是存在四维空间,甚至五维、六维,但人能接触的只能是三维,就像一面墙,我们能看到的是这面墙正面的三个面,但是却看不到这面墙的背面是怎么一副光景,那背面就是第四维空间。你感觉有些事情似曾相识,那是因为处于四维空间当中的你正做着这件事,然而位于两个空间的你是能通过空间微波辐射来传递信息,也就是第六感,相对于你来说,处在那个世界的你也有第六感,那就是你做的一些事,明白吗?”

穆夕似懂非懂:“所以人们就有预感?就有潜意识生发的思维?”

莫西:“你能理解。”

穆夕:“但是,这跟我是不是穿越而来又有什么关联呢?难道我本没有穿越,一切只是我的第六感在告诉我,我其实是穿越而来的?”

莫西笑道:“你只说对了一半。”

穆夕:“那另一半呢?”

莫西:“另一半就归功于这个世界的第五维空间。如果说前四维空间是横向型的,那么第五维之后的空间就是纵向型的,亦称‘历史’,也就是说,未来的你和过去的你。”

 穆夕:“未来的我?你就是说我是五维空间而来的?”

莫西:“五维空间和四维空间在一定的时间和特殊的某个人身上会发生偶然的碰撞,这一碰撞就会导致那个人的穿越。”

穆夕有些兴奋:“那么莫西博士,你是非常同意我2046年穿越而来的?”

莫西笑着摇头:“现在的你到底是不是五维空间的你,我不能确定,但是我一点我必须明确告诉你,你失忆了。”

穆夕点头:“你说的对,那个世界的人告诉我,我是在大灾难时候被幸运地冰封在冰川之中,得以存活下来,然而对于过去的一切我却记不起来。”

莫西:“你说的跟埃里克说的有一点不同,他说你之前被大卡车撞击过,之后又失恋,情绪低迷和伤情复发导致大脑暂时性失忆,以致你感到这周围的一切环境你是既熟悉又陌生,你固执地认为这是你穿越的结果,其实不然……

穆夕没有心思再听莫西讲下去,不知不觉又进入了睡眠状态,

(主人公旁白):

“依旧是做着这个时代的梦:

我看到了自己上学时期凭着自己出色的口才与老师辩驳,气走了他,同学们都欢快的笑着,幸灾乐祸的是被校长请进办公室。

我看到了自己因工作表现出众而被提拔,不可一世地俯视众人,强词夺理地与人纷争,同事们都忿忿地离去。

我看到了自己曾在孤独的夜里哀伤哭泣,却无得人安慰。

我看到了自己被一辆巨型卡车压在身下,喘不过气来。

我看到了自己看着她跟另一个男人头也不回地走了,我却故作淡定……

 

第十三幕

地点:医诊所

 

人物:穆夕 埃里克 

 

 

“埃里克,埃里克!”穆夕兴奋地呼喊着,蹦动着铁床。

埃里克慢慢悠悠地走进屋子,笑:“怎么,又饿了?”

穆夕:“赶快给我松绑,我好了!我好了!”

埃里克皱了皱眉头:“好了?”

穆夕:“对!这一切都我是的臆想,你说的对,我错了!去他妈的穿越,去他妈的2012世界末日,根本没有什么世界末日!我就是现在的我!”

埃里克笑了:“你这狂想症是好了,却得了狂躁症!”

穆夕:“你快给我松绑!不然对你不客气!”

埃里克:“你出来对我都没客气过。”

穆夕压低了声线:“埃里克,我知道以前的我是多么自私,多么刚愎自用,多么自以为是,但是你从来不嫌弃我,从来不抱怨我,你才是我真正的朋友。”

埃里克:“不,我自然抱怨过,我自然嫌弃过,不是他们非你真正的朋友,而是你从来都没把他们真正地当过朋友,你以为他们对你好是因为你能给以他们不能拥有的、他们依赖你、他们需要你,贪渎你的好。朋友,你错了,这个世界没有真正的朋友是谁依赖谁的。其实我们一直都在你身边,默默地关注着你,关心着你……

(主人公旁白):“是的,他们都在我身边,现在就在门口,只是我从来就未曾想到,从来就未曾期盼。直到我人生最孤寂,最失意的时刻,才想起他们的好。”

画面中出现一群人,都是穆夕昔日好友、同学,手拿鲜花、礼品,涌进诊所。

 

第十四幕

地点:一个四周都是玻璃墙的房间中。

 

人物:穆夕  未来人

 

画面中又出现第一幕中的那张金属床,床上躺着穆夕,缓缓睁开眼睛。

一群人围着金属床。

“你醒了啊?”

“回到过去了吗?”

“过去的人怎么样?”

“说说你现在的体会?”

穆夕好奇地望着身边的所有不认识的人: “请回,现在是什么时候?”

 2046124…….

穆夕眼神呆滞,喃喃自语:“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穆先生,你是这个世界是仅存的过去的人类,我们想了解一下2012年那场大灾难到底是怎么样子的,但是你又失忆了,我们只有通过高科技将你带回那个年代,现在你已经去过了,你能简单给我们复述一下吗……

 

剧终!

(画外音):穿越?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想穿越,每个人其实都在穿越,每个人都有穿越。每个人都是未来穿越而来的自己,每个人其实都是过去穿越来的自己。就像莫西博士说的那样,这个世界本来是圆的,万物都是循环往复的过程。过去,未来,现在,谁又能弄清自己到底是哪个时代的人呢?

然,又何必弄清?只要珍惜身边的人,珍惜眼前的事物,便是最善!

 


标签: 微电影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吃钞票

导视:我们通过一组过节的小短片教育现代的部分年轻人,过节探望老人,应该怎么做?过节,不是送点钱就了事的,还应该给父母买好礼品,买好菜,做好家务,然后请父母上座,尽自...

《傷情》

日   公园里  外景男孩踌躇不定地在地上跺着脚,内心的苦闷无法与心爱的女子倾诉。智野:我该怎么办?明天就得见伯父...

《一封加急电报》

《一封加急电报》

一封加急电报(微电影剧本)史军 场景一:部队 日 外 人物:李明(李明排长接到家里发来的电报。“父病危,速回。”于是他向部队...

青春共鸣

        第一次感觉到空气的重量,是在它快将我压缩到透不过气的时候,同时也懂了...

自古勇士出评论!

王子被施魔法,一年只能说一个字,5年后,王子来到公主面前对她说:公主我爱你。公主只说了一个字,王子立即晕到——公主说:啥?【网友讨论】:1、干嘛不3年讲“我爱你”2...

无法隐藏的我们

故事梗概:主人公是三个性格迥异的女大学生。本故事讲述了各自的爱情风波,以及她们三个之间真挚深刻的友谊。有诙谐幽默的情节,也有让人热血沸腾的纠结,更有动人心魄的深情和...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