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剧本 > 正文内容

住在天花板的女孩儿

4个月前影视剧本3140

开篇:

邵景帆的办公室有个女孩儿很奇怪,喜欢住在天花板上。饶是她身姿轻盈,不然以邵景帆的吨位上去,估计天花板早就承受不住了。可是他很奇怪,从来没见到女孩儿走下来,按说天花板只有一个缺口,她不吃饭、喝水,总得上厕所吧。

邵景帆曾幻想过她的身世有无数个版本,后来想想,自己犯了二,直接上去问不就得了。也许是太在意自己的身材,生怕稍微一个不小心,她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每次上去都很蹑手蹑脚,可是越这样,他的身体越不听使唤的爬不上去,这天他不信邪的,踩在椅子上,头都能探到天花板的口子上,虽然周遭一片漆黑,可还是能感觉到她的心跳声,于是邵景帆不管不顾的双手一撑,想爬进去,突然一块黑布罩在头上,于是很不巧的又以失败告终,最悲催的是还一个趔趄摔了个跟头。

正文:惬意生活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脸上,邵景帆从朦胧中醒来,侧身看了看熟睡的爱人,还有躺在婴儿车上的孩子,心情悠然的高兴。

他像往常一样,起床洗漱,然后拿出刮胡刀对着镜子刮胡子,每次抬起头,看镜子里十分模糊的自己,他用手使劲抹了几下后才想起来,手上竟是肥皂沫,这下可好了,镜子更加模糊起来,索性就不去管了,又简单的洗了一下脸,用毛巾擦干,然后开始准备早饭。

十五分钟过后,邵景帆唤醒了熟睡的妻子,妻子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冲他微微一笑,穿上拖鞋就往餐桌方向走去。他的妻子十分喜欢吃烤面包,三层的面包夹上鸡蛋饼、火腿、生菜和番茄,再来一杯豆浆,旗子就露出十分满足的笑容;而邵景帆则喜欢煮一碗小米粥,配上油条,再准备一碟咸菜。就这样,他们有说有笑的吃过早餐,回头看了看孩子还在熟睡,就换上西装拿起公文包,在门口把拖鞋换下,准备往电梯走。

“哎,老公,把垃圾收着。”妻子分贝很低,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把孩子吵醒了,好在这半年来,邵景帆已经锻炼了出来,返回门口,把几包垃圾拎起,又一次往电梯方向走去。

“早,邵先生。”

“早,李太太。”很巧的是,每次进电梯,他都能遇到楼上的李太太,两人熟悉的朝对方打了招呼,很快电梯就到一楼,他把垃圾扔了,往车库走去。

邵景帆,31岁,已婚,孩子半岁,南方商业集团的业务部经理。说起工作跟家庭他总是十分骄傲。刚毕业,别人还没有起步的时候,他就已经通过自己的努力,做到了经营部副主管的位置,可惜因为一次事故,在医院整整躺了一年,听家人说是撞车了,可是那段记忆他十分模糊。还好公司不嫌弃,给他重新分配到了业务部,本来能力有限,不足以胜任经理的,可是部门经理与副经理接连到了退休年龄,他就一路高升,直到上司也平调到了其他部门,就顺理成章的成了业务部经理。

至于妻子,他更庆幸自己遇到这样一个贤内助。三年前在一次生日晚宴上二人相识,当时的寿星也是他们共同的同学,虽然妻子是寿星的高中同学,邵景帆是他的大学同学。

“今天很高兴大家来参加我的生日晚宴,接下来我还有一件特别重要的事要宣布......”好友想趁机会表白另一个女同学,灯光闪过邵景帆妻子的时候,他一瞬间被吸引住了,于是不管不顾的上台,从主人公手里抢过话筒。

“穿粉色衣服的女孩儿,你能不能上台陪我跳一支舞。”他大声朝妻子的方向喊。

邵景帆的妻子没有像电影情节一样十分扭捏,反而很大方的走上台来,陪他跳起了舞蹈,期间高跟鞋一直崴脚,她一个不爽就把鞋跟踢断了,然后二人继续跳完整只舞。等舞蹈结束后,台下一片掌声,当时他感觉背后有人盯着,便扭头看去,台下一片漆黑,挠挠头感觉自己想多了,随后说了一堆感谢的话。

很自然的他们走到了一起。每逢过节,邵景帆都会想办法送出一些浪漫的礼物,妻子也不时的送他腰带,新衣,两人认识仅仅半年就走上了婚姻的殿堂,继而有了爱情的结晶,喜迎了孩子的诞生。

开车走在街上,邵景帆想到了孩子熟睡的笑脸,又一次高兴起来,可是就在左转弯的时候,一辆电车直冲过来,他这也无法闪避,索性一脚油门往前,可电动车还是不偏不倚撞在我的侧门上。这下可把邵景帆紧张坏了,急忙下车,询问伤者情况。她站起身子,冲他笑了笑,然后挥手示意自己没问题,扶起电车就要走。

“你没事吧?”邵景帆焦急的说。

“没,没事。”她支支吾吾的说,头竟然低了下来,仿佛犯错的是她一样。他不由看了一眼,女孩儿年龄不过27、8,曼妙的身姿,曲线分明,一头长发,流苏刚好遮住额头,奶白色的皮肤,面容好看但不娇艳,给人很温柔的感觉,薄厚适中的嘴唇,一直抿着,只是眼镜却掩盖了如同带有美瞳的大眼睛的风光,为颜值减分不少。

“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邵景帆回过神来说。

“不,不用。”说着她就焦虑的要推电车走。

“不行,这样太危险了,走我带你去医院。”他着急的说。

“如果有时间,你还是先去医院看看脑子吧。”她挣开邵景帆说了句话,就骑车子走了。

“女孩儿是好,可是说话太辣了,我好心带你去检查身体,你还骂我。”邵景帆嘟囔了一句,又看了看车门,还好没有太大问题,开车朝公司方向走去。

正文二:我们认识?

围绕停车场邵景帆是一圈又一圈的转,可是始终找不到一个车位,眼看要迟到,他瞥见角落里还有一个车位,兴奋的差点从车上跳起来。等开车过去后,看到一辆熟悉的电动车,锁在了车位旁边的栏杆上,他顿时火冒三丈。因为这就是被他撞到的女孩儿的电动车。

无奈啊!邵景帆只能祈祷有人把车开走,再找一个车位了。这一等就到了中午11点30分。周围没有一辆车有要走的打算,正当失望的时候,那个女孩儿又出现了,她走到他的车旁边,敲了敲窗户,邵景帆不耐烦地摇了下来。

“你是不是跟踪我?把电车停在最后的车位,让我一上午没法上班。”邵景帆生气的说。

“早说了,让你抽空看看脑子。拜托我先来的地下停车场,怎么是我跟踪你呢?”女孩儿随口顶了一句,竟然让他哑口无言。

“一直找不到自己的钥匙,刚才才想起来,挂在车锁上没有拔出来,你该不会一直没有发现吧?”女孩儿弱弱的问了一句。邵景帆看着车锁上一串钥匙,发起了呆,刚才他竟然还绞尽脑汁怎么把锁子剪开,难道真得去看脑子吗?她并没有想要把车推走的冲动,反而是拔掉了车钥匙,钥匙环套在食指上,示威似的转圈,从邵景帆身边走过。

“喂,你这小妮子,还没怎么样,就如此整蛊我?我是不是跟你有仇?”他从车上下来喊她。

“你说呢?肇事者。”她扭头指了指自己的脑子,然后一溜烟走开。邵景帆看了看手机的会议议程,下午一点半就要开董事会,可是车子没停到车位,一会儿肯定被拖走,这如何是好。

正文:大魔女到来

三天前,邵景帆因为没有参加到董事会,被公司领导点名批评,差点连经理的位置都没有保住,最受不了的是,这一切的一切竟是一辆电动车惹的祸。

他想了一系列的报复动作,可是都放弃了,好歹也是一个大老爷们,而且还受过教育的,再说本来就是自己开车肇事在先,人家女孩儿没追究已经够不错了,也就不幻想这个事了。

等再一次回到办公的地方,门竟然开了。邵景帆担心是不是遭贼了,便蹑手蹑脚向办公室靠近,随手抄起一个塑料板凳。大脚一踹门,板凳高举就要朝坐在办公桌前面的人砸去。如果开门的真的是贼,那么刚才的场景一定很帅,可是偏偏坐着的是董事长,邵景帆的板凳离他的脸只有3公分的时候,双脚用力,身体后蹬,自己又是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邵经理,你这是在锻炼身体吗?”董事长问。

“没没没,这不是被董事长你的光芒给弹开了吗。”邵景帆奉承道。

“好了,不要拍马屁了,给你介绍一位新同事,徐婕儿。”邵景帆只顾着跟董事长聊天,完全忘了旁边还站着一个少女,扭头一看,顿时火冒三丈。

“是你?”不用猜也知道,就是反复让邵景帆去医院看脑子的女孩儿。

“就是我,邵经理别来无恙啊。”徐婕儿一脸俏皮的说。

“董事长,我能不能拒绝,你知道我们公司向来以男士为主的。”邵景帆无奈的说。不是他不想招,是不敢招,这个大魔头还没怎么着,就能让自己被公司骂一顿,如果在自己部门工作,指不定会捅出什么篓子。

“我们公司就是因为男的太多,这都阴阳失调了,你看看外边的男士们,哈韩风那么严重,个个涂脂抹粉的,你想整天面对这样一帮男不男女不女的人,还是想面对一个真正的女人?”董事长说。

“可是我们单位很注重学历的。他那个学校毕业的。”邵景帆不耐烦的说。

“这么说你们还是师兄妹呢,他也是西南大学毕业的。”董事长笑着说。

“奥?”邵景帆一个略有深意的奥,脑子已经飞速旋转,如何整这个所谓的师妹了。

“师哥好。”徐婕儿很知趣的说。

“好了你们师兄妹沟通一下感情,记得下班以前把报表给我哈。”董事长说着倒背着手走了出去。

“我跟你约法三章,第一我是有家室的人,你是知道的,所以。”邵景帆细细的说。

“放心,我不喜欢古板男,直接说第二。”徐婕儿根本就没认真听,而是在拿着手机刷网页。

“第二,这个办公室只有我有支配权,我不让动的东西你不要乱...”话没说完,徐婕儿就用剪刀把一株植物主干茎剪掉了。

“你干嘛?”邵景帆大吃一惊道。

“我看这主干太长,就帮你修一下。”徐婕儿弱弱的说。

“我的‘一帆风顺’啊!”邵景帆捂着脸说。

“师哥,第三是什么?”

“第三,我办公室天花板有个洞,里面经常有声音,我这吨位太重,你爬上去帮我看看到底是什么?”邵景帆脑子里突然出现那个怪人。或许有人说他是变态,自己办公室住着一个怪人,从也不跟公司汇报,也许是《怪物》看多了,想确切的知道怪人到底是做什么的。

不一会儿,徐婕儿骑在邵景帆脖子上,头探进了天花板。“你看着不胖,怎么这么重啊。”邵景帆都有点承受不住,腿弯曲着,浑身冒汗。

“那是你身体虚,再高点,我进去看看。”徐婕儿钻了进去。等了许久没有听到声音,邵景帆心里升起了不好的想法,只听一声尖叫,邵景帆急忙拿起椅子,也把头摊进了天花板,这是又是一块黑布,他一个趔趄,第三次摔倒在地。徐婕儿探着脑袋,看到他的糗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邵景帆把头上的黑布揭下,对徐婕儿说:“你下来。”徐婕儿轻盈的跳了下来,把他扶了起来。

“上面没有发现什么异样?”邵景帆揉着背说。

“没有啊。”徐婕儿瞪大眼睛,表现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没事,你刚才喊什么啊?”邵景帆继续揉着背。

“我摸到了一个骷颅。”徐婕儿轻声细语的说。

“你不要吓我,前几天我还见上边有人住来着,难道......”邵景帆感觉背后一阵微凉,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徐婕儿只是轻轻在他脖颈吹了一口凉气得了,邵景帆却不知道,整个人都不好了,现在只是感觉浑身不自在,一分钟也不想在办公室呆着了。

“经理,它就在你身后,啊!”徐婕儿一声大叫晕了过去。

邵景帆都没敢往后看,只是一个左勾拳,不料打在了后边的桌子上,疼得他也不管不顾,扭头看去什么也没有。地上的徐婕儿捂着肚子笑个不停,邵景帆感觉办公室从此再无安宁了。

正文:依稀相约

“董事长,我已经有一个月没有看到徐婕儿上班了,他是不是辞职了。”邵景帆在董事长屋子来回踱步。

“没有啊,我派他出差了。”董事长躺在椅子上。

“他是我们部门的人,出差了我都不知道,这合适吗?”邵景帆激动地说。

“我是董事长,我派他出差还要跟你汇报吗?”董事长严厉的说。

“这倒不用,我还以为她受不了公司的压力,自动请辞了呢。”邵景帆嘟囔了依据。

“她可没有你想像的那样软弱。”董事长一语双关的说。

说来也巧邵景帆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过两天我过生日,你记得吗?”电话另一头的徐婕儿说。

“我哪儿知道啊?”邵景帆很诧异的问。

“你这脑子真应该去看看了,不然的话早晚要瓦特掉。”一激动对面都说起了上海话。

“才没有的事儿来,送给礼物给我吧。”

“额,给你写首歌吧。”邵景帆脑海里突然弹出一些画面。

“你?学管理的,不会是花钱买的吧?”徐婕儿不屑的说。

“爱信不信,不信拉倒。”邵景帆说完挂断了电话,因为他脑海里突然多出了一段文字,他拿出笔记本写了出来。

《心晴》祝老徐同学提前生日快乐2.0版。

小河畔微风卷连雨,
起层层涟漪。
阁楼旁对望竟无语,
泛断断思绪。
重拾未兑现旧承诺,
如谎言戳破。
牵你手观风光旖旎,
停留在过去。
流水潺潺带走时间,
盘旋到指尖。
闲看落花无暇,
断了执念送葬牵挂,
让你在脑海消逝仿若流沙。
几次深深的相拥?
我将浅吻都还赠。
与你放纸鸢随风,
却矜持藏匿半空。
耳边回荡牧笛声,
是你说过的动听。
此生绝不言曾经,
数不尽澄明,
踏碎伤心留下了心晴。

正文:原来久别,正是下次重逢的铺垫

其实当徐婕儿生日的时候,邵景帆写下那段歌词,就已经全都记起来了。当年他根本没有出什么车祸,而是脑部长了一颗肿瘤,当时主治大夫问他:“如果能治好,让你选择的忘记一些过去,你愿意吗?”他点了点头,选择忘记与徐婕儿有关的一切。

邵景帆自恋的以为大学三年,会和徐婕儿互生情愫。原来他在徐婕儿面前提及的女神,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只是内心勾勒了一幅美好的框架,恰巧起初认识的她,在很多方面都符合罢了!然而徐婕儿却不是这个样子,她的种种让邵景帆将自己的框架更替,修改,甚至都成了为她量身订做。只是这种细微的变化,他不肯承认,她不肯说。

他想起了在一起的点滴:当时她不顾一切为了能让失眠的邵景帆安然入睡,天南海北聊天到深夜;时至深秋,他们在操场的月台上聊天,她穿着单薄,差点生病,仍然陪他聊至深夜;晚点的车站仿佛只有他们两个人,迎着细雨在街边漫步;可是邵景帆却故意像个傻子一样,在她面前吹嘘自己多么专情,多么喜欢另一个女孩儿,好让自己更渣。就是这样一个自私的混蛋,明明一句喜欢,简简单单,却还是忍住没有开口。

直到有一天他问徐婕儿,为什么最近失去了联系,她说现在是两个人了。邵景帆感觉到了天旋地转,整个世界都变得昏暗,所有编制的美丽画卷,在这一瞬间荡然无存,他开始唯唯诺诺,甚至有他们一起的餐厅都不敢去,一起的公开课他也会主动逃课,生怕看到她会尴尬,如果是她没有来上公共课,他竟然会在旷课栏写上徐婕儿的名字。

再次谈话是即将毕业面试的时候,邵景帆自己坐在招聘处,他们二人就坐在跟前,远远看去,好不尴尬,他就像一枚灯泡一般,闪闪放光。

“邵先生,你也来面试?”是徐婕儿先开的口。

“对啊,全班60多个学生都在等我签了工作才签,我不能耽误大家啊。”邵景帆说话都有了颤音,或许是因为紧张吧。

“你也来应聘,可是我听说这家公司今年只招男...生。”他看了他男友一眼,忽然明白了什么,整理了一下走向面试的地方。

最后邵景帆顺利的进入了经营部,本想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徐婕儿,可是想想算了。他拿出手机跟妹妹拨通电话,大声的说:“我面试成功了,很快就能跟你一所城市了,终于不再异地了。”故意把“异地”分贝放大了许多。

“老哥,这次你又想甩谁?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拿我挡刀。”电话那头的妹妹无奈的说。

“还是老样子。”徐婕儿看着邵景帆远去的身影,低声说。

他依稀记得当大夫跟我做手术之前,跟徐婕儿打了一个电话。

“喂,老徐是我。”邵景帆微微的说。

“我知道,有什么事吗?”她说。

“没事,就是毕业两年不联系了,我有点想你。”他声音变得哽咽了起来。

“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她声音变得焦虑起来。

“我没事,就是想起以前的事情,感觉有些对不住你,其实...我...”

“现在在哪儿邵先生,我马上过来。”鼻血又一次不争气的流了出来,他急忙挂断电话。

“大夫,我们开始吧!”邵景帆闭上了眼睛。

正文:我刻意闪躲,去过新的生活

“这半年来,你已经第六次进入他的梦境了,再这样下去他的精神世界早晚会崩溃的。”大夫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邵景帆。

“我一定要把他拉回现实世界,我要亲口听他说出那几个字,我不想他变成一个植物人。大夫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徐婕儿躺在另一张病床上。

“这样吧,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还是不行的话,就放弃吧,他活着你还有个盼头,如果他真的因为精神世界崩溃走了,你会内疚一辈子的。”大夫无奈的打开了连通两人精神世界的开关。

徐婕儿闭上了眼,又一次出现在邵景帆的精神世界。

“为什么这次去浙江出差,要带上你这个累赘?”邵景帆看着身后的徐婕儿,无奈的说。

“这是董事长的安排,关我啥事?”徐婕儿俏皮的说。

来到酒店二人拿出身份证,做了登记。

“先生一间大床房吗?”前台很客气的问。

“两间。”他跟徐婕儿异口同声的说。

“好的。”前台又开了一间房,他们拎着包住了下来。

邵景帆看了看表已经凌晨11点了,在飞机上她是一顿狂吃,自己都没来的及动筷子呢,飞机就着落了,现在肚子还在叽里咕噜的叫唤。

说来也巧,此时徐婕儿消息竟然来了。“要不要吃个夜宵啊?”

邵景帆内心一阵狂喜,可以安抚这个肚子了。后来转过头想想,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出去吃东西,难免影响不好,算了还是吃泡面吧。

“不用了,你早点睡,明天还要见客户呢。”邵景帆回复短信说。打电话问了前台,竟然没有泡面,只能不停的喝烧开的水,然后睡去。

第二天,二人如约来到咖啡厅。这家店突然变得好眼熟,邵景帆明明在浙江,怎们感觉来到了大学的城市,连街道也发生了变化。他下意识选了靠窗的位置,徐婕儿坐在了对面。

“喂,这是客户坐的地方,你起开。”邵景帆说。

“邵先生,我是老徐你忘了吗?”

“我知道你是徐婕儿。”他故作镇定的说。

“那你知道这里只是你的精神世界吗?你的手术失败了,你成了植物人,我这次来的目的就是接你回现实世界的。”徐婕儿激动的说。

“什么,什么啊。我都听不懂你说什么。”邵景帆终于开始不安了。

“你以为你真这么幸运吗?工作五年升到企业部经理,买房、买车信手拈来。才见女孩儿第一面你们就能发展成情侣关系,结婚这么久从来没有过矛盾,每天早饭都一样,连你们之间的对话都从来没有变过,每次出门,你的妻子才让你将打包的垃圾扔掉,进电梯就能遇到李太太等等,你不觉得太巧合吗?因为这就是你幻想的安逸生活,你就想在这样的环境里过一辈子,庸庸碌碌,平平凡凡,你知道外边的人有多焦虑吗?”徐婕儿的声音几乎吼了起来。、

邵景帆点了一瓶烈酒,一口喝了下肚,笑了起来。“我是不想面对现实,这样不好吗?我在现实世界成了植物人,可是我在精神世界活的好好的。”他一个踉跄从椅子上摔倒。

“我承认自己很渣,明明嘴上说喜欢一个,可是忍不住喜欢的却是你,我不能表白,我不想让你当我是个渣男。现实生活中的我对感情一直拖泥带水,当时我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的,因为你告诉我大学你不会恋爱,我想还有两年的考虑期,我会想到一个万全之策,我会告诉你我真正的想法。可是我最终还是没有做到,你也收获了自己的幸福,这样的结局不正是我们想看到的。”他失落的说。

“你是不是傻?感情的事情你不说出来,又有谁会知道,说了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成功,可是不说连一点机会也没有。”徐婕儿哽咽的说。

邵景帆走到徐婕儿跟前抱住了她:“这么年过去了,你还是老样子。这个梦我做的很开心,虽然我知道这些只是我梦里勾勒的画面,但是我还是很开心,真的老徐。

“我才不是什么NPC,我是老徐,我是那个大学听你吹牛的老徐,我是那个在你受刺激的时候给你安慰的老徐,我是那个知道你生病了跑遍大半个中国找你的老徐、我是那个等你主动表白的老徐。徐婕儿抓着邵景帆的手臂说。

邵景帆猛地摇头,双手挣开徐婕儿。“这不是真的,我有家室,老徐才是我梦里的美好向往,这只不过是一场梦,头好痛,头好痛啊。”突然天开始阴暗起来,大地也开始晃动,不时的有几声炸雷响起,路面已经被九十度掀开,龙卷风也开始将周围的树木连根拔起,此时的太阳已经失去了光泽,甚至阴暗了起来。

“徐婕儿,他的精神世界要崩溃了,你赶快出来,不然就来不及了。”天空中出现大夫的声音。

“不,我要陪他在一起。”徐婕儿大声喊。

“不行,他的精神世界崩溃了,他会死的,你也将被困在虚无,永远不会醒来,这是你想看到的结果吗?你想要的不就是他在这个世界过的好吗?”大夫焦虑的说。

徐婕儿闭上了眼睛,再一次睁开的时候,已经重新躺在了病床上。看来他在虚拟世界待久了,已经忘了现实世界的样子了,还是不愿意随我回到现实生活中”她无奈的从病床上走了下来,失望的走出病房

还要瞒多久?”大夫看着病床上的邵景帆问道。

他缓缓睁开了眼睛。不这样不行,手术后我在昏迷期间,确实忘记了她,也多亏你让我体验了前所未有的人生经历。那次她过生日,我不由自主的写出了自己最喜欢的作品,也是送给他的作品,所有的思绪全都释放出来,我竟然有了迫切的想陪他在现实世界过一次生日的冲动,也因为这样,我终于醒了,也能自由的穿梭在精神世界与现实世界了。我本来想告诉她我的想法,你知道我再感情方面一直唯唯诺诺,况且人家已经恋爱了,我再过分也不能拆散他们吧。

“邵先生,开始我以为你的肿瘤是良性的,只要切除,你就可以恢复到正常了,可是我万万没想到它恶化了,这半年来你也经受了不少的苦痛,抱歉了。”

“不要紧,这些是无法更改的。正如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从来不珍惜一起的时光,可是当我无法再拥有的时候,才发现她是那么的重要。”说着鼻子已经开始淌血,门忽然动了一下,邵景帆又躺了下来,紧闭双眼。

医生轻声咳了一下,做了一个嘘的姿势,摇了摇头,当然因为邵景帆闭着眼,这些都没有发现。

“是风的声音,不要紧,她每次走后,都不会折回来的你放心。”医生说。

我还有多久?”他又一次睁开了眼。

医生三天,也许撑不过三天。你为什不告诉?

“就这样吧,这半年来,能在梦中一次又一次陪她度过,我已经很知足了时间久了也许她会忘记的我一直构思我们最好的重逢场景,为了这一天,我设想过无数次,只是不知道的是有些人一别,就是一世”邵景帆躺在病床上,透过窗子看着外面漆黑一片,他多么想徐婕儿现在推门而入,只是自己不知道的是,他的一举一动,被门外的徐婕儿看的一清二楚。

结尾:

原来根本就没有什么住在天花板的女孩儿。大二的时候,也是邵景帆跟徐婕儿联系最密切的时候,那时候他们两栋宿舍楼就在对面,他在二楼,她在三楼,隔着阳台就能看到彼此,但是邵景帆还是习惯性的每天跟她进行一通电话,可能是这个场景最深刻了,所以被不情愿的构思成了这个样子了。


标签: 微电影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微微爱

第一章薇薇是公司的一个普通员工,他们那个办公室有4个人,都是女性,分别是钟芳,陈艳,薇薇和赵燕 ,但只有薇薇是结婚了的。上班族的生活就是这样的,9点上班,...

天涯浪子情

序 断断续续,历经近半年的业余创作,终于完成了这一部剧作《天涯浪子情》。相比个人文集《梦云杂文集》,从文学样式和关照视角上来说,无疑是一次全新的完善和补充...

《疯子》

           《疯子》  ...

孤独芭蕾

主要人物:一个轻微自闭的小女孩次要人物:舞蹈老师一起学习舞蹈的其他女孩 故事简介:一个患有轻微自闭症的小女孩艰难地和舞蹈老师学习芭蕾舞的。 场景...

借钱

借  钱(微电影剧本)广  木 【故事梗概】儿子考上大学是祖坟顶上冒青烟的好事儿,可对于赵满囤来说,却成了趟不过去...

厉鬼奇案

厉鬼奇案(微电影剧本)广  木 【故事梗概】李大狗见大财主刘俊豪出殡,有个小红棺材随葬,以为里面装着金银财宝随葬品,夜间便和胡杨去盗墓...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