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剧本 > 正文内容

偷天

4个月前影视剧本3931

 

 

原创剧本:偷天

 

 


 作者:唐晨


片名:偷天

 

主要人物:

刘天:名动一方的扒手。平日在人前显得呆傻。专业水平高。富有正义感。

刘喜:刘天名誉上的姐姐。在一方年轻人里有绝对的号召力。在居民区楼下卖饭。与薛小楠相貌相似。

刘爷:刘天养父。刘喜生父,但关系不佳。老扒手,传授刘天一身本事,但因与盗窃团伙不和遂退出团伙,导致智力出现问题。

薛小楠:珠宝商之女,较好面子。与刘喜相貌相似。就读于某警校。

薛总:珠宝商,心思缜密。薛小楠母亲。曾就读于某警校。

&盗窃boss:具有专业的盗窃团队。刘爷徒弟。

薛总手下:心思刚正。

Boss手下:非常服从。

薛小楠男朋友(简称薛男):boss的表弟。在与薛小楠有关系的同时勾引了薛小楠的闺蜜。

薛小楠闺蜜:对家境不错的薛小楠有一定反感。后与薛男勾搭在一起。

 

主要剧情:

A(主线)刘天在机缘巧合之下,撞见了一翻墙而出的黑衣人(薛小楠),黑衣人手中散落了两个珠子,两人一人拾取其中之一,刘天拿到的便是薛小楠在珠宝店里偷出来的。在保安的威胁之下两人没有做任何交流便分头逃跑。刘天在不了解手中珠子的价值的情况下将珠子给予了刘爷作玩物。第二天刘天被请到珠宝商面前,珠宝商向刘天索要珠子,刘天明了,与薛小楠一同去寻刘爷,这个时候他发现薛小楠与自己的姐姐刘喜长相十分相似。回到家中刘天发现刘爷不知所踪,到处寻觅,最终了解到刘爷被一个早已盯上这颗珠子的盗窃团伙带走,并要求刘天以珠子交换刘爷。薛小楠因觉得刘天扭扭捏捏不肯救刘爷与刘天分开。刘天最终选择了只身一人前往救援,却发现需要被拯救的不止一人(刘喜因小事被盗窃团伙撞见并以为她是薛小楠被扣下并以其威胁薛总讨要赎金)。盗窃团伙正要发狠之时薛小楠带领一众刘喜小弟冲进废弃工厂,不料盗窃团伙却拥有枪支,在最危急的时刻薛总带领一众警察解救了众人。

B(隐线).薛总与刘爷本是一对夫妻。刘爷亲手创办了盗窃团伙,并立下些许规矩,严格要求手下扒手遵守规则。盗窃团伙本想将一小男孩从小培养成一个心狠手辣的扒手,但年轻的薛总觉得很难以接受,于是要保护男孩,但盗窃团伙本着规矩至上,准备惩戒薛总,这时候年轻的刘爷来保了薛总,但无奈于手下皆是心狠手辣之辈,直接将刘爷打成重伤并驱逐出团伙。刘爷哀伤之下便带着小男孩与自己的一个亲身女儿隐居起来,凭着本事守护一方平安(弥补罪孽),并将一身本事传给了小男孩。薛总被丈夫抛弃后并没有多愁善感,化悲愤为力量开始了经商之路并取得一定成就。

薛总洞悉到盗窃团伙在这附近出现,便设下全套想让盗窃团伙露出马脚一网打尽,算是报了当年的仇顺带着解了被抛弃之气。但多年被商场浸染,也染上了一种商人应有的头脑——将假珠子重金买了保险最后并以英雄之名成功地拿到了保金。

 

 

 

 

 

 

开场:某烧烤摊。晚

 

刘天与一看似土豪的男人交谈。

男人:为什么知道这么多我的事。你尾行我!

刘天:所以,我就是来自天界的你的守护天使。

男人比了一个佛教的手势:上帝?

刘天:上帝从不骗人。

男人:我以后会娶个好老婆么?

刘天:会。

男人:她很漂亮?

刘天:是的。

男人:会不会是我在微信上摇到的妹子?

刘天:机会要自己把握。

男人:那我什么时候能遇到她?

刘天看了下表。

刘天:半个小时,你需要搭一辆顺风车。

男人:顺风车?

刘天:你不能带钱,否则他会厌恶你。

男人似懂非懂得点了点头。

男人懵逼的拿出钱包,刘天伸手接过钱包。

 

男人依旧懵逼的跑了出去。。。

刘天:等等。

刘天指了指男人脖子上带的串子。

 

刘天把玩着串子和钱包。

“骗比偷难多了……看看还能不能摇到什么莫名其妙的人”刘天喃喃道。说着拿起手机开始摇。

 

 

出片名: 偷天

 

刘天在一卖唱男面前踌躇了好久。拿出来一块钱放在了他的面前。

“也算是劫富济贫了。”

 

男人在街边焦急得打车。

 

 

 

 

 

 

 

 

正片

 

C1 某阴暗角落 清晨

一男人坐在椅子上,下方一众人站的笔直。男人睥睨着下面的几个人。

“当小偷…啊,不,盗贼!也要注意仪表!”男人说着点了根烟。

“稍息,立正!衣冠不整者统统开除!”

 

猛然间一个巴掌扇归来。

“上个厕所的功夫你就敢占这个座!”另外一男人出现,坐在了那个椅子上。

男人拿出根烟,另外的那个人赶忙点烟。

盗窃boss:找到那东西的下落了?

手下:是的老大。

盗窃boss:拿下他!

手下:明白老大,什么时候让您失望过?

 

C2 居民区 早上

菩萨面前刚供上三炷香。

电视:近日盗窃团伙猖獗,希望市民……

刘天吃着油条:刘喜这主持人好像你!

刘爷悠哉的躺在床上扇着扇子,猛然起身“你们是亲兄妹啊!”,然后慢慢躺下接着悠哉小憩。

楼下刘喜淡定得卖着早饭。

吃早饭的人:我长这么大从来没遇到过小偷,要说老偷倒是有一个。说着看了眼刘爷方向。

刘喜径直收走说话人的早饭,“5块,赊账者死。”说完后面两个青年向前一步走。

 

刘爷扇着扇子:“宁折千百情,不渡将亡人。”

刘天看了一眼刘爷。

 

 

C3 某早餐店 早上

薛小楠与闺蜜吃早饭,闺蜜默默的玩手机

薛小楠:吾母近日收一瑰宝,世间无二

闺蜜:你不是都见不到你母亲?

薛小楠:晶莹剔透,绝无仅有

闺蜜:山寨的吧

薛小楠:当真不信?

闺蜜:不信

薛小楠:既然如此。。。

闺蜜:还是不信

薛小楠:我还没说完呢

闺蜜:你会好好说话啊

 

C4 某办公室 上午

 

薛总:保险解决了?

手下:是

薛总:拍卖出去之前不能出任何差池。

手下:放心,台子都买的重力感应报警的。

薛总:多少?

手下:不多,万把块。

薛总:自己去帐房报吧。

手下:谢谢老板,老板,您要不要自己去看看?

薛总:不用了

手下听完要走。薛总思索了一下。

薛总:等等。

 

C5 刘爷处 下午

刘爷与刘天坐在桌子两侧抽着烟。

刘爷:人活一世,得有讲究,看你这手,近日将有血光之灾啊。

刘天:你昨天还说我一辈子都不一定见血的。

刘爷:命有天定,时运不济,定数也将有变数。

刘天:还望老爹指点迷津。

刘爷:偷鸡摸狗。

刘天:那正好放弃您传授我的一身本事,当个好人。

刘爷:如若再不给老爹弄来三五两酒钱,当爹的一定让你见血。

刘天猛然起身,默默看了一眼刘爷。

刘爷:看对人。

刘天不语。

刘天给菩萨供上香随后出门。

刘爷思考。

 

 

 

C6 街角 下午

老板手下与一男人说话。

老板手下递了根烟给男人。

“弄个像样的台子,这是500,做好还有500。”

“这个价钱,可能反应的时间有点长。”

“小事儿。”

 

C7 某乒乓球场 下午

薛小楠拿着乒乓球拍子,一把抓住乒乓球。

薛小楠:你也不信喽?

薛小楠男朋友把玩着手机:上次你拿出来的珠子在淘宝就三十块。

薛小楠微生气。

薛小楠:能放下手机么?

薛男:嗯?

薛小楠抢了薛男的手机,发现与自己闺蜜相聊正欢。

(闺蜜:要不你放弃小楠和我好吧。)

薛男慌。

薛小楠看了眼薛男,默默得给闺蜜发了个“行”。

 

C8珠宝店 傍晚

“喂,媳妇儿,我在加班啊!等会儿说”

盗窃小头目在街对面四处观望。放了电话又打了一个。

“老大,我办事您放心!”

 

“你们一会儿手脚麻利点。”

 

 

C9卫生间 傍晚

“喂,妈,我失恋了。”

“这么点小事儿别跟我说了。”

“您就这么不在乎您女儿?如果我还有个爹……”

“嘀嘀嘀”

 

薛小楠叹息一声给闺蜜和薛男各发了一条“祝你们幸福,但是我没有骗你们。”

 

薛男见了道:“警校出来的妹子就是利索”随后回了一句:“who care?”

 

薛小楠拿起手里的小弹力球,默默得戴上了夜行衣头套。

 

 

C10街边 傍晚

刘天在街上见一扒手偷了一老大爷钱包啐了一句“小瘪三。”

熟练得把大爷的钱包拿了回来,顺带着把扒手手里另外的钱包也拿了出来。

打开大爷的钱包和另外的,之后在另外的包里拿出两张百元钞票放到大爷包里。

“大爷,您钱包掉了。”

 

C11 珠宝店 晚

薛小楠一身夜行服,慢慢悠悠走过保安正喝酒的警备室。

轻车熟路得走到展台前,研究怎么打开展台上的珠子的盒子。然后拿了起来……

直接拿起珠子,然后突然想起什么,看了眼展台上面贴着“重力感应,动则报警。”

然后默默地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珠子,开始翻兜(找不到提前准备好的弹力球),眼睛一转,突然想到了什么。

 

C12 珠宝店 晚

盗贼团伙打开刚进店门,警报就响了起来。

Boss手下:卧槽……这警报真灵……直接拿珠子跑!!!

一小弟刷的一下上去,拿到珠子后疑惑“大哥?”

Boss手下:别废话,跑!

 

保安1“外面好像有声音啊。”

保安2“喝多了吧”

 

刘天把玩着手里的钱包,心满意足得在街上走着。猛然间上方掉下来一个黑衣人正砸在刘天头顶。

黑衣人兜里掉出了两个珠子。

刘天站起身捡起地上一个珠子。

黑衣人同时捡起另一个。

刘天:“同道中人……”

刘天打量着黑衣人。

刘天:“不知……姑娘……嗯……是男是女……”

黑衣人似乎略紧张。

在两人对峙时,院内传来警报。

“站住!”几个黑影在街角跑过。

两人望向街角。

刘天:“有缘再华山论道吧。”

保安:“这边!”说着便有保安冲了过来。

薛小楠:“跑!”说着嗖得跑出去了。

刘天看了眼黑衣人“刘喜?”,见身后几保安,老神在在得走到一叉路口,甩开保安。

 

盗窃团伙一众人紧锣密鼓的跑着。

马仔:大哥没人了!

Boss手下气喘吁吁得:别bb,快跑!

马仔:真没人了!

Boss手下:唉?

 

街边的薛男与闺蜜甜蜜相视

闺蜜“好像是小贱楠家的保安。”

薛男神色似乎微疑惑:“动静还不小。”

 

C13 刘喜处 晚

刘天默默得吃着饭,见四下没人注意。转身要跑。

“小兔崽子,又想不给钱?”这时两位青年直接将刘天按到桌上。

“大姐……手下留情……断了断了!”

“掏钱,这一礼拜的。”刘喜接着收拾着摊位。

刘天:“有,有!!先放了我!”

刘喜听闻,便四处摸索刘天的兜。翻出了一手机。

“呦,小伙儿,哪儿搞来的?假的吧?”

 

C14 薛小楠房间 晚

“坏了……”

薛小楠把玩着手里的珠子。

薛小楠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到处摸索。。。

默默道“手机呢……”

 

C15 某阴暗角落 晚

盗窃团伙boss:你……和你小弟的办事效率可以呀。

手下惊恐的附和着。

Boss“怎么不顺带着给我弄个乒乓球台子?”

Boss的手正把玩着红双喜的乒乓球。

 

C16 办公室 晚

薛总:“你的意思是,被偷了呗”

手下默默得点了点头。

薛小楠推门进来。

“妈,手机丢了。”

“也被偷了呗?”

 

C17 刘爷处 晚

刘爷:又帮老头儿了?

刘爷扇了刘天一巴掌:什么意思?

说着刘爷指了指桌上的毛笔字。“宁折千百情,不渡将亡人。”

刘天:不论多大恩情,不救被贼盯上的人。

刘爷:懂你还干。

刘天盯着刘爷患有腿疾的左腿。

 

刘爷翻着手里的《天龙八部》 :你兜里的珠子给我吧。

刘天:您怎么知道我捡了个珠子。

刘爷一笑。

刘天开始翻兜:嗯?刘天翻翻身上发现珠子不见了。

刘爷把珠子拿到手上。“没点儿勾当能当你老爹?”

刘爷慢悠悠得打开了盒子“不是啥好玩意儿啊。明天给楼下孩子玩儿吧”

刘天:您真的没把本事传给刘喜?

刘爷:传男不传女,便宜你了

 

敲门声

 

刘喜站在门外:“你这破手机有密码,解开,明天给我。”

“你们是亲兄妹啊!!!”

刘喜:“你闭嘴。”

 

刘喜离开关门。

 

不一会又有敲门声。

 

“又咋了?”

开门一男人站在外面“您好,刘天先生?”

刘天警觉,然后点了点头。

“明天来这个地方,不然……”男人恶狠狠得关上了门。

 

C18 某阴暗角落 晚

Boss“人找着了?”

手下微微踌躇“我小弟已经去看过了,可是……”

Boss“熟人?明天会带来是吧。”

手下踌躇着“……是。”

Boss“还敢抢老子生意,反了他了。”

手下“老大,刚才似乎见着薛总的女儿了。鬼鬼祟祟的。”

Boss“鼻子还挺灵。”

 

C18+ 刘爷处 晚

台灯亮着,灯光微弱。

刘天盯着桌子上的手机。

 

C19 街头 晚

闺蜜:爱不爱我?

薛男:爱。

闺蜜:有多爱?

薛男:特别爱。

闺蜜:我不管,你得打电话骂她。

薛男:不好吧……

闺蜜:那我走了。

薛男:等着,我打。

 

C20 刘喜处 晚

刘喜:这么快就破开了啊

刘天:中情局的保险箱我都能打开,这……小玩儿

刘喜:吹吧你就。

 

正在这时电话响了(贱男)

 

刘喜“先接”

刘天接电话

“小贱男(楠)……是不是很惊喜啊,没想到我给你打电话吧……”

刘天惊,捂住话筒“似乎是机主打来的……还骂我!”

“你说话啊,小贱男(楠),是不是被我打击到了!”

刘喜“忍不了骂吧。”

刘天“王八蛋吧你,还贱男……我告诉你,咋骂我我也不把它(她)还给你,沙雕。”骂完放了电话。

刘喜“给我吧,换卡了。”

 

C21街头 晚

闺蜜与薛男面面相觑……

闺蜜“男人?”

薛男“男人……”

闺蜜“不愧是小贱楠……”

 

C22 刘爷处 早上

刘爷躺在床上悠哉得扇着扇子。

刘爷:真去?

刘天给菩萨上完香。

刘天:去。

刘爷看了一眼离开的刘天。

 

C23 某阴暗角落 早上

Boss:去把人接过来吧

手下:是,老大。

 

C24 街角 上午

刘天看着地址看看四周

看到街对面的咖啡馆,径直走了过去

 

咖啡馆门口,boss手下的小弟提醒“人来了。”

 

刘天无视了门口的几人径直走进咖啡馆……门口几人也无视了他。

 

刘天走到昨天给他地址的人旁边

“您好”

“刘天先生来了啊,我们老板要见你。”

“为啥是咖啡馆。”

“不是怕你找不到公司么,这就带你去公司啊”

 

刘天与男人走出咖啡馆。两拨人形同陌路。

 

刘天走远。

 

Boss手下的小弟带着刘爷出现在盗窃团伙面前。

“刘爷……对不住了……请吧……”刘爷看向刘天走的方向。

 

刘天回头,没见到任何人。

上车,刘天被蒙眼睛。

 

C25 办公室 上午

薛总:“你就是刘天?”

刘天:“是。”

薛总抬手示意刘喜坐在面前的椅子上:业内声名远扬的小刘一手啊,我倒是与你老爹有过一段渊源。

刘天警惕得看了眼薛总。

薛总:放松,放松。我只是在监控里瞥到你。

刘天:有话直说。

薛总:好,那我说了,昨天晚上店里丢了一颗价值连城的珠子。

刘天微愣。

刘天:还你是吧。

薛总:聪明人。交出来饶过你。

刘天:只是我捡的。

薛总:不交警察局见。

薛小楠:看样子没带在身上,我陪你去拿吧。

刘天惊:刘喜????

薛小楠:刘喜是谁……太监么……

 

 

C26 刘喜处 上午

薛男与闺蜜走到刘喜处。

刘喜利索的将豆花送到两人面前。

薛男正打算吃,闺蜜怼了怼他的胳膊。

薛男抬头,闺蜜指了指刘喜。

薛男“小贱楠??”

闺蜜“哎呦?交了个男朋友在这里卖豆花?”

刘喜抬头“你们是看不起卖豆花了?”

闺蜜:你男朋友呢?不挺厉害么?

刘喜不语,几个小青年已经把两人围住……

 

C27 刘爷家 上午

刘天与薛小楠走进了刘爷家门口。门开着。

刘天:“刘爷又忘了关门。”

刘天:“你真的不是刘喜?”

薛小楠:“若再问叫尔直接进警局。”

刘天:“真像……”

薛小楠:“还真蛮像。”说着拿起一张照片。“尔等父亲?”

薛小楠微微动情,抚摸了下照片。

刘天:“只是她父亲。”

薛小楠:“嗯?”

刘天回答,“手艺传男不纯女。我是刘爷领养传手艺的。”

薛小楠沉默一会:“如此看来,刘爷身不在此”

刘天:“去遛弯了吧。”

 

C28 办公室 上午

 

手下:老板,为什么叫他来。

薛总:他是这边儿声望最高的扒手,说不定会有线索

手下:看来那个黑衣人才是拿走珠子的人。

薛总:嗯,前门说不定是佯攻。

手下:薛总英明。

薛总:报警吧

手下:报警?

 

C29 阴暗角落 上午

Boss手下:老大,刘爷不说。

Boss:这么灵敏的警报,除了刘一手估计没人拿得到。

Boss手下:那接着问?

Boss:好吃好喝招待吧。

 

C30居民区 下午

一圈大叔围着写书法。

刘天:大爷,见着我……老爹了么?

大爷摇头。

刘天叹气。

薛小楠“大叔,字错了。”

大爷:“嗯?”

刘天见,接过毛笔,把大爷的错字上画了个叉。(天龙八“步”)

然后思索了一下,写了个“不”

 

C31 某废旧工厂后身 下午

薛男:你这是非法拘禁!牛逼别放我出去!

闺蜜看了一眼薛男:不应该是我们么。

薛男:哦,我们。

 

刘喜从兜里拿出一把水果刀摆弄起来:你俩只有一个人能活着出去…抉择一下吧。

薛男:那。。。放我出去吧!

闺蜜:你!!贱男!!

薛男:我出去会和你家人道歉的。。。

 

刘喜:贱男……打……

 

C32 居民区 下午

刘天摆弄着自己手里的毛笔:珠子就在他手里啊。刘喜还不见了。

薛小楠:或许,送予谁了。

刘天思索状,想到了刘爷昨天说的话。

随即对薛小楠点了点头。

 

写字的大爷在到处翻毛笔。

 

 

 

C32+ 某阴暗角落 下午

 

Boss:“师父……别来无恙……”

刘爷看了一眼boss,“有出息了。”

Boss:“宁折千百情,不渡将亡人啊。”

刘爷:“还能记得,不错。”

Boss:“可我赌刘一手会来,您觉得呢?”

 

 

 

C33 警备室 下午

薛总手下看了看两个保安。

“听说你俩昨晚在场?”

然后看了看手边的酒瓶子。

“总助……我们……”

这时候来了个电话,

“喂老板,现在联系保险公司么?”

“嗯,是。”

手下放下电话,“你俩似乎走运了。”

 

C34 居民区 下午

刘天:“你怎么知道小孩儿会说被狗叼走了?”

薛小楠:“猜的。”

刘天:“不简单。”

两人接着走着。

刘天:“你觉得会被叼到哪里?”

薛小楠:“嗯。。。那边!”随手指了个方向。

 

C35 废旧工厂 下午

Boss手下:老板,这里不错吧

Boss:嗯,像绑架现场

手下:老大不至于吧,,,随便开辆车不就好了。

Boss:要整就整专业点儿。

 

另外的手下:老板那边好像有人。

 

正在折磨薛男的刘喜回头一看,正好被盗窃团伙看到。

刘爷:“刘喜?”

 

手下:薛总女儿!怎么办?跑?

Boss:跑什么!绑起来!

 

刘喜看到刘爷:老爹??

刘喜望向团伙方向。

薛男:“表哥??”

刘喜懵逼得看向薛男。

 

C36 居民区 下午

 

刘天:你确定这个是珠子?

薛小楠:不应该啊……薛小楠说着开始翻兜。

刘天:弹力挺好啊……

薛小楠拿出另一个珠子。

薛小楠:俩都是假的???

刘天突然惊讶得看着薛小楠……

刘天:行啊你……我说那天怎么感觉这么像刘喜……

薛小楠懵逼得看着刘天。

刘天:放心,我不会说的,but,你要回答我几个问题。

刘天把玩着珠子“那天……我觉得有人跟踪我……不止一人,不出意外得话珠宝店的人应该是其中之一。”

薛小楠:“不知道……”

刘天:“另一人…是什么人?”

薛小楠:“另一人?”

薛小楠看了眼刘天:“坏了……”

刘天:“咋了?”

薛小楠“回去,我好像在你家桌子上见着一纸条。”

刘天:“啊?”

薛小楠“别废话。”

 

C37 办公室 下午

薛总惊怒:什么?小楠被他们逮住了?

手下:他们是这么说的……还有照片……

薛总拿起照片看了一眼:怎么穿的这么土……他们要什么?珠子?

手下:和珠子价值相近的东西,他们说已经拿到了珠子。

薛总:拿到了?不可能啊!

手下:我觉得……这个人不像是您家千金。

薛总摇了摇头。

手下:那……老板您看应该怎么办。

薛总:你先出去吧……

手下离开房间,薛总拿出在包里的珠子……

薛总轻声念叨:宁折千百情,不渡将亡人。

 

C38 居民区 下午

两人跑回刘爷家。

薛小楠拿起桌子上的纸条:刘爷在我们手上,拿着珠子来换,报警刘爷就完了。

薛小楠“应该是一股专业的盗窃团伙,听说还杀过人。”

刘天一脸懵逼的看着薛小楠。

然后拿出手中的珠子,把桌子上的盒子拿起并把珠子放到了里面。

刘天:“去交差吧。”

薛小楠看着手中的珠子,疑惑:你不去救刘爷?

刘天看了一眼薛小楠,略踌躇。

薛小楠:“起码是你养父。贼就是贼。”随即把走出门去。

刘天看着桌上刘爷的几个字:宁折千百情,不渡将亡人。

 

薛小楠在外面思索了一下,拿起电话。

 

C38+ 办公室 下午

薛总看着手里的珠子。

拿起电话:“喂??”

 

C39 废旧工厂 下午

 

一帮人站在废旧工厂中央。薛男也站在里面。

手下:还不来。

Boss:不急。老弟辛苦了,

薛男:表哥……

正在这时刘天出现在废旧工厂正门。

 

手下:来了。

说着对着刘天招了招手示意其过去。

Boss:“不渡将亡人。你…果然没学进去。”

刘天看这boss不语。

Boss“大名鼎鼎的刘一手啊。百闻不如一见。”

刘天:“客套话就不用说了吧。”

 

Boss鼓了鼓掌“有勇气,不过刘爷最重要的几句话倒是没学进去”

刘天:“在这儿。”

Boss示意手下去拿珠子。

刘天:“等等,”刘天把伸出去的手缩了回去。“刘爷在哪?”

Boss听闻,示意手下带出刘爷。

 

 

C40居民区 下午

薛小楠攥着手中的纸条,走在到刘喜摊点前。

这时候几个小青年围住薛小楠。

薛小楠一脸懵逼得看着这帮人。

“大姐好!”

薛小楠更懵逼了。

 

C41废旧工厂 下午

刘爷走出 ,刘爷吃着外卖一副享受的样子。

 

手下:“我就说刘爷毕竟是前辈,过得好着呢。”

刘爷:放屁,上顿饭没吃饱!

刘天:老爹!

刘爷唇语:找机会走!

 

Boss给刘爷让坐。

刘爷:好孩子。

 

刘喜听到刘天的声音,渐渐醒过来。

“小天!!!!!!”

 

刘天听闻:“刘喜????”

 

Boss:让她老实点。

手下:是。

 

刘天:等等,把刚才…叫唤…的姑娘带出来让我看看。

 

刘喜:叫唤?……

 

Boss示意手下去做。

 

薛男:“我去吧大哥。”

薛男用手兑着被绑起来的刘喜。

刘爷:“刘喜?”

刘喜:“你闭嘴……”

薛男:“看这架势,薛大小姐还认识小偷?”

 

刘天:把这两个人给我,我给你珠子。

 

Boss:我凭什么听你的。

 

这时薛小楠带着一帮年轻人走进废旧工厂“就凭我这帮小弟!”

 

众人惊……

 

刘爷“俩刘喜?”

薛男:“怎么回事er?”

刘天:“还真是俩人。”

 

后面小青年:“不管了救大姐!”

 

猛然间一声枪响。

众青年惊。

 

Boss“混这么多年还治不了你们这帮小瘪三?”

众青年战战兢兢得停下了脚步。

“刘一手,我手下在那边的居民区偷的东西……是不是都让你弄回去了?”

刘天:“是又咋样?”

Boss“咳咳,不是我看不起你们,恕我直言,今天在座的各位,一个都出不去。”

Boss小弟封死了薛小楠身后的出路。

Boss:“都不许动,一个一个来。谁动了就先死……”

说着枪口指向刘天。

 

 

薛小楠见状,慢慢走出来举着手走出来。“你们不就是要钱么,放他们走,只要我在,钱有的是。”

Boss“钱?别说你们了,你娘一会都得死在这儿!”

薛小楠听闻渐渐沉默。“我母亲不会来的。”

刘天疑惑的看着薛小楠。

 

Boss“那直接处置了吧。”说着枪口指向刘爷。

 

“来吧,神偷刘一手,去,捅薛小姐几刀助助兴。”手下扔了把刀到刘天脚下。

刘天迷茫……捡起了刀。

“放下!”刘爷吃着鸡腿。

刘天看向刘爷。

“嗯?”boss用枪顶了顶刘爷的脑袋,“作为长辈的话似乎挺管用啊!”

“你还是我教出来的吧。”刘爷淡定得吃着鸡腿。

刘天踌躇着,“老爹……”

“我记得没教过你杀人。”刘爷很淡定。

“你这老不死的!”boss发狠。

 

 猛然间一声枪响……血在刘爷脸上流下来。

刘爷……睁开了眼……摸了摸头,似乎没事。

刘天紧闭的双眼渐渐睁开。然后扫视全身上下,没事。

薛小楠见状也看看自己……“走火了?”

 

这时boss猛然间叫了起来枪掉到了地上。。。

“大哥,外面好多警察啊!”

“你们居然真的敢报警。。。啊疼疼疼……”boss在地上打着滚。

 

工厂外:

薛总拿着枪:当年警校也不是白上的。。。

 

……

一众警察逮捕了盗窃团伙。

 

“妈。”薛小楠看着跟前的父亲。

“我好像听人说你觉得我不会来?”薛总看着女儿。

“嗯……”薛小楠踌躇,“和您说件事。”

“说。”

“其实……”薛小楠顿了顿,“珠子是我偷的……”

薛总惊怒。

“我是想让他们知道我们家的珠子都是真的……”随即看向被逮捕的薛男。

薛小楠闺蜜,上去就给了薛男一巴掌。

“贱男!!!你就眼睁睁得看着我被绑着?”

 

刘爷看着薛男与闺蜜。

刘喜和刘天面面相觑。

“为盗者,应盗亦有道。”刘爷默默道“女子性急,不应涉盗……”

“你闭嘴……”

刘天:“刚才吓死我了都。”

 

薛小楠走到墙角:我的手机?之后看向刘天。

 

薛总走到刘爷面前。

刘爷:宁折千百情……

薛总看了一眼刘爷的腿:不渡将亡人……恩情算不算还清了?

刘爷:救得也是你女儿吧?

薛总:不还有你么?

刘爷微笑不语。

薛总微笑一下走开了:“有机会聊聊。”

 

C42 咖啡馆 上午

薛小楠:我母亲说可以出钱给刘喜接受高等教育。

刘天看着面前的薛小楠:因为你俩长得像?不过好像比刘喜长得嫩。

薛小楠无视了刘天:我母亲说这整个事情都是他设计引出这个盗窃团伙的一个局,没想到把咱们拉了进来。

刘天:嗯……要不然那个真的珠子不会是个玩具。

薛小楠点了点头:“母亲拖我问你,想不想做我们店里的安全顾问。”

刘天惊。

薛小楠:“不愿意?”

刘天:“跟一老一小俩警察呆在一起?”

薛小楠:“不会举报你的。”

刘天:算了算了……珠子都是假的,似乎也没什么值得保护的

薛小楠:那个珠子有真的!!!

刘天:不信。

薛小楠:当真不信!???

刘天:不信。。。

薛小楠:你等着。。。。。。

说着薛小楠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有一只手搭载了刘天的肩膀上

刘天回头瞟了一眼:怎么?不信你还要打我啊?

刘喜:你刚才说谁比谁嫩?

刘天惊……

 

C43 办公室 下午

薛小楠:妈,你就把珠子借我一天吧……

薛总:不借。

薛小楠:你是逼我再偷一次?

薛总:去吧,看我不打死你。。。。

 

薛小楠略微沮丧得要走出去,突然停下。

“他是我爹吧?”

薛总一愣。薛小楠轻快得走出去。

 

薛总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保险的事搞定了吧?

手下:是的,毕竟您现在是英雄,全额应该不难。

薛总:还有,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上刘喜……老刘一手的地方。

手下:是。

 

C44 废旧工厂 下午

梦境:一个女孩瘫坐在地上抱着一个孩子,孩子对前面发生的事茫然无知。

boss“这不是你的孩子吧薛姐,你如果这样休怪弟兄们翻脸了。”

一个男人慢悠悠走过来“住手!”

Boss:老大您这样……

男人走到薛总与孩子面前,扶起他们。

Boss示意手下,然后听起了音乐。

手下:好像腿断了。

Boss挥挥手。

 

薛总猛然间惊醒。

 

C45 刘爷处 下午。

 

刘爷给菩萨上了三炷香。

“宁折千百情,不渡将亡人……屁话。”

 


标签: 微电影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假装

下一篇:像个少年

相关文章

停车

 这是一部关于当代家庭环境,青少年沉迷手机虚拟世界以及团结互助弘扬正能量短剧,剧里反映了各种社会问题 正宽妈妈:正宽!正宽!吃饭了吃完饭赶紧上学...

时间机器

他有个时间机器,输入时间就能穿越。一天,他输入1880,穿越到清朝打猎,放鹰逐犬。突然,远处传来救命声,他寻声望去,一少年落水了,他本能的冷笑道:“讹你大爷我?没门...

暴女与精神病的奇葩生活

若穿和多多恋爱一个月终于开始了他们的同居生活。   《若穿》侧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大喊一声,老婆,老婆,半天没有人答应,继续大喊道:多...

最后的时间

最后的时间 2011年11月11日,天气:阴  心情:无比的糟糕  江南的天气是多变的,就像我现在的心情一样。拿到化验单的前一刻我还在畅...

《我与网红那些事儿》

 百字故事梗概洪福在各节目大放厥词,媒体哄抬,让洪福成为当下话题人物。不少医学专家对洪福的表现进行分析,判断为自恋型人格障碍,不宜宣传。高觉得有意思,决定...

缘梦今生

一、街道  日  外玉欢提着刚在菜市场买的肉和菜,快步朝家走。突然,一条浅黄色的小狗冲到她面前。玉欢一惊,停下脚步。小狗摇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