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剧本 > 正文内容

不能没有你

5个月前影视剧本4681

不能没有你

坚平

第一集

主要人物:

欧阳平:男,科技大学二年级在校生。英俊潇洒。

陶淘:女,干净,漂亮。公司老总女儿。

货车司机;农民工:中年人,赵大叔等。

1:日,旅社内。

天刚麻麻亮,在一处简陋的旅社,科大学生欧阳平正在刷牙、洗脸。然后他把衣服穿好,走到镜子前照照,正正衣领,便大步离开了旅社向外走。

2:日,外。

此时的大街上行人稀少。欧阳平行走在人行道上。两边不时有打扫马路的清洁工在劳动。街道一边的广场上歌声悠扬,一群群红男绿女正在翩翩起舞。

欧阳平急急地向前走,旁若无人。他过了一条街,又过了一条街。街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冬天的早上寒风料峭。欧阳平走着,一边抬起手擦了擦汗。

天大亮了。欧阳平终于来到一条寛大的街道。这时候他站在那儿抬头张望。

前面,视线中现出s公司门牌。欧阳平此刻拿出手机看时间。手机显示:八点。

这时他转过了身。

街道旁边有一个小饭摊。

这饭摊很简陋。老板用一块窄木板棚起来,让人两边坐。

时值人正多。欧阳平走过去,现在那里只剩两个空位了。

只见欧阳平买了碗胡辣汤端过来放在那儿,又回去买包子。

就在这时,一位漂亮、干净的姑娘手里端一碗胡辣汤过来也放在那儿,站在了欧阳平对面的那个空位上。

欧阳平手拿包子拐回来了。他看了对面那肤色白皙、衣着华贵的姑娘一眼。

此刻不知那位顾客碰了木板。二人碗里的汤向外溢。

欧阳平,急忙弯腰去喝胡辣汤。

就在同时,漂亮的姑娘也伸头去喝胡辣汤:“咚!”地一声,两人的头重重地撞在一起了。

姑娘(瞬间两眼泪,站起来双手捂住头直挠,尖叫一声,):哎呦——我的妈妈呀!你咋不把我碰死啊?

欧阳平也捂住头,站在那儿憋住气不吭声。

姑娘(捂住头揉啊揉,过会儿能忍受了,丹凤眼瞪圆了):流氓,调戏妇女,我告你!

欧阳平(翻眼看看她,压住火,很小声):肉碰肉,对半受。谁又不是故意,你告我什么?我还想去告你哪!

姑娘:(猛抬手,狠狠地朝欧阳平胸上来了一捶,又来了一捶):好好,让你去告,去告!

欧阳平(恼了,大声):你为什么打人?

姑娘:我为我报仇!

欧阳平:你没碰我?

姑娘:我没碰!

欧阳平:(指头几乎点住了姑娘的鼻尖,叫):不论理,妖精!母老虎!

可把姑娘气坏了。她一跺脚,咬着牙繞过饭板向这边跑,要抓住欧阳平。

欧阳平(惊慌):男不跟女斗,我还是跑吧!

特镜:看他跑得像飞。

前面一个胡同口。胡同口内,正巧有一位老太太抱着个大西瓜向外走。

欧阳平跑过来了。

他跑到这儿,看见老太太躲闪不及,急忙拦腿。但是晚了。他虽没把老太太撞倒,却把她怀中抱的大西瓜碰掉。

啪嚓!西瓜落地摔烂了。

欧阳平赶紧蹲下身给老人往一起拾。

老人(埋怨):你这孩子,走路也不看着,是慌啥!那还能吃吗?

欧阳平(赶紧起身给老人鞠躬):奶奶对不起,对不起奶奶,我陪您钱。(说着忙掏一张二十元的人民币递给她。)

老人站着没有接。

欧阳平紧张得向后望了一眼,又掏一张五十元的人民币给老人。这时刻那姑娘撵过来了。

姑娘(站在一旁咯咯地笑着拍手):活该!活该!

老人(望这个又望望那个,不明白):你这孩子,以后走路要小心,钱我不要,快走吧。

欧阳平把五十块钱往老人衣服外袋里一塞撒腿就跑。

大街上,只见欧阳平头也不回地跑啊跑啊。

东边的太阳已经升高。

欧阳平一直跑到s公司。他气喘吁吁。这时间他来到了招聘处。他站在窗口望着室内的工作人员。

他拿出证件递过去:同志,我来应聘。

工作人员(不接,冷冷地):招聘结束啦。

看欧阳平站在那儿嘴张几张,终没有说出话。继而,他慢慢地垂下了头,泪在眼里晃动着慢慢转过身,一步一步,向外走了。

3:日,外。

天空不知什么时间飘来了乌云,忽然一阵北风吹过,雪花呼啦啦地飘落。

转眼,繁华的省城大街成了伞的海,塑料制衣的洋。

这时,在一处公交站牌底下,欧阳平垂头丧气地站着。他脸上的泪珠向下躺。

欧阳平孤零零站在那儿。泪水模糊中,他眼前渐渐现出了自己爸爸妈妈的身影。

闪回:

天不亮,爸爸妈妈到田间的塑料大棚中收割蔬菜;爸爸担着菜挑子,艰难地在山路上行走;爸爸把卖来的钱一块一块数完,包好后交给他,含泪嘱托:儿啊,好好读书。

闪回:

他碰了姑娘的头;碰烂了老人的大西瓜,把五十块钱塞进老人的口袋-----欧阳平两眼泪

慢慢地缓过神。这时候他擦了擦,走进雪天中。

迎面的北风裹着雪花吹啊打啊。欧阳平走了一会儿,茫然地站在十字街口。稍停,他又向前慢慢走去。

街道的围墙上粘贴着一张招工广告。

欧阳平走过去看,用笔记下。随后他就去找。找到了那个地方。

办公室中坐着一位四十多岁的女人。女人(冷冷地):我们只招收女工。

欧阳平走出来,又到一处酒店去应聘。

接待者(审视):你会炒菜吗?

欧阳平:不会,我是借学校放寒假,临时出来找个活。

接待者(笑容可掬):大学生?可是,你若打杂,工资很低呀。

欧阳平:多少?

接待者:十二小时六十块。

欧阳平(无言无语,站了一会儿又出来)

随后,画面中他又去了多处,都没能找到合适的活。大雪中,欧阳平无助、失望,慢慢地走远了。

4:日,外。

大雪渐渐地停下来,太阳正好从云缝里探出了头。

欧阳平抬头望望天。午后。

这时,他来到临近郊区的最后一个十字路口。到了这儿,他看见街边的人行过道后面,有一群坐着等待干杂活的农民工,便走过去,站在了他们中间。

不想他刚站稳,从后面驰来一辆载重货车。师傅把车停稳后从车窗口探出头喊:“装铁,谁愿意去?”

欧阳平(抢先):我去!

师傅(看看他):好,上车。

欧阳平一听马上跑过去。这时,后面又有几个人跑过来,师傅便大声道:只要三个,够了够了,人多不行!

欧阳平上去后回头看,车上紧随着他又抢上来两个人:一位老汉和一个中年人。

车便开动了。

上车后的中年人(得意忘形,向后面没上到车里的人招手):拜——拜,拜拜!接下去他就唱:“提起王老五,两口子卖红薯,养个姑娘十七八,活像一朵花-----”

一路上他就这么一声高一声低的唱,像打鸡子,杀兔子。到了装车地点,师傅把汽车倒入回收公司大院内的铁堆旁。

这时刻老板娘走过来(郑重,严肃):你们都听着,要注意安全,出了事儿我可不管!

欧阳平抬眼望望她;老汉气得将鼻子;中年人一转身便小声骂:---万奶奶,母鸡放屁,大吉不利!

他们开始装铁。听中年人喊道:老赵,你上车摆。

老赵便上了去。

欧阳平(手脚麻利。专拣大的重的搬)

干了一会儿,站在车内摆放铁的老赵关切地看着他:小伙子,悠着点,这十多吨铁,不是你一两下能干完。

中年人(也很喜欢地看着他):年轻人,我观你文文气气,不像出力人啊!

欧阳平(凄苦地一笑):也是没办法。

这车铁,大约装了三个小时,车装满了。

完工后老板娘拿出二百元钱递给老赵。

老赵:你们两个年轻,出力大,一个人七十,我少要十块。(说着从自己衣袋把零钱掏出来,给了中年人七十)

中年人(接住钱):老赵,今天我得提前走,家里有事。

老赵:行。

中年人走后,老赵拿着钱:年轻人,给,你的七十。

欧阳平(借过钱抽出十块又塞给老赵):大叔,您一个人在车上比我们累,我要六十。

老赵又把钱给欧阳平。欧阳平执意不收,最后问:大叔,日后再有活喊我一声,行吗?

老赵(很激动):行。小伙子,把你的手机号码告诉我。

看欧阳平对他讲。一会儿又把手机号码给老赵存到了手机上:大叔,我叫欧阳平。

大叔(高高兴兴):好好,大侄儿,明天你等着。

5:日,外。

果然,第二天一大早,欧阳平的手机响了。老赵的声音os :大侄子,去老地方等,今天有好活。

欧阳平:好!

他收了手机马上向那儿跑,刚到地方,老赵开着一辆三轮车过来。

老赵(亲切地):大侄子,今天咱爷俩儿去挣大钱,走,快上车。

欧阳平一撂腿坐了上去。看老赵的三轮车上放着两个有一米长把子的大铁锤,还有撬杠砍刀什么的。老赵一直把欧阳平拉到一处拆迁工地。来到一片像是绿化护栏一样的矮墙边。

老赵(手指墙):就是这,今天咱爷儿俩出力,把这一圈子墙砸掉,砖头归咱。

欧阳平听明白后二话不说,拿个大锤走过去砸起来。此时,老赵也在后面拿个大锤砸。砸了一会儿,老赵立在那儿直喘气。

欧阳平(回头看看):大叔,这活让我来干,我年轻,您干别的吧。

老赵:也行,要赶快,到晚上咱俩得把砖头拉完。不然一入夜人家会来给咱偷跑。

于是,老赵放了大锤拿起砍刀,在后面砍砖头上的灰土,然后装入三轮车。装满车,开走了。

没多久,老赵开着空车拐回来。

老赵(满面喜色):日他娘,五百块砖给咱一百五十块钱,中,能干!

欧阳平很高兴。这时可以看到他已经砸出的砖头还能再装三四车。为了加速度,欧阳平放下大锤去帮老赵砍砖、装车。装满后老赵拉去买,他再接着砸。

镜头中他们如此重复的劳动。头上的太阳正午了。

这时候老赵停下来(欢喜):孩子,咱现在卖七车了,挣一千多,走,进酒店。
欧阳平便跟了去。

酒店中,看他们二人对面坐着。老赵要了四个菜,一瓶老村长酒。等菜上齐,老赵倒两杯,一杯递给欧阳平,欧阳平执意不喝。

老赵(笑):年轻人不喝酒,好。今天你要多吃菜,记着,干重活千万不能忍饥。

欧阳平点点头,拿起了筷子。

这顿饭,欧阳平是放开吃,狼吞虎咽。他一共吃了三大碗米饭还有菜。

老赵(喜爱地看着他吃):厚诚人,好孩子。

他们吃喝着,老赵忽然问:孩子,你有没有对象?
欧阳平(苦笑):大叔您也看到了,像我这样的人,全靠爸爸妈妈供养着,还敢找对象,想饿死人家呀!
老赵:不愁,咱爷儿俩今天能聚到一起是缘。这事包给大叔了。明天,大叔保证给你找个满意的。
欧阳平淡淡一笑。

老赵(这时候放下酒杯):明天我要走趟亲戚。你再去等活的时候要明白:若是男的来找,活准重。妇女来,得先给她把价钱说好,不然,只要活干罢,她会把钱看得比她老公还要紧。姑娘就不一样,要是碰上姑娘来你一定去,到那儿你就跟她磨。保证活干着,钱她给你往上添着。

欧阳平笑笑。
这时欧阳平吃饱,放下筷子了。

老赵见状也放下筷子,盯着他:我咋看,你都像个大学生,你不是大学生吧?
欧阳平听后没吭声,眼里想起泪,却点点头,站起身向外走。
天色晚了。

暮色中只见他们两个坐在一起算帐。

老赵:今天咱卖十三车,挣一千九百四,除去吃那中午饭,各分九百五。给孩子,这是你的九百五。

欧阳平接住了钱,手有点哆嗦。

6:夜,内。

旅社中,欧阳平兴奋异常。他拿着手机先给爸爸打电话:爸,我今天挣了九百多!爸,我妈呢?你让我妈接电话。

妈妈的脚步声。妈妈过来了。欧阳平喊一声:妈。

妈妈os:嗳。

欧阳平:妈呀,以后你和我爸别再太累了,要保重身子,明年的学费钱,我有指望了。

妈妈(妈妈手拿着电话现出)os:哭声。

 

 

第二集

8:日,外。

画面中:欧阳平装卸水泥车,扛麻袋,在工地上挖土,日出日落-----

这一天,涩冷的东北风紧一阵慢一阵地吹。天空又是阴云翻滚。欧阳平和往常一样来到老地方站着等活。天空中时有零零星星的雪花飘落。

由于天寒,可以看到那里冷冷清清。在欧阳平旁边,也只是站着两个脸上略嫌痴相的农村小伙。

欧阳平(正背风站在那儿,用手机给他的女朋友越潼发短信。):亲爱的,怎么不回话呢?难道你真的生气了!真想-----

忽然身后传来女子的甜甜的声音:喂,你——过来。

欧阳平急忙收了手机。他转过来身,一望,立时怔住。

原来面前的姑娘,正是那天他们碰头的那位。

姑娘(看见是他莞尔一笑,衔了衔嘴唇儿):真是冤家路窄,我可找到你啦,看你还往那跑!

欧阳平(有些激动,瞪眼):还要打架吗?我可告诉你,想做英雄当知道强者不怕弱者不欺的道理!像你这样苦苦威逼我一个乡下人,算不得英雄!

一句话说得姑娘眼里几乎闪出泪花:你、你说什么哪?我闲着没事了。

欧阳平:那你还苦苦追寻我做什么?

姑娘:今天我是来找人清垃圾,有上级领导要到我们公司检查。(说到此她深情地望他):你愿不愿干?

欧阳平(还一口气):只要给钱,你让我去背死人我也背。

姑娘(嗔怒):去,乌鸦嘴!(又甜甜地一笑,指指):外边太冷,先坐车上去吧。

欧阳平站在那儿寻视一圈子,也没看到大货车,只有不远处停放的一辆黑色高级小轿车。他问:车在哪儿?

姑娘(抿嘴儿笑):你近视眼?

这时刻那两个农村小伙子已经走近小轿车(其中的一位憨态可掬):老板,要几个人?

姑娘:你们两个也去。

一小伙说:今天冷,还下着雪,你得加钱。

姑娘:好。

另一位小伙:你先给我们说好多少钱,不然我们不去。

姑娘:你要多少?

小伙:我不说你说。

姑娘:一个人五十。

另一小伙一撇嘴:那不行,太少!

姑娘:你不是让我说嘛。说吧,你想多少?

小伙子:八十。

姑娘笑道:成交。(说着随在欧阳平身边回走。欧阳平径直走向后车门。)

姑娘(伸手拉欧阳平一把):让他俩坐后,你过来坐前面。

欧阳平又转回身子。待姑娘上车开门,他便坐在了她身边。

车子开动。由于飘着小雪,可以看到街面上行人很少。小轿车一边行驶着。那姑娘问:“我说冤家,你叫什么名字?”

欧阳平:马光干!

姑娘(笑起来):马光杆儿啊,你这名字可不好,一辈子讨不到女人的老光棍儿似的。

欧阳平:行车时间禁止和司机闲谈。(便把脸扭向车窗,看外面的墙头,同时,身子尽量往车门挤,想离姑娘远一点)

姑娘从前面的凸透镜里仔细地注视着他,喜欢得衔住下嘴唇儿,忽然大声:掉下去啦!

欧阳平吓得一颤,也不吭声。

车到公司门口,欧阳平抬头一望大门,正是当初他来应聘的那个s公司。

看车进院内停稳后姑娘下车。这时候正巧从前面办公大搂中走出一位约有二十三四岁的漂亮姑娘。

姑娘(大声):薛铄,拿三把铁锨来。

薛铄(没听清):陶淘姐,你要我拿什么?

陶淘:铁锨三把。你把他们领到后院装垃圾去。

薛铄:好。(转身又回大楼)

陶淘(转身看欧阳平):一会儿,你们就跟着她。(说罢也进了大楼。)

片刻,见薛铄抱着三把铁锨出来。欧阳平走过去接。薛铄这时候站住了。她把铁锨放地下扶住,直直地盯着欧阳平看。

欧阳平被她看得不好意思,突然间好像一条腿短了一节儿似的走着一瘸一瘸,好不容易走到薛铄面前伸手接铁锨。薛铄一笑,把铁锨从自己手里推给他,可是眼看欧阳平就要接住的时候,她又把铁锨搬回来了。

薛铄(脸上的笑靥一闪,两眼忽闪忽闪,小声,亲切地):靓仔,从哪儿钻出来的?好像个大姑娘一般?我怎么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你呀!

欧阳平(狠狠地):做梦!

薛铄(大笑):对,你猜对了,我就是做梦中。

欧阳平(认真):我可告诉你,别拿出力人寻乐,我们和你不一样。干活的地点在哪,你快带我们去。

薛铄(便在前面走,笑着自语):可爱!

看欧阳平在后边把铁锨分给两个小伙子,三人跟着她去了。

9:日,外。

后院,有堆建筑垃圾连同落叶。一辆平兜货运汽车早在那儿停好。

他们三个人手拿铁锨走过去。欧阳平一走到就开始装车。另一边,两个小伙子站在一起。他们也开始干起来。

薛铄站旁边看了一小会儿,就走了。

雪,慢慢地变大。欧阳平他们都在认着的劳动。干了一会儿,只见欧阳平停下来把自己的外衣脱去,找了个合适的地方放在那。

就在这时陶淘出现了。飘落的雪花中,陶淘满脸喜色地向着这边走过来。她一眼就看到了欧阳平里面的那件是校服,那衣服印着醒目的字:

中科大!

陶淘(很高兴。她加紧脚步来到欧阳平身边。):马光杆儿,你跟我来。

欧阳平怔了一下。可他还是跟她去了。

陶淘(又回头,关心地):穿上衣服。

欧阳平过去拿衣服穿上。

10:日,内。

二人走进楼内的一间办公室。陶淘指指椅子:坐。

欧阳平疑惑地看他。

陶淘:你是中科大在校生?

欧阳平:是又怎么样?

陶淘(慢声):我在qq朋友圈里结识一位女友,很谈得来。因为像我们这样的民营企业如今能招到合适的人才很难,我给她讲了我们的情况。当时她建议我们可以把原有的设备改制成自动化用以减少员工。我问她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位这方面的人才,她说能。可是最近一段时间不知为什么,她忽然从电脑中消失了。记得当初她好像提到过中科大。我想问问你知不知道这个人。

欧阳平:什么名字?

陶淘:qq使用的是昵称,我只知道她叫‘冒泡’。

欧阳平:冒泡?没听说。可是,她要给你介绍什么样的人呢?

陶淘:这我问了。她说是他们机器人研究小组的高材生,叫什么欧、欧什么,我忘了。

欧阳平(怔了怔):她有没有和你谈过钱?

陶淘:谈了。她说这个人身价很高,问我们成功后能不能以收益作为提成的前提。

欧阳平(不由自主):骗你!

陶淘:听说话,一个很好的大学生呀!再说,一开始她并没有向我们索取什么,只是讲,成功后让我们看情况,有这样的骗子嘛!

欧阳平陷入了沉思。

闪回:

那是一个鲜花盛开的季节。星期六的下午,欧阳平独自一人隐身在学校后院的花簇中。他正在专心致志地背诵英语课文。

后面,越潼蹑手蹑脚地过来了。来到他身后她猛然尖叫:啊——!

吓得欧阳平身子一抽倏然转身。当他看到是越潼,无可奈何,大声:吓死我吧。以后再这样我揍你!

越潼扑上来便抱紧他亲吻了一口。因为第一次,欧阳平站在那儿不知所措,满脸羞红。越潼却退到旁边看着他咯咯地笑。

欧阳平:疯越潼,看我告给越教授。

越潼:我爸爸出国考察去了,你找不到,嘻嘻嘻嘻!

欧阳平(无奈):说,你来找我干什么。

越潼:大好事,天大的好事!

欧阳平:这么说,我还真想听听。

越潼:那你得先请客。

欧阳平:好,说吧,我请。

越潼:我吃着给你说着。

欧阳平:好,你说到哪个饭店。

越潼:这次是你请,我跟着。你说到哪我跟哪。

二人便来到了大街上的一个小饭馆。

欧阳平:你这个小馋猫,除了爱吃鱼和豆腐花,我去给你报上。

于是他便走到前台,报一盘油炸小鱼和炒青菜,要一碗豆腐花。自己要了一碗捞面条。报完后他过来坐在越潼身边等。

越潼(站起来):我去拿两瓶菠萝啤。(看她走过去,首先就把这顿饭的所有钱付过,然后才拿着菠萝啤走回来。)

一会儿,饭菜端过来后两个人开始吃。越潼果然像猫一样拿着筷子夹一点点,吃得很慢,还不断用筷子把菜夹给欧阳平,深情地看着他狼吞虎咽。

欧阳平(这时候停下筷子):说吧,什么事?

越潼:你以前说过吃饭时间不说话。我不说。

欧阳平:那你什么时间说?

越潼(神秘地,小声):到今晚咱俩一起上床睡觉的时候。

欧阳平(瞪她):又疯吧你。快说,你不说我不吃啦。

越潼(老实起来):好好我说,你吃着听着:省城有家私营企业做机电设备加工,想把原来的车床改制成自动操作。我觉得如果运用咱们制作机器人技术,肯定能为他们办成,赚一大笔钱。

欧阳平:你答应人家了?

越潼(嬉皮笑脸儿):嗯,答应了。

欧阳平(气):你可给人家做去吧,我不管。

越潼:我也不管!嘻嘻嘻嘻-----

(镜头慢慢回转,又摄在了办公室内的陶淘。)

欧阳平(揉了揉眼,如梦初醒般):陶、陶姑娘,能不能让我到你们车间看看?

陶淘:这又不是军工要保密,你随便看。

她说着她拿起办公室电话拨号码,喊:薛铄,你过来一下。

3180

 

 

 

第三集

11:日,外。

画面中,欧阳平在前面大步走,薛铄几乎是小跑跟着他。这时候薛铄在后面呶呶嘴儿喊:马光杆儿,我说你那长腿,能不能可怜可怜俺这短腿,走慢点呀!

欧阳平只得放慢脚步。薛铄赶上来和他肩并肩:“破小子,我看你吉星高照,马上就要鸿运当头了!”

欧阳平(好奇地看她):怎么讲?

薛铄(小声):我还从来没见过主任看男人那么火辣辣。我可告诉你,我们主任身上长得那都不是肉,是金子。像她这样的活菩萨能对你一见钟情,艳福不浅哪你。

欧阳平:这你可看错了:我们不是一见,是二见。我们两个是冤家!

薛铄:不是冤家不聚头。

欧阳平:你又错了。我们两个不是聚头,是碰头。

薛铄(惊):奶奶!原来是你把我们主任额头上碰个青皮疙瘩?

欧阳平(笑。):对!

薛铄:我说么,平常有多少富家二代来求婚,我们主任都是冷言冷语撵人走,原来是你把她碰迷糊啦哈哈哈。

欧阳平(骄傲地):我有女朋友。我女朋友比她靓丽!

薛铄:吹吧。

欧阳平:不信?我马上把她领来给你看!

薛铄:还真有呀你?那我可要告诉主任啦。

欧阳平:我说你没事,多学点技术好不好?

薛铄:跟谁学?跟你学装垃圾呀。

欧阳平:我不但会装垃圾,还能把你们生产使用的设备改制成自动化你信不信?

薛铄:那也不行。我和主任就像亲姐妹,不忍心看着她浪费感情。

欧阳平:看不出,你还是好人一个呢。

薛铄(忽然瞪大眼睛):你你刚才怎么讲?要把我们的设备改制成自动化?!

欧阳平:还以为我到你们车间,是旅游呵。

薛铄(惊讶):你可别逗,有把握吗?

欧阳平:这么给你说吧,我身后站着一个很棒的团队。特别是我们智能机器人研究小组组长越潼。此人才华出众举世无双。有什么困难我们会集思广益,定能为你们做成、做好。

薛铄:妈妈呀,我们主任终于碰上了日思夜想的牛(郎),可是‘郎’字还没有说出,她却改口了:你看,我这嘴里吐不出象牙是不?好,以后再不给你乱了。我要拜你为老师!

二人说着来到了生产车间。

车间里:各种各样的车床发出不同的声响,工人们都在忙碌。

欧阳平(站在车床边认真地看着正在劳作的师傅。这时候陶淘过来了。薛铄把一个测量用的铁盒卷尺递给欧阳平。)

欧阳平(手指前面的师傅。师傅正把刚刚加工好的笨重工件搬过来放在这边的车床上。他转过身来看陶淘):我们可以在这里设一只机械臂用以减轻师傅们的劳力;让它自动把部件移过来放上平台,再设置出软件令其自动校正和固定,然后加工。

陶淘点头。她向前走过去对师傅说了什么。师傅马上停下手中活,关停了机器。看欧阳平走上前开始用米尺测距,并报给一边手拿笔记本的薛铄作记录。随后,欧阳平在陶淘的陪同下又认真地看了另外几台车床,并作了记录。

待一切完成后欧阳平走出车间,陶淘和薛铄跟着。走着,欧阳平说:“陶主任,改制是要时间和资金的,这件事关系重大,你能做得主吗?”

薛铄(笑着):姐是我们公司总经理的女儿,你说哪?

欧阳平(严肃,望了望她):啊------。

陶淘(走着,低头沉思,一言不发。)

欧阳平(看看她,马上解释。):主任放心,我马上打电话和组长商量,这前期投入不使用你们资金。万一失败,损失由我们团队承担。

陶淘(终于回过神来):说什么哪!我是想起那个‘冒泡’,她肯定就是你们的这个组的组长。此人是个姑娘,对吗?

欧阳平(笑笑):她还真是个姑娘。

陶淘(正色):马光干,你们小组有一个欧姓的人吗?

欧阳平(摇摇头):没见过。

陶淘(疑惑地看他):这就怪了。可是无论如何我信你,我们干!

欧阳平(严肃):好,我当全力一扑!

欧阳平说罢急步向公司后院走,距离她们渐渐远了。听陶淘在后面喊:“马光干,你慌什么?”

欧阳平:我已经耽误时间不少了,得赶紧去装车!

陶淘(顽皮劲儿又上来。):你给我站住!

欧阳平(转过身,迟疑。):我又怎么啦?

陶淘(想笑,抿抿嘴儿。):人家舍不得嘛,给我拐回来歇着吧你!

正说间,刚才装车的那两位小伙子走过来。其中一个喊:“老板,我们干完啦,你过去看看。”

陶淘直接从衣袋里掏出钱,分别给他们各八十。二人接过钱连忙装入衣袋,一个说:“不够,你还得给。”

陶淘:为什么?

小伙子:仨人活,俩人干。

陶淘听后没言语,又掏出五十块钱递给他。那小伙子得住钱扭头就走。看看走到房舍挡住身子的时候开始跑。

剩下的这个小伙子仍然前后跟着陶淘。

陶淘:你怎么不走?

小伙子:你给他,还没给我。

陶淘(有些气):那五十块钱,我是给你们两个,你去找他要!

小伙子:他不给我。你看,他跑没影儿了。

陶淘:嗐!没见过。(又笑起来。她复拿五十块钱给小伙子。小伙子这才喜喜欢欢地走。)

一阵寒风吹来,欧阳平的身子不禁微微一抖。

细心的陶淘望在眼中:你冷?

欧阳平:是刚才出点汗,没什么。

陶淘:别感冒了,走,我们进办公室。

欧阳平跟着她。二人进入陶淘的办公室后,欧阳平望着桌子的电脑:“能不能让我借用一下?”

陶淘:可以。

欧阳平听后二话不说,直接走过去打开电脑,正常后他立刻调出文件开始绘制图纸。

不想欧阳平这一坐就是两个多小时。这期间陶淘没有打搅他。她很小心地给他沏好一杯茶端过来放在桌上。而这时欧阳平已经完全进入工作状态。他旁若无人。

墙面挂钟的指针慢慢地走向十二点,天晌午了。

这时候陶淘悄没声息地走出去。她到街上买午餐。陶淘走回来后,见欧阳平仍然端坐在那聚精会神,不忍道:“马光干,你是机器人?不知道饿呀!”

欧阳平这才眼睛离开屏幕,长长地吸呼一口气转过身来,迷迷糊糊说:“啊,我该走了,对不起。”说着连忙关机,站起身向外走。

陶淘(嗔怒):呆子,你给我站住!

欧阳平迟疑地站在那儿转过身。

陶淘(忽然语音温柔):饭我买回来了,洗洗手快过来吃,趁热。

那一刻欧阳平像个听话的孩子一样。他到外面洗洗手,回来了。

桌子上,陶淘已经把饭菜从塑料袋中掏出来摆放好。是三份快餐。就是那种使用泡沫盒子,一盒米饭一盒菜的那种。

陶淘拿了一份坐在旁边,把桌子留给了欧阳平。看欧阳平并没有推辞。他坐下去很快的吃。吃罢一份,把盒子收起来准备送出去。

陶淘:那一份也是你的,吃完。

欧阳平(不好意思):我,够了。

陶淘(厉声。):吃!

其实欧阳平还没够。他坐下去,一会儿又吃完。

陶淘过来开始收拾,把桌面用一条干净毛巾抹过后,说:“别坐下去就像扎了根,干一会儿到过道上散散步,休息休息眼睛。你以往在学校,总这样吗?”

欧阳平:也不是。我的越潼常常来揪我耳朵。

陶淘:越潼?是你什么人?!

欧阳平(一边坐下去打开电脑。看电脑正在启动。他笑着。):我的女朋友,未婚妻,儿子妈。这你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陶淘:漂亮吗?

欧阳平(满脸的幸福和自豪):别以为你们公司的几朵鲜花美,尚若我的越潼来一站,保证让你们一个个像碰损的含羞草,低头焉!

陶淘(和刚才那薛铄一样不服气。):吹!

欧阳平:干脆,等今晚我把硬件绘制好,明天回学校取软件的时候你跟去看,比一比。

陶淘:我一定!

欧阳平:好。

这时刻电脑已经完成启动。欧阳平不再作声,又开始了工作。

12:夜,旅社内。

外面的雪越下越大。从屋门口可以望到城市中灯火灿烂。

此时欧阳平半躺在床上拨号码。电话接通了。

欧阳平:越潼,跟你发短信不回,打电话不接,你想折磨死我吗?

越潼(电话那边,咬着牙):不让去偏去,我恨死你啦。(又关切道)天这么冷,你在那儿行不行?

欧阳平:只要一想到你我浑身冒汗。我还告诉你,那天你交代的活我接了。我已经把能在他们本厂加工的零部件绘制成图。我想明天回去取软件。你可得在家等着,我这次回去,一定得亲亲你!

越潼(喜形于色):美得你!回来吧,我等着。

欧阳平:好。亲爱的,晚安。

越潼:你也早点睡。晚安,我的欧阳平。

13:日,旅社内。。

第二天天气晴朗。

一大早陶淘就过来把轿车停在旅社旁边,自己走进了旅社。

这时刻欧阳平还在二楼的一个房间里熟睡。

陶淘走到服务窗口,看得出正在值班的姑娘和她相识。她们两个说了几句话,然后陶淘退回来,戴上口罩,坐在接待室的沙发上等。

屋子里有暖气。陶淘坐在那儿慢慢闭上了眼。

八点多钟,只见欧阳平脸没洗,慌慌张张,小跑着从楼上下来,一边揉着眼跑过去跟值班姑娘办理退房手续。看他办好后转过身要向外跑。但是,这时刻陶淘站在前面两臂一伸把他拦住了。她随之拉下了口罩。

欧阳平(一看,笑了):陶、陶主任,是你呀。

陶淘:慌什么。

欧阳平(不好意思):睡过点了,我得赶紧去车站乘车!

陶淘:我送你。

欧阳平:真的?

陶淘:车就在门外。

欧阳平(欢喜。):那你让我洗洗脸。

陶淘(笑他):让我在这儿等一个多小时,大懒虫!

 

第四集

14:日,外。

高速公路入口处,陶淘驾驶小轿车领取过路牌。小轿车拐弯驶入高速公路。接下去,陶淘驾驶小轿车在路面匀速行驶,。时有快车从旁边的超车道上通过。她的身边,欧阳平仰靠在座位上眯缝着眼。

陶淘(眼看前方,又扫视车内倒视镜中的欧阳平):马光干,刚从床上下来,又要睡呀你?

欧阳平(睁睁眼):车在行驶,又不能说话。

陶淘:没事的。还真想和你这位大学生聊聊天儿。

欧阳平:你若嫌寂寞,就放首歌,让俺也跟着主任快活快活。

陶淘拿一光盘塞入车载播音器,音乐响起来。

是打击乐:咣咣当咣咣当!继而,便有一位叫不出名字的歌唱家像农村泼妇骂街一般高一嗓低一嗓地开始吆喝。刚听了几句欧阳平就捂住了耳朵。

 欧阳平:陶主任,你别吓我了,换一个换一个!

陶淘(咯咯地笑。):还以为新时代的大学生,特喜欢这些呢。

欧阳平:千万别忘了俺是乡下人。

陶淘:乡下人怎么了?看看咱中部地区的农民有多幸福:生产机械化,家里电气化。特别是那些新兴的大型农场如今实行网络化,搞生产已是坐在冬暖夏凉的办公室中操作电脑。

欧阳平(鼻子将起来):谢谢,陶主任真会安慰人,真好!

陶淘(又气又想笑。她低头看看他伸出来的脚,腾出腿狠狠地踩了一家伙。)

欧阳平(痛的咧着嘴,脚翘起来。):哎哟哎哟!敬爱的陶主任,要知道你这条腿可是咱俩的命根子啊,千万可别胡来啦。

陶淘(笑):看你还贱不贱。

欧阳平:我又没骂你?

陶淘:骂呗,还骂我是母老虎?

欧阳平:不不不,现在我倒觉得你是个大熊猫!

陶淘:好啊马光干,骂吧,不开车了咱再说。

欧阳平:夸你宝贝也不成,我不吭声了还不行嘛?再放首歌吧好陶淘。

陶淘(想笑没笑):自己挑。

欧阳平便俯下身在那儿挑拣,找出来红楼梦换上了。

轿车在飞奔。深沉优美的旋律在公路间飘荡:

一个是水中月------

一个是镜中花------

------

一行行的树,一座座的山。看小轿车驶下高速公路开始进城,目的地就要到了。

这时候欧阳平来了劲头。他坐正身子为陶淘指示着道路。

小轿车在大街中一路慢行。它从科技大学校门前驶过,来到了一个环境幽静的生活小区。到了这里,欧阳平让陶淘把车停靠在一栋高楼下。二人下车,一前一后,开始向楼内走。

 

15:日,楼房内。

此刻,在三楼的一个房舍中,干净、美丽的越潼正在做着午餐的准备。

外面的脚步声响起来了。越潼赶紧把手擦干净,走过去开门。

门开处,欧阳平进来就把她抱住,要亲吻。

陶淘站在后面看着笑。

越潼连忙用手推住欧阳平的嘴,然后挣脱开。

越潼(马上迎向陶淘。看到了陶淘后她又惊又喜,大声):哎呀我的好妹妹,怪不得欧阳平夸天仙,你长这么漂亮呀!

陶淘(疑惑):你说谁?欧阳平,那个欧阳平?

越潼:你眼前站的不是欧阳平,难道是狗。

陶淘:他说他叫马光干!

越潼:马狗干。

陶淘(笑着):好啊欧阳平,骗人吧你.

越潼(这时候亲热地上前牵住陶淘手):来,好妹妹,让我给你俩合个影。

陶淘没说什么,顺从的走过来站在欧阳平身边。

欧阳平(向旁边歪歪):我说亲爱的,你可别搞错啊,人家是白天鹅我是癞蛤蟆。什么时候你见过白天鹅身上趴个癞蛤蟆吧?

陶淘(被激的脸红了。她猛然搂住欧阳平的脖颈):欧阳平你气人,我今天偏偏要和你合影!姐姐,照。

“咔嚓!”,照上了。相片中,欧阳平歪着脖子,陶淘调皮地笑着。

二人分开后欧阳平不甘心,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得给俺俩照一张!”

陶淘:行,站好吧。

心心相印的二人便来在一起。看越潼满面幸福地依偎在欧阳平胸前。欧阳平站她后面紧紧地搂住她。

“咔嚓!”,照上了。相片中欧阳平喜气洋洋,越潼甜甜地笑。

越潼(收了相机去放好,回来,亲切):走,先去把你们所用的东西准备好,拐回来咱姊妹再亲热。

陶淘:姐为主妹是客,俺听姐的便是。

三人便出来上车。越潼坐在陶淘身边。欧阳平坐后边。

16:日,外。

又见小轿车在街上行驶,最后驶入大学院内,停靠在偏静的学区。他们三人下车来到一处房门前。越潼过去拿钥匙开了锁。

屋内:空间很宽阔。靠东边北墙那,是制作好的一排机器人,有两条腿的,四条腿的;站的坐的趴着的,形色各异。

另一边存放着部件,一箱一箱整齐地摆放。

欧阳平走过去开始拆箱,从里面小心地拿出一块块线路板递给越潼。越潼包装好后,又放进另一个空箱中。

陶淘帮不上手,站一旁看。

等一切准备好,欧阳平把箱子用胶带封住,然后搬出来装进小轿车的后备箱。

后面,越潼和陶淘并肩走出来了。

陶淘:姐,多少钱,你开个条,我马上到银行去给你们取。

越潼:就按欧阳平说的,硬件用料归你们,你们负责加工。软件所需的资金暂时有我们团队负担。

陶淘:那怎么行?

越潼:搞技术革新难免有风险。不过请妹妹放心,欧阳平完全有能力给你们做好。

陶淘:姐,若一次不成我们再做。不能由你们亏,钱我照样付。

越潼:好,听你这话姐心里高兴。姐现在便告诉你,只要这次你们生产出的配件合格,以后我们团队要做的活,全部转交给你们。

陶淘:好姐姐,一言为定!

越潼(笑):你不定,姐还不愿意哪,因为姐还有大事求你!

陶淘(认真):我当竭力而为。什么事姐说?

然而越潼却没有吭声。

他们坐小轿车返回来了。

17:日,外。

等他们回到家,下车要上楼的时候,欧阳平走在了前面。

越潼(这时候在后面拉了欧阳平一下):家里没酱油了,你出去买一瓶吧。

欧阳平:好。

他向外面走。

越潼(在后面大声交代):记着,去阳光超市买!

欧阳平(惶惑):阳光超市那么远。附近的不行吗?

越潼:不行。

欧阳平:好吧。

他走了。

18:日,屋内。

现在,陶淘跟着越潼走进屋。

陶淘(正色):姐,刚才你说,什么事?

越潼亲热地拉她沙发上坐好。自己也坐了下去。

越潼(笑着):妹妹你说,我这个欧阳平,人品怎么样?

陶淘:很好呀!有气质,大智若愚,人见人爱呀!

越潼:别人我不管,只想听你一句话:你爱不爱他?

陶淘(羞了):去,俺不搭理你了!

可是,她忽然看见越潼两眼泪。

越潼:好妹妹,实不相瞒,几天前我鼻孔出血到医院医治,检查后医生怀疑我患的是白血病,已经做了进一步检查,正待确诊。

陶淘(大惊失色):姐你别说,医生常常危言耸听,目的是要我们多消费,千万别信!

越潼:大祸临头我自有预感。

越潼说到此擦掉泪水,反而平静下来。她就像叙说别人家的故事一样:这些日子我也想开啦:人的命,天注定,胡思乱想没有用。谁让我红颜薄命呢。

她深深地吸呼一口气:好妹妹,我想你该看出,欧阳平他天资聪颖,人又勤奋,当今世上如他这样的好男人已是不多。只是现在他把自己所有的幸福都寄托在我身上,却不知我就要把他抛舍。像他这样一头撞南墙的痴情人,我死后他要有个三长两短,让我怎么闭眼啊------  

成串的泪珠开始在越潼脸上往下滚。

陶淘(泣咽):姐姐别这样,不是还没确诊?退一万步想,即是患上白血病也能治。姐你放宽心,没有钱我给你拿!

越潼(摇摇头):谢谢你我的好妹妹。如果钱能买命,即便化上一百万二百万,相信我爸爸妈妈还能凑得出。可是,一想起像我这样让白发人埋黑发人已属天下最大的不孝,再要爸爸妈妈落得人钱两空,我于心何忍!

陶淘(哭喊):姐,你别说了,肯定是医生搞错了!

越潼:我心里有数。好妹妹今天我就是要告诉你,待到确诊我果然患上了白血病,没事找事我也要冷落欧阳平。我要狠下心折磨他。要他恨我,忘记我。

陶淘失声哭。

越潼:妹妹,你条件很高。欧阳平把什么都告诉我了。如果你看不上欧阳平我不怪你。从此后只求你能照顾他一段时间,帮他完成学业。好妹妹,你不知道欧阳平的家:他的妈妈身患风湿性骨病,手上的五个指头都变形,可她仍然一天到晚坚持到菜棚劳动。他的爸爸每天清早担菜到十多里的镇上去卖,有时碰上菜价低,半天卖不得三二十块钱,可怜的老人连顿饭都舍不得吃,把钱拿回来供儿子上学。如今你也看到了,欧阳平他不辞劳苦发奋向上,他也是没办法;妹妹当知道欧阳平前途不可限量,更是个知恩图报之人,如果你今天帮他,日后他一定不会忘。

陶淘(大声喊):不!好姐姐我给你献血,我给你捐骨髓!我一定要助你把病治好!

红楼梦那幽怨,凄哀的主题曲响起:啊——--------

19:日,外。

幽怨的乐曲中,只见欧阳平在大街上行走。这时候他已经买好了酱油手提着。看他又来到了卖鱼的市场。此刻他来到了卖鱼老板的身旁。

欧阳平(手指小鱼池):老板,请问这池里什么鱼最贵?

老板:看你要哪一种。

欧阳平:草鱼。

老板:草鱼本来贵,你若要五斤以上的那就更贵,二十多块钱一斤。

欧阳平:我就要五斤以上的。

于是,老板拿捕鱼兜儿捕一条大鱼。称量后欧阳平付钱。

然后,欧阳平便高高兴兴地提着鱼和酱油回去了。

 

 


标签: 微电影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不收红包

下一篇:不见不散

相关文章

逗乐鬼子兵

鬼子夜晚到达村庄,王小毛把受伤的情报员安顿好,召集弟兄三个商量,决定用三大阵势击退鬼子,第一阵势,王小毛带领王二毛,王三毛,王四毛来到一个大院子,找到一些木板,利用...

左,左牟

左 ,左牟在半离的高三献给哭泣的青春 女一号:左左女二号:左牟男主角:他 =邢梓一生至少该有一次 ,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n...

夏日超市

 内景     超市     白天苏特坐在椅子,手握着...

世上只有妈妈好

世上只有妈妈好(微电影剧本)广  木 【故事梗概】翠花和树生这一对年轻夫妻来自北方一个小县城,已经在这个大城市打了好几年工。他们远离家...

儿子!你真棒

主要人物刘琦:(25-28岁)一个爱好音乐的人,任性!看不起当教师的爸爸,想一个人到外面闯荡。爸爸:一个老教师,不喜欢儿子搞音乐,希望儿子老老实实当一名教师。母亲:...

拐卖人贩子

拐卖人贩子(微电影剧本)广  木 【故事梗概】刘慧参加完高考,没事干去城里玩,准备回家时,在车站被小偷把钱包偷走了,没钱买车票,心里非...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