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剧本 > 正文内容

女人,奴隶和井.

5个月前影视剧本3046
  • 结婚一年

 

太阳的余辉,照射在东北平原的大地上,一片昏黄,一边低矮的灌木夹杂在胡杨林中,肆意的长着,在夏末的时节,争取最后的灿烂。厚厚的灰尘堆积在灌木上,树干上,房屋上,一片雾蒙蒙的感觉,空气里弥漫着草和粪便的酸味。另一边参差不齐的土墙,斜影映射在小路上,路虽然不宽,但是中间仍然堆积着枯黄的落叶,两面是人踏出的两条窄窄的痕迹,在乡下,所谓的路,不过是人走多了,走过的痕迹,好几星期没下雨了,每踏上一脚就会泛起淡淡的灰尘。

 

   远远的,一个高大身影挑着水桶走来,她穿着泛黄的白底黑布鞋,上面一层灰尘,鞋很大,那是特制大小的布鞋,是吴薇的妈妈特地为她做的,一个175高的女人,自然脚不会小,尤其是做农活的女人,更加不会拥有三寸金莲,其实,结婚之后,吴薇已经不再下地了,对她这么高的女人来说,插秧种地,那是很辛苦的,她曾发誓过再不做这些,她做到了。

 

   她的丈夫小光,是村里跑运输的,专门为村上的砖厂拉活儿,现在城里镇上建房的人多了,活儿是忙不过来的,跑一趟就是10块,所以,他们小两口就把村里分的地,让了出去,一年上千的收入,足以维持家用了。

 

   枣红小花的褂子是的确良的,是小光特地在镇上给吴薇买的,吴薇挑着两个水桶装的满满的,不时用衣袖擦擦鬓角的汗,虽然是夏末了,但是秋老虎威力不减。吴薇还是特意等到下午5点以后再下坡挑水的,现在她对这个家很满意,只是这家里打井的事情还一直没有着落,让她还要每天早晚挑水辛苦。

 

她清灰色粗布裤子,脚腕上短了半截,这就没办法了,因为吴薇太高,又不胖,只有110斤,所以腰围正好,裤脚就短了,幸好吴薇也不太喜欢穿裤子,一进院门,放下两个水桶,就立刻脱下了裤子,里面光溜溜什么也没穿,在家里,吴薇就喜欢这样光着下半身溜达,反正是自己家了,怎么舒服怎么来。

 

吴薇站在院里,露着白皙的大屁股,大声喊:“套套,快来。”

 

从屋里立刻跑出来一个裸体的矮个男人,跑到吴薇面前立刻跪下,张嘴就含住了吴薇下体,吴薇向前跨了半步,摆好姿势,把男人的头往自己胯下塞了塞,开始尿起来,男人喝的也很快,一滴不落。

 

这个家,除了小两口,还有一个就是这个套套,这是村上自动配给的奴隶,每家每户都有,结婚以后,小两口到队里申请奴隶,运气不好,只剩下这个38岁的老奴,还有点发胖,一般奴隶可以伺候主人的年龄最多到45岁,而主人一般都是20出头,所以只可以伺候主人7.8年罢了,实在不成,就要攒钱,去城里买一个,那可是一个大数目,不过先不着急,有一个奴隶,就先用着。

 

 

奴隶是不能出家门的,所以挑水的活还要吴薇自己来做。老奴的好处是懂事,不需要什么训练,比如喝尿,一滴不落。

 

吴薇满意地摸着奴隶的后脑,把最后一滴尿液挤进他的喉咙,不过没有放开手,她喜欢每次小便后都在奴隶的嘴上爽一会。

 

“继续。。。嗯。。。叫我妈妈。”吴薇一听到奴隶叫妈妈,立刻兴奋起来,把奴隶的头抵在院子里的磨台上,前后扭动着臀部,把阴蒂在奴的嘴上狂蹭,大声得呻吟起来。她只有25岁,正是性开始旺盛的时候,又是新婚,所以,用奴隶的最满足自己,是常常的事情。她越来越兴奋,却一直达不到那个高潮的点,她现在只想着丈夫小光能早点收工回家。

 

月亮高高挂在山边,乡村的夜是静谧的,偶尔传来一两声犬吠,只剩下蝉鸣蛙叫,一声高亢的呻吟传来,随后又安静了。

 

皎洁的月光亮堂堂的照进窗户,映照在窗口下的火炕上,吴薇凝视着丈夫赤裸的后背,坏笑着,轻轻脱下自己的背心,赤裸着身体,把胸部贴在丈夫背后,从后面抱着他,手指如小蛇一般寻觅追逐着他小小的褐色乳头。小光故作不知,继续假装睡觉,但是很快就受不了笑起来,因为他实在怕痒。然后转过来带着一点点生气的笑着问吴薇到底想干什么?

 

吴薇也不说晚上吃饭的时候两个的小矛盾,只是一味的哼哼唧唧,小光一时拿她也没办法,吴薇的手已经伸进他的内裤,摸他滚圆小翘的屁股了。小光的阴茎早已被刺激的硬邦邦的。

 

吴薇刚刚因为挖井的事情吵架,她觉得自己没什么错,家里挖个水井多好啊,再也不用下坡挑水了,洗衣的事情也可以交给套套做了,因为没有水,洗衣都要自己去河边。

 

小光当然有他的道理,在当时挖井不是小事,找专业挖井队成井一个9000元至1.5万元之间,这对年收入千元的他们家来说,不是小数目,他怪吴薇不懂事,很生气,他越生气,吴薇就产生强烈地跟他亲近的想法,对吴薇来说,性交也是一种很好的交往方式,解决矛盾,小光越是不配合,她越起劲。

 

吴薇突然伸手到小光胯下,捏他硬邦邦的家伙,嘿嘿坏笑,小光很不好意思,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勃起,但是却控制不住,那是一种青年男子的羞怯,毕竟他还只有28岁。

 

吴薇嘤咛一声钻进丈夫怀里,小光抱着他,冲动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小光侧身半压在吴薇身上,亲吻甜蜜而悠长,他的手轻轻抚弄吴薇锋芒的乳房,双手把两个丰满的乳房挤压在一起,把两个乳头同时含在嘴里吮吸,吴薇轻轻地呻吟着。小光的手慢慢从乳房,乳头,腹部,滑向吴薇的下体,揉搓着阴毛,吴薇对着土炕的角落招招手,“手,爸爸的手,舔干净了。”

 

在月光的阴影中,爬出了他们的赤裸的小奴,套套,年龄不小个子却小的小奴,他只有168,吴薇喜欢把他当作儿子,狗儿子。

 

套套把脸伸到了吴薇胯下,小光把手指依次伸进他嘴巴,让他吮吸干净。这才把食指伸入吴薇早已湿润的阴道,吴薇大声呻吟,小光连忙用另一只手捂住她的嘴巴,周围又安静下来,只剩下低沉的喘息声。

 

随着小光手指的插入抽出,吴薇陶醉地闭上眼睛,双手伸到胯下,把套套的头发抓住,拉进胯下,套套训练有素地用舌头和嘴唇,和小光的手指一起,取悦女主人的幽深密处,年轻女性旺盛的身体,分泌出大量的蜜汁,被小光用手指掏出来,被套套吞下。

 

夏末的温度还是很高,空气里弥漫着热烘烘的人肉味,吴薇的欢叫声实在太大,再热也只能关着窗户,只听见床边的落地扇呼呼的吹着。东北的火炕出奇的大,有两米长两米宽,左右两面是墙,迎面是窗户。右面的墙边是东北典型的床柜,直接放在床上,柜子上堆着一落落顶到房顶的被子,左面的墙也没有空着,贴着各式奖状,还有小夫妻的大头合影。

 

这时小光已经压在吴薇身上,吴薇大张开双腿对着窗户的方向,迎合着丈夫。

 

小光还没有插入,套套在为他做最后的准备工作,首先是吮吸他的肛门,让他更加雄伟起来,小光忍不住用龟头在阴道口蹭着,套套已经含住了他的睾丸吮吸着,最后是舔湿润他整根阴茎,小光才一挺身插进去,吴薇大叫起来,小光也顾不上妻子的反映,迅速的抽插起来。

 

吴薇动情得抱住丈夫的翘臀,揉搓着,把两半臀部扒开,“套套,套套,舔爸爸的沟沟。”

 

套套把脸埋在男主人的两臀之间,随着小光的前后运动,从睾丸到肛门,从肛门到睾丸,不断舔舐着。

 

“宝贝,你好大啊,你插到我的子宫了。”吴薇一边呢喃,一边吻丈夫的嘴唇,伸舌去舔他流汗的脸庞。月光照在小光解释黝黑的背上,晶莹的汗珠,反射着光芒。

 

小光的频率越来越快,他收紧了臀部,吴薇知道丈夫要射了,她也顾不上这个了,她已经被快感刺激的胡说,加上嚎叫了,她只希望高潮快来,丈夫快射。

 

就在两个激情的肉体不断碰撞中,小光猛地爬了起来,抽出阴茎迅速地鲁着,套套知趣的爬过去,用嘴巴套住阳具,汹涌的白色椰浆射进套套的喉咙,至少现在两个小夫妻还没有准备好生孩子。

 

足足射了10秒,吴薇常常嗤笑丈夫用精液就能喂饱奴隶。之后套套没有松嘴,因为根据习惯,一股腥臭的尿液又涌进了他的喉咙,这时小光的事后小便习惯,随后他把套套的脸塞进吴薇的胯下,水是珍贵的,奴隶的嘴巴是性后必须,这是村子里的常识。

 

小光坐起来,坐在火炕边上,抽着烟,看着套套给妻子用嘴清洁下体,良久。

 

“好了,我要嗑屎,去拿马桶去。”小光说。

 

套套下了床,拿起床下的马桶,挂在自己的脖子上,马桶就悬挂在自己的胸口,跪在小光两腿之间,双臂齐肩伸直,用双臂撑住床沿,小光坐在床沿耷拉着两条腿,看见套套准备好,向前移动屁股,整个坐在他双臂上,屁股缝在套套双臂之间,肛门正好对准下方,挂在套套胸前的马桶,他的鸡巴软软的顶在套套脸上,套套自觉地张嘴含住,小光感觉到套套温暖的嘴巴,又尿了一些出来,这次套套没有喝,只是张着嘴,让尿顺着自觉下巴流进马桶。主人坐马桶大便的时候,小便都要一起,因为这样大便才不会粘在马桶里出不来。

 

大便都直接掉进了马桶,阴茎在套套嘴里早清洁干净了,小光拉完以后,直接仰躺在床上,双脚踩在套套肩膀上,套套开始舔他的肛门。。。。。。

 

第二章我们也用公厕

 

顺着自家的院墙走下坡,吴薇家的院墙还算完整,土墙上还夹杂着几块青砖,所以吴薇才能安心在家院子里就敢光着屁股到处跑,毕竟丈夫是砖厂跑运输,砖块也就肥水流了自家天,俗话说的好,靠山吃山,靠土吃砖。邻居的院墙不只是黄土胚夹着篱笆,更有残缺的,一眼就望进去。邻居七嫂家就是这样,吴薇看见她正在房檐下,躺在青石板上,摇着蒲扇纳凉,她30上下的样子,结婚有几年了,据说是当年邻村赵家庄的村花呢,长得不高,165的样子,身材保持得还算不错,只是小腿粗了一点,农村的媳妇都是这样,她穿着白底粗布衬衫,没有袖子,下面同样颜色的大裤衩,洗得有些发灰了。看见吴薇经过就泼辣的喊一声,大妹子,忙什么呢。七嫂虽然有些丰满,但是绝对不是胖女人,最胖的可能就是她雄伟的上围了,她一边对吴薇挥手,那里就在颤悠着。毕竟是生过孩子的女人,吴薇在这个方面,就算自家足有大C,也自叹不如。

 

“去洗衣服了,没啥事。七哥。。。。。哦。”吴薇也瞥见了七哥正背对自己对着自家房子门,站着裤。大裤衩褪到了脚面,一个男奴跪在他面前看不见脸,想来七哥正在他嘴里小便。听见吴薇经过,回头傻笑一下。

 

吴薇毕竟是新婚的小媳妇,比不得村里的老娘们儿,尴尬的转头避开不看,虽然村里的公厕也是露天,经常看到男男女女坐在土路边方便,不过前面都挡着裤头,不会象现在这样整个屁股展览着。这里乡村的厕所是很值得一说的,一般都建在土路和菜地之间,土路稍高一点,菜地在下面,厕所的大小便直接落在菜地里的积粪坑里,经过自然熟化才能当作肥料,全村建了4.5个这样的露天厕所,都没有门,直接对路,上面用木材和蒿草搭了顶,遮阳避雨,有点类似马厩的食槽架子,一根大柱子横在里面,大概离地一米的样子,人就脱了裤子把屁股担在柱子上,把屁股向后,向下悬空的拉屎,有人从路上走,还会打声招呼。村子人口不多,其实路面上很少走人,再说褪下的裤头就挡在前面,所以,也没人觉得不好。

 

吴薇回过神,转脸对七嫂说:“七嫂,没事,我去洗衣服。

 

啊,你不说我都忘了,我也该洗衣服了,等我一会。”七嫂爬起来,不管正在方便丈夫,从旁边走进屋,拿了一袋子衣服,和棒槌出来,和吴薇一起去洗。

 

吴薇和七嫂走在前面,吴薇也穿着拖鞋裤衩,她们身后,套套跟在后面,一手提着木质马桶,一手拿着吴薇和七嫂要洗的两包衣服。日头当空,他却穿着蓑衣,一般来说,奴隶是不能走出主人家的,但是,每天奴隶都要倒马桶到路边的公共厕所里,所以,奴隶如果出现在外面都抱着马桶,还要穿着衣服,一般都是穿蓑衣,毕竟裸体在村里跑,有碍风化。

 

她们走下了土坡,沿着小路一直走到路边的公共厕所,日头热辣辣的烤着,就算厕所味道不好,至少有阴凉,她俩停下来,站在阴凉下,套套在她们身后一米跪了下来,等待吩咐。

 

“去倒吧。”吴薇说,套套起身提着马桶走上前,把昨晚吴薇小光夫妻的屎尿倒进积粪池。

“嗯,先等一下回去,伺候我方便一下。”吴薇褪下大裤衩,坐在木杠上,套套自觉的跪下,把头伸进她两腿之间,含住她的阴道,吴薇的大裤衩遮着套套的后脑,看不见他的头。女人不能象男人一样站在尿,所以这样上厕所就必须有个奴在前面喝她小便才可以。

 

“大妹子,一会也借我方便一下,哦,不用了。”七嫂在旁边说。

 

远远的一个穿着蓑衣,提着马桶的人走来,看来也是倒夜香的奴隶,因为女人上厕所有这样的困难,一般在这个情况任何在公厕出现的奴隶都是可以使用的。

 

“快来,快点,伺候我方便。”七嫂对着那个奴招手喊着。

 

那个奴大概是听到了,开始小跑起来,跑到七嫂面前跪下回答:“是,贵人。”是个年轻的女性声音。

 

“哦?母的,少见啊,抬头我看看,是村长家的啊,来伺候我吧。”

 

女奴不少,但是年轻漂亮的不多,有也被有权有钱的先挑了,比如这个漂亮年轻,只有21岁的小女奴,就是村长家的。

 

奴隶只能做家奴,不能出外劳作,所以总的来说,女奴更受欢迎,她们更细心,更让主人赏心悦目,不过女奴大多有一个缺点,就是胃口太小,所以,所以,七嫂的尿有些溢了出来。

 

“笨蛋,贱货,除了好看,你有个屁用啊。”七嫂照实赏了女奴一个耳光。

 

“好了,七嫂,她也不是故意的。”吴薇还坐着方便,伸手拉了拉她。

 

“舔干净了。七嫂坐在横梁上,冷冷看着女奴从自己脚腕开始舔起,一直向上,最后再次把脸没入七嫂的两腿之间,被大裤衩盖住头。

 

大概是舔干净了,停下来,但是七嫂继续按住她的头在自己胯下说:“继续舔。”

 

但是女奴在她胯下没有动,任何奴隶都有责任伺候在公厕的女性贵主方便,但是并不包括性需要的满足,除非是自己主人吩咐。

 

“想死吗?信不信我把你漏尿的事情反映到大队啊。”七嫂一是因为方便时候弄脏了自己很不悦,另外她也存着报复之心,谁说只有当权者才能享受好东西,再说女奴的口舌功夫那是强项,尤其是这样标识女奴,给自己舔阴,心理的感觉更强烈,能享受一把,绝对不能放过。

 

七嫂裤衩下的头又开始蠕动起来。

 

“夭,夭寿了,嗯,舌头真软。”女奴的舌头力道适中,又很能了解女人的爱好,所以七嫂立刻改好了心情。

 

其实在村子里,晚上的时候,经常有老娘们人带着自己的男奴女奴,一起借着倒夜香的借口,约好在厕所见面,交换奴隶伺候自己爽一下,这早已是众人皆知的秘密了。

 

“七嫂,你,嘿,哎呦。。。。。”一旁的吴薇没有见过这些市面,看邻居大街直接在公厕就开始爽了,尴尬非常。

 

“嗯。。。。。。妹子啊。。。。。噢呦。。。。。你也别闲。。。。着,很爽啊。”七嫂一边爽一边坏笑,伸手隔着裤衩,把女奴的头使劲往自己胯下揉。

 

“我,嘿,我还是算了吧。”吴薇有些害羞。

 

“你。。。。。。还跟。。。。。。我害羞,昨晚,是谁。。。。鬼号来着。”

 

“七嫂!”

 

“哈哈哈哈。。。。。啊。”

 

吴薇臊的低下头,想起昨晚的激情,一种熟悉的感觉从下腹部涌起,加上旁边七嫂的骚声,忍不住双手也抓住套套的头发,用下体在他嘴上蹭起来,套套当然知道女主人的意思,开始含住了女主人阴蒂。。。。。。

 

七嫂撅着屁股,小女奴在她身后跪着,舔着屁眼,很快就舔干净了,提起裤子,身旁的吴薇的肛门也被套套清理好了,七嫂拿起两个人要洗的衣服,笑着冲下土坡,走在菜田上,吴薇连忙跟着她跑下去。

 

只剩下两个奴隶跪在厕所边,站起来各自回主人家了。衣服只能主人自己洗了,因为公厕是奴隶能去到最远的地方了。

 

第三章我还有一个孩子

 

转眼,吴薇过门已经三年了,而他们的女儿小曼,也出生了,今天是孩子满月,也是送走孩子的一天,根据规定,首先是计划生育,一家只能有一个孩子,而且孩子小时候是不能和父母生活的,要送到男方父母家抚养,这也是为了风化问题,毕竟奴隶的裸体,还是不要孩子看到的好,在爷爷家要长到18岁成年,才会允许和父母同住,而从子女结婚开始,作为父母就要彻底放弃自己的奴隶,还给大队,当年吴薇的父母交回奴隶的时候,他们48岁,奴也老的有50岁了,两个家两个50岁的男奴换了一个38岁的套套回来。

 

从小光父母家回来,吴薇的心理一直很难受,想着孩子在那里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已经是后半夜了,躺在床上看着月亮,想着一早就去看看儿子,怎么也睡不着。

 

小光依然裸着躺在床上,背对着她,发出一声声鼾声。

 

吴薇烦躁的悄悄爬起来,火炕的好处是砖头搭建的,所以一点也感觉不到旁边的人的动作,吴薇穿着裤衩,下床穿上拖鞋,套套就在床下跪爬着睡觉,吴薇一拉他的狗链,牵着他悄悄走出院门,套套睡眼朦胧但是知道女主人在牵着他,也就亦步亦趋的,跟着爬出去了。

 

门外的土道依然,吴薇伟骑在套套身上。

 

“套套,带妈妈上坡待会。”

 

吴薇一家是坡上最后一家人家,不过50米,就是全村最高的小土山的顶了,吴薇坐在套套背上,向下痴望着坡下小光父母家,已经熄了灯,但是吴薇很熟悉那里,月光下,朦胧看见他们的庭院,土坡不高,村子不大,如果是白天,这里能看到人在院子里做什么。

 

吴薇想起了当年嫁入刘家村的时候,那时候,刚刚新婚,村上送来了领取奴隶的通知,小两口都很高兴,尤其是吴薇,从很小的时候,吴薇就知道奴隶的存在,也知道很多奴隶都过得不好,他们和人不一样,是专门喜欢伺候主人的生物,那时候吴薇就觉得,既然奴隶爱主人,主人为什么不能对奴隶好一些,也爱奴隶呢,18岁之后,回到父母家,家里的老男奴已经40多了,但是吴薇还是觉得他是个好孩子,她经常把老奴带在身边,摸着他的头发,说乖宝宝,乖儿子,作为主人,吴薇比很多人对奴都要好。为了自己结婚,不得以把老奴上交了,吴薇觉得很伤心,就像失去了儿子,所以再有机会有奴隶,吴薇想一顶好好疼这个奴隶儿子。

 

村上的办公地就在刘家祠堂的后面,进去办公室,村长正坐在没有油漆的办工桌前看着报纸,喝着茶。在办公室的一角,两个男奴裸身跪着。

 

为什么同样是人,就是有人是奴,有人是主呢,吴薇从小就问过这个问题,大概在2000年前,奴开始出现,他们最初都是自由人,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虐恋者,他们喜欢作为奴隶伺候主人,他们是最初一批成为奴隶的人,其中有富人有穷人。几乎是人口的万分之一,这些奴隶非常顺从,不会反抗,所以也不需要什么禁锢,由于奴隶是没有计划生育的,所以渐渐的,他们的后代也是奴隶,越来越多,超过了自由人的数量,但是都不会反抗主人。

 

吴薇虽然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如此,但是她知道自己喜欢奴隶,心疼他们,爱惜他们,想保护他们。

 

两个男奴都是30多岁,其中一个就是套套,吴薇为什么选他,因为他长发,过去家里的老奴就是如此。看见奴隶这么老,小光有些失望,不过还是认真检查了奴隶的性具,肛门,还有牙口,觉得还好。那是第一次见到套套。

 

新婚的第一夜,吴薇害羞,没有用套套只是让他在床下跪着。

 

清晨的时候,吴薇觉得下面一阵阵的酥麻,朦胧里,吴薇动情的呻吟着,她好像记起了家里的老奴清晨这样唤醒自己的情景。

 

“套套,套套乖。。。。。”原来家中的老奴就叫做套套,这也是现在这个套套叫这个名字的原因。

 

吴薇感觉自己快丢了,阴蒂上不断传来,阵阵快感,不只是肉体的刺激,奴隶的舌尖充满了感情,吴薇能深刻感到他爱自己,爱自己的妈妈,那种感动一种从阴蒂涌入小腹,然后一股液体自小腹流回来,爱液和尿水混合在一起,射进奴隶的嘴里。那也包含着吴薇对套套的爱,现在的套套,过去的老套套。

 

吴薇躺在床上舒服的感受着着高潮的快感,喃喃地说:“喝吧,乖,都给你。”

 

吴薇从回忆里清醒过来,感到心理没有那么伤感了,看着胯下趴着的套套,轻轻抚弄他的长发,至少她还拥有另一个孩子。乡村的夜是宁静的,满月挂在天上,是这么近。

 

第四章金种子节

 

其实一开始离开孩子是最难受的,一开始天天往爸妈家跑,慢慢的也就习惯了,一个星期和孩子待上一天,就这样转眼又过了3年,吴薇31岁了,小光35岁,而套套已经到了44岁。一年一度的金种子节到了。

 

秋天是丰收的季节,对于农民来说是收获和辛苦的时候,秋收过后,是村子最大的节日,金种子节。其实,不管是吴薇小光,七嫂,七哥,都是最贫苦的一批人,就算小光搞运输,和那些真正的富人比起来,比如村长一家,还是相差很远。而穷人家最大的财富就是奴隶,一个奴隶可以使用,继承,更换,甚至变卖,但是自古的想法是宁可饿死,也不能没有奴的伺候,结婚的先决条件就是要有奴,富人可以随便买来,但是穷人只能靠父母拥有的奴去置换,而且是二换一,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

 

那什么是金种子节,就是奴隶的交配日,有女奴的一方获得奴隶孩子,生出来要去奴隶学校训练到18岁以后,成为商品奴,而提供精子的男奴,一般主家也会得到丰厚的谢礼。奴隶孩子会成为有价值的商品,于是就称作金种子节。不过,女奴往往是有钱人的禁脔,所以有钱人手里可以流通的奴隶越来越多,而穷人则越来越少。但是这不耽误穷人去换一点小恩小惠,如果有女奴看上自己的奴,配种了,至少还有一些酬礼,如遇上慷慨的主家,也许会给得不错呢。

 

所以一大早,吴薇就牵着套套来到村子开大会的地方等待,陆续很多村民都来了,当然七嫂也来了,和吴薇坐在一起唠家常。

 

这是村里宗庙前的一片空地,宗庙不是很大,是刘家村最重要祭祀祖先的地方,主要是一个戏台状的高台,上面有传统的古建筑屋顶,算整个村子最像样的建筑了,是少见的砖木结构。青石围墙把宗庙和前面的一片空地围起来,就是村子开集体大会的地方,村里的大事小情,分地分家,节庆庆典,都在这里举行。比如现在这个金种子节。

 

宗庙的场子上,有几棵东倒西歪的小树,基本都掉光了毛,零散的一些草棚垛子堆在场子上,那是村里的集体粮,不是很多,但是很重要,遇到不好的年景,那是全村的救命粮。

 

在场子的右后角,碾粮的石磨堆在那里,这是给那些家里没有磨盘的相亲用的。吴薇和七嫂,就坐在磨盘上唠嗑,套套和七嫂的家奴,一人一边全裸着跪在地上,脖子上的狗链分别被自己的主人牵着。金种子节都是各家的婆姨带着家奴来的,进门的时候,门口的管事把奴隶的蓑衣都收了,这是为了方便挑选交配,奴隶都光着,只有那些舞狮的男奴们是看不到什么身体的,他们都是村里的大户,分派来表演的,增加金种子节的热闹。所以宗庙院场里好不热闹,敲锣打鼓,舞龙舞狮,抬轿表演,各家的婆娘都兴高采烈的牵着奴在院场里溜达。尤其那些有女奴的人家,成了全场的焦点,象狗狗对异性感兴趣一样,男奴们也会围着一个女奴打转,互相闻。婆姨们只是牵着链子,任凭这些奴隶在地上爬,自己唠着嗑,说着家常,展示着新衣服。但凡有女奴看上某个男奴,就会允许他爬上自己背,和自己性交,婆娘们就会高兴赠送红包给对方,尤其一名女奴为了确保怀孕会和多名男奴交配,所以女奴的主人们也破费不小,不过为了奴种,值了。所以场子里,三一群,俩一伙,婆娘们吵闹着,欢笑着,看着自己的奴在脚下交配。加上敲锣打鼓,杂耍的奴隶们,好不热闹,这是一个女人的节日,女人们也更加放肆起来,尤其那些舞龙的男奴们,赤裸着身体举着假龙在人群里穿越,婆姨们都不时爪爪蛋,扯扯棒棒,七嫂更是疯,她甚至牵着龙头奴隶的棒棒,绕着全场跑了一圈,大家都哄笑起来。

 

七嫂最后跑回来,接过吴薇给自己牵着的家奴,气喘吁吁的在磨盘上坐下,和吴薇笑成一团,她们两家的奴都是老奴,不会有人看上,所以她们也懒得去掺合,于是就这样唠嗑热闹一下也不错,她们只当这是凑热闹玩了,反正很开心。

 

出乎意料的是,村长老婆出现在她们面前,只见她一身整洁亮丽的裙装,在农村能穿得起这样的,就是村长一家了,村长婆娘40出头,烫着头发,徐娘风韵,牵着一串都是女奴,都是20上下年轻漂亮的,据说这都还是村长儿子的私奴,村长儿子身体不太好,今年19岁,虽然没有结婚,没有分家,但是因为家境好,选了最漂亮的4个女奴来伺候他,在他名下,看来村长婆娘是带着儿子的奴过来交配的。

 

更惊奇的是几个女奴,一直围着套套转悠,爬来爬去,挑逗他,套套也有些兴奋,但是他很乖,一动不敢动,只是用眼神向女主人祈求。

 

“去吧,套套,去自己玩吧,乖。”吴薇善解人意的解开套套的链子,让他去和几个女奴亲热,毕竟这样的艳遇来之不易。看着套套和几个女奴都趴在背上交配了一遍,村长婆娘甚至准备了春药给套套吃,让他和每个女奴都射精了一次。七嫂更是兴起,不时拍打套套的臀部让他射,不过没有什么效果,倒是吴薇心疼套套太累,轻轻拍打套套屁股。

 

“乖套套,妈妈爱你,为妈妈射出来,快点。”

 

套套果然就加快了频率,一会就射出来。

 

“你这奴还挺通人性的,不象我家这条。”七嫂抱怨着拉拉她家的男奴,她的男奴,只能看着套套交配,下体也突突的,无用武之地。

 

最后,村长婆娘笑笑给了吴薇一个大红包,回家的时候,吴薇竟然发现有1000块礼金,真是喜出望外,这是一年的收入啊。

 

第五章

 

已经是转年的春天了,鸡叫了已经几遍,吴薇还是不愿意起床,被窝里才是真正的春天啊,春寒的感觉还在,火炕也还在用,但是阵阵的尿意,让吴薇忍不住了。

 

“套套,套套,快来,妈妈要方便。”吴薇朦胧的喊着奴。

 

半天却没有任何反映,套套不在?老公也不在,今天不是没有活要拉吗?都去了哪里?

 

吴薇下床自己蹲在马桶上尿了尿,这么多年套套伺候,坐在冰冷的马桶上,还真是不适应,找遍了院子也没找到套套,难道他竟然跑了?

 

傍晚的时候,小光回来了,他神情凝重,没有说什么,吴薇连忙告诉他,套套不见了,小光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递上一个带子,吴薇打开,里面竟然都是钱。

 

“我把他卖了。”小光说,“这是20万。”

 

20万?”吴薇吃了一惊,“你为什么要卖他!为什么啊,我们不是说用他到不能动为止吗???????????唉,不过,也好,竟然有人花了20万买他,一定是有钱人,他也老了,省的跟着我们这样的穷爸妈过活,我想,这么贵卖去,会好好对他的。”

 

吴薇和小光无力地坐在火炕上,发呆了很久。要知道象套套那样的男奴,已经45岁了,市值也就5万,能卖这么个好价钱,出乎意料。

 

“我必须和你说件事情。”小光打破了沉默。

 

“还记得去年秋节,有人家的女奴找套套交配,还给了一千礼钱。”

 

“记得,是村长家的了。很奇怪,我也不知道套套哪里吸引人。”吴薇伟喃喃的说。

 

“因为他的心。”

 

“心?”

 

“上个星期,村长找我到办公室,和我说,其实他儿子是先天性的心脏缺损,医生说他活不过25,直到最近才找到合适的心脏移殖,就是我们的套套。”吴薇听着愣了一下,小光继续说。

 

“所以上次种子节,他婆娘特意让四个女奴都坏了套套的孩子,希望可以找一个年轻的心脏,给自己儿子换上,不过上个月他儿子的病突然恶化了,所以。。。。。所以。。。。。。”

 

“所以,他们要杀了套套?”吴薇一声悲叫,冲出了屋子。小光在后面追出去。

 

又一个月过去了,吴薇家的井打好了,因为她家在坡上,她家的井是最深的,需要更多的人工,连取水也要机器抽上来,至少花了两倍的价格才搞定。吴薇坐在井边看着井里清澈的井水,眼泪一滴滴掉进井里。

 

那天当她冲到县医院,套套已经躺在停尸间一动不动了,他的尸体边丢着一个水瓶,曾经装满了吴薇的尿液,那是套套最后的要求,小光满足了他,套套拿着水瓶,一点点喝光了吴薇的尿,然后跪在小光面前。

 

“爸爸,我知道您不喜欢我这么叫,不过妈妈一直想我这样叫您最后让我再伺候您射一次吧,这是妈妈最喜欢看到的情景,以后我就不能为她做什么了。”

 

小光没说什么,看着窗外,脱下裤子,把阳具放进套套的嘴巴。。。。。

 

第六章一个男奴和4个女奴

 

吴薇在井边哭了很久,小光也不好劝她,独自去睡了,心想明天一定去镇上买个好看的年轻男奴回来,让妻子开心。

 

吴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去的,朦胧中醒来,又是一股股尿意。

 

“套套,套套。。。。。。”朦胧中坐在床沿劈开腿才想起,套套不在了。

 

可是感到有人象套套往常一样把双臂撑住了床沿,借着月光,她看到床下裸体跪着一个人,不是套套,这个人要年轻很多,也瘦很多。

 

“你是谁?!”吴薇吓得立刻收回了腿,捂着胯下,猛踹老公。

 

“小光,小光,起来,起来。”

 

小光也惊醒了,拿着被子盖上妻子和自己,指着地上跪着的裸体男人说,

 

“你,你。。。。。”

 

“爸爸,是我,套套,咱家的大门钥匙在门口第四块石头下有备用的。”地上跪着的陌生男子说。

“你,你,你是村长的儿子!?”小光叫出来,在他身后还跪着四个裸体的女奴,正是去年时候和套套交配过的,村长家的四个女奴,其中一个是原来七嫂在公厕用过的那个漂亮年轻的女奴,她的腹部隆起,显然怀孕了。

 

“你是套套?”吴薇明白没人知道钥匙的事情。

 

“妈妈,是我,这里,我的心,我的心一直为你活着,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死,我的心没有死!”

 

吴薇的眼泪哗的留下来,跳下床一下子抱住陌生的男子。

 

“套套,以后妈妈的尿都是你的,你永远是我的。”良久后,吴薇坐上了“套套”的双臂,开始在他嘴里尿尿。她回头看看丈夫,小光点点头。

 

村长的儿子自愿成为奴隶,这成为村里的大新闻,甚至上了市里的报纸,乃至全国的媒体,每年自愿成为奴隶的自由人,不是很少,但是多是穷困者,为官者,富有者,这是千年之后有史以来第一个。

 

因为法律规定,对于自愿为奴者,可以挑选一个主人,所以,村长的儿子认定了吴薇和小光一家,这是受法律保护的,村长因此被众多同僚厌恶,而弃官远避他乡。

 

吴薇和小光一家成为了村子首富,因为四个女奴属于“套套”,所以一起都归了她们家,吴薇卖掉了三个女奴,剩下怀有套套身孕的女奴,因为年轻貌美,一共卖了90万,加上过去的20万,不但修整房子,买下了砖厂,还被乡邻选作了村长。

 

所以故事结束了。

 

只有吴薇心里明白,小套套的故事还会在自己女儿身上延续着,这是自己送给女儿最好的礼物,就在那个漂亮女奴的肚子里。

 

标签: 微电影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女人渴望结婚

下一篇:好奇心

相关文章

一路折北终绕南

 大概角色男主:宁折北,出生军人家庭的当红男艺人女主:许绕南,家族企业的接班人咖啡馆特写:女孩的手用银汤匙不停搅拌咖啡。折北:怕苦怎么每次还点这种清咖,自...

少女歌星梦

 电影剧本《少女歌星梦》的内容提要:少女田津津从小喜欢歌唱跳舞,在歌星邓丽君的模仿秀比赛中获得冠军,被人们称为小邓丽君。她和富二代公子田俊亮相识相恋。在追...

大牛

  大牛编剧:蔡小阳人物:大牛——主人公,一个留守儿童,8岁。外婆——大牛的外婆。外公——大牛的外公。燕子——大牛的妹妹。5岁。李婶——农家妇女...

小偷的世界

场景1地点:海南省东方市某一天,在田地里种植食物的农民们,在挖掘土地中,地陷了。大家慌张的跑开了,过了几分钟,村民都围了过来。大家都看到这个类似阶梯的洞口。书记跑来...

《美梦》

《美梦》 作者:卢梭   如果昨夜你做了一个美梦,早上醒来你会心情愉快吧,如果连续三个月都做着同一个美梦,你又会有何感受呢...

夫妻

夫  妻(微电影剧本)广  木 【故事梗概】一对恩爱夫妻。丈夫得了不治之症,为不让妻子因给他治病受拖累,更不愿因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