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剧本 > 正文内容

《歌乐山-重庆往事》

4个月前影视剧本3348

的剧本,欢迎指点

   一直以来,想以红岩题材写个剧本,哪怕是不长的,哪怕是微电影剧本。   在99年那个时候看了连续剧《红岩魂》,宋春丽陈宝国老师的主演,当时很喜欢。陈宝国老师演的徐远举我印象很深。  自己搞了多年传媒,现在硬件发达了,数码相机很多人都买了吧。  搞了个剧本,但名字还没想好。其中想表现一下我的河南老乡杨钦典。杨钦典毕竟在那个时候做了些事情,现在正面宣传。02年末我和厉华老师通电话他给了我杨钦典的号码。我给杨钦典通电话他提出希望我带他去重庆玩。那个时候杨钦典已经八十多了,对于重庆这个他生活了多年的地方,我想他是怀念的。  以下是剧本。
    
       时间:一九四九年九月六日,深夜。    地点:重庆西歌乐山松林坡。   夜风呜呜地呼啸着,松林被吹得摇摇摆摆,枝叶发出哗哗的响声。  在这黑黝黝的山林,通往戴笠会客室的石阶上,一行人正拾阶而上。 走在前面的是捧着骨灰盒的杨拯中,二十岁不到的他头发已经斑白。后面跟着几个身着军服的国民党军统人员,中间是拄着拐杖的杨虎城将军。杨将军每走几阶就要停下来喘息,扶扶眼镜。  往上看,借助天的微光,可以依稀看到黝黑的夜空里飘动着灰暗的积雨云。 
    长镜头:一行人沉默地往上攀。      大全:皮鞋声越来越小,一行人影影绰绰地上到了戴笠会客室。     同期声:听不清楚的他们的互相交谈。      大全:角度戴笠会客室正面侧45度。      突然,寂静的夜里响起几声惨叫。凄厉的惨叫。  画面淡入淡出到周围的松林,再淡出到下面的闪着鬼火一般的白公馆。   画面隐去,黑屏3秒。。。。。。                         进入画面,歌乐山坡中景,缓摇出夕阳,夕阳下一群羊在山坡走动,吃草。。。。。。一个老羊倌坐在草地上嘴里悠然地衔着草(大全)  同期声:偶尔的羊叫声。   特殊效果:夕阳要逆光拍,表现出一种凄冷,压力。
     远处一阵狼犬的狂叫,使得羊群发生骚动,有两只羊离开羊群跑向了远处。老羊倌在后面气喘吁吁地追赶,一面嘚嘚地喊羊。     镜头固定,大全。两只羊渐渐跑远跑向上面松林坡戴笠会客室的方向。 老羊倌在后面追。   镜头淡出,淡入:老羊倌垂头丧气地慢慢从松林坡方向走回来,走向近处的羊群。     镜头转:羊倌妻子从远处慢慢走来。    羊倌妻子:干啥子去啦?
   羊倌:两只羊跑丢啦。(指着松林坡) 那边,跑那边去啦。   羊倌妻子:没追回来?啷个能丢?  羊倌:落黑啦,看不清楚。明天再来找。 羊倌妻子: 嗯?。。。。。   四处望望,轻声:明天羊还能找到?早让别人给逮去啦。    老羊倌:老累啦,歇歇。晚上我再来找找。           小全:老羊倌和妻子在暮色中站着。   画面缓缓隐去。黑屏。。。。。。
                         (未完待续)
 
 
画面:夜,黑黝黝的松林坡,寂静。只有林木草丛里秋虫的鸣叫声。  中景:夜色里老羊倌从远处慢慢搜寻而来,一边嘚嘚地唤羊。  摇臂俯拍:(镜头前景横七竖八的枝叶)老羊倌继续慢慢搜寻着沿石阶向上面戴笠会客室的方向找去。。。。。。     淡入: 老羊倌上半身特写,黑暗中羊倌焦急的深情。  中景跟拍:老羊倌嘚嘚地轻声叫着,走到了戴笠会客室院子门口。 老羊倌停下来,打量了一下面前的戴笠会客室,明显有些害怕,迟疑了一下,还是走向了会客室。  小全:羊倌在会客室那里慢慢搜寻着,只有秋虫瑟瑟的鸣叫声和羊倌偶尔嘚嘚的声音。  忽然,一阵风来吹开了戴笠会客室的木头窗户,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老羊倌面部特写: 看向身旁的会客室,里面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清楚。 羊倌神色有些紧张。   特写:又一阵风,窗户又吱呀吱呀响了一阵。  老羊倌面部特写:鼻子耸了耸,皱了皱眉头,疑惑地自语:“什么味?”    近景:羊倌在会客室钱徘徊了一阵,忽然好象发现了什么,猛地对着会客室旁第一间居室窗户喊了声:“谁?!”    羊倌正面近景:老羊倌惊疑地站在那里,看着面前的居室。 忽然又做倾听状。。。。。。羊倌面部特写,自语:“难道我的羊跑屋里了?”迟疑了一下,走到居室门前,用手轻轻扣了扣门。 静悄悄地,只有秋虫的瑟瑟声。 门前老羊倌面部特写,倾着头仔细听了听,什么也没听见。  固定近景:老羊倌轻轻地推开了居室的门,走进了黑洞洞的居室。  居室外近景。黑暗中居室敞着门,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突然屋内发出老羊倌惨绝的一声大喊,声音充满了恐怖惊惧。 接着,是羊倌呜呜的好像叫不出声的呻吟。 镜头淡出戴笠会客室外小全,一切恢复了寂静,黑屏。 

   画面出现,时间: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二十日   地点:大铜街重庆军管会办公楼。 

特写由下而上摇开:重庆市军管会大木牌子    中景:军管会大门口人们进进出出   

近景:罗广斌和杨钦典一起说说笑笑走向军管会大门    罗:“你是说荫枫介绍你去了美国人的烟厂住?” 杨:“对,当时情况还不稳定嘛。恐怕那边的人找到我,李先生和太太也没敢在家住,去了李太太开县乡下的娘家。  ” 罗广斌笑着:“在烟厂过足了烟瘾吧,哈哈。”  杨钦典憨厚地笑了笑:“嗯,骆驼牌洋烟以前不舍得买,这次让我过了瘾,一天一包。 那个烟厂美国人都走了,就剩几个重庆本地的老板,还没停工。 ”  摇臂中景俯拍:罗广斌和杨钦典一起走进大门,罗还不停地和路上遇到的认识的人打招呼。 院内办公楼走廊,中景跟拍:罗广斌边走边对杨钦典:“今天领你来报个到,你的情况我和小郭,居正,还有民盟的姜载黎他们都具体找了军管会的领导,上面审查了你的档案,虽然你参与了27号那天的行动和9月份暗杀杨虎城的行动,但因为你在行动中没具体负责杀害遇难者,情节上轻微且有重大立功表现,所以给出的意见是不当反革命对待,鉴于你的立功表现决定给你安排工作。  管委会保卫科的邵科长前几天提出把你调到公安局侦缉小组。 新成立的重庆市公安局和军管会一个大楼办公。“ 杨钦典:”那多亏罗先生你帮忙了。“   两人信步走进保卫科。  中景:罗广斌:”老邵,我把钦典 
给你带来了。”  邵云舟科长:“啊,小罗,小杨,坐坐。”  倒茶。 邵科长:“小杨,这几些天生活怎么样?住哪了?” 杨钦典:“还行,在一个烟厂住了些时。” 老邵对罗广斌:“小罗,脱险同志们现在生活还好吧。王主任说过些日子还让你参加烈士评定小组帮忙,你还有得日子忙咧!”罗广斌:“要得,这阵子忙乎不停我还觉得挺充实嘞。”叹了口气。罗广斌:“他们牺牲了,能为他们做些事情,也算一份心吧。想想那个晚上他们走时对我说的话。。。”说着罗广斌滴下泪来。  正说着,门外一声报告。 邵科长:进来。“ 一工作人员进来,递给邵科长一叠材料:”科长,公安局那边转来一份书面材料,一位老太太的丈夫前些日子找丢失的羊,在中美所附近走失。到现在未找到"     邵科长:“公安局怎么不自己办理?” 工作人员:“ 案子涉及到中美所范围,那里现在是军管警戒区,除了军管会别的单位不许随意出入。”  邵科长:“奥,我知道了。” 工作人员转身出去了。   邵云舟对罗杨二人,举着材料笑着:“你看我这个保卫科,现在连公安局的治安案子都要管,我刚到重庆,人生地不熟,没你们这些老重庆的帮忙能行不?“  低头看了会材料。邵科长:“9月份,7号,一位小杨家山那边的老羊倌羊丢了两只,夜里去找羊,结果羊没找到人也丢了。这都三个多月了。可是奇怪。”  罗广斌:“小杨家山,中美所警戒区,那边怎么进得去?”    转头看杨钦典:“小杨,你一直在那里值班,说说你的意见?” 邵科长和罗广斌都笑看着杨钦典,对他的意见表现出很大的兴趣。 杨钦典这时正面色凝重,思考着什么。竟然没注意罗广斌的话。 罗广斌又对他说:“小杨,说说你的意见吧。”  杨钦典慢吞吞地说:“  那应该是小杨家山后田家梁子的住户。田家梁子本来就只有三四家住户。白公馆向西向南都遍布岗哨,向东渣滓洞梅园那边也有一道警戒线,但是因为松林坡戴公祠那边是荒废了好几年的区域,所以没什么警戒。 而田家梁子有一个隐秘的小道可以通往松林坡戴公祠的石阶。那个羊倌的活动范围只能在戴公祠一带。别的地方他是进不去的。”  邵科长:“既然小杨给出了戴公祠的范围,一个大活人在这么小的一个区域内怎么可能莫名其妙就丢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用手点了点桌上的材料,邵科长:”公安局说接到办案后仔细搜寻了那个区域,没找到,溪流沟崖里也找了,没找到人,也没羊。这几天那里军管警戒了,案子就转来了。“   说到这里邵科长凝视着杨钦典,问:”小杨,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杨钦典脸色有些白,额头出了些汗。仓促地:“哦,没什么。 我能提供的情况的就这些了。”   邵科长把材料放进抽屉,对杨钦典说:“小杨,你去人事科那边报个到,填下表,明天就来上班吧。军管会的工作很忙,很需要你们这些熟悉当地情况的同志的帮助。  奥,对了,那个李育生,他在侦缉组,有空你可以去找他聊聊。”  杨钦典答应了一声,站了起来,罗广斌也站起来。罗:“那我们就走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您尽管说。”邵科长送走了两人,转身进屋。    中景:走廊里,罗广斌边走边聊地陪杨钦典去人事科。  画面逐渐隐去。。。。。。 
     
 
画面,地点:打铜街军管会院内,侦缉组门前。  杨钦典正悠闲地扫着地。一边还哼着歌。 
李育生从外走来。打招呼。:“小杨。” 杨钦典抬头看到李育生,笑了笑:“我分到侦缉组了,以后咱们互相帮助啊。”  李育生:“老搭档啦。”笑着拍了拍杨钦典的背。  李育生:“我先去领任务,一会再聊。” 杨钦典:“嗯。”   
    中景,杨钦典扫完地靠在墙边歇息。 打量着这座大楼,在想着什么。  李育生虎步生风地从那边走过来。 “小杨,我要去办案了。” 杨钦典对他点了点头。 李育生到院内角落推了辆自行车,对走廊里的杨钦典说:“怎么样,我的专用自行车。”  说完骑上车要出院门。 杨钦典忽然对他做了个等一下的手势。李育生下了自行车,对杨钦典:”怎么,有事?“  杨钦典四处瞅瞅,然后对李说:”借一步说话。“ 两人慢慢走到角落。交谈着什么。  中景:李育生听完杨钦典的话,两手一叉腰:“哈哈,小杨,你是不是想太多啦。” 杨钦典:“这些话你可别对别人说哈。” 李育生:“当然,这样的事我怎么能对别人说呢?那不是宣传。。。。。。”说到这里李育生停下来。 骑上了自行车,回头对杨钦典:“你啊,就是心思太重,放心,没事啊。”  说完骑者车一溜烟出去了。  杨钦典勉强笑了下,看着李育生的背影。   
      一个上午杨钦典都坐在侦缉组办公室里,没分给他具体任务。就是让他蹲在办公室,替别人分析一下材料,提供一些别人需要的情况。因为他曾是白公馆看守所看守班长,在那之前,他还做过戴笠警卫队警卫。他在重庆十年了,对重庆,对国统时期这里的特务的情况有些了解,所以他提供的情况还是很有价值的。     
   午饭时间到了,组里的小黄拿着个崭新的饭盒和勺子走过来递给杨钦典,又给了他一摞饭票,告诉他吃饭出院门去隔壁招待所的餐厅,那里现在负责给军管会提供伙食。  军管会已经给他安排了宿舍,就在打铜街头一个大院子,十几间平房,住的都是军管会的年轻工作人员,一人一间屋子。李育生也住在这个院里。 军管会的安全工作也很好,不但军管会大门口有岗哨,就连打铜街两头也设了岗哨,平时,一般人连这条街都进不来。 
    杨钦典拿着饭盒去了招待所餐厅吃午饭,白米饭,两菜,蛤蜊油炒菠菜,蕃茄炒鸡蛋。小米粥。   吃过饭,刷过饭盒,杨钦典走在办公室的路上,忽然他发现一群人,其中有李育生,押着两个人进院。杨钦典吃惊地发现那两个人就是特务熊祥和杨少山。这是两个参与直接杀害杨虎城父子的特务。 
   画面:夜,打铜街军管会宿舍小院。 杨钦典在灯下躺在床上思考着。 这时有人敲门。 开门,是李育生。  杨钦典招呼李育生坐下。递给他一支烟,自己也点燃一支。 杨钦典:“我看到熊祥杨少山也逮起来啦?” 李:“哼哼,在白公馆这些人不是说能去台湾吗?还是给甩在重庆。”  杨钦典:“幸亏我当时。。。。。。不然。。。” 李育生一乐:“昨天晚上这俩人居然一起潜回特务大礼堂附近仓库偷他们没破坏完的东西。呵呵,让值班警卫逮个正着。”  停了停,李育生:“要我说啊,你是心软,那时候他们交给你的很多活你都不愿意干,也少领了不少银元。 要不是这,就算你放了罗广斌他们,军管会也不会饶过你,更不会给你安排工作。” 
    杨钦典:“熊祥杨少山会被枪毙吗?” 李:“够呛。”   俯拍,小全,两人在交谈着。。。。。。  画面隐去。
 
 

    画面: 时间:三天后  地点:管委会大门口 
   罗广斌抽着烟悠然地进了军管会办公大院。 他先去了保卫科邵云舟那里,交流了一些烈士评定情况,邵科长还告诉他那个羊倌失踪案已经搁置,当失踪人口备案了,现在主要做搜捕潜伏特务的工作。罗广斌离开保卫科去侦缉组找杨钦典。    杨钦典正坐在沙发上看一份材料。 罗广斌:“小杨,你好。” 杨钦典抬起头:“啊,小罗,坐。” 杨钦典递给罗广斌一支烟:“不是你来,我还真有些闷得慌,每天就是在这里看些材料,提供些材料。” 罗广斌笑着:“慢慢就适应了,好好干,你会喜欢上这份工作的。伙食还可以吧?” 杨:“伙食住宿条件都很好,就是有些孤单。这里我只认识李育生。 别的同志每天都匆匆忙忙,风里来雨里去,只留我一个人看办公室。” 罗广斌:“李育生?是那个抢劫军统车辆被关在白公馆后来释放的李育生吧,他和你一样都是我的恩人嘞。”  杨钦典:“他现在负责行动啦,前几天熊祥杨少山两个敌特就是他和大家一起押进来的。” 正说着,忽然二楼传来一阵纷乱的脚步声。好像出了什么事情。罗杨二人赶忙出了屋走向楼梯口,只见几个人抬着一个人下楼,后面还跟着几个工作人员。那个被抬的人居然是杨少山,他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上方,嘴里直吐白沫,两只手胡乱地挥动着。 杨钦典赶忙问后面的一个工作人员:“怎么回事?” 那人回答:“在羁押室,这几天都好好的,刚才突然昏倒,就这样子了,象是抽羊角风。” 看着一群人七手八脚地把杨少山抬头抢救,杨钦典站在那里,陷入沉思。  转身,杨钦典对罗广斌说:“小罗,杨少山以前我们都是一个系统的,我对他很熟悉,他从未抽过羊角风。。。。。。” 说到这里,杨钦典停了下来:"算了,不说这些了。“ 罗广斌对杨钦典:”小杨,你想说什么?“ 杨钦典没出声。 罗广斌奇怪地盯着杨钦典看着,画面隐去。 
 
 
画面: 夜,军管会宿舍小院。 李育生屋里。  李育生:“熊祥明天就要转到军管会的大看守所了。” 杨钦典:“会被枪毙吗?” 李育生冷笑一下:“那边已经关了几十个了,估计除了几个知道情况拼命揭发的,其它都够呛。” 想了想,李育生问:“你说杨少山从没抽过羊角风今天是怎么啦?” 杨钦典瞪了一眼李育生:”跟你说你还不信。“  李育生:”难道还真是。。。?”抽了口气,问杨钦典:“那个找羊的又是怎么一回事?” 杨钦典:“听说当失踪人口备案了。别说这些了。” 李育生看着杨钦典,面无表情。 画面隐去。。。。。。 
     画面: 第二天大早  地点:军管会办公大院   
  院子中间,邵云舟正做着革命操锻炼身体。  杨钦典进了院子。  邵云舟:“小杨,来,跟你说件事儿。”杨钦典笑着走过来:“什么事邵科长?”  邵云舟:“ 歌乐山中美所那边需要一个熟悉情况的人帮助清理敌特物资,往城里运送,因为你熟悉情况,所以准备调你到那边一段时间。” 杨钦典表情一下子变得为难起来。  邵云舟:“怎么了小杨?有什么困难吗?说出来科里帮你克服。”  杨钦典吞吞吐吐地:“那好。”  邵云舟:“一会你到人事科办个临时出借手续,侦缉组我已经给刘组长说过了。完了我派辆车送你到歌乐山那边,到地方你找敌特资产清查大队孙堂生副队长报到。有关详细书面材料一会有人给你。” 
   画面:杨钦典提着背包,挎着书包,提溜着一网兜餐具上了一辆吉普车。吉普车刚发动,李育生骑者自行车从外面归来。李育生:“这是要去哪?”杨钦典:“育生回来啦?科里把我调去中美所那边,帮阵子忙。” 李育生:“奥。”又小声对杨钦典:“熊祥死了。和杨少山一样。”杨钦典望着李育生不出声,李育生低头推着自行车进了大院。吉普车载着他一溜烟远去了。 
  画面:  一辆绿吉普,飞快地驶过杨公桥,向中美所方向驶去。车上副驾驶那里坐着杨钦典。 望着连绵的群山,这熟悉的环境。 画面逐渐隐去。 
   
    画面:军管会大院。保卫科。  罗广斌笑着接过邵科长递来的茶水,坐下来。 罗广斌:“这段时间我跑了几个县,因为烈士资格确认里面有些细节需要几个同志提供情况,他们离开脱险同志登记处就回老家了。” 邵科长:“嗯。军管会彭主任给我说了这些事。说过了春节准备给遇难同志开个隆重的追悼大会,全市各单位都要派代表参加。所以要赶在追悼会前把烈士资格全部认定。” 罗广斌:“是啊,这个工作量不轻啊。对了,小杨怎么样?》听说把他调到歌乐山那边帮助清理敌特物资去了?”  邵科长沉思了一下:“嗯,是啊,可是,这个小杨,本来准备让他去那边一个月,可是这还不到十天,他昨天就来我这里,要辞职,说是接到老家的电报,说家里让他赶快回去。这不,辞职申请还在我抽屉里。” 罗广斌:“什么?小杨要辞职?”邵云舟:“唉,既然小杨不愿意在这工作,家里又让他回去,就让他回去吧。我已经通知小杨,同意了他的辞职申请。” 罗广斌点点头:“也好,象小杨,从小就离开老家,现在人都30了还没成亲,回老家找个贤惠的老婆,热热乎乎过一家子。”   邵云舟坐回藤椅,轻轻点头,陷入沉思。  画面隐去。。。。。。 
 
 
 
 
  画面:  军管会宿舍小院  杨钦典提出行礼,李育生在一旁。 李:“小杨,回去后替我给伯父伯母问安。  ” 从兜里掏出一个纸条,李育生对杨钦典说:“这是瓷器口我家的地址。等你回到重庆如果在这里找不到我,就按照这个地址到磁器口我家里去找。”杨钦典接过纸条,轻轻念了一遍,问:“行,我回到家结过婚就来找你。”  李育生:“你结婚的份子钱我现在手头不宽,没法现在给你,等过些时候你来重庆,我当面交给你。”杨钦典呵呵笑着拍了拍李育生的肩膀:“客气什么,我还不知道找不找得到老婆呢。”  李育生:“ 咱两个客气什么,想想那天晚上咱两个一起放跑他们,咱俩是怎么手拉手跑出那个鬼地方的。不敢露面,咱俩是怎么一起住野地草棚的?我去外面要点饭给你糊口,两三天咱俩才敢进城。这就叫患难之交。等你回来,我的厢礼钱,不往多了说,至少二十块银元的分量。” 李育生神秘地轻声说:“咱有门路。”  杨钦典:“好吧。我走了。” 李育生:“嗯,不远送了,”   杨钦典走出院门,李育生在后面略带伤感地看着杨钦典的背影。画面隐去。 

     画面: 时间: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二十七号上午。  地点: 歌乐山烈士陵园小会议室。 

   小会议室内,坐满了人,主席台上方一行横幅上书:纪念1127大屠杀烈士罹难49周年暨烈士家属见面会 
    会场里,重庆电视台的记者忙碌地四处拍摄着,现场采访着烈士家属。   
   角度:会场后方向主席台   大全画面    重庆市文化局及歌乐山烈士陵园领导人员走进会场。 
    一位工作人员拿着话筒:”请大家安静一下,下面欢迎重庆市歌乐山烈士陵园有关领导同志讲话。 
   主席台中景,领导讲话,对家属表示欢迎。 
  家属互相谈心。 这时,重庆电视台的主持人手持话筒站在主席台边:“请大家静一下,下面我向大家介绍一位老人。他在1127大屠杀夜里见义勇为,释放了包括红岩作者罗广斌在内的十几位被非法关押人员。他就是杨钦典老先生。今天,我们把他从河南老家请到了见面会现场。下面,我台将对杨老先生现场访谈。   
   会场大全 :热烈的掌声中,杨钦典走上主席台。主席台上放了几把椅子。重庆电视台主持人和杨钦典分别坐着。 主持人:”杨老先生您好,首先欢迎您来到重庆,参加这个见面会。请问这是您在离开重庆后第一次回来吗?“ 白发苍苍的杨钦典显得很激动,拿着话筒:”是的。这是我在49年年底离开重庆会河南老家后,第一次回重庆,我也很想念这里。。。“杨钦典哽咽。  主持人:”大家都知道您在大屠杀当夜勇敢地释放了罗广斌等人,能谈谈您当时的感受吗?“  杨钦典稳定了一下情绪:“  那天夜里吧,就是很多批人都被押到后山执行了。11点多类时候,就剩小罗,就是罗广斌他们啦。 杨进兴说,杨钦典,你过来,我去那边一下,钥匙交给你,这十几个人都关楼二了,你负责看守。说完他就走啦。 当时就剩我一个人,我有点害怕,因为外边儿,都是轰隆隆类打炮类声音,解放军都快攻过来啦。我看牢里小罗他们,都是平时教育我给我讲革命道理的人,平时我也很佩服他们。我跟李育生一商量就把小罗他们十几个放啦。“ 主持人:”还有个李育生?可以介绍一下他吗?“  杨钦典:”他是重庆本地人,以前在白公馆蹲过监狱。后来去军管会工作啦。我离开重庆后没见过他,也没他类消息。“  主持人和杨钦典访谈的长镜头。 
   画外音:介绍杨钦典在这以后许多年参加重庆纪念活动以及在老家务农的情况。画面:重庆台拍摄资料。   
    黑屏字幕:二零零七年九月,八十九岁的杨钦典老人中风,弥留之际,当地民政部门多次去看望慰问,送去了治病款。 杨虎城将军的孙子杨瀚先生以及宋振中烈士的亲属都亲去探望。 
   
     画面:杨钦典躺在床上,眼睛望着天花板露出笑容,无力地喃喃自语:”育生,你来啦,你咋才来哎? “歇了会,老人把手轻轻伸出来:”坐下吸个烟,您嫂子下地啦,一会回来给你做饭。。。。。。“ 画面隐去。  字幕: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凌晨,杨钦典老人溘然长逝,走完了他八十九年的人生之路。 

   结束音乐响起,慨叹而悲壮地。。。。。。   
   
  制作方字幕。 

 

标签: 微电影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匿爱

人物简介沈闪:26岁,暗恋王嫣,外表大大咧咧,内心细腻。王嫣:25岁,沈闪高中同学,性格温和怯弱,不善表达。钱明敏:25岁,王嫣大学闺蜜,沈闪女友,性格热情大方。王...

都市男女主题微电影《殇信》出售

             &nbs...

癞•痴•婪

·剧情简介   元良是一名侦探,专门为私人甚至政府调查一些棘手的事情,例如帮助某些企业调查竞争对手犯法的证据,帮助警方收集一些不方面出...

不能没有你

不能没有你坚平第一集主要人物:欧阳平:男,科技大学二年级在校生。英俊潇洒。陶淘:女,干净,漂亮。公司老总女儿。货车司机;农民工:中年人,赵大叔等。1:日,旅社内。天...

没有什么不可以

在一个很冷的春天里。姐姐牵着我的男朋友,走在大街上。姐姐并不坏,以前姐姐失忆了。在那断时间,我的男朋友特别关心她。我便知道他不属于我了~我们分手时,男朋友对我说:如...

无赖的江南

1 外景街道日全景镜头带出西塘古镇的全貌,接着去到一条人来人往的街道。一个人吹着口哨、吊儿郎当的走在街道里。镜头走近,是一个32岁左右、头发凌乱、着装邋遢...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