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剧本 > 正文内容

大脚王妃(下卷)

5个月前影视剧本4299

  皇上走后,路小顺心想我这来到古代已经有一百天了,怎么办呢,如何才能回去呢。家里人一定担心死了,儿子离开我那么久会不会哭。是不是要再去跳崖才能回去呢,可是没有皇上的允许,宫里的妃子是不能出宫的,而皇上分明是不想让自己回去。皇上倒是带自己出宫几次,但从未提过让自己回现代的事,每次自己提,皇上要么装作听不见,要么是敷衍一下了事。更可气的是记得那次陪皇上去郊外,一向怕摔的自己好容易学会骑马了,骑到一座悬崖边上,本想过去探探地形,却被一排侍卫拦了回来。古代人的感情比现代人自私啊,这要搁在现代,一定不会是这样的。

    这天,小兰正在收拾皇上送给路小顺的珠宝对路小顺说:“娘娘,皇上今天该回来了吧?”路小顺说:“是啊。”小兰接着说:“皇上送娘娘的礼物已有上百件了,这在别的妃子那里是要侍完寝才会有封赏的,前些日子皇上天天来,您却从未侍寝,皇上还要天天想着法的送您各种礼物,我都为皇上不值了。”路小顺看了看小兰俊秀的小脸,鸭蛋脸,迷人的眼神,飘亮的小鼻子,性感的小嘴跟皇上倒是有几分夫妻像。于是笑着说:“我们小兰这般处处为皇上着想,怕是喜欢皇上吧!”小兰忙跪下:“奴婢不敢,奴婢不喜欢皇上。”路小顺笑着说:“不喜欢皇上,为什么每次皇上来,接过皇上的大衣小脸都红的像猴屁股似的。”小兰忙说:“奴婢知错了,请娘娘饶命。”路小顺走过去扶起小兰对她说:“爱一个人有错么?更何况你也是皇上的女人啊,自古以来,陪嫁丫鬟有替主子服侍夫君的规矩啊。”

    正说着皇上走进来:“你们在聊什么呢?没看到朕回来了吗?”路小顺说:“皇上你可算回来了,你是不知道啊,你走这几日,小兰这般惦记你,天天把你挂在嘴上。”皇上说:“你觉得朕要的是小兰的惦记么,朕要的是小兰主子的惦记。”这时小兰忙接过皇上的大衣挂起来走出去。皇上说:“来,爱妃你看,朕特地为你带来这凉丝料子,朕知道你是北方人怕热,这凉丝料子不管外面有多热,你只要穿上它,身子都会凉凉的。”路小顺说:“皇上这眼瞅着要入冬了,怕是用不上了。”皇上说:“过了冬,就是春天,春天之后不又是夏天了么?朕怕你在下一个夏天遭罪,记得你刚来那几天正赶上夏末,你热的把凉水泼在身上,整天弄得像个落汤鸡一样,别人都说顺妃是个疯子。我还命人弄来一块凉玉,给你雕个玉床,夏天好用。”路小顺此时心里像打翻了五味坛,说不什么滋味,感激、心疼、感动、愧疚……或许路小顺真的爱上了皇上。但还是硬着头皮说:“皇上有心了,只是臣妾想着不等夏天来就能回到现代去了呢,到时把这些送给小兰吧,小兰,兰心殿,小兰才应该是这兰心殿的主人呢。”

    皇上大怒:“你天天想着回现代,回现代,不知道你那个现代有什么好的,在这里你想要什么朕给你什么,你那个乞丐丈夫能给得了你什么?”路小顺也生气了:“皇上这么说来未免有些片面了,你能给得他是给不了,但是他以及那个时代能给得你和你的这个时代一样给不了。”皇上说:“有什么是我给不了你的。”路小顺说:“自由。”皇上:“我怎么就给不了你自由了,我这天天想着法的哄你开心,教你骑马,教你打猎,领你去郊外行宫。”路小顺生气地说:“皇上能不能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就说那天去打猎,快到悬崖边的时候,前面一百个骑士挡住我的去路,我还以为碰到绑架的了呢,你无非就是怕我跳下悬崖从返现代么?我路小顺不是那种不辞而别的人,还有那天在郊外,我碰到的那个老道士,说什么我此生与兰心殿有缘,在兰心殿将有两子一女,那老道士是你找来的吧,你这样做有意思么?”皇上大声说:“我想留住我的爱妃有错么?”路小顺接过话:“至始至终我都不是你的爱妃,你的爱妃张小小此时和她的相好不知在哪里风花雪月呢。”皇上伤心地说:“爱妃啊,接入我兰心殿的至始至终是你路小顺,与那张小小何干呢,自你入宫以来朕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朕,你这样做于我公平么?”路小顺心想:你对我的好我怎能不知怎能不晓,只是你我是在错的时间遇到的错的人罢了,终是有缘无份的。于是叹了口气说:“皇上,你那后宫三千佳丽,你真正叫得出名字的又有几人,她们日日盼着你的宠幸,有的可能一辈子都没被你宠幸过便老死宫中,于她们就公平么?所以在感情世界里没有公不公平,只有愿不愿意,既然我路小顺不愿留在你们这个时代,不愿留在你的身边,那就请你放我回去。”

    皇上说:“好,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你一定要回去,我放你走,但别指望我会帮你,如果回不去,就请你做好你的顺妃。”受了挫的皇上拂袖而去,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来兰心殿。

    路小顺想着也许只有再跳一次悬崖才能重返现代,但怎么出宫?大摇大摆地走出去可能么,难道让皇上带自己出宫,好像也行不通。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还是得去求皇上。这天黄昏时分,路小顺让小德子带自己去求见皇上,到了皇上的寝宫门前,小福子通报皇上:“顺妃娘娘求见。”皇上说:“快宣。”路小顺这次倒是懂规矩进门便下跪:“臣妾叩见皇上。”皇上急忙走过来边扶她起来边说:“爱妃半月未见是不是想朕了。”她却跪地未起:“皇上,请准许臣妾出宫一日”皇上问:“为何要出宫啊”路小顺说:“既然您说肯放我回去,就应该让我去找寻回去的办法。”皇上说:“好,这是朕的令牌,你那着,见令牌如见朕,你想干什么都行,明日此时把令牌还给朕。”路小顺本以为皇上不会答应,没想到皇上那么爽快地答应了,很高兴地说:“谢皇上!”路小顺走后,皇上令小福子明日派一千侍卫悄悄跟随其后,并将他们曾去过的悬崖下布置妥当。皇上身边的侍卫有一个是皇后的耳目,于是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皇后。皇后说:“既然出去了,就让她有去无回吧。”

    第二天,路小顺早早起床,拿了一支皇上送的金钗,心想也许这回就能回现代去了,这支金钗拿到现代可是古董,足以改变我在现代的生活了,足矣。路小顺对小兰和小德子说:“今日你们都不必跟着我,如果皇上问起我,就让他到我们上次去的悬崖边上的那棵梧桐树下找我。”路小顺说完到马圈里骑上皇上送自己的那匹白马奔向郊外。大约两个时辰到了悬崖边梧桐树下,跳下马,正要把令牌包在手帕里系在树上,忽然身后射过来一支箭,这时小德子急忙出现打落了箭,这时皇上的部队也从身后冲了上来,刺客见势不妙冲上去抓住路小顺跳下悬崖,小德子则抓住刺客的另一只手臂,三人一起坠入悬崖,刺客与小德子撕打在一起,路小顺则独自滑落到了崖下。

    路小顺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并没有返回现代,小兰正在给她擦脸,路小顺着急地问:“小德子呢,有没有受伤?”皇上说:“醒了就好,小德子武功好得很没有事。”这时路小顺发现皇上也坐在自己身边。皇上说:“爱妃放心朕定会为你做主,查出刺客的身份及他的幕后指使。”皇上走后不久,皇后派人送来一些营养品。小德子打发走皇后的人对路小顺说:“这明显是做贼心虚么。”路小顺问:“为什么这么说?”小德子说:“为什么别的妃子都不来,而她皇后位高权重的要来送礼,这摆明是来探个虚实,可惜刺客没抓住,否则给她来个当面对质。”路小顺说:“我并没有得罪皇后啊,为什么皇后要害我?”小德子说:“娘娘没来之前,皇上喜欢去皇后那里,您来了,皇上很少再去,近日皇上没来您这可也没去她那里,自觉失宠了呗”路小顺对小德子说:“无凭无据且不可乱讲。”小德子说:“娘娘您是不了解这宫里的事,皇后仗着是太后的娘家人,在这宫里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两年前有个龚西妃特别受宠,又与皇后有些嫌隙,怀孕七个月了被皇后的侍女绊倒大出血死了。”小兰问:“皇上都不管么?”小德子说:“皇上倒是杀了皇后的侍女,但大家都明白她也就是个替罪羊罢了。”小兰说:“皇后真的太恶毒了,娘娘以后您可要提防着皇后,您要尽快和皇上示好,让皇上给您做主啊。”路小顺没有作声,其实她并不怨恨皇后,想来,现代人斗“小三”的手段不比这好到哪里去,只是古代人习惯了三妻四妾,妾受宠爱,妻受冷落,人们看到妾身上在流血,却看不到妻心里在流血。还是现代好,一夫一妻,男女平等,但如何才能重返现代呢?跳崖这办法看来是不管用了。

    皇上从兰心殿直接去了皇后的凤君殿,皇后故作头痛,躺在床上,侍女正在给她按摩头部。皇上气冲冲地走进来说:“都退下”待仆人们都下去了对皇后说:“别以为没抓住刺客,朕就不知道是你所为。”皇后故作傻态地说:“皇上您说什么呢,弄得臣妾一头雾水。”皇上说:“当年龚西妃的事,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它过去了,但顺妃她很单纯,你若故伎重演,加害于她,我定会废了你的后位。”

    路小顺想着跳崖回不去只能再想别的办法了,但天天坐在这兰心殿怕是想不到办法,于是对小兰说:“兰儿,陪我出去走走。”小兰说:“我们去梅园吧,那里的梅花开了,很漂亮。”于是她们去了梅园,梅花真的很美,生在北方的她头一次见到梅花,着实高兴了好一阵子。正赏这梅花呢,就听到不远处有两个妃子正在嚼舌根。一个妃子说:“听说皇上最近都不去顺妃那里了。”另一个说:“前几个月皇上天天去,她都没怀上龙种,怕是不能生吧,像他这样得到过皇上宠幸不能生又不讨皇后喜的,将来皇上去了是要跟着陪葬或是守灵的。”另一个接过话:“平日里狐媚子功夫用多了吧,所以才不能生。”两人还边说边笑。路小顺走过去:“呦,两位妹妹真是闲吃萝卜淡操心呢,我可是比皇上年长许多的,终会死在皇上前头的,倒是你们这些年轻的又这般爱嚼舌根,怕是等皇上去了要不得善终的。还有,本娘娘还告诉你们我顺妃之所以在这后宫被皇上看重靠得不是什么狐媚子功夫而是我的学识,不像你们怕是只会些狐媚子功夫了吧。”这时,皇后忽然走过来说:“你所说的你们包括本宫么?”路小顺本想转过身向皇后请安,但看到皇后那灼灼逼人的眼神却怎么也跪不下去,心想:“上次你刺杀我,我不与你计较,你不感恩还来挑衅。”于是说:“皇后自认为包括就包括自认为不包括就不包括。”皇后大怒:“大胆顺妃见到本宫不下跪还敢辱骂本宫,来人呢,掌嘴。”小德子见状不好忙去通报皇上,皇上急忙赶过来,见路小顺与掌嘴的老么么打成一团,皇后见皇上来了,急忙凑到路小顺的身边挡住老么么,路小顺打老么么的手正巧打到皇后的脸上。皇后故作委屈地说:“皇上您要为臣妾做主啊,这顺妃太猖狂了,竟敢打皇后,皇上您看我这脸都肿起来了。”

    皇上见这种状态只得下令:“来人呢,把顺妃拉下去重打二十大板,禁足三个月。”路小顺咆哮着:“你们谁敢打一个试试。”皇上说:“拉下去”皇上虽然嘴说重打二十大板,但是暗地里给小福子使了个眼神,小福子跟着打板子的下去,这板子自然是打的不重不轻的。

    被打了板子的路小顺很憋气,趴在床上绝食三天。小兰没办法只得去求皇上:“皇上你快去劝劝我们家娘娘吧,娘娘自从挨了板子三天水米未进了。”皇上赶来对路小顺说:“顺妃,你这是跟朕置气么?你知道皇后在整个后宫以至朝廷是根深蒂固,平日里我都要让她三分,你见到她躲着点便是了,万不可与她较劲。朕知道是她诬陷与你,但闹到太后那里,太后便不会如此认为,定要治你个重罪,朕是为护你周全,才下令打你的板子。”正说着呢路小顺拿起枕头丢过去,那时的枕头可是木头做的,还好没打中被皇上接住了。皇上抱着枕头说:“爱妃被打了二十大板,绝食三天还这般力气大,早知朕再给你加二十板子。”路小顺气得大喊:“出去。”皇上说:“爱妃别动怒,我出去便是了,明日朕有要事要出宫几日,等朕回来希望看到我的爱妃能跟我一起骑马打猎了,到时朕领你出去,你跟朕在一起,禁足这事也无妨。”

    皇上出宫后,皇后去了太后那里,向太后哭诉:“姑母,自从那大脚的女人进宫后,皇上就再没有去过凤君殿,只去过一次,还是为顺妃而要废了侄儿的后位,留着怕是后患无穷啊。”太后说:“一个大脚的女人本就不配留在这后宫侍奉皇上,除了吧。”皇后说:“这顺妃很得皇上心,不比当年的龚西妃,怕是在皇上那里是不可替代的,侄儿有些胆怯了,怕日后皇上怪罪。”太后说:“我了解我儿,这世间的女人除了哀家是不可替代的,别人都是可以替代的。明日让哀家的御医把原来的御医替换掉,以后顺妃有个三长两短皇上也怪不到你那去,还有除顺妃必须先将小德子关进大牢,去吧。”

    皇上走后,路小顺扶着床沿站起来,小兰说:“娘娘您能站起来了,看样子快好了。”路小顺说:“这点小伤无妨。”正说这皇后来了说:“为了妹妹的伤尽快好起来,太后特意给你换了宫里最好的太医,另外,怕你这出什么意外,特加派一百名侍卫看守。”小德子说:“谢太后与皇后的美意,但原来的太医我们顺妃用惯了,就不麻烦太后了,还有我们顺妃没那么金贵,请您把侍卫撤了吧。”皇后说:“大胆,你这是要违太后的旨意么,来人把他给我关起来。”小德子说:“我受皇上钦点侍奉顺妃,谁敢关我,如果顺妃有个闪失,你们谁付的起责任”然而一虎难敌群狼,经过一番打斗,小德子被抓住了,关起来了。兰心殿里只剩下路小顺和小兰还被看着不让出去。新换的太医给路小顺的外敷药做了手脚,小兰怕药有问题没有给路小顺上,太医就命带来的嬷嬷强行给她上了药,这药所上之处顿时坏死,路小顺再也起不来了。

     吃饭的时候,侍卫送来的饭菜都是又硬又馊的。小兰看着送来的饭菜大怒:“好大的胆子,胆敢给娘娘吃这些。”一侍卫说:“有的吃就不错了。”路小顺实在是饿的不行了,就让小兰把吃的拿过去勉强地吃了几口,随后连食物带血一并吐了出来。小兰很是心疼,对侍卫说:“我们娘娘已经四天没有吃东西了,吃不了这硬东西,放我出去,我要自己去给我们娘娘做。”说着便往外冲。一个侍卫一把把她推倒在地,另一个侍卫扶起小兰对推她的侍卫说:“不要动怒,她就是个丫鬟。”

    就这样路小顺的伤势越来越重,发起烧来。这天是十一月十四,迷迷糊糊听到有一道光对自己说:“你可愿回现代去。”路小顺说:“我一直想回现代”声音又说:“回去就会忘记这里的一切人和事,不带走这里的一草一木,你还愿意么?”路小顺说:“我愿意。”光说:“月圆之时,你跟着一道光走将重返现代。”路小顺一高兴醒了,原来是梦啊,但转念一想万事皆有可能,说不定这就是回去的办法呢。于是对小兰说:“我怕是见不到皇上最后一面了,我死之后,我想他们就会把小德子放出来,没什么能送给你和小德子的,这些珠宝你们分了吧,我要立一道遗嘱交代一下,你去拿一块白布和笔墨来。”小兰哭着说:“娘娘您不会有事的,我一定会让您见到皇上的。”小兰没有去拿笔墨和白布,而是走到门口趁推她那个侍卫去茅房的间隙对扶过她的那个侍卫说:“你来一下”近日那个侍卫总是偷看小兰,小兰知道对方一定是喜欢她,那个侍卫进来后。小兰对他说:“这是娘娘一半的首饰送给你,想办法通知皇上,让皇上来见娘娘,皇上来了,我会让娘娘赐婚你我,定会拿着这些首饰嫁给你。侍卫很激动:“我倒不在乎这些金银珠宝,只是兰姑娘是我在这后宫见过的最美的女人,如果兰姑娘愿意嫁给我,冒死也是值得的。你放心好了,我与掌管信鸽的侍卫很熟,定会将消息传给皇上。”

    第二天是十五,路小顺一宿未睡等着月圆之时跟着月光回现代,但月亮是圆的,光却没来。路小顺心想:“我怕是真的要死在这兰心殿了。”想着,一股血涌到喉咙吐了出来。小兰赶紧走过去,给她擦拭。路小顺说:“兰儿,我真的不行了,你快去拿布和笔墨,我有许多话要对皇上说。”小兰拿来之后,路小顺对她说:“我说,你写,皇上,臣妾可能见不到您最后一面了,自我入宫以来,您对我的好臣妾无一不记得,臣妾早已深深爱上了你。只是你我是在错的时间遇到的错的人,终是有缘无分罢了,我死之后兀迁怒她人,这是你我的命数;我死之后,请念在我与小兰主仆情深的份上,务必善待小兰,封她为妃,将兰心殿的一切赐予小兰和小德子。皇上,如果有来生,你我还能再相遇,定不负君。”说着昏过去。

    皇上得到消息后快马加鞭赶回宫里已到了深夜,皇上跑进去,路小顺已经断了气,小兰哭着对皇上说:“皇上,娘娘已经仙逝了。皇上绝望地走过去:“爱妃,朕回来晚了,你不能离我而去,你去了我怎么活。”此时路小顺的灵魂正跟着光走,听到皇上的哭喊停下了脚步,这时光越来越窄,挤得路小顺喘不过气来。这时光说:“你可以选择回现代,也可以选择回到皇上身边,但只有一次机会。”路小顺犹豫了,这种选择是痛苦的,但理智还是告诉她要回到现代去,因为那里有她挂念的儿子;有挂念她的父母兄妹;虽然老公有些差劲,但他只有一个老婆,不用担心大老婆的谋害,也不用担心小老婆的替代。于是说:“回现代。”

    就这样路小顺回到了现代,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里,老公和儿子就再身边。路小顺:“我饿了。”此时儿子递给她一代面包说:“妈妈今天我破例把好吃的分你一份。”路小顺笑了。

    再说古代皇宫里,皇上抱着的顺妃一下不见了,只剩下一堆衣服,皇上拿起衣服说:“爱妃呀,你终究是不爱朕的,你回你的现代去了,你不是说你不会不辞而别的么?”此时小兰把路孝顺的遗书交给了皇上,但遗书的内容已经被小兰更改:皇上,臣妾可能见不到您最后一面了,自我入宫以来,您对我的好臣妾无一不记得,臣妾早已深深爱上了您,本想着您回宫之后为您开枝散叶,只是天不遂人愿,臣妾惨招太后、皇后谋害,她们命太医给我的外伤药下了毒。我死之后,望皇上为臣妾做主,不要让臣妾死不瞑目。另外,请念在我与小兰主仆情深的份上,务必善待小兰,封她为妃,将兰心殿的一切赐予小兰和小德子。皇上,今生我们不能在一起,以后让我们生生世世都在一起。”皇上看完遗书后,下令彻查顺妃的外伤药,之后废除皇后的后位,太后也因此事中风而死。皇上下令全国的妇女不再裹脚,封小兰为兰贵妃,另赐新殿,原来的兰心殿则改名等顺殿,皇上每日下朝后仍会去等顺殿小坐一会,有时还会自言自语像是与顺妃说话。次年,皇帝驾崩,新皇登基,全国妇女又恢复了裹脚。大脚王妃穿越了一回终究没能改变古代妇女裹脚的历史 。再看回到现代的路小顺,每当月圆之时会感到胸口疼痛,烙下病根,但不知缘由。 

   

 

 


标签: 微电影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大幸福

下一篇:大话江湖

相关文章

晚自习下一起走吧!

晚自习下一起走吧!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跟你走在一起的感觉。 你知道我有男朋友的,虽然不在本校,但是我爱他。 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女孩,可惜我只是一个过客,对你我不敢...

大脚王妃(上卷)

   话说这天路小顺心情不好去山上透透气。路小顺心情郁闷呢,这他妈的写歌歌不火,挣钱挣不到。完了这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老公还对她说;我...

《赎坠》

第一场外景广场日 阳光洒在大地上,广场内一片热闹,各种颜色的风筝在天上挂着,地上很多小朋友在嬉戏打闹,一排大灯旁边一张大大的气垫蹦蹦床,许多小朋友在上面蹦...

《看病大乌龙》

百字梗概刘陌和他的同事都受其洁癖所害,便请求研究所帮忙。高将这个人物交给熊,让他竭尽所能帮助刘陌,同时也改改他邋遢的习惯。熊接待刘陌时,不断挑战刘陌“不可触摸”的原...

最后的时间

最后的时间 2011年11月11日,天气:阴  心情:无比的糟糕  江南的天气是多变的,就像我现在的心情一样。拿到化验单的前一刻我还在畅...

你想干什么

在一间饭店内,一个老师因为烦恼在喝酒,想离开人世,喝了个半醉,这个时候一个和尚走过来问道:“施主,如果你明天西去,今天你最想干什么叫呢?“老师想了又想,欲言又止,和...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